闫博士:找到解决病毒问题的唯一方法是推翻中共政权(闫博士接受福克斯鲁道伯采访文字版)

鲁道伯:

今晚请到的下一位嘉宾说,她有证据证明中共病毒来自武汉的病毒实验室。她为了自身安全逃离了中共国,并且讲述了病毒来自哪里以及中共政权如何掩盖了真相。现在来到节目的是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曾就职于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闫博士:

下午好,先生。

鲁道伯:

下午好!很高兴你来参加我们的节目。你勇于说出你所了解的事情并且勇敢地逃离中共国,我向你致敬。我们先聊一聊,你认为什么是这个病毒的确切来源?你认为它是人工制造的还是自然产物?

闫博士:

感谢邀请我。是的,它是以一种中共军方发现并拥有的自然蝙蝠病毒为基础制造出来的病毒,他们称之为“ZC45” and “ZXC21”,这是一种无害的蝙蝠病毒,但经过改造后成为一种高传染、致命性的病毒,非常喜欢人类,与人类ACE2受体极具亲和力。

鲁道伯:

关于这个病毒基因序列的不寻常特质,你能否想到一种病毒,其基因组的结构和序列与之相似、与之最接近?

闫博士:

实际上,该SARS-COVID2病毒与SARS1病毒有一些相同特点,还与其他一些高致命病毒共有一些特点,如埃博拉病毒、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这两部分功能相结合,使得SARS-COVID2病毒有如此高的致命性,极易攻击人类,我的报告中称之为受体结合域(RBD)和弗林酶切位点 (furin-cleavage site)。这两种东西在其他种类的病毒中存在,但这种病毒中从未有过,这是以一种非常精细的方法改造成的,我在我的报告中已经做了解释。他们曾试图清除一切痕迹,但最终还是留下了证据,他们的模式表明了是谁做了这一切。

鲁道伯:

根据你的判断,是否有任何可能,中共政府允许国际权威机构到那个实验室对所发生的情况和病毒来源的真实证据进行调查?

闫博士:

根据我的情报、科学证据、以及我对中共体制三十多年的充分了解,我可以告诉你,想要找到解决办法和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唯一方法,是推翻这个政权,然后在没有相关科学家参与的情况下进行调查,那些相关科学家,无论中国的、外国的,都与中共政府有关系、合作,研究、掩盖、不断撒谎,目的要改变世界。

鲁道伯:

你是否认为中共国有一个先进的、复杂的生物战机构,手上拥有并可以支配一些其他的病毒?

闫博士: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否有其它同类病毒吗?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病毒学家在做实验和项目时从来都不只是尝试病毒的一个分支。过去十几年,中共政府一直鼓励科学家研究不同种类的致命病原,并在全中国范围内寻找不同种类的动物源性病毒,如舟山蝙蝠病毒。然后他们乐在其中地利用一种可以把材料像乐高一样随意组合的技术,将病毒功能强化,我们称之为“功能增强研究”。所以,人们不能只认为他们的库存里只有一种特定的病毒,他们永远都有多种选择,比人们料想的多得多。

鲁道伯:

博士,非常感谢。节目时间快到了。感谢你告诉我们这么重要的事,闫丽梦博士。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nwang1
5 月 之前

全球齐灭共

0

GM65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