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 第二名了解中共生化武器内情的逃离者将信息传给了美国

第二名了解中共生化武器内情的逃离者将信息传给了美国

2
4737

新闻来源:华盛顿时报|作者:比尔·戈茨

翻译、简评:致良知|校对:沐子璐璐|审核:海阔天空|PAGE:玄天生;

简评:

该文章用很大篇幅介绍中共国对世界的核威慑和生物武器计划,以及美国方面的应对方式,用较少篇幅提及了,除闫丽梦博士以外的又一名了解中共制造病毒、从中共国人民解放军中逃离出来的知情人士。用这位逃离者的成功逃离来引入文章主题,并提及逃离者提供的有关中共国制造病毒的信息已经送达美国情报局。

我在这里想更多地谈下中共病毒。作为比核武器技术上、成本上都相对简单廉价的生物武器,中共病毒被率先用作生物武器的攻击手段,引发了全球大流行,导致了数十万人死亡。相对于核武器的高技术高要求,病毒武器更加容易制造并易投放,能掩人耳目,悄无声息地杀人,阴毒至极。中共在这方面尝到了甜头,同时也在加紧相关领域的投入,在全球建设更多的病毒实验室,打着研究病毒为人类造福的幌子,实则是在开发更多更具致病性的病毒研究。近期,闫博士不仅在媒体上,而且发出了科学论文等确凿证据,同时揭露了病毒是中共刻意制造并投放的生物武器,极大地加速了美国及世界民众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知,以及加强各国政府对病毒追责的决心,使更多的人认识到了中共对人类文明社会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如若不将中共尽早消灭,世界可能面临更加棘手的危害。下一个可能是核武器的危害。

第二名了解中共国生物武器的逃离者到达了美国

有关中共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信息已经到达了美国情报局,这要归功于现在正在受到欧洲保护的逃离者。(美联社/文件)

据知情人士说,在从人民解放军逃出来的逃离者的帮助下,美国情报机构最近增加了对中共国秘密生物武器计划的了解。

根据该消息源,该逃离者从中共国逃到欧洲,在欧洲他受到欧洲政府安全部门的保护。这位逃离者认为,中共国情报部门已经渗透到美国政府,因此对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其他西方间谍机构合作持谨慎态度。

除此之外,该逃离者还提供了一些有关中共国生物武器计划的信息,这些信息已经到达美国政府。关于他逃离中共解放军的细节没有透露。

但该叛逃者是第二个从中共国出来提供有关具有潜在武器应用的中共生物学研究的信息的人。

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于今年春季从香港逃往美国,并在新闻访谈节目中指控COVID-19大流行背后的病毒是在武汉病毒实验室中制造出来的,该病毒特征体现出它是在储存在一个中共解放军军方实验室的两种病毒的基础上设计出来。

美国国务院于最近一份关于武器规范的报告中提供了关于中共国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项目的新细节。

“由于潜在的双重用途和潜在的生物威胁,美国对中共国军事医疗机构的毒素研发的合规性有担忧。”报告称,“此外,美国没有足够的信息来确定中共国是否按照《生物武器公约》的第二条已经取消了其被评估为生物武器的项目。”

一位川普政府高级官员在五月透露,中共国正在秘密地研发生物武器,包括能够针对特定族群的病原体的武器。

这位官员说:“我们正在观察(中共)针对少数族裔的潜在生物学实验。”

自2017年以来,中共国军事出版物已经将生物学描述成一个新战争领域,一份报告警告称,未来的战争可能涉及“种族基因攻击”。

国防部长埃斯珀在空间威胁上的观点

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警告称,中共国和俄罗斯已经将太空军事化,任何未来的冲突都将涉及太空战。

“在未来的几年中,战争将不仅像过去数千年一样在陆地和海洋上进行,或者像上个世纪一样在空中进行,而且还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外太空和网络空间中进行。”埃斯博在周三的讲话中说。

他说,为了做好准备,美军需要对部队进行现代化改造以应对高强度冲突。

美国在空军上拥有高科技的军事优势,但是中共国和俄罗斯正在赶上。

埃斯珀说,“与我们近乎对等的对手,中共国和俄罗斯,在试图通过远程攻击,反导系统和其他不对称能力来削弱我们在空中力量上的长期领导地位并对抗我们的力量。”

国防部长警告说,中共国和俄罗斯已经将曾是和平舞台的太空变成了“战争领域”。

埃斯珀说,“他们通过杀手卫星,定向能量武器和在利用我们的系统并瓦解我们的军事优势上来使太空军事化。”

中共国最近对一架可重复使用的太空飞船进行了测试,该飞行器将一个未知物体放入太空轨道。

北京还迅速发展了一系列的空间战能力,包括几种类型的地面发射反卫星导弹,它们能够击中不同轨道上的卫星。地面激光可能会致盲或损坏轨道卫星;还有小型机动卫星,能够操纵和捕获轨道卫星。

俄罗斯也开发了反卫星导弹和地面反卫星激光器。

相比之下,五角大楼的新太空部队只有一个被宣布的武器系统:一种能够干扰卫星通信的电子干扰器。

埃斯珀先生说,X-37太空飞机是将增强高科技军事能力的系统之一,这是秘密可重复使用的航天器作为军事防御的一部分首次被提及。

X-37已经执行了六次飞行任务,目前在轨运行中。美国官员说,该飞船能够进行太空防御和攻击操作。

埃斯珀先生说,未来美国的军事力量将取决于有能力维持一种他称之为“最终制高点”的优势。

他说,为执行太空战,川普政府创建了太空司令部(一个统一的战斗司令部)和太空军,后者将发展一支太空战士的骨干队伍。

中共国的“禁止首次使用”的政策受质疑

负责核战争的军事部门战略司令部的司令说,中共国正处于大规模核建设中,在接下来的10年中共国的核弹头储存量将增加一倍,目前评估还不到200枚。

中共国长期以来一直表示,它不会是在冲突中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但中共国的核建设似乎正在为核预警发射能力做准备, 这种能力与美国和俄罗斯的类似。

战略司令部海军上将查尔斯A. 理查德 昵称“查斯”与本报记者的对话中质疑“不首先使用”的承诺是否是北京的一个战略欺诈。

他说:“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我所看到的更多是另一个国家的能力,而不是他们的陈述意图。我看到中共国正在发展一堆能力,这与 他们宣称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力”的政策相矛盾。”中共国核力量“一定具有执行任何核威胁或采用核战略的能力,很明显与其“不首先使用核武力政策”相抵触。”

中共国已经在各种基础模式上部署了数千枚远程导弹,包括筒仓,公路和铁路机动发射装置和潜艇。

根据五角大楼关于中共国军方的最新年度报告,北京也在开发一种由轰炸机发射的弹道导弹。一种新型DF-41导弹正在部署有多个可独立瞄准的回程飞行器,或者叫多次独立瞄准回程飞行器。

当被问及当前的JL-2导弹,除非它们靠近美国海岸,否则它们无法到达美国的问题时,海军上将查尔斯回应道:“是这样,我所关注的不是 JL-2 missiles, 这是过时的,我实际上会更加注意它们正在研发的JL-3导弹,该导弹极大地扩展了它们的打击范围。”

JL-3将被部署在新型弹道式导弹潜艇上,并将提供更大的打击能力。

这位海军上将说,中共国的战略力量不能仅仅通过其核弹头储备量来衡量。

理查德说:“你必须看它整个系统,其输送系统,它们能做什么以及它们准备好做什么。”

理查德将军在位于奥马哈的负责核力量的司令部发表演讲,核力量包括美国西部的陆地民兵导弹场;遍布全国各地的战略轰炸机部队;和长期在海上的核导弹潜艇。

俄罗斯也在建造核力量和常规力量。他指出,莫斯科和北京都在试图超越美军。

理查德将军说:“我们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走上了面对两个和我们具有同等核能力的竞争对手的道路上。对这些竞争对手我们必须采取不同的制止方式,我们正在努力应对这一挑战。”

俄罗斯正在使用新型核武器和常规武器,对空武器,网络武器和新兴高速超音速导弹来建设其部队。莫斯科还正在动乱冲突下进行“灰色地带”战争。

当被问及川普总统对作家鲍勃·伍德沃德的评论称美国正在开发一种强大的秘密核武器时,理查德拒绝评论。

这位四星海军上将还表示,尽管发生了COVID-19 ( CCP病毒)大流行,但他的部队仍然“有能力执行任务”。

理查德将军说,这只部队必须适应大流行的状况,但没有具体说明采取了什么步骤。

他说:“底线就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为什么这如此重要?对我们而言,重要的是要记住,贯穿整个COVID-19的挑战中,威胁并没有消失,对吗?一切都没有改变,没有人基于 COVID-19的事实放弃任何核武器。事实上,它正朝另相反方向发展。”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longjackjack
1 月 之前

中共是否是当年的美国?用军备竞赛拖垮苏联?中共会不会用假的武器拖垮美国呢?病毒才是真武器,

0
文帐
1 月 之前

中共不是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承诺了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