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武器养成记》记录之二:石正丽说:2019冠状病毒溯源可能永远找不到

作者:雅典娜之矛  

  生化超限战开启以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新冠病毒作为一种强大的生化武器突袭了全球人民,摧毁了世界经济,造成了百万余人丧生!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媒体战争,谍报战,信息战,心理战,金融战,最后升级到智商之战,信念之战,错综交织的情节堪称史诗级大片,震撼灵魂!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碾压着世界人民的生命,至今已经有数据表明百万人丧生,不在数据之内的人数还是悬念!世界各国民众鲜活的生命每天都成千上万的逝去!始作俑者的同谋者,本该备受瞩目和尊重的科学家们在试管和显微镜下,在各自的实验室里也各自选择了自己的道途,加入了这场正义与邪恶的战争!从此,各自迈上天使之路和恶魔之途!

     为了证明拯救着人类未来的美女科学家闫丽梦真实是正义之天使化身,剧本里那些选择了充当恶魔角色的另一团伙,也都粉墨登场。让我们记录这段历史,他们每个的言辞就是未来某天他们的罪证与证词!下面言论属于未来的石正丽伪证词的一部分,无论她如何狡辩说出什么留下的都是甩不出去的锅,实证的罪恶:

原文收录:

石正丽说:“2019冠状病毒溯源可能永远找不到”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昨天接受中国官方媒体采访表示,她的团队正在溯源2019冠状病毒的自然源头,但还没找到传播到人类的中间宿主。她说,“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石正丽曾被质疑是武汉病毒所外泄病毒的关键人物。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18日在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发表演讲。她说,团队正在溯源2019冠状病毒,但还没找到传播到人类的中间宿主。“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石正丽长期研究蝙蝠携带冠状病毒,2017年发现蝙蝠身上携带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相关病毒。

中央社说,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武汉肺炎)疫情去年底在武汉爆发后,石正丽曾被质疑是武汉病毒所外泄病毒的关键人物;她也是第一个分离出COVID-19的专家。

据该报道,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18日在北京举行,石正丽在会中发表题为“新冠肺炎病原学鉴定和可能的起源”的演讲,并于会后接受新京报专访作以上表示。石正丽表示,从2019年12月30日接到第一份样本,到首次检测到2019冠状病毒,再到确定病原体并完成动物实验,他们只用了40天,而在2003年,SARS完成病原体检测的时间是5个月。她说,这样的快速反应得益于前期在蝙蝠SARS病毒研究中15年的累积。而且实验室在分离病毒后,为后续药物筛选、疫苗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基础以及技术平台。

中央社引据新京报z,石正丽说,团队研究显示,2019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也不排除其他野生动物,但中间宿主尚未找到,这也证明,该病毒非常狡猾,从野生动物传到人类社会悄无声息,这个过程也是后续在新冠病毒病原学研究中需要重视的部分。石正丽说,病毒溯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2019冠状病毒是一个新型冠状病毒,所以它的来源、它如何传播到人类社会中,变得非常的重要。但要想弄清楚病毒溯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要依赖于流行病学以及分子进化的研究。

她说,在得到2019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后,曾比较公开的资料以及他们尚未发表的一些资料,后来在他们的数据库中发现一条序列,这条序列是2013年云南的一个矿坑里发现的,它的基因组序列和2019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相似度高达96%,所以推测2019冠状病毒有可能最初的进化来源是蝙蝠。

石正丽表示,尽管后续其他研究团队在穿山甲等动物体内也检测到了与2019冠状病毒有亲缘关系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但这些基因组的序列都显示他们的进化关系与2019冠状病毒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石正丽说,“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当年SARS爆发时,科学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市场上交易的果子狸是病毒的直接来源,但他们花了8年时间才在云南的一个矿坑里找到SARS最原始的来源。因此,需要持续不断地寻找,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援引: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919-%E7%9F%B3%E6%AD%A3%E4%B8%BD%E8%AF%B4-2019%E5%86%A0%E7%8A%B6%E7%97%85%E6%AF%92%E6%BA%AF%E6%BA%90%E5%8F%AF%E8%83%BD%E6%B0%B8%E8%BF%9C%E6%89%BE%E4%B8%8D%E5%88%B0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邪恶

0

GM06

9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