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战斗室 郭文贵专场 E395 中文整理

整理:美东香草山翻译组

编辑:木白

中共高层早已全面向美发动战争

媒体战

班农先生:郭文贵先生,你作为一名外国人士,不参合美国国内政治,但在社交媒体方面,我们已经看见整个晚上社交媒体点亮了左派。那里发生了什么?这将十分重要。回过去谈闫博士,前天晚上我在塔克也说了,那只是个预演,也将发生在这里。这是我们已经拥有的社交媒体力量,美国政府会介入微信和TikToc,最高法院的裁决可能明天就要来。

希望您能帮助我们逐步了解。这件事发生在几年前,那时你刚来到美国。与您会面时,我记忆深刻。你警告美国,这是一场由中共高层发起的对美国的全面战争。中共不只是针对中国人民和美国,它渗透在技术、经济领域在全球扩大其影响力。最重要的是,您说过的(你在)社交媒体(上的遭遇就是最好中共扩展的例子):你在油管上被拉黑,你推特账号被取消,这是早在2016、2017年(发生的事了)。

然后我们看到闫博士挺身而出,这位勇敢的世界英雄,她谈论了在北京、在武汉发生的(关于CCP病毒引发疫情)事情的经过。谈论中共所知道的,和他们何时知道的(CCP病毒引发疫情全球疫情的真相),以及他们掩盖真相。闫博士是位出色的博士,她士挺身而出,是为了是让全世界看到真相。近日,她的Twitter人数上升最快,从没有关注者增加到59000,然后她被拉黑。然后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 他有史以来在国际上、在中国、尤其在澳大利亚观看人数最多的一次节目,脸书也把它拉黑。

所以,文贵,中共在这次针对美国的袭击中,您能告诉我们关于美国社交媒体的哪些信息?他们是与中共沆瀣一气吗?他们试图让你沉默。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搭建自己的媒体平台,大部分人得通过他们,作战室这么大的原因是利用了他们。我们正在与美国人民交谈一件事,就是在美国大选之日将要发生的事情,如果这些人不喜欢你的声音,如果他们不喜欢你和闫博士说的话,他们无需反驳她所说的,只要把她拉黑,说是虚假信息。看看郭文贵的遭遇:他们从来不反驳他说的海航,从不反驳他说的安邦保险公司,他们只是拉黑他(郭文贵), 认定是那是虚假信息。因此, 文贵了告诉美国人民,这些美国公司, 他们看上去就像中国共产党的走狗。

媒体是第一力量

中共的五个武器

文贵先生:我认为社交媒体在世界上不是第二个或第三个力量, 在当今和未来它是世界第一力量。举个例子,在过去15年,出现在中共自己报道的每一个重要会议(这不是什么秘密):“将来我们有基于力量的五种武器”,第一武器是社交媒体,第二武器是经济,第三武器是美元,第四是生化武器,第五武器是宣传。

美国的媒体、经济、宣传已被中共大面积控制

所以你看美国,第一武器是社交媒体:推特、脸书、谷歌,他们都是社交媒体。看看扎克伯格,他的推特是被中国间谍控制,所以,这个第一武器在美国被中国共产党完全控制。 第二是经济, 华尔街完全由中共控制。中共想控制元、货币,但还没完全控制。好莱坞和宣传完全被中共控制。生化武器,(中共)已经在全世界使用。 你知道这五种武器,有四种是美国控制的,它们(的根基)并非来自中国,而是来自美国本土。所以谈论中共,最根本的问题是这些武器从哪里来,它们就出自这里:华尔街、硅谷、好莱坞,和华盛顿DC。

看看闫博士,福克斯很勇敢,采访了她。她只是想让跟多人了解真相。如果,你认为她说的不对和虚假,请给出证据。 美国最伟大之处是宪法第一修正案,人人有言论自由,但脸书、推特、还有谷歌在某些领域,他们断然拉黑,为虎作伥,让我吃惊。其实,我知道他们一定会这么做,因为中共不想让美国人民知道真相。

五种武器的四种来自美国

这些美国社交媒体,推特、谷歌、油管和脸书。他们不想(让人们)知道真相,背后有黑暗的理由,还有利益驱使。这就是为何美国进入了目前的灾难。再看看美国内部,任何麻烦,谁给的钱,谁在社交媒体煽风点火,在所有地方,推特、油管、硅谷等等。 硅谷领袖们去中国,待遇如总统一般, 得到所有中共官员的崇拜。(他们在中国)能够为所欲为,比如上夜总会,有年轻姑娘,新疆姑娘,西藏姑娘。这是为什么他们喜欢飞去中国的原因,他们到了中国如同国王一般被接待,每晚睡在夜总会,中国有54个民族,整个晚上跟她们(中国54个民族的姑娘)在一起。他们能拿到他们想要的钱,能享受一切,还能做大交易。

谁给了中共撒谎的工具?

中共将媒体制为五大武器之首

班农先生:郭文贵先生关于中共的五个武器, 就是社交媒体,经济,宣传,生物武器和美元。硅谷,好莱坞,华尔街都与中共勾兑。郭文贵先生,新中国联邦的创始人,继续谈论中共对美国的全面进攻:我们震惊推特和脸书封了闫博士的账户,但是环球时报和5毛军团在美国社交媒体的账户却安然无恙。闫博士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受到的是整个社交媒体封锁,同时,福克斯重量级主播Tucker 也受到无情的攻击,Tucker 国际听众不多,大陆听众通过G-TV看到他对闫博士的采访。左派媒体一直宣扬言论自由,却对闫博士被社交媒体禁言毫不反应。我们向全世界宣扬法治,民主,宪法,但是我们却没有做好榜样,郭先生,在很多人看来中共是世界的强国,他们加强军备建设,关于军备,我们今后会谈台湾。在你提到中共对外使用的武器,没有一种是通过军备武器。《孙子兵法》中说:“不战而屈人之兵”。中共对付美国首选的不是核武器,也不是海军、空军、陆军、太空,而是五毛水军。在所用的武器中,为什么中共首选社交媒体作为一个主要的武器?

文贵先生:目前情形,美国在失控,记得你我年初谈到冠状病毒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社交媒体在讨论,我们通过油管,脸书,推特的(关于病毒真相的)发声,很快被屏蔽。回到两年前,我们谈到海航,微信,抖音等中共的企业时,这些言论都很快被社交媒体屏蔽,我谈到海航王健之死,中共的蓝金黄计划,3F 计划,每次我用社交媒体发声的时候都被屏蔽。3年前我在华盛顿记者俱乐部警告美国,中共的乌云来到美国,大家要做准备,中共要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那时,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如果3年前美国社交媒体允许我发声,我会对我全部的言论负责,我就会有机会唤醒美国人,那么今天的惨剧就不会发生。

3年前我的推特账户一个星期就有40万的关注,推特很快封掉我的账户,油管禁止我直播,脸书20小时就屏蔽了我。3 年后,闫博士要给美国人民病毒的真相,要挽救美国人民,遭受和我一样的被整个社交媒体的禁言的遭遇。目前,美国因为冠状病毒死了20万人,全球2600 多万人的感染,这个时候美国人不禁要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谁是幕后的黑手。

9 个月了,美国没有具体对付中共的措施,都只是在言语的层面,没有行动。中共撒谎,美国人死亡,可是中共为什么可以撒谎,谁给中共撒谎的工具?是社交媒体。中共在美国横行的社交媒体是美国的金钱和技术在支撑。如果没有美国的金钱和技术,中共也没有办法建立防火墙,也不可能奴役中国人民。中共对内永远是对百姓用商鞅五策:封锁信息,压榨百姓,获取巨额财富;对外用五个武器,利用金钱(受贿),通过社交媒体,大外宣搞弱、搞乱和搞垮美国。

中共社交媒体对美国的危害

班农先生:当美国的社交媒体封锁你们的声音的同时,中共的微信,抖音等社交媒体在美国畅通无阻,中共的社交媒体软件盗用美国人民的数据,伤害美国的利益。请你谈谈中共的社交媒体对美国的危害。

文贵先生:3年前我告诉过FBI中共利用社交媒体软件危害美国,如抖音,Zoom会议。别忘了Zoom, Zoom 用5000万美金去首都DC游说,百度更加疯狂,他们每年也花费5000万美金到DC 游说。这些中共的社交媒体软件偷美国人的数据,然后(中共)用这些数据来威胁你,他们称之为信息超限战。DC 骗子很多,他们知道Zoom, 百度比微信,抖音更坏,但是政客收了游说的钱,他们一直不愿意对中共的社交媒体在美国的使用进行限制,现在才出台限制政策,太晚了。

美国政客没有为人民的安全负责,政客只是为了大选,美国两党互斗,给了中共利用的钟摆效益,和可乘之机,现在大选将近,才限制微信和抖音的使用,已经太晚了。如果早点限制中共在美国的社交软件,美国不会到现在的地步,我们要行动,行动,光是打嘴炮是不行的,你看看DC, 都是面对镜头说,要做这个,要做那个,但是没有行动,我们9个月前就警告过冠状病毒的疫情发生,看看现在,死了多少人,太晚了。

美国参与了共产国家压制言论思想的行动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

班农先生:昨天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了,在大法院外有守夜的纪念。先生们女士们,新中国联邦的建立者,中共最大的异议人士之一郭文贵说了社交媒体是中共对付美国的排位第一的武器。我们直播节目还有观众文字交流,其中一位绝对领会到了郭文贵闫博士这些反抗中共的人士揭露出的中共对美国干的事的本质。

Jack:这些信息对所有美国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他问了一个修辞性的问题:你们记得以前我们歌颂赞美远离共产主义国家吗?而今天,我们参与了共产国家压制言论思想的行动。

班农先生:这就是郭文贵说的第一件事。我们曾以为这些人来到这里是国家大事,而现在却是例如tuck这个全美收视最好的节目被推特下架,被脸书全世界禁止。郭文贵三年前就警告美国人,如果我们听取了,就不会有现在这个大流行问题。郭文贵说中共第一大武器不是航空母舰,不是核武器,而且社交媒体。中共有抖音,微信,窃取美国每个人的所有数据。郭文贵几年前就警告过这些。这些中共公司会来到这里,盗取数据并操控数据为他们服务,多荒唐。

下面的嘉宾是悉尼·鲍威尔。我们知道她很长时间了,她站出来成为福林将军的律师,也是《授权撒谎》(Licensed to lie)这本书的作者。这本书的揭示了我们的司法系统,司法部门FBI等内幕,内容让美国人震惊。悉尼,现在这个城市都要崩溃了,关于大法官的事,人们想听听你的意见和观点,你对总统处理这个大法官的空缺位置有什么建议?

填补空缺事不宜迟

悉尼:总统应该直接提名人选,参议院对人选进行投票。很多总统都是这么做的。我们有参议院,有属于同党派的总统,所以应该是可行的。在历史上也多次出现过。大法官金斯堡是个标志人物,虽然她的有些观点我并不同意但我一直关注她。在安德鲁·怀特曼(andrew wiseman)搞砸时,她是反转亚瑟·安徒生(Arthur Andersen )案子的关键投票人。在那个位置按照成文法律,她做出那个裁决。当政府检察官象怀特曼,克徳维尔,摩纳哥等滥用权力时,金斯堡做了很多很对的事。所以最高法院需要一个有魄力的人替代她的位置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内会出现的关键事件上发挥重要作用。

班农先生:这是我们一直在说的,川普总统会在 11月3号赢得选举。但是他们表示说他们知道战斗室的内容,有埃瑞克负责这个,有 800个律师,有珀金斯科埃,有他们的检察长,有美国律师公平法,他们有6千万还是8千万的选票。最高法院不可能四比四。因为他们的集体歇斯底里症, 我们认为关注这很必要。 从一月起我们一直在说瘟疫大流行,我们是非常的(认真),我们没有淡化这事,我们一直重点关注。但是他们就是集体歇斯底里地觉得这些选票不会出来。 以你的观点来说,必须最高法院满员能形成5:4来判定2020大选吗?

悉尼:所有上面的事都需要所有的最高法院的法官参与,这是势在必行的。所以现在必须尽快找人填充金斯堡的空缺,必须满员,最高法院才能工作。这件事不应该被延迟,我们不能就只因为有些评论的存在,就让现在这个完全有能力的总统是否能再次当选成为全民的讨论话题。上万辆车出现在挺川的游行和三辆支持拜登的车的游行相比,每个人都能看出来川普不可能不当选,他为这个国家的服务得很好。我们必须有个满员的最高法院来解决这件事。你前面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对的。 他们计划了这些,他们想获取这些,他们制订充分的战略计划,在背后动用了大量及资金和资源,用所有力量发动诉讼,并从中做最大的破坏,阻止就职典礼。他们知道川普会当选,而他们现在所有的底牌就做假邮寄的选票了。

班农先生:悉尼,因为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的例子,现在社交媒体都不看好这个,大家都在关注着总统要怎么做。你看到了,大家一直在争论从现在到11月的选举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填补空缺。用你专业的观点看,那些合法的有历史依据的争论成立吗?

悉尼:不,这些争论没有根据。 因为梅里克·加兰的例子是非常不寻常的。我们知道总统将会做什么改变,而且是必须改变的。 因为奥巴马要离开白宫,新总统是不同党派的,要成为白宫的掌权者。现在有非常不同的情景了。我们都知道川普总统不应该不再次当选,现在我们有白宫和参议院,他完全可以能够提名那个人选。社交媒体只能猜错。

班农先生:如果你在椭圆办公室,你会建议川普总统对这件扣动扳机行动吗?

悉尼:十分肯定会。 他有这个权力和责任去指定最高法院法官,我想不出任何不可以的理由。 我知道从提名到确定平均有45天,我们有时间。

Jack:雨果·布莱克在1937夏天由罗斯福总统提名的。他是在星期三12号被提名的, 在17号星期一被确定。更快的是詹姆斯·弗朗西斯·伯恩斯 (James Francis Byrnes),也是罗斯福总统提名的。他是在早上被提名,两小时后就被参议院口头表决确定 ,因为那时罗斯福政府对议会有75%的控制权。记住我们的广泛历史,他们想在历史之外定义川普总统采取的或还未采取的行动,那是不可能的。

美国主流媒体还在沉睡中

媒体、私人企业家被中共归化

班农先生: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很吃惊地了解到社交媒体是如此强有力的被用来对抗美国人。郭文贵在节目开始时就说了这是排名第一的武器,而不是个工具,也不是一个什么能对人类有益的东西。中共有五种对抗美国的武器,没有一种是飞机、航天器、激光、核武器,他说是社交媒体。这个和如好莱坞,大外宣等等其他的领域混在一起,是个难以置信的武器。另一件事是中共的公司。文贵,你几年前就告诉人们,你们在开自己玩笑,所有这些公司都被中共控制了,被解放军控制了。华为是100%的解放军的公司。它不是和解放军有合作, 而是解放军的科技军备公司。 不要再荒唐可笑了。

吴小晖、陈峰揭露中共要买下所有美国严肃媒体

文贵第一个告诉我们,马云是共产党员。你可以去看看阿里巴巴上市时的招股书文件4英尺厚,没有一点提到马云是共产党员。郭文贵说马云是中共党员很久了,就是这样的人进入了这些公司。怎么样,当马云老底被揭,马云自己说的就像他自从是个少先队员或者从三岁时就是个中共党员了。文贵,说起来有些沮丧了,你提出这些警告的公司,如说海航是诈骗,现在这个公司破产了, 安邦保险公司前几天新闻说中国对它破产清算。两年前文贵说这些是诈骗是假的,这些都是到西方花钱的兜售操作:买曼哈顿中城的地产。文贵,为什么你,闫博士和 路德在一月告诫世界这(CCP病毒)是个武器,而西方世界,西方的民众,大众传媒和主流媒体是如此不清醒,还在沉睡?

文贵先生:先生,我告诉你一个故事。2017年一月,我开始作为一个爆料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2016年我最后一次和安邦联系,与我通话的是安邦创建人吴小晖。那时正在说他想买下华尔道夫酒店及度假村。他给我电话我说,他想买福克斯电视台,想和默克多谈谈。“今晚,我和库什纳和伊万卡在一起吃晚饭,文贵, 你想和我们一起合作买下CNN吗,然后把CNN和福克斯整在一起吗?” 我说:“请问你为什么想干这个?”他说:“因为中共想控制所有美国的社交媒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马云、微信、推特、 油管,所有这些我们都能控制。现在我们需要控制CNN和福克斯,然后全整合在一起。”  我说:“你真是疯了,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我最后一次接到吴小晖的电话时的通话内容。 你知道海航的高管陈峰,记得那个视频吗,他在哈佛演讲的时候说: “三到五年,所有的美国严肃媒体都想要我们来投资。我们会投资美国的纽约时报,可能CNN,可能福克斯。”这就是现在我爆料的这两家公司,每个都是一兆美元的公司。

海航、安邦集团空手套白狼

海航与安邦的海外购买背后有谁?

班农先生:海航集团(HNA)曾经一段时间达到了万亿美元的资产,如此巨大的体量,轻易买下了很多美国公司,还拥有20%的德意志银行股份。您如何解释HNA这种庞大到可以买下很多美国公司的影响力?和它在权力寻租、洗钱、将人民的钱转移海外等方面拥有多大的能力?在2017年VOA断播事件中,您提到了海航集团的幕后控制人就是王岐山,他通过在纽约州注册的两家C4基金会来达到了实际控制(海航集团)的目的。

文贵先生:海航集团是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公司,每天20倍的增长!5年前,它还只是一家市值一千万美元的公司,而去年已经有三万亿美元的资产了。HNA控制了中共国大量的地产企业,渤海金控在美国总共投资了10万亿人民币。被邓家控制的安邦集团5年前从零起步,到现在却拥有9万亿人民币的资产。王、邓两家将钱转移到美国买买买。就在我面前的曼哈顿中央公园附近成千上万的公寓被他们买下。安邦集团还买了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并拒绝本来总统该在那里举办的会议。

美国人民必须问清楚,为什么HNA、安邦要这么具有侵略性的投资,而这些投资却从未接受过调查,从未有过犯罪嫌疑。HNA就是中共蓝金黄计划的一部分,我可以向您保证他们之中绝对有至少几千亿美元的洗钱活动,并针对相关政府人员的行贿活动。为什么他们会买下华尔道夫酒店?想买福克斯、CNN和《财富》杂志?谁达成的购买协议?谁在背后拿走了钱?多少政府人员受贿?

华尔街的幕后操纵

班农先生:海航集团主席王健2018年在法国普罗旺斯的教堂附近,神秘地于一起坠墙事件中自杀身亡。您却说他死于CCP的谋杀,因为他知道了太多CCP几大家族的秘密。您认为王健的死亡事件给了世界什么样的警醒?

文贵先生:海航集团90%的买入买出都是通过黑石集团、苏世民的帮助下完成的。这90%中的绝大大部分可都是中国老百姓们的钱!所以黑石集团、苏世民也是偷老百姓钱的罪犯。太多的华尔街大佬腐败了,但他们控制着社交媒体,不让人民知道真相。苏世民是王岐山的好朋友,掌控着整个华尔街,而美国人却不调查他,认为他没有犯罪。相比之下,班农先生只是作为一个一百万美元建墙项目的顾问,却被法院逮捕,这太荒唐了!

2020美国大选是史无前例的一场恶战

行动高于演说

班农先生:华盛顿现在情势紧急,川普总统刚刚发推说自己有义务要开始进行大法官任命这件事情,各方都开始行动,游戏开始了,这个事情必须加速再加速。我们节目中一直在说,尽管十一月三号川普总统会当选连任,但从现在起至少还有五,六个月川普总统的连任才能被批准,他才能于2021年一月二十号正午宣誓就职。大家应该从川普总统今天发的推文和悉尼鲍威尔所说总统应该直接提名人选并通过参议院进行投票,我们一会儿还有鲁迪朱利安尼会来节目继续讨论这个事情。从现在开始,到川普总统十一月三号当选,每一天民主党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进行阻止,他们现在已经在行动了,人们将目睹美国史无前例的一场竞选恶战。

所以我们的爱国者们,如郭文贵先生所说,别再打口炮了,行动起来! 行动! 行动! 行动! 首先,让大家都看战斗室节目,其次,你要想办法去投票。现在关于最高法院缺席大法官的提名争夺会很激烈。你不必要出门,你可以在网上,社交媒体上,通过打电话,让人们投票。最后,去做投票站选举官员对投票过程进行监督。文贵兄弟所说的社交媒体是中共的五个武器中最强大的让我震惊震撼了,现在我想谈谈常规意义的武器,

中共金融战

制裁禁止仍在继续

Jack有重磅新闻中共国在用权力来打金融战,我们一直在说抖音和微信应该被禁止, 郭文贵说你们不应该只盯着这几个公司,还有Zoom和很多其他公司也有份。

Jack:环球时报今早报道中共国商业部提出了一个所谓的不可靠商业实体清单来限制甚至禁止参与中共国有关的进出口的公司和个人。中共政府相关的消息来源称五月份中共就准备把美国公司列入不可靠商业实体清单,对其进行限制或禁止,包括上海高通半导体有限公司 (Qualcomm), 思科, 苹果, 暂停向波音公司购买飞机,还有其他国家的商业实体。今天早些时候香港媒体报道说可能陷入危险的两个公司,一个是由于美国对华为禁售芯片的制裁而转移了运往华为的芯片包裹而备受指责的美国联邦快递公司Fedex, 另一个是英国的汇丰银行,这个很有意思。

班农先生:郭文贵建议制裁花旗银行,中国银行,汇丰银行,和平安集团。汇丰银行就是他所说的第三个打击对象。文贵, 迈克彭培奥是中共国国家头号敌人,我是民间头号敌人,你是中国人头号敌人,我们现在有纽约前市长鲁迪朱利安尼来到今天的节目,我相信很快他也会上这个名单。大外宣环球时报今天指责彭培奥派经济增长,能源与环境大臣基斯科拉访问台湾是在玩火,中共会施以惩罚,会派出军机去向台湾,不能让美国的企图得逞!文贵,请跟大家谈谈中共这些最高层的怎么看台湾问题。

台湾!

美国和中共脱钩,三十天内就能灭中共

文贵先生:先生,你一定已经知道了中共就是百分百的纸老虎,不用听他们说什么,那些都是胡扯没用的,什么威胁美国不买波音飞机,不买农产品,这些全都是中共的谎言,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要干扰川普总统,不让他竞选胜出连任,不要被他们蒙住你的眼睛,他们没有任何能力和行动来针对台湾,除非美国放弃了台湾,他们才可能控制台湾,包括香港,只要美国在,就没他们什么事, 就是因为美国没有出手,香港才被中共践踏成这样。

中共通过华尔街,好莱坞和硅谷来影响美国,但华盛顿正面出击了,中共这样对彭培奥而不是其他人,就因为彭培奥说出了真相,是匡扶正义的真正的美国英雄,爱国者,我希望他能成为下下届2024年美国总统,这样就能真正消灭全世界的共产阴魂,所以中共害怕他,疯狂攻击他。不用担心中共会攻打台湾,美国只要不给中共芯片,他们就造不出导弹,美国只要切断互联网服务,共军就没有了定位系统,那他们的导弹就用不了。只要美国跟中共脱钩,三十天内中共就能被灭。中共就是流氓黑帮,不用听他们的口炮,全都是胡扯八道,谎话连篇。谢谢!

中共惧怕朱利安尼

没有什么比RICO法案更适合中国共产党这个黑帮

班农先生: 上周日约翰·卡西米蒂迪斯的wabc广播节目玛丽亚瑞安医生采访了闫丽梦博士,鲁迪朱利安尼市长随后对北京也有一番见解。你告诉我说北京高层炸了锅,请谈谈为什么只要朱利安尼,彭培奥这些美国重要人士一开口指出中共的所作所为,中共就马上对其开始攻击,他们担心什么?

文贵先生:我说了你别生气啊,之前你是中共最有名的美国白人,现在鲁迪已经取代你成了第一了,因为中共知道鲁迪就是专门对付黑帮流氓集团的,他们害怕了,自从鲁迪和玛丽亚采访了闫博士,中共内部就炸了锅了,因为他们知道鲁迪曾经把纽约五大黑帮家族收拾了,鲁迪有这个能力对付他们,所以他们害怕鲁迪用同样的办法把中共收拾掉,鲁迪是行动派,所以中共内部全慌了。

班农先生: 谢谢文贵来今天的节目说出这么重磅的信息,愿主保佑你。接下来我们来说说中共的利器社交媒体,闫博士接受塔克卡尔森节目采访后,她的推特账户被关,脸书被关,咱们就来说说这个。文贵说中共的五大武器中第一就是社交媒体,你有没有很震惊?面对中共不断用五毛水军,外宣环球时报等的打击,闫博士毫无还手之力,因为这些美国公司也把她的口封住了。你怎么认为?

朱利安尼先生:这是腐败透顶的事情。这全都是因为这些美国公司被中共控制着。他们看上了中共国巨大的市场,而基本上忘记了自己是哪个国家的人,应该为哪国人的利益服务。他们把闫博士的言论封杀掉完全是不可接受的,不论她说什么,对或是错,都是可以辩论讨论的,他们这样的封杀闫博士,毫无疑问说明了这一切都是中共干的,中共病毒来自武汉。两种可能:病毒要么来自海鲜市场,当然现在无数的证据证明这完全不是事实。要么病毒是来自实验室,不是泄漏就是故意投放。我认为这就是很合逻辑的推理,中共不去用证据争辩而只是用官印垃圾文章来替自己洗地。我认为,宪法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必须通过制度来保证。我们不能让随便什么人这么肆无忌惮践踏言论自由。

班农先生:以前美苏对抗的时候,来到西方的苏联异见者都是被欢迎接纳的,而今天我们最大的美国社交媒体公司居然站在独裁者的一边攻击这些弃暗投明的(中共的)异见者。

朱利安尼先生:因为中共比苏共聪明,他们找到了能够突破人类最后道德底线的工具,利用这些公司的贪婪,让他们俯首于自己。连一个来自中共国的病毒都不能被叫做中共病毒,这是多么讽刺。所以他们的宣传工具比之前的任何独裁集团都更先进、更有攻击性。他们利用我们自己的利益来达到控制我们的目的。就拿拜登来说,他和他的家人亨特拜登拿了中共大量的金钱。还有那些录音录像材料,通过这些中共就能完全控制他了。都不用想象发生了什么,因为我是知道那些事的。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