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药厂泄漏事件布鲁氏菌感染者:肿痛无药可吃,有人已转成慢性病!

内新闻: 燕儿、飞雪(文雪) ; 校对:飞雪(文雪)

兰州市城关区盐场北路,兰州生物药厂泄漏。一年过去了,一种叫布鲁氏菌病的传染病阴影,至今仍笼罩着这里居民的生活。

就在300多天前的2019年11月28日,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先后报告有4名学生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自此,根据兰州市卫健委发布通报,兰州市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发生后,截止2020年9月14日的300多天的时间里,确认阳性的从4人增长到3245人。

莫名感染

2019年10月,李晓在兰州生物药厂对面的天添幸福港小区购置的新房装修完毕,他和家人便搬来了这里,在此之前,因为装修,他每周都要过来房子里居住一次,而这也成为他感染布鲁氏菌的主要原因。

2019年12月26日,据国家、省市专家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中牧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过期消毒剂,致使生产发酵罐废气排放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发酵液的废气形成含菌气溶胶,生产时段该区域主风向为东南风,兰州兽研所处在中牧兰州生物药厂的下风向,人体吸入或粘膜接触产生抗体阳性,造成兰州兽研所发生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

官方说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就已是被感染的时间,李晓那个时候基本上每周才来一次,而这附近还有很多常驻的居民,平时的人流量非常大。从去年11月开始,他的腰椎开始酸胀疼痛,困乏,当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生活在甘肃兰州的李晓今年不到40岁,以前身体并没有什么不适。2019年12月低,他所在的小区以及周边的社区全部发布了‘自愿检查布鲁氏菌’的通知才知道附近发生了布病感染的事件,因之前并没有任何相关报道所以没有太在意。直到2020年1月份,他的症状愈演愈烈,才带着家人一起去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当时就被诊断为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并且感染数值是当时检查结果中最高的:1:400(++++)。”

兰州生物药厂是中国最为悠久的兽用疫苗生产厂之一,调查通报称,此次药厂持续近一个月的操作失误导致的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发事件”,是“短时间内出现的一次暴露”。

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布鲁氏菌病诊断》中指出,布鲁氏菌病简称“布病”,布鲁氏菌病是由布鲁氏菌属的细菌侵入机体,引起的人兽共患的传染-变态反应性疾病。布鲁氏菌病往往先在家畜或野生动物中传播,随后波及人类,是人畜共患的传染病。疫畜是布鲁氏菌病的主要传染源,我国大部分地区以羊作为主要传染源,有些地方牛是传染源,南方个别省份的猪可作为传染源。鹿和犬等经济动物也可成为传染源。

无药可吃

事件发生后的2020年1月14日,甘肃省卫健委官网透露,兰州生物药厂布病疫苗生产车间已于2019年12月7日关停,布病疫苗生产许可已于2020年1月13日被撤销。兰州生物药厂上级主管单位中牧集团沟通确认已启动兰州生物药厂所有疫苗车间搬迁工作,在年内完成出城入园,并“协调其上级主管部门启动问责追责工作”

然而,已感染的患者中有相当大一部分仍被病痛折磨,却始终无法确认自己有没有得病、该不该治疗,以及未来怎么办。

据李晓说“检查结果出来以后,我就强烈要求住院,当时我是医院第二位住院的病人。”但是即使我住院了,我依然没有被确诊为布病,只是有一个“布鲁氏菌病血清学阳性”的检查结果。李晓说,“当时我们收到的通知是,有症状的人可以自愿入院治疗,检查和治疗费用在1千元以内,可以免费治疗。”李晓在医院的治疗持续了一周的时间,“在住院期间,我只简单的接受了庆大霉素的注射以及口服多西环素两种治疗方式。出院时,我进行了一个肝功能的检查,转氨酶严重升高,医生说和服用多西环素有关,我就停止用药了。”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在家里,没有再接受任何的治疗。从医院回家后,他开始不断的盗汗、困乏、身体部分位置肿大也越来越明显,这一系列的症状都让李晓越来越恐慌。“我的衣服一直都是湿的,还一直困,一直想睡觉。我因为相对年轻一些,症状还不算严重的,我加了一个群,里边有好多年龄大的人症状都非常严重”。

李晓所说的群是一个由附近社区感染布鲁氏菌的居民自发建立的,在早期,里边会有很多病友在里边诉说自己的病情:“我现在浑身疼,右手小拇指也肿的胖胖的,吃了半年药一直都是这样,而且由于吃药,我的胃和肚子一直都在难受,小便也是红色的,不敢再吃药了。”

“我的腿现在好一点了,但是腰和胯部昨天晚上疼的厉害,肋骨也像要断掉一样一直疼,吃药这么久了,也没有好转。”……

李晓说,“这个群有400多人,但是每家只有一个人在群里,好多都是一家人感染的,人数可想而知,据我了解,我们小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被感染的患者。到今年年中的时候,我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后,就自己去找了一个中医看,医生告诉我,我已经有严重的心率不齐等症状,”李晓说,看完中医后,吃了半个月的中药,症状有一些缓解,但并没有实际的改变。

另一感染者冯阳说,“从一月份确诊至今,有的时候也感觉自己膝盖疼,容易胡思乱想,但是可能是由于年纪较小,并没有其他明显的症状,但是心理上有很多担忧,有一种很无力很无助的感觉。而冯阳的第二次检查一直等到了2020年7月,检查完后就等电话通知,但是一直也没有结果,也没有像其它检查结果一样的书面或者电子版的自行查询渠道。”

与冯阳不同的是,从今年1月份被确诊到现在,李晓一共做了4次检查,“前三次都是自愿检查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在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均为阳性,每一次检查结果都是阳性1:400(++++),第三次去甘肃省人民医院的检查结果为阳性1:200(++)。第四次检查是今年7月份做的,但是直到现在没有收到任何结果。”李晓也表示,我们很多人打电话过去询问结果,他们都只说,检查结果已上报相关部门,不对外做任何公布。

等待结果

“从检查出阳性之后,感染者就根据社区要求进行了建档,从那之后,每个月都有工作人员定期进行电话随访,但是每次打电话过来就问问病情,从来没有说过具体怎么办。”李晓说,我们一直在等待有人来给我们解决问题,并不是简单的随访就可以,我们需要的是治疗和赔偿。

该如何治疗?为什么症状从来得不到缓解?一年来,被感染者反复询问此类问题,得到的回复都是,“我们这边不治疗,只检查。”

在兰州市卫健委9月15日发布的官方通报中表示,下一步,我们将抓好善后处置各项工作的落实,广泛做好科普宣传有针对性地开展布鲁氏菌抗体阳性科普宣传和答疑解惑工作,彻底消除群众思想顾虑和疑虑;科学组织复检评估,评估结果第一时间反馈当事人。依法依规补偿赔偿。补偿赔偿工作于10月份分批次开展。

而李晓和其他感染者说,“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收到我们7月份的检查结果,为什么不能跟我们说清楚我的感染到底怎么样了?是需要治疗还是需要观察?接下来是否需要相关进一步检查?”这就是他们现在目前仅有的唯一诉求。

评:这些年来,为了在病毒战领域里独占鳌头,中共不遗余力地从全世界盗窃、收买病毒研究技术,在中国各地建立了庞大的研究体系,同时还通过大规模生产,储备了巨量的生物化学及病毒制剂。

除此之外,为了追求超额利润,中共各地的贪官污吏,还引进了全世界最危险、最污染环境的生物化工产业,通过损害环境来节省生产成本,然后与黑心商人共享犯罪利润。

也因为清楚中国这块土地已经被污染的千孔百疮,所以中国的贪官污吏与奸商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把子女送到西方留学定居。

随着感染布鲁氏菌的人越来越多,兰州市最近不得不进行了大规模检测,查出超过五千人受到感染。甘肃省卫健委随后进行了复查,最终确认已有3245人感染了这款病毒。

由于当局根本没有能力治疗,目前这些受害者只能听天由命。而且肇祸的生物制药厂也没有提供任何赔偿,这表明他们可能有军方背景。

兰州的地理位置非常独特:西南是大藏区,正西是新疆,北部是南蒙古。所以眼尖的网友立即指出,这很可能是中共的放毒试验!

因为长期以来,中共都想彻底改造西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据媒体多次报导,中共一条改造途径,就是让这些族裔的男子丧失生殖能力。比如新疆,就是把百万男性关进集中营,而派汉族男子居住到受害者家中,与其妻女睡在同一张炕上。这些男人夜晚会对新疆人的妻女做什么,可想而知。

考虑到中共已经对人类发动新冠病毒战,所以目前不能排除兰州在进行新的细菌战试验,看看排放的效果如何!

一旦中共掌握了足够的试验数据,就能够把布鲁氏菌投放到藏疆蒙地区,大规模减少当地人的生殖能力,然后再迁徙几千万已经被彻底驯服的汉人,中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而且不仅于此,凭着现在中共与全世界密切的经济关系、贸易往来,中共甚至还能够在敌对国家投放这类细菌,让大批人患上懒汉病,不动声色地瘫痪这国的人民,甚至军队!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moyijie
4 月 之前

ccp太邪恶了,让老百姓受苦,必须打倒它!

0
joop12345
4 月 之前

邪恶

0

eyer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