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1:1984进行时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19 . 美食

几个女性忙了几个小时,凑了一大桌花花绿绿的菜。温斯顿扫了一眼,估计也就能吃下一半。剩下的一半只能扔掉。 A国人是穷怕了,饿怕了?还是忍不住处处炫耀:终于要啥有啥了。温斯顿从小就觉得作秀是件很累的事,现在更认为虚荣实在是很无聊,何况还浪费这么多物质。即便物质可以用钱买到,但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依靠大地所赐,是需要劳动才能换取啊。

一旦没有了可怎么办?温斯顿想到妈妈说的,心里咯噔一下。 A国现在把将近百分之九十的钱去搞“外交”。 “外交”是个中性的词,B国人听了想到的不过是会议、国宴、学者交流专案之类的。他们不会想,这些事怎么会用这么多钱。怎么会连粮食都可以不买,就为了和你们B 国人开开会聊聊天?

温斯顿想到杰里米。茱莉娅说他买了个新房子,是非常昂贵的那种。他可以在高档餐厅请他们和安妮用餐。以他一个记者的收入显然是不够的。很多跟A国有关的报导,包括被杀富豪的消息,都是他在写。像安妮这么漂亮、衣着讲究、显然受过培训的女性不会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联谊会的那些费用应该属于外交支出吧。这些事情只要放在一起就可以证明妈妈的话。

但B国人会以为他疯了,如果他告诉他们。茱莉娅会大笑起来,说他在编故事。从茱莉娅的父亲那代人开始,世界就一片祥和,人们认为自己生活在有史以来最美好繁荣的时代。无论A国还是B国,媒体上天天在说,星球上都是一家人,所谓全球化就是互相依靠,互相帮助。所有人都对未来充满信心——人类只能更幸福。

温斯顿是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的,他发现自己也一直这样认为。尽管A国的现实,和人们每天的言辞,就像黑和白一样差距巨大。 A国人相信自己正从富裕走向更富裕,因贫穷自杀尽管和处处摆阔同时发生,却几乎没有人感到哀痛和同情,而是选择瞬间就忘记。所有赤裸裸的不幸,都可以假装从来没发生过。

这样的人们突然发现自己再次面临饥荒会什么样?会认为是天谴,是报应吗?

但是,温斯顿看着眼前的一家老少,还是希望不会发生。但愿都是他和妈妈的臆断。他希望他们错了,姥爷对了。他们是他的亲人,A国有他的家,他要为他们祈祷,愿所有人平安,包括糊涂的B国人。他真的希望所有沉浸在人类美好梦想里的人继续相信他们的美梦。

“怎么了,快吃啊!”姥姥往温斯顿的碗里夹了一大块鱼。

温斯顿觉得这是他吃过的最难吃的鱼,一股化学药品的味道,有点苦有点涩,嚼起来像橡皮。他想起A国公开的新闻报导里都在说,养鱼的人给鱼吃避孕药和高剂量的抗生素,还有催长剂,卖鱼的人会往水里撒其他各种药水,为了让鱼在出售时还是活的。

温斯顿立刻跑到卫生间把它吐了。

“怎么了?”妈妈关心地跑过来。

“有刺。”温斯顿训练有素,脑子里会随时蹦出一堆理由。

“哈哈,这B国的大少爷、大学者,连鱼都不会吃了。”大舅又是那种欠揍的语气。

“是啊,B国人只吃没有刺的鱼。不习惯了。”妈妈给他打圆场。

“哎呀,因为他们不会吐鱼刺。真是娇贵。”

“可不是,多少山珍海味,他们都不吃,也不会做。咱们能把什么都做成美食,他们没有咱们有福气。”对B国人的讨论为餐桌增添了一道菜。

温斯顿承认他们说的对,B国的饮食比较单调,不像A国人对口腹之欲有那么强烈的爱好。他曾在B国想念A国的美食。 A国用各种方法做各种鱼,在温斯顿记忆中,每一种都特别香。 B国人是懒吗?好好的食材根本不懂得让它入味,只知道煮一煮,再自己散盐。简直就是原始社会的烹调水准。

温斯顿曾和茱莉娅讨论过。茱莉娅的说法很有道理。她说B国人的食物产量非常充足,不需要什么都吃,就可以养活全国。 A国虽然大,可以耕种的土地少,人口又密集。尽管A国人特别勤劳,特别能吃苦,还是无法生产足够的粮食,必须什么都拿来吃。即便是这样,A国历史上的饥荒还是比B国多,死亡率也高。所以A国人吃很多奇怪的生物,而且还想尽办法让它们可口。所以制作美食从生存所需,逐渐变成一种强大的传统。这在B国人看来简直不可想像,它们才不会为了吃费这么大劲儿。 B国人宁可吃饱了坐着晒太阳,也不愿干那么多活儿。茱莉娅特别理解A国人,她甚至还很迫切想来尝尝A国烹制的昆虫。

温斯顿就是喜欢茱莉娅的这股天真劲儿,真诚而且善良,对任何事都有好奇心,都抱着善意主动接受。温斯顿觉得这是B国的一种传统。 B国自古就热衷探索世界,虽然是出于商业需要,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有武力甚至卑劣的强盗行为,但也做了很多善事。温斯顿能到B过上学,也得益于B国对外国人的开放和接纳态度。

“怎么样了,不想吃了?”妈妈看出他没有胃口。

“对。”温斯顿匆忙咽了口菜,立刻把自己的碗筷收到厨房。一阵悲哀混合着悲愤,他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的表情。一个他记忆中美好的家,变成了这样,已经习惯于吃这样的可怕鱼肉,还觉得是美食。他在B国看到文章,说A国人患癌症的比例高的惊人。 A国一个学习制药的学生检测了大米和其他农产品,发现污染物比标准高了170倍。这位学生发布了这件事,很快就因泄露国家安全资讯的罪名被消失了。难怪B国不接受任何来自A国的食物。温斯顿当时还觉得B国的媒体耸人听闻。现在他相信了。

20.树

夜里一阵狂风,微信圈上一阵欢呼。温斯顿回家以来,第一次看到窗外有了亮光。

这几天,妈妈让他尽量少外出,出门就要带口罩。他怀疑A国口罩的品质,戴上依然可以闻到呛鼻的味道。温斯顿反应强烈,脸上脱了一层皮,一片片红斑。他白天嗓子疼得不想说话,眼睛又痒又涩,晚上躺下鼻子堵得呼吸困难。

天空不仅是灰的,开始变成黄褐色,而且空气似乎越来越浓稠。大街上黑沉沉的,所有东西都看不出颜色,白天也必须开亮着街灯和车灯。他们每天都把门窗关严。屋里的空气也是越来越污浊。温斯顿觉得自己也在发臭,像一块长了毛的臭豆腐,被密封在罐子里。连续5天没有风,整个A国都被扣在腌咸菜的罐子里变臭。

风来风走,温斯顿想起他就在这个回圈里长大。没风的时候忍着,有风来就欢呼。二十年不仅没有改进,反而越来越严重。最近有B国科学家说,空气里有毒的颗粒会进入血液、大脑和器官,不断损坏人体系统。 A国新闻机构立刻出来辟谣,指责B国发布这种不实言论是干涉A国内政。好像B国没有再说什么。像小姨和姨夫这样的人自然认为B国是在心虚。

温斯顿相信这位科学家。如果温斯顿自己是B国人,也不会再说什么。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B国人自己呼吸新鲜的空气,享受自然的食物、价格低廉的日用品。何况还有很多人在A国投资开工厂,B国人在股票里获得大把实惠。 A国人自己都不在乎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 B国人没必要揪着他们的耳朵非要他们改变吧。

世界会一直这样下去吗?温斯顿想像不出A国五年、十年后的污染会严重到什么情况。那是需要科幻小说来说的。很奇怪,他小时候就看科幻小说,里面总是在写科学成就如何让生活更方便,人类在一个越来越美好的世界越来越不需要干什么。付出的越来越少,会不会越来越懒?那些上了天堂的人好像什么都不干,每天只是待着。就像B国人这样。所以茱莉娅跑到大街上不睡觉,对B国这些天堂里的人都是件新鲜事。

温斯顿打开窗帘,可以看到大块的云被风吹着跑。太阳在云端缝隙里露一下头又消失了。人一生可以见到太阳的次数很有限啊,认真欣赏它的时间就更少了。温斯顿急急地穿上衣服,他要到外面大口地呼吸空气,或者说吞食空气。

温斯顿和妈妈住在大学里。他长大后才知道,这是一所著名的大学,招收了很多极具理科天赋的学生。校园里有一些高大的树。温斯顿记得妈妈每天接他放学,并不直接回家,总要绕到林荫道走一圈。有时妈妈会突然停下来,什么也不说,仰头看着树叶被一阵风吹得哗哗作响。 “难得的享受”,妈妈说。

因为急于盖工厂,城里很多树被砍掉了,几乎见不到成排的大树。校园的树幸免于难。妈妈这么喜欢这些树,温斯顿小时候还以为它们特别值钱,就跟同学炫耀说自己家有很多树,特别高特别粗,遭到同学嘲笑。温斯顿向妈妈诉苦。他记得妈妈很平静地说:“在喜欢的人眼里它们是无价的。”

后来,温斯顿常用这句话自我安慰。他最初知道B国,是因为一些小店卖的光碟。每次和妈妈疯狂买一堆光碟,不仅把双肩背包塞得满满的,双手还拎着小店给的黑色垃圾袋。温斯顿心里着急,使劲往家赶,嫌妈妈走的太慢。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担心,他记得自己总是心跳的很快。他那时确实害怕,妈妈不会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有一天突然告诉他因为买了这么多光碟,家里没钱了吧?

“够吃饭的。”妈妈抿嘴笑着。

“到底还有没有钱?”温斯顿想,他要趁爸爸妈妈不在家,到抽屉里翻一下。

可是一打开光碟,他就把这事忘了。光碟里是另一个不存在的世界,那些电影里的人都千奇百怪,和他见过的所有人都完全不一样。虽然,B国人的汽车、B国的高楼大厦、他们用的东西,在温斯顿长大的这些年里也渐渐都有了。但B国对温斯顿来说还是特别遥远,特别不可思议。温斯顿曾绞尽脑汁想,B国人到底和他有什么区别。好像他们可以自己做决定,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自己活的高兴就行。他们做的任何一件事,在温斯顿的生活里都是绝对不能的。

从光碟里,他发现B国有很多树,到处都是。是不是因为有那么多树,才会有这么多好听的音乐?小时候,温斯顿模模糊糊地认为这两种东西是连在一起的。后来他学了B国的语言,知道了更多B国的事,想起当年一个A国小孩的胡思乱想,觉得好笑。

但是今天,他独自在校园散步,看到妈妈称作无价之宝的大树,突然明白,树和音乐确实紧密相连,或者说它们是一回事。一个连树都没有的国家,怎么会有丰富的音乐?欣赏树木之美都成了一种奢侈,一种奢望,真正好的音乐必然遥不可及。

关于光碟,温斯顿小时候还有些可笑的猜测。小店并不把光碟摆在明面上,只有被问起,他们才肯拿出来。在有的店里,顾客需要蹲到一排桌子后面,自己把光碟从箱子里掏出来;有的店里,是和好几个人一起挤在里面的小房间,还拉上帘子。为了挑光碟,他总是往最里面钻,经常弄得浑身脏乎乎的。在他眼里,这些小店是神秘的。他们定期去买光碟,就像去参加一个仪式。有时会见到熟悉的面孔,温斯顿觉得自己和这些陌生人是一伙儿的,心照不宣的秘密把他和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为什么是秘密呢?因为光碟里藏着一个不存在世界。如果大家都想生活在光碟里的世界怎么办呢?他想,因为不可能,所以就不能让所有人看到。只有像他这样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人才可以看到?

温斯顿想不起来这些想法是在他多大的时候有的,是在看动画片的年龄?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部动画片是讲一只小猪的。它每天找甜食吃,吃饱了就去睡觉。现在这部动画片在A国被禁止提起。小猪的名字网上也彻底消失了。因为有人说A国的领导人长的像这只小猪。在A国什么都可以瞬间消失,只要领导人觉得不高兴。

所以,小孩子的直觉虽然奇怪,却很准确。光碟代表着无法实现的世界,连一只爱吃甜食的小猪都成了秘密。

温斯顿后来才知道他买的是盗版光碟。盗版就是没有给作者钱,是偷人家的。这个词很难听。他一直在偷,A国这么多人一直在偷。但温斯顿并没有耻辱的感觉。他甚至在情感上感激那些卖光碟的小店。他简直无法想像没有它们,他该怎么办。他对B国的了解几乎全来自光碟。从了解到热爱。他在A国长大,脑子里却都是B国。哪一个更重要,哪一个才是他真是生活的世界?

盗版光碟是文明之光。这样说出口像是大言不惭的辩护。但对一个满怀向往的人,在无法堂而皇之拥有的地方,地下管道是惟一的选择。直到现在,温斯顿想起这些光碟,心里还会涌上一种温暖,一种感激。它们是有魔力的画笔,没有它们,他的生活就没有颜色,就是一片黯淡。

渴望是他唯一可以为自己辩护的理由。让他不必为自己依靠偷来品尝别人的果实而羞愧。但他必须记着,自己欠那些作者的,虽然他不知道如何偿还。他不仅欠那些作者,也欠全人类所享有的整个文明。没有它,他就是一个无聊乏味,头脑空洞,只知道吃喝拉撒的人,比大舅还蠢还没情趣。

如何偿还?温斯顿想到A国吞并B国的野心。他能做什么?除了眼睁睁看着B国变成另一个A国?

一阵狂风迎面而来,温斯顿立即背转过身。他眯起眼睛,仰头看到一小片蓝天从摇动的树叶间显露出来。这么神奇的颜色,深绿色的叶子和深不可测的湖蓝。如果没有A国疯狂地糟蹋,天空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白云从没有人类时就自由地在天上跑。现在它们也一直在那里,只是有毒的污染把A国包裹起来,在A国污浊的城市之上,它们还是白的还是自由的。

如果A国吞掉了B国,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地方可以看到它们了。

作者:文石

编辑/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2: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3: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5: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9: 1984进行时
【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10: 1984进行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