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受害者家属诉讼遭驳回 中共风声鹤唳体制下的维权之路

作者:Truemanman

今年2月,被CCP病毒夺走儿子性命的武汉退休人士钟某经历了每位父母最惧怕的噩梦,她希望能与其他亲戚一同起诉当地的地方政府。但是据诉讼有关人士指称,他们的诉讼突然被驳回,许多人遭受政府施压,要求不予起诉,律师被警告不要帮助他们。

这些家属指责武汉和湖北政府,在疫情爆发时隐瞒一切,应对不及时,任由疫情扩散,迄今为止,CCP病毒导致了全球九十多万多人死亡。

据报道,这些受害者已经至少已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五起诉讼,原告各寻求约人民币200万(合29.5万美元)的赔偿和公开道歉。目前居住美国的中国资深维权人士杨占青表示,法院以不明程序驳回了诉讼,诉讼驳回仅透过简短电话通知,而不是透过合法的官方书面解释,显然是为了避免书面询问。

其实在中共体制下,法院做出这样的驳回不难想象,公权力上下沆瀣一气,省政府隐瞒疫情是党的指示,研制病毒释放病毒也是党的指示,一切的根源就在这个体制,中国人的维权之路有多艰辛,看过《秋菊打官司》或《我不是潘金莲》的战友应该都能理解。

“讨个说法”这句话在国内很常用,但真的能讨到吗?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女主原本只为离婚,结果每一层公权力机关都不给解决,最后他要告法院院长、县长、市长,甚至到北京上访,拦车告状,牵涉到七八个人。现实生活中,上访的情形,比这复杂得多,有的想沉冤得雪,有的想举报当地的贪污腐败,有的是涉及土地、房产等纠纷,有的是遭遇了不公正的对待,老百姓很天真,人人都想着县里不行市里,市里不行省里,省里不行北京,人人都想着有个包青天,中央会管,这也是中共长期“爹亲娘亲不如党亲”的结果,都想着,爹妈总不会不管你吧?

就拿最近几年政府站台的金融诈骗P2P来说,多少人血本无归,维权也组织了,打官司也组织了,可带来的是什么?是训诫、是抓捕、是镇压!

中共在五年前就已经明确规定“中央和国家机关不受理越级上访”,也公开表示中国绝对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力”、“司法独立”的路子,而是应该透过法治建设来加强党的领导。

有太多的无辜的老百姓为了上访,为了求得一个所谓的说法,耗费了大半人生,在这个无底洞里越陷越深,上访看似是一条寻求公正的路,其实是一条令人看不到希望的不归之路,

如果这些公权力机构能给你个说法,为何要如此耗费精力,一层一层围追堵截,为你设置障碍和壁垒,直接帮你解决不是更好吗?

上访只是中共的一种拖延战术,他们从心理与现实的双重夹逼你,让你不得不长期承受消极的情绪,承受时刻失去自由的危险,放弃正常的生活,成为一个被社会边缘化的“上访户”。

病毒受害者的家属们,病毒真相的报告已经出来,要想获得赔偿,在中共体制下,讨一个所谓的说法,状告政府、打官司对是没有用的。因为病毒是他们亲自指挥、亲自释放的。

如果他们肯承担责任,他们就不会释放病毒;

如果他们肯承担责任,他们就不会禁声吹哨者;

如果他们肯承担责任,他们就不会把病毒带给全世界。

中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全球太多的人都想“讨一个说法“,在闫丽梦博士第二份病毒报告出来之际,中共的生化武器阴谋就会定性,说法在哪里?在国际法庭上!全球最大的恐怖组织,将会受到审判!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