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先生揭示中共欲提名香港黑警竞逐诺贝尔奖正是冲爆料革命来的

鸣谢路德时评的精彩分析

9月17日,香港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在《中国日报》刊文,高度赞扬了香港黑警“拯救了香港”,他表示,香港黑警“倘若夺得诺贝尔和平奖,也受之无愧”。

接着,18日,臭名昭著的香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同香港政研会一道在脸书上发起全民联署,支持提名香港黑警竞逐诺贝尔和平奖。

何君尧在脸书上发起全民联署支持香港黑警竞逐诺贝尔和平奖

随后,这一消息在墙内大肆报道。

路德先生在节目中表示,中共这次提名诺贝尔奖的操作就是针对爆料革命来的。

诺贝尔奖——新的战场

9月17日,文贵先生在直播中表示,诺贝尔奖委员会将要提名闫丽梦博士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在内的三大奖项。

这不免让人诧异,文贵先生从来坚持爆料革命不要名不要利,爆料革命目标是灭共,而不是争夺头衔,爆料革命的功劳也不是仅仅一个诺贝尔奖的头衔就能囊括的。

文贵先生提到这件事显然事出有因,果不其然中共又搞出了港警角逐诺贝尔奖的幺蛾子。

路德先生表示,文贵先生从不在乎这个东西,但如果是战场的话,他相信文贵先生以及爆料革命背后的这些力量,一定在这里跟你来个角逐,到底谁能够最终影响这个到底。

这个奖它其实背后代表着很多政治势力的角逐。

在白宫的战场,中共现在绝对彻底输了,在美国现在这个战场基本上输得一塌糊涂…朱利安尼站出来就是告诉中共,你输了。

诺贝尔奖是中共与爆料革命新的战场,谁胜谁负不仅仅是得到一个奖项这么简单,胜利代表的是一方的势力在挪威甚至北欧这个战场占据优势,在中共已经败北美洲、中东、亚太几个战场之后,中共又觊觎拿下北欧战场,底气来源于中共长期的在北欧的布局。

上个月,8月27日,王毅正式访问了挪威,是中共外长时隔15年再次访挪,中共意图明显。

8月27日,挪威外交大臣瑟雷德会见王毅

然而,文贵先生敢在视频中提到闫丽梦将被提名诺贝尔奖,正是表态爆料革命有底气拿下这个战场。

虚假的民意

直到现在,中共仍然不能具有说服力地反驳闫博士的报告,更没有所谓的“专家”敢替中共站台,连臭名昭著的福奇博士都不得不扭扭捏捏地承认病毒来自实验室。

在美国的舆论界,你看闫博士这一出来摧枯拉朽…中共在美国媒体战和公关战上基本上输得差不多了。

闫博士的爆料已经占据主流民意,如果诺贝尔奖授予闫博士,不仅在舆论效应上更是在权威性上背书了闫博士,以前中共是冠状病毒权威,现在闫博士是冠状病毒权威,谁都要来拜闫博士的码头。

中共正是惧怕权威坐实中共病毒真相,惧怕钉在耻辱柱上,因此势必要拿下诺贝尔奖来阻止闫博士得奖。

他们一定知道闫博士这里是很大的可能性,你要知道闫博士如果得了诺贝尔,那就意味着几点就验证了,第一,中共隐瞒疫情,第二,中共病毒就是来自实验室…中共就是钉在耻辱柱上。

他的策略是什么?他现在是在线共同签名,中共控制的在线,他一定是全历史上最高的在线签名,他一定可以做得到。他回头说,你看这就是民意。

右翼反共,左翼出了BLM,反对警察系统(可笑的是它得到了中共的支持),中共提名黑警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支持。

一名BLM示威者指着警察训斥

没有真正的民意,中共只能依靠水军和电脑控制的虚假民意来拿下这个战场,通过提名香港黑警来与闫博士角逐权威的话语权。

香港黑警与中共黑帮

香港黑警在全世界基本上已经烂大街人人喊打了,谁提名香港黑警将会背上骂名,倘若香港黑警得了诺贝尔奖,世界不是拥护香港黑警,而是唾弃诺贝尔奖,诺贝尔奖将会失去公信力。

但中共仍然敢提,仍然有办法,可见中共在北欧的蓝金黄势力不小。

中共现在在这一块正在运作,就是他们要向全世界证明,诺贝尔也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

华为芬兰研究所

中共的思维更像是一种“我无耻我胜利”的黑帮姿态,他欲向世界证明的不是香港黑警有多和平,而是中共权力有多大,借此打击那些不妥协不合作的势力的信心,特别是在北欧区域。

甚至依靠黑警的提名还能起到“得不到也能搞臭你”的效果,进而打击闫博士提名的权威性。

尽管面对中共下三滥的招数,相信爆料革命依然能够真善狠地拿下这个战场。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立武

9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