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发推“北京不会批准当前抖音和甲骨文&沃尔玛的协议”变相证实抖音中共背景

作者:SCELF (文正)

2020年9月21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推表示,“基于现在我所知道的,北京不会允许当前抖音母公司抖音和甲骨文,沃尔玛之间的协议,因为协议已经危害了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尊严。”

其中,胡锡进在推文中公然用“Beijing”一词,明确显示对于抖音在海外的并购协议,北京的中共政府有着最后的决定权。这也变相证实了抖音以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并不是一个独立运营的私营企业,而被中共政府所掌控。同时印证了之前川普总统所提到抖音具有中共官方背景,被中共政府所深度影响的事实。

根据字节跳动在20日发布的声明,字节跳动与甲骨文、沃尔玛就“云上加州”方案达成原则性共识,尽快达成满足美国和中国法律要求的合作协议。新组建的掌管抖音大陆境外业务的TikTok Global将通过融资使甲骨文和沃尔玛分别获得12.5%和7.5%的股权,而字节跳动将利用80%的股权继续掌控TikTok Global。但在协议中,TikTok Global董事会将由5人组成,包括4位美国公民,仅允许一位可以是来自中共国,并且甲骨文可以访问审查TikTok Global的源代码和所有更新内容。

对于抖音的协议,川普总统在同日已经表示:Oracle, Walmart must have total control of TikTok,即甲骨文,沃尔玛必需完全拥有抖音的掌控权。环球时报总编似乎对于这样的表态非常不满。《环球时报》同日也发表社评表示,这些条款非常充分展现了华盛顿的霸凌做派和强盗逻辑。

如果从抖音与甲骨文&沃尔玛的协议来看,这是商业层面上的运作和谈判,美国川普政府并不会对谈判本身进行任何干预。而川普总统所要看的是最终协议所能带来的影响,从而决策是否改变对于抖音禁令的实施。如果协议达成,但是无法改变抖音背后中共政府的影响,依然在危害美国安全,抖音禁令并不会因此而终止。重要的并不是“达成协议”这四个字,而是协议的内容,和协议所能造成的影响。因此,抖音禁令的实施事实上并不取决于最终达成协议与否,而是达成的协议是否能真正根本解决抖音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现实问题。不然,就算达成协议,对于抖音被禁最终的结果也是无济于事。

然而胡锡进在推文里公开明确透露出了“Beijing”,这表明对于抖音与甲骨文&沃尔玛协议谈判这一商业行为,中共政府在其中对谈判过程和内容正在进行强力干预。中共政府对于这一项独立的商业谈判所进行的直接干预,不知又是否配得上官媒《环球时报》所说的“霸凌做派和强盗逻辑”呢?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9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