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2:1984进行時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集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絕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絕望深淵的边缘,如果沒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惡碾碎,就像这部小說《1984进行時》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們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21、D夫人

突然一阵刺耳的音乐。温斯顿才发现,大树上绑着音箱喇叭。下课了。A国学生每年上课时间要比B国长,此时还没有进入假期。A国的学习负担也远远大于B国。温斯顿在B国上学,花费的时间精力不及在A国时的一半。有些同学简直连他的一半还不到。

B国当大学老师也是件轻松的差事。茱莉娅算是个守时的学生,很少迟到。她总是抱怨她的老师迟到,迟到20分钟,然后用20分钟调试教学设备,一节课都快结束了。老师们的薪水也很不错,只要获得教职,不仅衣食无忧,而且颇受尊重。温斯顿现在上研究生,接触的老师相对少。但是每次要去见自己的指导老师都觉得紧张。他要控制自己的表情。他非常害怕老师看出他的真实想法。他怕老师看出自己瞧不起她。

D夫人已过中年,出版过好几本专著,还经常被知名大学请去做讲座。这样的资历足以稳固她的专业地位。她衣着得体,素淡的套装配以精致的饰物做点缀。她态度温和,吐字沉稳,嗓音低沉,可能因为吸烟的缘故,声音略微沙哑,有种女性知识分子的优雅。她说话特别有条理,而且很有耐心倾听别人的回应,善于引导和沟通。温斯顿最初见到D夫人,一下子就被她迷住,觉得这就是他心目中B国女性的典范。

但他很快就感到失望,D夫人是在学院里浸泡出来的,她善于吸收,却不善于判断。她对自己研究的东西既缺乏深入理解也没有真正的热情。她只是按照当下时髦的词语和方式随意解释B国的传统。温斯顿看到她专著的题目,觉得她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是在浪费学院体系的资源。后来温斯顿意识到,这不是D夫人一个人的问题,很多有名的B国学者都陷在一堆没有实际意义的课题里。在B国强大的传统中确实很难创新,所以大家都在想尽办法语出惊人。但惊人并不意味着有价值。

温斯顿想到奥布兰,他和D夫人其实都是普通人。他们才智一般,知道B国伟大,但并不真正明白其中的好。但在B国,即便是这些平庸的人也可以过得相当不错。

温斯顿认为妈妈如果在B国,会比D夫人优秀的多。妈妈是因为喜欢这些树才在这个大学里工作?温斯顿确实想不出妈妈为什么耗在这里。

温斯顿被绊了一下,才发现脚下一大堆黑乎乎的渣滓。一股略带酸苦的气味,是他所熟悉的。姥姥总是在家里熬中药,有的时候特别难闻,有的时候却有点植物的香味。温斯顿想起来,这附近住着一个后勤处的伯伯,他的妻子生病多年。有人说把熬过的药渣倒在人行道上,让大家踩,就可以把她的病带走。看来这两年她的病还没有被带走。

学校里那些天才,每天踩着药渣去学习分子结构、量子力学,会有什么感受?医药科学和倒药渣这种类似的原始巫术都在一个校园里并存,人们到底相信哪个?

据说大学里生物医学专业的成果是全世界公认的。B国的专家都被请来一起做研究。A国还拨下一大笔钱,给他们在郊区盖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实验室大楼。

但是这都和妈妈没有关系。妈妈在学校是个边缘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她教这些天才学生A国语阅读写作和美育。学生都把妈妈的课当成负担,但为了拿学分,只好应付一下。妈妈对他们缺勤、不按时交作业都不计较,只要他们找个理由解释一下,比如身体不舒服、忙着交实验报告之类的,妈妈照常给学分。

以温斯顿做学生的经历,他觉得妈妈的学生肯定把她当作一个好对付的老太太,无害,但没什么用。妈妈在A国的生存秘诀就是靠这个吧。随意混口饭吃,没人拿她当回事,害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就不费这个事儿了。

近几年很多有钱人在A国突然消失,甚至连家人亲属员工也被抓被打。他们名下的财产是唯一的原因。据说巨额资产被转移到执行者名下。温斯顿是在B国看到消息的。但这些事在A国没有引起任何反应,不要说骚动,甚至涟漪都没有。A国人当然不会完全不知道,但大多数人没什么钱,只要没有发生在自己头上,就不会在乎。

连妈妈听他说起,都没有什么反应。温斯顿很失望,妈妈怎么这么麻木?他一直觉得妈妈和其他A国人是不一样的,她有同情心有正义感。难道也被磨没了?空气和食物里的毒渗透到血液里,也改变了A国人的情感?他们已经失去爱和恨的能力了吗?或者说不知道该爱什么,该恨什么?即便以最自私的角度去想,有很多钱的人能被消失,有一点钱的人也可以被消失。何况你身上的器官也是值钱的。能把别人的肾脏肝脏摘走,摘走你的就是随时可能发生的啊。

温斯顿不愿意再想下去。无论姥姥姥爷还是小姨姨夫,都不会相信他的话。他想象着他们就站在眼前,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他很清楚,无论他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A国人宁可相信药渣巫术,也不相信正在发生的事。

妈妈小时候学过舞蹈,她一直喜欢芭蕾,包括古典和现代的。家里有很多她收集来的光盘,当然都是盗版的。只要有B国的舞团来演出,她必定拖着温斯顿去看。虽然他们只买很便宜的票,那种只能看到一部分舞台的座位,或者能看到全部的座位,但因为太远完全看不清人脸。妈妈举着望远镜,看得津津有味。温斯顿只是偶尔把望远镜放到眼前看一看,他奇怪妈妈的眼睛怎么能一直持续聚焦,他在望远镜里看几秒钟就觉得累。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妈妈来说,兴趣也是救命稻草吧。它帮助她逃避,支撑她忍受。连教那些完全不想学的学生也是一种逃避。妈妈教得很认真,即便学生在下面睡觉,她也依然有条不紊往下讲。

温斯顿记得有一次B国芭蕾舞团来演《吉赛尔》。妈妈竟然申请到了学校的经费,可以带学生去看演出。是他和爸爸骑自行车跑到剧院给学生们买的票。他只记得剧院特别远,他又渴又累。后来听妈妈跟爸爸说,有的学生开演不久就睡着了。关键是还打呼噜了。妈妈说的时候一点都不生气,她的解释是,剧院太远,学校不给租车的费用,学生上了一天课又坐公交车去,自然是太累了。而且所有的学生都去了,没有浪费一张票,妈妈觉得他们还是愿意去看看的。

温斯顿听了气得鼓鼓的。值得为这些学生费这么大劲儿吗?

值得的,妈妈说,还是有几个学生说很喜欢看。

温斯顿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他是学生,他太知道有些乖巧的小女生善于用甜言蜜语哄老师,也许是善意,不想让老师失望,也许为了得高分,也许就是习惯性讨好,也许都有。总之,他不信。

“总有人会觉得好吧?这么美的东西,不可能所有人都感受不到吧?我的责任是提供机会,让他们在年轻时接触到文明,是不是真能被吸收,是每个人的造化了。”温斯顿知道妈妈说的有道理,但他从情感上很排斥。他总觉得妈妈的想法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B国人在好东西的簇拥中长大,每天睁眼看到的都是漂亮的建筑和雕像,每周都可以听到教堂里美妙的音乐。但即便像D夫人这样以传授美为生的人都很难完全体会它们的价值。而且,B国人也不懂得珍惜。

温斯顿对D夫人最失望的一次,是她给他们放了一段录像。一个罪大恶极的人被军队乱枪射死。夫人告诉学生们,要从人的角度去理解这件事。被杀者也是一个人,对他要有同情。

温斯顿不只是失望,简直气愤。D夫人完全了解这个人的罪行,也知道他残害了多少无辜的人。但她不是因为蠢,就是被B国一堆莫名其妙的时髦理论误导了,所谓过度人道主义让她连最简单的是非善恶都不能分辨。

最重要的是,她就是这样给一批一批的学生洗脑,让他们看到明明白白的是非,却故意不承认。简直是皇帝的新衣。D夫人养尊处优,没有遭受过不公、凌辱、迫害,她以为这个世界上一直是这样,永远是这样。如果不消灭邪恶,没有前人用生命去捍卫,靠你这种对恶人的同情,恶性就会泛滥。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道理吗?是什么使一个大学教授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

温斯顿想起索尔仁尼琴说过,艺术的堕落、没有伟大的政治家出现,都是一个文明走向衰落的开始。温斯顿悲哀地想到,也许从上次那场残酷的战争结束后就开始了吧?此后极度的物质繁荣带来极度的自信和自恋。已经失去方向了,不仅浑然不知,还无视警告。索尔仁尼琴发出的警告一直没有引起任何回响。

22、咖啡

但D夫人是人生赢家,妈妈是个失败者。

妈妈有段时间爱喝咖啡。后来突然不喝了。温斯顿写购物清单时,想起要不要给妈妈买点咖啡带回去。妈妈只是简单回复说不用了。

窗外的夕阳金灿灿的,屋里却黯淡下来。温斯顿喜欢夏天的这个时刻,一天的躁动,此时都沉静下来。光线变化很快,物体的轮廓瞬间就模糊不清,然后融化在背景中看不见了。地球在转,眼看生命从指间流逝,人却毫无办法。

妈妈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端着半杯矿泉水。“听说A国买了B国10%的水源。”

“给他们喝的吧。”“他们”是对A国领导层的通称。A国普通人知道“他们”是“他们”,自己永远不会是其中的一个。他们的水和食物都来自特殊渠道,确保没有被污染。

“咱们这个地区的地下水都是用污染的水倒灌的。”妈妈的语气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不想关的事。温斯顿这次回来才发现,A国人都是这样。如果这些事发生在B国人身上,他们一定会跳起来,会游行,会抗议,会围攻政府。但A国人出奇地平静,好像已经知道船要沉了,不仅等着和它一起沉,还饶有兴趣地讨论水会淹到大腿还是脖子。

“末世心态”,温斯顿找到一个专有名词。

“什么样的污水?”温斯顿也尽量用一种谈论别人的语气。

“工业污水,抽了太多地下水,地层开始下陷,那些专家就想出这么个办法,把污水倒灌回去。断子绝孙的做法。即便将来想清除,都很困难,因为渗透到地层里。所以你尽量喝矿泉水吧。不过谁也不知道这里生产的矿泉水是不是就干净。”妈妈可能是累了,有气无力地说。

“那,姥姥姥爷他们怎么不喝?”温斯顿还是很惦记他们的。

“他们不信。没人信。”

温斯顿想起妈妈抱怨过咖啡味道不对。“因为水不好,您现在不喝咖啡了?”

妈妈没回答。

温斯顿也不再说话。他觉得妈妈好像不想谈这个话题。

屋里完全暗下来。温斯顿起身拉上窗帘,打开灯。

妈妈蜷在沙发的一角,显得那么衰老,像一团枯萎的草。

“要听音乐吗?”温斯顿想让妈妈高兴点。“我把淘到的那张威尔第带回来了。就是在小杂货铺发现的那张,那个老板娘肯定不知道这个男中音,她只要了我一元!这可是正版。”

“你那么喜欢,带回去听吧。”妈妈是真心的,不是客气。

“我还可以再淘,这张送给您的。”温斯顿也是真心的。

“你觉得我给学生灌这些东西没价值?至少我把你拔出来了。”

“当然有价值,只是太费力气了,值得吗?”

“广种薄收,至少要撒种子啊。”妈妈的语气里明显有了一些生气。

“拔”字用的好。温斯顿想起刚才在校园听广播里在放红色歌曲,都是他熟悉的,从小一路听起来长大的。后来他才知道,这些歌颂A国领导人的歌用了民间情歌的调子。有些歌的词其实已经超过了普通的民歌,相当赤裸。但改装成的红色歌曲却在宣扬伟大、无私、奉献。为什么用黄色歌曲的曲调?因为A国领导人就来自喜欢这些东西的人群,给他们武力争夺权力最大支持的人也来自这部分?不管怎么样,他们不再允许A国有其他音乐,因为丰富的音乐会触动人丰富的情感?A国极力要消除的是人对美的热爱。热爱会让人产生疑问。这就是思想罪。思想对A国是最危险的。

妈妈那时候特别鼓励他买光盘,只要他刚表现出一点好奇,妈妈立刻就用洪流般的热情撺掇他,把他搞晕,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挖到了金矿。他小时候啥也没见过,什么都好奇,妈妈就都鼓励他什么都要看一看。以现在的眼光,他那时着迷的大部分东西都没什么价值,只是因为A国太贫乏。妈妈用金矿在他周围修筑了一道墙,让他躲在里面淘金。妈妈把他从“他们”的控制中拔了出来,让他寻找他自己,成为他自己。

妈妈希望也能“拔”出几个学生吧?确实有几个学生和妈妈的关系不错,毕业后还会在妈妈生日时发来问候。这是妈妈的成就啊,虽然微薄,但挺伟大的。能把文明的种子播撒在他们的生命里,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发生了一件事。”妈妈突然说。温斯顿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曾经在晚上开了一门课,教学生欣赏舞蹈。大学里评职称的时候,有人写匿名信告我,说我不务正业,不专心教课,给学生留的作业少是为了自己少判作业。还为了多拿奖金,晚上开没必要的课程。”

“什么时候的事?”温斯顿吃了一惊,妈妈从来没说起过。

“几年前了。其实我自己无所谓,我已经不在乎职称,不在乎奖金。我就是写了几篇关于舞蹈的文章,我想专门给学生讲讲,让他们知道怎么欣赏舞蹈。”

“后来呢?你不是评上副教授了吗?”

“对,学校里有个领导很好。他找我谈话,说他理解我,他认为匿名信里的内容不应该影响我评职称。但他们必须对匿名信做出回应。”

“怎么回应?”

“……匿名信里还说我的生活方式会对学生产生不良影响。”

“什么是不良?”

“比如,喝咖啡……”

“咖啡!……难道喝茶就是优良影响?”

“对,是的。”妈妈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

妈妈还要在A国生活一辈子啊。温斯顿想,她只能适应,越麻木越容易适应,感觉不到荒唐,感觉不到痛苦。

“你记得M叔叔吗?他一直没有评上副教授。”

“记得,他怎么了?不是因为喝可乐吧?”温斯顿用谐谑的语气掩饰住悲哀。

“逆淘汰呗。”妈妈没理会温斯顿的玩笑。

“我不了解,他很棒吗?”

“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他的研究我不是太懂。学生们都说他很厉害,私下里为他抱不平。我听说,他把论文投稿到一家著名学术期刊,但没有发表。后来他发现那个期刊的总编辑抄袭了他的研究成果,用自己的名字发了论文。M叔叔气不过,写了告发信。这件事肯定惹了那些有权势的人。M叔叔现在都很难申请到研究经费了。”

毁掉一个人是很容易的。温斯顿想到爸爸,长久抑郁,看不到希望会损害健康。

“我带回来一罐B国茶叶,是不是可以给M叔叔?”温斯顿问。

“可以,我几天前遇到M叔叔的夫人,她还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你可以去看望他们。”

“幸好我带回的是茶叶。要是带的咖啡,就得夜里偷偷倒到马桶里。”温斯顿本想开个玩笑,却听到自己语气里带着悲凉。几十年前A国宣布要清除文物古迹,要把几千年的旧文化都砸烂。世代流传的古董字画都可能为一个家庭招致灭顶之灾。姥爷说过,那时候公共卫生间下水道都堵了,因为人们夜里都把自己家祖传的东西砸碎扯烂,偷偷扔到那里。温斯顿听得一阵心痛。A国和所有好的、有价值的东西有仇吗?

“听听你带回来的威尔第。”妈妈忽然从沙发里站起来。

“好!我去拿。”

莫负好时光。我们偏要活得好,活得有意思。每一分钟都是我们自己的。温斯顿想,威尔第的第一个音符响起时,“他们”就不可能夺走我们的快乐。

但如果连威尔第都不让听,都有人去告发呢?有些人说A国很快就会回到几十年前,再次砸烂一切。温斯顿被这个念头搞得心里发慌,威尔第在他听起来没有以前那么好听了。

作者:文 石

编辑/审核:Giselle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1984进行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