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村走出来的败类—美东香草山农场抗议伪类庄烈宏纪实

作者:美东香草山写作组 Kathy(文艺)

九月的纽约,秋高气爽,蓝天白云,是收获的季节,就像辛苦劳作的农民一年下来满载而归般充满喜悦。九月二十一日,美东香草山的战友们,在华人聚居的纽约法拉盛附近走上街头,开始了抗议中共打手及伪类的系列活动。

这支二十四人的小分队,在长岛伟哥的亲自带领下,以小斯基为首,多次开会讨论,策划,筹备,各位战友献计献策,把准备工作做到极致。从标语牌,国旗,服装的设计,到各种物资的采购,这是极好的为即将到来的十月一日万人游行的一次彩排。就像长岛伟哥所说,这是我们新中国联邦向世界展示的极佳机会,也让伪类们看看,被他们所一再攻击的郭文贵先生带领的爆料革命是如何唤醒了世界,郭先生与班农先生一起,宣告成立的新中国联邦是如何屹立在了世界舞台。

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二十四位战友,最远的从宾州驱车两个多小时赶来,约十点半左右聚集在伪类庄的住处附近,领衣帽,换装,搬物资与道具,再步行前往。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个极为安静且环境优美的华人与其他族裔混居的小区。街上车来人往,邻里和睦,人们极为礼貌。战友们安静的在庄伪类住处马路对面排成一列,有的拿着标语牌,有的举着小型国旗。过了一会,老凯又带来了几根有着高高旗杆的大型国旗。标语牌上有各种标语,语言有中文的,英文的,应有尽有。 标语内容既有一般性的,如“新中国联邦”,”CCP virus kills humanity”,也有专为庄伪类量身定做的,如“中共走狗庄烈宏,出卖乌坎村民,出卖香港同胞”等,不一而足。

抗议队伍就在整齐有序中,以短促有力,又不至于影响社区居民的口号声开始,来往车辆鸣喇叭应和,行人伸大拇指赞许,路过的车辆里不时喊出一声声“Take Down the CCP!”.特别是有位白人女士,就住在庄伪类对街,专门过来问我们在做什么.笔者向她解释道:我们是一群有正义感,有使命感的新中国联邦公民,正在帮助美国政府清除中共在美的代理人,他们可能在小区散布中共病毒,实际上他们有人已在各处散布了。而住在你隔壁的这位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嫌疑人。如果我们不站出来抗议揭露他们,他们很有可能会逃脱美法律的制裁,而美国及世界人民会继续受到伤害甚至死亡。这位女士听完极为激动,当即表示,她马上会做一些事来制止如此疯狂的行为。她还一再说她在此社区住了一辈子,从未听说过此类荒唐之事。后来长岛伟哥表示想采访这位女士,虽然她犹豫了,但她一再表示,她正在与社区议员联系。一旦有回音,她将提议让议员来到我们抗议的现场与我们商谈解决。这位女士还一再告知,庄伪类住的房子只能一家住,所以庄住在其地下室绝对非法。

战友们还纷纷向过往的行人解释,住在这里的这位庄伪类与其他中共同伙,利用各种社交媒体攻击美政府,攻击川普总统,攻击班农先生,攻击帮助美国人民的Miles Guo,Dr.Limeng Yan。出卖与他曾经一同与中共抗争的战友,出卖香港同胞。人们听后纷纷表示,支持我们继续战斗下去,直到把这些伪类们绳之以法。

在一波一波的口号声中,随着两辆警车的到来,千呼万唤地,庄伪类终于携妻带子走出了地下室。看见我们飘扬的蓝星旗,着装整齐的战友,庄打起了苦情牌,妻儿牌,使出装模做样的演技。在警察的“呵护”下,庄一打开那单扇的狭小地下室门,像毛贼的挥手动作一般,皮笑肉不笑的,大声地向我们打招呼:哇,今天的阵容好大啊!这种伪类的嘴脸功夫也是到家了。可惜,他看见新中国联邦的大旗招展,战友们素质之高,没有任何违法之举,故而他也只是糊弄警察,在战友们一声声“伪类,欺民贼,CCP agent…”口号声中,抱头逃窜,落荒而去。而四位警察在战友们的正义感爆棚的解说下,完全没有对我们有任何要我们撤离的表示,反而表现得及其友善,理解与赞赏,因为我们告诉了警察们,你们也是中共伪类们的攻击目标之一。

至此,除了中间间休了十分钟,每人吃了一片Pizza外,战友们已在秋日的阳光下,站立了将近五个钟头。没有一个人抱怨,口号声继续着。一直到六点左右,也未见庄伪类一家归回。长岛伟哥随即决定收兵,明天再战。

战友们,打击伪类的战斗已打响,伪类们的尾巴长不了了。爆料革命已近尾声,正义即将战胜邪恶。打扫战场的时候就要来了。灭共的最后也是最紧要的关头,需要我们每一位站出来,走上街头,喊出你的声音,献出你的一票。笔者也像七哥一样改编一首儿歌歌词:两个伪类,两个伪类,哪里逃,哪里逃?一个藏在地下(庄烈宏),一个在路上窜(曾宏),抓得到,抓得到。哈哈!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