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郭“斗士”今何在 蓝色星旗傲西风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沙鸥

校对   不动之光

上周美国司法部起诉五名中共国黑客的消息容易被普通人忽略。

“美国司法部起诉五名中国公民和两名马来西亚公民涉嫌通过计算机入侵全球超过100家公司。五名中国籍被告目前相信都身在中国,其中一名被告曾自夸受中国国家安全部保护 。两名马来西亚籍被告已被当地执法机关抓获,正被美国寻求引渡。”

一般黑客入侵电脑,是为了谋求非法利益,但中共黑客组织除了想获取科技、商业机密之外,也觊觎个人信息,以便对目标外国公民实施蓝金黄计划。

 对此,郭文贵先生在GTV盖特上给出的解释是,“司法部的行动,是灭共灭贼关键的一战,大家仔细观察,所有为共产党洗地,伤害中国同胞,为共产党搞情报的,很多欺民贼以及所谓的民运大咖、六四 ‘英雄’可能都消失了,很多在美国的所谓华人代表,都将消失了。“

其实,早在8月22日司法部公布戴维斯文件时,郭先生就对海外伪民运、假反共分子做过警告:司法部能获得戴维斯和中共勾兑的所有通讯、通信记录,技术上也同样能获得伪类们与中共勾兑的记录。

此番司法部起诉的七名黑客,从公开的信息就能知道嫌犯自夸“受中国国家安全部保护”,这表明他们都是在中共安全部门领导下的有组织犯罪,司法部可以以此为由,实施RICO法案(有组织犯罪控制法),对中共在海外犯罪网进行彻底调查和打击。这是理解司法部起诉书中“支持民主运动的政治人物和运动人士”的钥匙,是郭文贵先生所说很多伪类将要消失的缘由。

最近三年,国际上川普总统、班农先生、蓬佩奥国务卿在内的美国共和党鹰派构成了反共的最大力量。华人世界的灭共中坚则有: 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以及新中国联邦,特别包括揭露新冠病毒来自中共军方实验室制造的闫丽梦博士;以及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勇士们。

 华人灭共力量对中共造成的威胁,从2020年6月斯坦福大学计算机技术中心的研究报告《疫情下的网络水军真相》中可以得到印证。报告以大数据证实中共水军在推特上的主要攻击目标,33.3%是针对香港反送中运动,26.9%针对郭文贵先生,同时针对香港和郭的另有18.1%,且主要是针对疫情和病毒来源。2020年8月司法部戴维斯文件再次证实了中共对郭先生的恐惧。文件披露中共不惜以巨资在美国非法运作遣返郭,习近平本人在川习会中提出以朝鲜金氏家族基因图谱、60多位在华关押的美国谍情人员、以及接受美国遣返数千偷渡的中国公民作为交换条件,遣返郭文贵先生。

那些伪类平时反共口号喊得震天响,理论一套套,实际行动却没有半点,对于上述真正的灭共力量,伪民运和伪反共者又都表现出杀父夺妻般的仇恨,配合中共五毛水军,在海外媒体大造舆论,冷嘲热讽、口诛笔伐,必欲除之而后快。

除了对真灭共者的抹黑,伪类的另一个特征是:极力塑造、树立假反共典型吸引关注、分散反共注意力。从华涌、泼墨女、陈秋实、袁弓夷,一直到蔡霞,走马灯似的,一个不灵,立马推出下一个。为什么说这些人物是假反共人士?检验的标准有两个:一是内容上百度推波助澜;二是在相关节点上伪类几乎异口而同声。个中奥秘,不难理解,在此不再赘述。

但是,从8月底司法部戴维斯文件公开后,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伪民运人士针对前述三类灭共力量的推文突然骤减,由以前的一天三推,变成三天一推。活跃在各大中文网络媒体诋毁攻击郭文贵先生、闫丽梦博士的“反共”大腕也变了:或者在推特上继续喊几句反共口号、背诵一些反共理论;或者龟缩在文学城这个共匪窝里,含沙射影、继续攻击真正的反共人士;或者假装退隐、销声匿迹玩起了失踪;或者手捻佛珠吟风赏月、诵诗作词,故作风雅起来。种种丑态,不一而足。上周司法部起诉五名中共国网络罪犯文件公开前后一段时间,这些变化尤其明显。有心人不妨将自己熟悉的民运、反共人物拿来对号入座,检验一番。

可惜的是,网络是有记忆的,伪类可以编辑、删除以前的文字,却删除不了读者的记忆。三年前,郭先生刚刚爆料时,那些海外“侨领”以及伪民运人士,轮番到郭文贵先生住处集会威胁,甚至制造事端,殴打支持郭文贵先生爆料的热心人士。

如今,美国司法部已经吹响了全球以法灭共的号角,我们爆料革命战友们反击的时刻到了。以其人之道还治西诺、黄河边、盲流子等匪人之身, 将所有已暴露的伪类和他们的帮凶一网打尽。海外伪类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未来一定要接受新中国人民的清算、审判。

眼前有物忘缩手,身后无路想回头。美国公布RICO法案制裁中共之日,就是你们化为齑粉之时。伪类大腕们如果不服气,就再出来走两步看看。是及时改邪归正,弃恶从善,还是要怙恶不悛,死不悔改,唯尔自择!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