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亲共权贵对川普展开舆论信息战

图片来源: Los Angeles Times

Tabletmag网站9 月15 日发表署名文章称,美国的企业、科技和传媒精英不会容许川普总统插手他们与中共国来往。之所以川普现在成为权贵精英们攻击的目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川普力求美国与中共脱钩,这刺激了掌握美国民众交流平台的美国的亲共阶层,他们利用手中的社交媒体和有声望的媒介对川普展开了无情的信息战攻击。

对川普的舆论信息战层出不穷

针对川普总统的文章一浪又一浪地接踵而来。可以说几乎每天都有一篇文章,要么宣扬对国家的死亡威胁,要么就是基于匿名消息来源而做出卑鄙的揭发。无论怎样,在过去的四年内,这些过百宗的攻击都为了同样的目的,就是要维持和保护美国统治精英的特权。任何人如果要威胁切断美国政治、企业和文化精英建立的与中共的经济命脉,川普的故事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最近发生了两次反川普的信息战行动,一是说他无端诋毁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苦难,二是称他对美国的阵亡将士有轻蔑言论,这些其实都是政治特工在选举季制造和传播的虚假指控,其目的就是为了在有关群体中加强他们对手的负面形象,并使对手耗费时间和金钱甚至鲜血来进行防卫,这就是罗马时代的“政治101”。美国记者们现在都直接或间接地从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等这些科技巨头那里领取薪水,他们正在把公共领域变成阴谋论和疯狂幻象的场所以求巩固政治大佬们的地位和特权。

另一例子就是华盛顿特区那场有关哪派势力给2020年总统选举提供更多不实信息的争论。到底是民主党亚当· 希夫(Adam Schiff )所指的苏联,还是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所提到的中共国?事实是谁其实并不重要,这些有目的性的虚假消息像未处理过的污水一样进入美国公共视野,而消息来源就是那些以科技寡头为首的美国精英阶层。他们利用所掌握的信息平台,通过散布混淆视听的资讯来保障他们的核心利益,其中最重要的保护他们获得廉价的中国劳动力和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

《华盛顿邮报》和《大西洋》对川普进行负面的不实报道

前面所提的最近两次对川普的污蔑事件,第一件关于非洲裔美国人的报道是出自《华盛顿邮报》报道过水门事件的著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 (Bob Woodward)的反川普的新书;第二件关于川普对烈士有不敬言辞的报道刊登在《大西洋》网站上,这两篇 “新闻 “其实都只是推文而已,不过为了利用社交媒体和有线电视新闻平台的广泛影响力和接受度,它们被修饰成了新闻报道的样子进行传播。当年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2013 年买下《华盛顿邮报》和伍德沃德的牌子时,并没有想到“名人学徒” 主持人川普今天会坐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贝佐斯的收购和当年苹果创办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的遗孀接管《大西洋》杂志一样,都是要在工业、技术及政治策划上,捍卫他们与能让他们从 “政治干预 “中获得利润的中共国制造基地的关系。

《大西洋》杂志创立于十九世纪波士顿的亚特兰大,曾出版了一些美国民族主义运动的奠基人如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和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的文学作品,2005 年总部迁到华盛顿特区,在那里,《大西洋》创造了一种鲜有的赚钱模式,不是通过销售杂志或广告空间,而是通过收取政治说客以及技术和国防高管高额费用,为他们在《大西洋》主办的华盛顿特区以及其他地方上的各种会议、午餐会和派对上创造条件,来影响与会的知名思想领袖。劳伦斯·鲍威尔(Laurence Powell Jobs)在2017年购买了《大西洋》大部分股份。她主持下的《大西洋》发表的最反川普的博客帖子称川普藐视大部分他的支持者,但川普的粉丝们却不这么看,这又一次证明了精英们想再次上演2016年总统大选的情节。

四年前,没有哪个正常的美国人能够想象的到,他们的政治阶层有能力凭空制造一个阴谋论,并通过国家的间谍机构和媒体对公众进行洗脑,以希望颠覆民主选举的结果。但经过四年的通俄门,以及随后的行动(穆勒调查、乌克兰门、 以”和平抗议 “为名的城市骚乱等等),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没人来组织协调,这些事根本做不成,而现在已经发展到见怪不怪了。

美国军方也不乏有反川普官员

2016年大选间谍的角色现在由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出演,其中包括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马蒂斯今年6月在《大西洋》上撰文将川普比作纳粹,因为川普想派遣军队保护美国选民的生命、家庭和生意。马蒂斯将军对硅谷及其丑闻并不陌生,但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的负责人职位时,这位四星海军陆战队将军帮助一家硅谷初创公司将产品推广用在美国伤残军人身上,他在退休后在该家公司的董事会中赢得了一个丰厚的席位,而这家公司后来被证明是生物技术史上最大的欺诈。

还有一位是退休四星陆军将军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Stanley McChrystal),有报道称他向一个名为”打击不实信息”的民主党政治行动委员会提建议,教他们如何用五角大楼的软件来进行信息战以攻击川普竞选团队。2010 年,因某杂志报道称麦克里斯特尔与同僚嘲笑当时的副总统,他不得不辞掉公职,而现在他的信息战行动要被在安插在白宫里了。麦克里斯特尔对川普总统的微词表现出的不只是贪婪和自大,他对川普总统从中东撤军的决定也进行了公开的指责,因为海军希望在叙利亚保留更多驻军。当麦克里斯特尔还是阿富汗行动的负责人时,他甚至认为川普总统本人应该留在阿富汗,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他告诉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那样,他认为最佳决定就是保持在阿富汗的驻军来“混日子”。现在麦克里斯特尔也从硅谷出获得利益。 川普总统是对的,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军方高层对他有意见很可能是出于个人原因,因为像阿富汗这样毫无意义的交战能提高他们个人的地位,并给他们在国防科技公司的董事会提供高薪职位的机会。

腐败新秩序的核心支柱是美国精英阶层与中共国的关系。不过要弄清的是,问题不是《华盛顿邮报》和《大西洋》等媒体都亲中,两家都有发表关于中共军队、情报部门、大外宣、侵犯人权等方面的文章,但同时《邮报》也定期刊登中共《中国日报》的插页,问题是在不同时代对“亲红或反红色中国”这些术语不同阐释,就像《时代》杂志这样的出版物也是有党派和观点的。当下,舆论平台很重要,因为平台可以通过传播利于美国统治精英的宣传来保护他们的财富和喜好,特别对于信息战来说,掌握和使用这些平台尤为重要。

川普成为权贵精英阶层的眼中钉是因为他动了精英们的奶酪

2000年克林顿主政时期,中共国被给予了贸易最惠国待遇,并被吸纳进世界贸易组织。当时所有人都清楚美国面临着严重的贸易逆差,而允许更多国家加入世贸组织只会加剧这种逆差。虽然这会让中国的数千万农民脱贫,美国的企业巨头如苹果、耐克、摩根、高盛等也会更富有,但这也使得数以千万美国人失去就业机会。权贵精英们辩称,中国的崛起不可避免,既来之则安之,为什么要对抗呢?所以他们最终选择了金钱,把美国的制造业迁移到中国。这些精英们抓住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商机,他们通过一个中共专制政权掌握的巨大劳动力市场为他们提供稳定和廉价的商品,如美国的文化界精英(好莱坞、体育、艺术等),他们应声附和中共的宣传,为美国的中共阶级打掩护。

川普极力主张美国与中共国脱钩,这招致了美国的中共阶级的敌意,所以他们正在努力把他赶下台,换上更顺眼的人。揭露美国精英为了谋求个人或企业利益而出卖美国人的利益将川普总统推向总统宝座,但他是否真正了解美国的中共阶级与中共国到底有多深的纠葛,试图将两者脱钩恐将引发新的科技界精英权贵发动一场永久性政变,这不仅仅针对的是川普及其支持者,而且还是对美国立国根基的挑战,从军队到媒体,司法系统到总统制本身。美国精英阶层与中共国的金融关系是理解美国过去四年发生的事情的关键。民主党只所以不顾国家安全和稳定而孤注一掷地与中共结盟,原因不过就是川普打着共和党的旗帜与美国劳动者站在了一起。 但是,任何一位总统,无论来自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只要对中共国动手,就会被美国的中共阶级盯上而成为攻击的对象。

评:总统川普在这近四年的任期里,可以说从一开始就不停地受到多方打击,除了主流媒体对他经常性的不实报道,还有通俄门、弹劾、中共病毒疫情、黑命贵运动、ANTIFA等等,无论攻击或威胁是来自美国权贵精英还是政治对手,最终的目的都是阻止他的连任以及与中共国的全面脱钩,称川普总统为“战时总统”绝不为过。川普总统曾经收到一位前天主教神父的祝福,指明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美国总统大选临近,我们希望川普总统能借这位神父的吉言获得连任,为美国,为全世界和平继续努力!

原文链接

翻译:叮当

校对:Sarathecat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