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洋墨水 重走毛路线 —-归国留学人员被划归新的社会阶层意味着什么?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弹指灭共组 农场小哥
编辑:文荷

近期,网上流传了一张在井冈山干部教育学院拍摄的照片。照片中一群人排成一排,穿着红军服,敬着军礼,要不是台下观众拿手机拍照,墙上还悬挂着一副“海南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暨归国留学人员培训班”的横幅,还真让人产生历史重现的错觉。这期洗脑培训特别之处在于专为海龟人士而举办,还出现了“新社会阶层”这样的称呼。这些学员也许还沉浸在归入体制麾下、成为国之精英的幻想中,却不知中共重走毛路线的大戏已经开场,被中共贴上某某各阶级、阶层标签的各路好汉已粉墨登场。

在习近书记要党员们不忘初心的时候,不知道是否脑子里也闪过一下夹边沟的初心?夹边沟这个地名对于很多出生在80年后的人而言已经越发陌生了。这个位于甘肃境内的村落,因为一个农场,而在历史上留下了本应警醒后世的残酷的一页。官方的数据显示在1957年至1960年间,死在夹边沟农场的右派大约三千多人。在这三千多死者中,有诸多人生前是“体制内”吃皇粮的干部,有人甚至曾经是中共暴力机器的一个零部件,参与过屠杀西藏同胞的“解放西藏”。更值得我们发掘的是,这里面有一部分人正是当年怀着满腔热情,从海外留学归来建设“新中国”的留学生。无论他们过往的头衔或经历,当他们的价值被中共利用完之后,就被无情地归为右派,惨死在内陆腹地,渐渐被后人遗忘。诸多关于夹边沟的文学作品,现在依然是一个被回避的禁区。然而,恰恰因为这段历史被刻意回避,才会使得现在的留学生们对中共趋之若鹜,丝毫没有从不远的历史中汲取血的教训。

归国留学人员在这几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群体了,从加入世贸组织之后至今,中国大陆自费出国的留学生越来越多,邻居家的孩子出去读个本科或者硕士,甚至是留中学留小学的,在大城市并不少见。然而,留学低龄化,并没有完全让孩子们褪去脑子里腐朽的共匪文化,反而是使这类文化越发根植于小留学生心中。在国外时热衷于在所谓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里谋个一官半职;回到国内,则自觉接受党的带有蔑视意味的身份认同教育。

海南现在把留学归国人员列为了新的社会阶层,并要求这些留学人员穿上红军军服参加培训班,就是这种身份认同教育的一个例子。笔者谷歌了一下中共语境下的“新的社会阶层”。百度百科的词条解释为:“主要由‘私营企业、外资企业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中介组织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等组成,是统一战线工作新的着力点,要最大限度地把他们团结在党的周围,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不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凝聚新力量’”。可见,这红军军装包裹的一个个本应青春的肉体早已成为了被共产党统战的对象。至于统战为何物,从刘强东穿着红军军装去所谓的红色根据地表忠心以及其后的下场就能看出来。

记得从中共开始派出公费留学生开始,就对于出国人员有严格的外事保密要求。比如派出前由所在单位进行保密教育,要求出国人员严格提防国外的“糖衣炮弹”;派出后,访问学者要求每六个月向所属领事馆教育组书面汇报思想。在国外,中共试图控制留学人员的触角通过所谓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伸向了自费出国的留学人员。但是,这依旧没有让中共放心。于是很多年前,中共开始通过欧美同学会这一类的组织加强对于留学归国人员的管控。可是海南省开始成立新联会,说明中共的新的一层思想禁锢开始捆绑在这些回国人员身上。

晚清的留美幼童们,在登上海船走出国门之前从未看过门外的世界。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里,他们无法提前获取外部的信息。可以想象,在邮轮到岸的一刻,看着码头上络绎不绝的行人,和人人各异的发型,这些幼童心中会因为自己的长辫子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而产生巨大的冲击。今天,留学生的发型不再突兀,甚至非常时髦,但是很多留学生心里的长辫子依然存在,阻碍着他们与西方社会的接触。也许有留学生学会了一些科学技能,有些可能只是混混日子镀镀金,对于西方为什么会孕育这些技术文明,很少有人去思考。因为这种思考的缺失,留学的价值在笔者看来是大打折扣的。笔者认识一些一出国就想着将来回国进入体制的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党国不分。连逢年过节聚个会都“唱支山歌给党听”,不可谓中毒不深。我想,这些人虽然没有像照片里一样弄一身土匪的衣服穿一穿,但是早就是自带“防火墙”,自念“紧箍咒”,将自己硬生生地限制在了党文化的泥潭里无法自拔了。

不知道若干年后,照片中的人再会看今天的这段,会不会有恍然隔世的错愕。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