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巨大 中共金融系统随时大崩盘

内新闻:无名先生 校对:七哩香


引言

2020年9月18日、19日中共国《21世纪经济报道》接连发表两篇关于隐性债务的文章,一篇是“数十万亿隐性债务化解进行时 AMC参与两模式渐明晰”,一篇是“中小银行密集介入隐性债务置换 监管提示关注金融风险”。文章中提到,AMC(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到了数十万亿的隐性债务风险化解中,国有大行是隐性债务置换的主力,中小银行也在密集介入。

自2017年中共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一词浮出之后,中共政府每年都出台化解隐性债务的意见和措施,但隐性债务风险一直不能化解,隐性债务量越积越多。下面笔者将和大家一起来探究:什么是隐性债务?隐性债务到底有多少?隐性债务可以化解吗?为什么隐性债务将引爆中共金融系统大崩盘?1、 什么是隐性债务?

隐性债务特指中共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是相对于显性债务而言的。显性债务相当于“合法合规债务”,隐性债务则相当于“违法违规债务”。按2015年中共新《预算法》的规定,地方政府举债只能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地方隐性债务不属于政府债务。

隐性债务具体指中共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直接或者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以及违法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的债务,主要包括:国有企事业单位等替政府举借,由政府提供担保或财政资金支持偿还的债务;政府在设立政府投资基金、开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服务等过程中,通过约定回购投资本金、承诺保底收益等形成的政府中长期支出事项债务、承担政府未来支付义务的棚改政府购买方服务等。


二、隐性债务到底有多少?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共政府为了稳定经济增长,推出“4万亿投资计划”刺激经济发展。地方政府在政绩和利益驱动下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基础设施和造房比赛运动,在财政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各显神通,大量举债,金额触目惊心!

隐性债务在中共国是神一样的存在,连地方政府都摸不清楚数据。数据只能通过估算来获得。不同研究机构按照不同的口径有不同的测算数据,其中有的从债务端计算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融资来源,有的从资产端估计基建规模中地方政府类项目的融资占比,基本上在30万亿~50万亿元之间。

清华大学中国财政税收研究所所长白重恩团队对地方融资平台债务的调研结果为,截至2017年6月底,“发行过城投债的企业债务余额”大约是47万亿元。若按业界人士“隐性债务基本上是显性债务的两倍”的经验观察估计,2018年末地方政府显性债务余额为18.46万亿元,则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约为37万亿元;2019年11月地方政府显性债务余额为21.33万亿元,则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约为42万亿元。据笔者推测,实际数据恐怕比上述要大得多。3、 隐性债务可以化解吗?

2018年中共财政部发布了《财政部地方全口径债务清查统计填报说明》,提出六种隐性债务化解方案:A.安排财政资金偿还;B.出让政府股权以及经营性国有资产权益偿还;C.利用项目结转资金、经营收入偿还;D.合规转化为企业经营性债务;E.借新还旧或展期;F.破产重整或清算。

六种隐性债务化解方案中,只有E借新还旧或展期(即置换)可操作性强、更容易推广。C、D都需要对应项目具有现金流,但大多数公益性项目本身并不具有现金流,实施难度较大;A由于地方政府财力有限,一般预算收入对应很多刚性支出,用于化债的体量有限,更多地依靠政府性基金收入中的土地出让收入。因此,财政可以拿出来化债的金额受土地出让规模和价格影响较大。B由于政府可出让股权和资产有限,可获得的化债资金规模也不大。F是走投无路的最差选择,为了避免影响当地平台再融资,产生系统性风险,短期内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化债。虽然E可操作性强,但E借新还旧或展期的本质不是减少隐性债务,而是推迟债务偿还的时间,只是一个“拖”字决。

综上所述,中共财政部出台的六种隐性债务化解方案不过是镜花水月,根本无法化解中共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其实在中共邪恶体制下,中央骗地方,政府骗企业,官员骗百姓,上下互相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隐性债务雪球只会越滚越大。4、 为什么隐性债务将引爆中共金融系统大崩盘?

中共地方政府债务率远超安全参考指标,风险巨大。债务率,即期末政府债务余额与政府综合财力之比,衡量政府所掌握的财力对债务的承担水平。IMF曾经提出过“90%~150%”的安全参考指标。

2019年10月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教研部教授时红秀在《银行家杂志》“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现状分析与未来展望”一文中指出:“全国地方政府债务率达184%,已远超IMF的安全参考指标范围,风险巨大”; “考虑还本付息,地方政府显性与隐性债务每年清偿规模5万亿~6万亿元,几乎达到每年地方财政支出规模的三分之一”。 如此庞大的偿债规模,中共地方政府毫无偿债能力,“拖”字决使政府信用尽失。近年来,从地方政府到企业,债务违约现象已经无处不在。据统计显示,2019年发生违约的债券有178只,涉及金额达1424.08亿元,创下纪录高点。

中共银行系统处于高风险状态。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巨大,说到底还是银行系统的风险巨大,因为即使目前代替了银行信贷,地方政府债券中的86%以上仍由商业银行持有。2019年先后发生营口沿海银行和河南伊川农商行挤兑事件、包商银行被接管和锦州银行重组事件,2020年先后发生甘肃银行、山西某商行、葫芦岛银行等挤兑事件,无不说明中共银行系统的风险已经无处不在,会随时崩盘。

后语

中共财政部部长刘昆2019年12月在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强调“2020年要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2020年2月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防控地方隐性债务风险 严禁搞虚假化债将风险甩锅”,试图控制并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笔者认为,出再多的方案,开再多的会,发再多的文,都于事无补,舍本逐末。我们只需问一句中共:钱去了哪里,能全部公开吗?

几十年来由于中共竭泽而渔,盗国贼中饱私囊,银行不良率飙升,中共政府信用尽失。目前中共面临多重危机,中共金融庞氏骗局也将被戳穿。随着中美关系全面脱钩和彻底决裂,隐性债务问题将成为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导致中共金融系统大崩盘。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9933
2 月 之前

哇所漏出的財務危機,只是冰山一角…….快爆炸了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

0
文囍【喜马拉雅】

一切都已经开始💪💪💪

0

GM64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