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陨落的城市——香港人的后花园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灭共霹雳组 Williams

樟木头地理 樟木头镇位于东莞市东南部山区,毗邻港澳,为广深铁路、京九铁路、G94、S29交汇要地,面积66.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40万人,是东莞市山区的几个客家镇之一。穷也是山区的特色,正是因为穷,20世纪90年代以后,当地政府积极吸引香港等地的外来投资,城镇商业、色情业蓬勃发展。樟木头镇也赢得了“小香港”的美誉。东莞樟木头镇十余年来吸引了十余万香港人北上,一时风光无限。因为这里的交通方便,且楼价、生活费用比深圳便宜,每个周末都会有大量港人北上来到这里,仿佛这里已经成了旺角的上海街。这里见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畸形的奇迹。然而纸醉金迷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

苹姐(化名)是一名经营翻版影碟的店主,上个月(2020年8月)她终于把她经营了20多年的影碟店结业了,她说:“就算03年非典、金融风暴时,生意也没有今天这么差,实在撑不下去……。现在互联网时代,好多本地客户已经不买影碟了。但是香港人回来后总愿意买上几只翻版影碟,然后在家度过周末。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劳累了一周了,老板娘有没有好睇一D的新喜剧啊?’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后,好多黄丝客户已经不见踪影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趁着楼价还满意的时候连楼也卖了。今年香港封关后,生意几乎就像白做一样,连员工也请不起了。这行业也真是一个没落的行业,以前一个商业城几乎都是卖影碟的,……今日全镇没有一家影碟店了,我也算是最后一位坚守者,但翻版影碟不应该再做了。”对的,苹姐说最后的话时,我依稀看见她眼里的不舍与无奈……。可能要和苹姐说再会了,毕竟她的店给我们这么多年来带来了太多的欢乐,但毕竟这是扭曲的价值观,也应该结束了……

第二位人物是我的邻居小芳(化名)。小芳总是一个人,儿子也蛮大了,但她的老公却很少出现。熟了之后,小芳说她自己以前是一位性工作者,离异多年。后来香港老公包养了她,她就没有再从事这一行业了,儿子与家人住在广州的房子里,自己买了这套公寓然后把自己与公寓出租给“老公”。她说,我们这个年纪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干这个了,一辈子也就换来了一本红本,现在又买了这套公寓真是有点吃不消,你看周围的住客都走了好多了,我真怕得罪他。万一他不来了,麻烦就大了,最近几个月,香港封关,我的零用钱也少了好多了。要是按你所说的港币崩盘,我可就完了……

第三位人物小蔡以前是体制内的人,也是我的朋友,他现在也有很多体制内的“兄弟”。小蔡说以前樟木头真的很繁荣昌盛,就算非典香港经济跌到谷底时,也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的繁荣。那时这里已经有“桑拿”,而且樟木头是东莞最早有桑拿的地区之一,后来更有“T台表演”“现场透明选秀”,好多著名的豪华星级酒店也在这里诞生,那时樟木头绝对比香港的上海街出名,好野。而且这里早期曾上中央电视台进行“宣传”。这里的色情业也扳到了不少倒霉的官员。2014年东莞全面扫黄后,一些人继续搞地下桑拿,一度如火如荼,但最后几个公安局里的人与镇领导高层发生内讧,互相撕杀,最后也自灭了,灭的地方就在火车站旁一个不起眼的金杭酒店。据说那天也捉了几个日本人。现在只有“小马夫”还从事这个行业,但蛋糕已经不大,不能与昔日相提并论了。这是一个罪恶之城,因为这里的官员都没有信仰。以前的公安局长、两位镇长,乃至东莞市副市长也在这座城市的绞杀中锒铛入狱。当时的镇长陈略宇调往“绿柚之城”兴宁后,一度被当地人说敢作敢为敢担当,结果是自己入牢担当了。不知道陈略宇与包子的绿柚哥、姚庆都有什么关系。小蔡还说2014年后,官员轮换更频繁了,他的好多兄弟都不干了,任何一个单位、一位领导,恐怕都有一本黑账。他们被轮换后,怕查账,怕审计出问题,好多都辞职不干了。正如以前宋代皇帝为避免官员称霸一方而实行调动制度:不管你做得好不好、为不为民、贪不贪总是要频繁互调。想想其实就是郭先生所说的清党运动,每位中共的官员都担心自己被清了。“我们真是太傻,太天真,以为这个国家是我们的,其实我们不姓赵,不是赵家人。”

共匪的时日不多了,不知道这座罪恶之城与城里的人日后会怎样。是否如《圣经》上所说的,“我实在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还容易受呢!” 天国近了,我们该悔改了……

初审、校对:美东香草山农场笔啸江湖组 Sky妮妮

编辑、定稿:美东香草山农场教育组 飞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