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真相、三峡危机与郭先生救得亿万苍生一回

作者:一講二做三言明

洪水真相、三峡危机与郭先生救得亿万苍生一回

作者 :一讲二做三言明

本文利用地理和气象数据分析,引用CCP超限战逻辑思维,得出结论和推论。

结论:重庆洪水真相为上游水库放水和水电站泄洪,绝非单纯降雨引起。

推论:三峡水位一周内急涨为掩护,行爆破水坝之阴谋,水冲武汉。对外拖延彻查武汉实验室的要求。对内栽赃三峡为豆腐渣工程,彻底结束与江派斗争。

一、 结论分析篇

以下引用长江上游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副局长肖忠答记者问,标注(★)为主因和真相。其余为虚情及次要因素。

18日8时~14时,金沙江中下游中到大雨,局部暴雨;长江上游其他流域分散小雨或中雨,个别站暴雨。加上前期持续强降雨叠加影响,(★以及水电站运行调度情况),长江、嘉陵江重庆段全线超保。肖忠给出判断,就大江大河和干流来说,(★不会再有超过4号或者5号的洪水影响重庆)。目前,岷江、沱江、涪江降水趋于停止,渠江、乌江上游、长江上游干流,包括重庆周围仍然有中到大雨,预计嘉陵江北碚站19号凌晨出现最高水位,长江干流寸滩水文站20日凌晨出现最高水位后,水位将开始下降。

看图了解河流水库及重要坐标。

分析:1. 八月18日金沙江区域降雨量不大,50mm,向家坝水库和大渡河水库可拦截。

2. 前期8月16日至17日晚间成都区域降雨有一定影响,严重程度并不会超过2天,不至于出现洪水20日冲入重庆。

3.八月18日降雨图上无法解释嘉陵江水位上涨原因,只可能是北部水库放水,水电站开闸。

以下分项展示证据。

1. 水库以及水位图,单位:米。数据来源长江水文网,2020年长江流域重要水雨情报告46-52期节选。

向家坝水库15日至17日有2.63米落差,大量出库。金沙江的雨量少,不足以迫使水库大量出库。

15日至16日向家坝水位下降,无法解释。16至17日上涨,说明更多水量积聚河床,符合水库放水事实。17日至18日向家坝水位降低,水库水位上涨,符合向家坝水库蓄水事实。

朱沱17日水位开始上涨,极有可能与向家坝放水有关,水从向家坝水库至朱沱大约需要一天时间。

2.岷江高场洪峰也会引起朱沱高水位。8月15-16日,8月17日,8月30日四川降雨量相似。岷江控制站高场水文站8月18日21时洪峰水位291.08米,超过保证水位3.08米,高场水位8月18日比另外两日还高。8月16日低于警戒水位6米。8月30日高出警戒水位0.27米(央广网成都8月31日消息)。高场18日高水位因素不能排除多个水库放水。假设四川地区的防洪水坝是有效的,正常情况下大雨一天,高场水位不会高出警戒水位太多。超出3米警戒水位,历史最高,说明水电站控水无效,可认为是故意。比如岷江水流量过大的话,不应该把大渡河的水也放到乐山,除非大渡河系列水坝崩溃。可以解释18日乐山大水,洪水淹过乐山大佛脚面,各个宣传媒体可见救援队伍抢救场景无暴雨,媒体一味宣传上游强降雨,实则强降雨半天左右水位即可消退,8月18日07时,雅安市降雨已基本停止,雅安与乐山之间有系列水电站群,没起到防洪作用。可证明水从乐山上游来,乐山区域高水位不来源于现场降雨。结论17日至18日岷江上游和大渡河上游水电站放水导致高场8月18日晚间录得历史最高位。

8月18-19日降雨图显示宜宾至重庆段长江区域无降雨, 18-20日重庆菜园坝水位高涨唯一原因是高场上游之洪水。

2. 重庆北部嘉陵江区域8月18至21日降雨图显示无降雨。

8月17日23时长江上游水文局升级发布合川区嘉陵江东津沱站洪水橙色预警,受强降雨和流域内电站运行影响,预计合川区嘉陵江东津沱站未来一天将出现较大涨水过程,超保证水位3.0~4.0米。

8月17日寸滩上涨与北培上涨同步,回顾之前朱沱水位图,非常巧合也是17日开始高涨,两股江水争夺寸滩。难道是巧合吗?长江总调度师头两天是不是喝醉了点错鼠标得出调度令?是不是应该消峰而不是叠峰呢。结论应该是总调度精确把握洪峰20日到达重庆,21-22日保证洪水以大约13千米/小时速度奔袭600公里到三峡入库。

三峡水位和五次编号洪峰关系图

此图说明三个关键点。

1. 每一次洪峰都将提升三峡库区水位,洪峰编号出现与水位提升点时间相隔两天左右。第一次洪峰出现从警戒水位145米开始用了4周,第二次洪峰与第一次间隔两周多,第三次与第二次间隔一周多,第五次与第四次间隔半周。每次间隔时间减半,犹如演习每次都加快速度。五次洪峰高水位特点都是极短几天时间内迅速提拉5-20米,往年三峡蓄水一般是从9月份至12月底,由150米左右缓慢上升至175米,相当规律。此番多次段短时间冲击高位,给人印象就是大水冲门,有故意撞毁大坝嫌疑。这种段时间高水位是否会引起地质改变比如地震?目前看来没有发生。也证明了三峡质量很好。

2. 长江洪水流量等各种参数达标,宣布编号时间

一号:7月2日 10时;二号:7月17日 10时;三号:7月26日 14时;四号:8月14日 17时;五号:8月17日 14时。

五个编号洪水参数采集达标均是整点时刻,两个10点,两个14点。感觉洪峰是准时黄金时间打卡,百思不得其解。

3. 第四号洪峰未能完成提升任务,所以相隔几天出现第五次洪峰,任务完成。回到开篇引用肖副局长原话中第二个标注打星号处,“不会再有超过4号或者5号的洪水影响重庆”。是否可以解读为上级没有通知有洪峰,所以不会有洪峰呢?1998年特大洪水出现8次洪峰。其余年份较少。本轮五次命名都跟长江上游各个指标有关,多次和重庆段数据有关。

二、推论分析篇

要理解本文推论分析,首先接受笔者归纳中共的两条定律法则。如果不能接受,可忽略本段文字,直接看结语。

CCP第一定律:消灭一切异己,无论内部与外部。

第二定律:一切以执行第一定律为目的,不限使用诸如假、骗、拖延等所有方法。

重庆洪水真相与三峡危机,与武汉P4实验室有什么关系呢?

推论:

1. 没有直接关系,有间接关系。

2. 一旦实现溃坝阴谋,可以保存CCP性命,继续运行两个定律。

分析:

为了通俗易懂,笔者拟定溃坝行动代号为“一讲二做三言明”。“ 一尊”讲话,要分明暗两步执行,三言两语都需要研究明白透彻。对内一层意思为一尊与江派两方做斗争,三峡崩溃,长(江)泽民变成(江)淹民(言明)。对外一层含义为一致对外讲和平,二话不说做坏事,杀(三)人灭口全世界不言自明。

三峡溃坝言论已有多时,笔者分析目前存在的各种观点不妥。比如有拿google地图里面成像显示坝体有位移扭曲,证明工程质量不合格导致偏移,实则是软件算法成像问题,有兴趣读者可以自己尝试用谷歌地球去搜索葛洲坝或者其他国家的大坝,也存在图像变形,或者三维显示转动时候截图,图像也是扭曲的。这一轮短时间提拉水位,坝体抗冲击力强,说明该江氏时期工程质量卓越。另有说法中共内斗,三峡为牺牲品。却分析不出任何斗争的理论和逻辑,笼统归为内斗。笔者试分析如下:

1.只有人为调高三峡水位,才能以天灾方式为掩护,用人工爆破方式把三峡炸毁,形成人类最大灾难,问责江派,甩锅成为豆腐渣工程,表面进行集中问话调查,实则派军抓捕江系一干人马,灾难咎责,可笼络老百姓人心,可谓“多难兴帮”,又一次牢牢掌握权力。根据报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2020年7月19日直播透露,8月21日有大事情发生,决定中国之命运,郭先生多次提醒7月8月将是习江两大派生死决斗时期。

笔者猜测能定生死之事莫非叛军政变。三峡乃江氏得意之作,按照封建王朝迷信之传统,古有秦始皇筑长城,埃及法老建金字塔,江氏镇国之宝应该是三峡水利工程,跟他的名字有巧妙之联系,可解读为长江恩泽人民,江氏力推此雄伟工程,不完全是为发电防洪,能控制好长江这条巨龙之人统治中国才能千古流芳。取其性命,需断其龙脉,因此防止江派反攻,必须一招致命,唯有炸毁大坝,栽赃陷害才能出奇制胜。能毁坝也能再修坝,老百姓死活不是首要考虑。七月八月郭先生爆料,上海公检法系统遭到清洗。本届取得上风优势,说明此下策可暂缓。

2. 对外拖延病毒真相之方法迫在眉睫,需用一个天灾来阻挡调查,即使美国政府下达72小时必须解释病毒事宜,可答应之,随后执行代号“一讲二做三言明”行动。大灾难可以申请延缓调查,理由充分。三峡洪灾淹没武汉,地面5米人畜无幸免。江夏区的金龙大街上的P4实验室海拔37米左右,淹不到,可以纵火烧毁,大灾之下,不难编造各种火灾理由,比如水灾导致供水系统中断,电力供应异常,实验室

设备短路着火,建筑内消防设备因供水中断无法灭火。当然市区内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得相应的毁掉数据,栽赃黑客入侵。即使大灾期间允许全世界专家入驻查看实验室数据,也查无可查。该计划完全符合CCP一贯作风,虚假,欺骗,拖延。美国领导的国际问责就停滞不前,用拖延战术等待西方国家被病毒感染,各国金融、卫生系统瘫痪,可以牺牲三峡下游之生灵,采取闭关锁国保CCP之命根,只要没有铁证,就能继续生存。

以上推论纯属虚构,如有巧合,必定还需情报证据支持,铁证为8月之前安装爆破装置,间接证据如三峡库区下游军队调离。

再次声明,以上纯属虚构,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只做猜想。本文不是传统新闻稿,不需要任何人做鉴定符合新闻稿件所需要素,行文自由,有感而发。对于不接受上文归纳CCP定律之人,笔者拒绝交流,同意其给与任何评价,不同意指控笔者造谣罪名,已经声明推论虚构。相信CCP两条定律法则之读者,请交流指正补充,提供更多水文数据以及天气数据,如有水电站工作日志更具权威说服力。进行统计学方面研究,调查相似雨水量与地区水电站调度之关系,查明是否本轮水电站调度操作与平时有差异性。

结语:郭先生多次谈到他的第二个梦,劝告三峡下游“战友”赶紧撤离。笔者猜想就是这个溃坝噩梦,也许郭先生获知他们的情报,有意透露,避免他们使用如此反人类之恶行。不然郭先生也不会反复多次谈到三峡溃坝之严重。地球上没人知道任何一座建筑工程什么时候倒塌,为什么郭先生知道8月21日可能有事情,8月21日-22日又恰巧是三峡水位提升最大值?笔者推论除非人为爆破。

郭先生透露大领导曾经咨询水利地质专家三峡溃坝的灾难和损失,最后总结竟然说 “溃坝不关本届政府的事,不是本届建造。”溃坝也许只对某些人有好处,但是绝对是人类灾难。重庆只是调水去三峡库区必经之路,可怜了涨水死去的无辜百姓,郭先生实则救得下游亿万苍生一回。感谢爆料革命以及发起人郭文贵先生。本次三峡危机并没有消除,代号“一讲二做三言明”行动仍然激活中,触发点就是内外斗争形势需要。9月又是三峡蓄水期,溃坝理由更充分,可以解释为五次洪水短期冲击造成大坝有开裂变形。也许只有CCP消失了,才能统计出武汉,重庆,全国,全世界无辜丧命人数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邪恶

0
conannews
5 月 之前

郭先生的战略实在是高!

0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