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为中共外宣后成间谍,印度记者遭政府起诉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天使在人间
校对 坐看云起时

据《印度时报》9月19日的报道,德里警方宣布,两天前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的记者拉杰夫·夏尔马(Rajeev Sharma)向中共国情报机构提供敏感信息,与其一起被捕的还有一名中国女子Qing Shi和一名尼泊尔男子Sher Singh(化名为Raj Bohra),在他们的随身物品中发现了机密文件,警方已根据《官方保密法案》对拉杰夫·沙玛(Rajev Sharma)进行了起诉。

从左至右:Qing Shi; Rajeev Sharma; Sher Singh aka Raj Bohra.图片来源:德里警方

警察局副局长桑耶夫·亚达夫(Sanjeev Yadav)说,夏尔马与一名名叫迈克尔的中国情报官员保持联系,将印度军队在包括多克拉姆在内的中共国-印度-不丹三国交界地区的部署情报透露给他。雅达夫说,夏尔马还向迈克尔提供了印度-缅甸军事合作有关的情报以及有关中印边界的其他情报。

警方说,沙尔玛从每项任务中可以获得约500美元的酬劳,并声称自2019年以来他已获利了约300万卢比。他们没有具体说明他在2019年之前得到了多少报酬。这些钱是通过地下钱庄,空壳公司以及西联汇款支付给他的。

警方说,夏尔马在2010-2014年间为《环球时报》撰稿。 “在看到他的专栏文章后,一位来自中国昆明市的名为迈克尔的中国情报人员通过他的LinkedIn帐户联系了夏尔马,并邀请他到中国昆明接受一家中国媒体的采访。整个行程由迈克尔资助。会见中,迈克尔和他的下属要求拉杰夫·夏尔马就印中关系从各个角度发表看法。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拉杰夫·夏尔(Rajeev Sharma)一直与迈克尔(Michael)和徐(Xou)保持联系。”

该官员说,夏尔马曾经在老挝和马尔代夫与迈克尔和徐会晤,并向他们作了简报。除这些接触以外,Sharma还通过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与Michael和Xou保持联系。


特别小组官员详细介绍了夏尔马在2018年之后的角色,他说:“夏尔马于2019年1月开始与另一名位于昆明的中方人员乔治联系。他转道加德满都前往昆明接触了乔治。乔治伪装成一家中国媒体的管理人员。在会面期间,乔治让拉吉夫·夏尔马(Rajeev Sharma)提供与达赖喇嘛有关的信息。为此,他每份情报可获得500美元的报酬。乔治告诉沙玛(Sharma),他们将通过Qing Shi在南德里马希帕尔普(Maipalpur)邦的姊妹公司向他支付酬金。”

雅达夫说,夏尔马是通过空壳公司获得报酬的。而空壳公司由外国情报机构经营,从而向他转移资金。两名中国人张昌(Jhang Chang)和妻子张莉莉(Chang-li-lia)经营着两家公司MZ Pharmacy和MZ Malls,并以化名Suraj和Usha从事活动。他们目前都在中共国,目前由Qing Shi和尼泊尔人Bhora(MZ Pharmacy的两位董事)代表他们经营着Mahipalpur的业务。

Sharma于9月14日被捕。警方说,他被发现拥有机密的国防文件。他于9月15日出庭并由警方羁押六天。夏尔马(Sharma)提交了保释申请,将于9月22日进行听证。

简评: 中共历来就对印度怀有敌意, 间谍事件的发生一点也不出人意料。 现在, 中共因为对全世界的渗透和恶劣影响正在成为过街老鼠。 在西方许多发达的民主国家还在犹豫徘徊的时候, 印度已经用一个又一个坚决的行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对决中没有中间地带, 坚定的对中共的野心说不才是对自己真正的负责。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0
maliya
2 月 之前

goo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