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哥素描(4)歌如杜鹃啼血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SHANG

七哥一向被家人嫌弃唱歌难听,而他也对自己的歌喉深感自卑,爆料革命三年多从没听他唱上一句,但是近来他竟然豁出去开唱了……这一唱,他的灭共神曲“take down CCP”一夜占据全球下载量第一,“灭共沧海一声啸”也疯传网络,创造了人类音乐史奇迹。为什么他的歌会产生如此大的魅力?

因为那是当下最强的灵魂之音!千千万万男女老少,不分种族肤色 ,不分国籍地域,只要听到他的歌声,内心深处都会产生共鸣,情不自禁热泪盈眶、踏拍而和、热血沸腾!

人们都称赞百灵鸟的歌声最是婉转动听,但是中国神话故事和历代诗词歌赋却浓墨重彩赞美一种鸟的歌声感人至深,那就是“杜鹃”!因为杜鹃的啼唱,是最悲悯、最无我、最有力量的灵魂绝唱!而这,正是人们从七哥的歌声里听到的灵魂交响。

首先,七哥灵魂深处的悲悯苍生,宽厚博爱,铺就了他的歌声底色,莫不令听者动容催泪。正如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望帝啼鹃”,彻夜不停地深情啼唱,只是为了天下苍生的福祉。传说中的望帝,是周朝末年蜀地的君主,名叫杜宇。他勤政爱民,把蜀地建成了百姓丰衣足食的天府之国。可是,一些妖魔鬼怪想破坏百姓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施妖法兴风作浪,让洪水肆意淹没良田农庄。爱民如子的望帝一筹莫展,幸而一个鳖精幻化人形,帮助望帝平息水患。后来望帝禅位退隐,让鳖精登王位而成“从帝”。可惜好景不长,从帝不久后居功自傲,独裁专制,百姓苦不堪言。望帝得知,再度出山替百姓诉愿,以恢复过去自由富足的生活。可是,他一出现,百姓便自发追随其后,排成长长的队伍,这令从帝非常惊恐,疑虑望帝夺其王位,便下令关闭城门。望帝无法进城,只得靠着城门痛哭一番。但他心系百姓,最终决定牺牲自己,化作一只杜鹃鸟,飞进城门,站在宫殿的树枝上,彻夜不停地啼唱:“民贵!民贵……”。最终,从帝幡然醒悟,体恤百姓,重新让蜀地恢复自由富足的生活。

众所周知,文贵先生心中只有灭共,建立民主、自由、法治和信仰的新中国联邦。他在三十年前,从八弟之死后就立下志愿,要推翻暴政,拯救自己和家人,以及14亿中华同胞,摆脱极权残暴的统治。爱吾父母以及人之父母,爱吾妻以及人之妻,爱吾子以及人之子,爱自己以及天下人,这就是文贵的博爱之心。歌声里的博爱深情,就是他为天下人而唱,你、我、他岂有不感动?

其次,文贵是无我而歌,是灵魂深处最本真的呐喊之音。他没有经过专业的声乐培训,也不具有唱歌天赋,他没有细腻的转腔,高音处难掩的嘶哑阻涩,但这些天然未雕饰正是直戳人心之处,让听者忍不住与他一同而歌。因为他的无我无畏之歌,让许许多多平凡的人放下恐惧疑虑,敢于发出自己的灵魂呐喊,与他而和!

2017年5月初,文贵直播中称自己是“荆棘鸟”。荆棘鸟生着鲜艳的羽毛,一生只唱一首歌。它离巢开始,就执着地寻找着荆棘树,找到后便将自己的身躯刺入最尖锐的那根刺,流着血泪放声歌唱,一曲终了,气绝命殒。文贵先生当初以这样的比喻来说明自己无我的心境,正如他所说的,爆料革命开始也就是他实现人生最后的目标:无我而利他。

但是,站在文贵先生发起的这场爆料革命全局来看,“杜鹃啼血”更能立体比喻他的无我精神之内涵和效果。正如唐代诗人成彦雄写的诗: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讲述杜鹃鸟的无我与牺牲,日夜不停地啼唱,鲜血一滴滴从口中洒落大地,催生了一朵朵嫣红的杜鹃花。的确杜鹃鸟口腔上皮及舌部都是红色,一张一翕啼唱间看起来满嘴是血,所以人们便称那是“杜鹃啼血”。这是不是形象地比喻了“爆料革命”,文贵先生奉献身家性命,三年多来耗费心血,日日工作二十小时,从直播演讲到灵魂歌唱,唤醒了万万亿亿的人。他那无我的灵魂尽头,链接着万神万佛,当他的灵魂音符响起时,莫不像春风吹拂大地,千树万树灭共的杜鹃花开遍……我们便是那一朵朵被他催开的小小杜鹃花,义无反顾加入了灭共洪流。

最后,七哥的歌声,以宽广无边的博爱深情为底色,以无我无畏的奉献牺牲为风骨,在强有力的节奏中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唱响起灭共的进行曲。曾经,文贵先生也寄希望CCP自我改革,像“从帝”一样听从劝告,幡然醒悟,奉行“民贵”原则,但是如今早已证明,他们释放病毒生化武器,不仅绑架14亿中国老百姓,还要奴役控制全球……其邪恶本质已不能与人类共存,必须铲除。七哥是战神,是第一灭共战神,他的的歌声,就是战神行动的号角!歌声所向披靡,已让CCP闻歌丧胆,因为他们极度自私自利和残暴专横,哪有半点博爱与奉献,哪有正义的力量支撑,无非靠着“假擀面杖”垂死挣扎。行动!行动!行动!Take down CCP!歌声所到之处,那些矇昧不知的人们醒来,那些摇摆观望的人们醒来,那些懦弱口炮党醒来,一片片灭红杜鹃花在绽放,净化着被CCP污染的大地。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liya
2 月 之前

谢谢!唱出心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