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先生重磅爆出中共在119之前早已准备好中间宿主

鸣谢路德时评的精彩分析

如果没有119…

路德先生在节目中重磅爆料了几个关键线索:

  1. 中共在119之前已经准备好了中间宿主——貉,并且注射了病毒放在一个地方,等着去采样;
  2. 中共已经准备把样品送到港大,港大已经准备发表论文了;
  3. 中共有人已经联系了潘烈文,内部照片都已经发给潘烈文了;
  4. 中共准备的貉的照片和海鲜市场卖的野生动物照片一模一样,都是统一一批拍的;
  5. 这一批照片有的准备放到媒体上报道,有的给港大团队去采样;

如果没有119剧情可能是这样的:

中共准备好携带有中共病毒的貉放置在一个确定的地方,接着港大派出闫丽梦团队到那个地方假装考察,然后把携带有中共病毒的样品带回港大P3实验室,随后港大立即发布已经准备好的相关研究结果和论文,“第一个”向外界传达找到中间宿主的消息,这时候媒体果断放出武汉海鲜市场卖有貉的照片,“印证”港大的发现,得出携带有中共病毒的貉在海鲜市场出售进而感染人(即貉是中间宿主)的结论。

1月底中共爆出的武汉海鲜市场貉图

在这之后,港大裴伟士团队又一次奠定冠状病毒无可争议的权威,中共掌握整个中共病毒事件的话语权,学术界蓝金黄势力纷纷磕头效忠,中共一手病毒一手疫苗威胁全世界,美国彻底衰落,中共再来黄金三十年。

似曾相识的剧本

你想想2003年中间宿主,你说能这么容易找到?你不觉得奇怪吗?所以这个中间宿主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路德先生在节目中提出了针对2003年SARS的质疑。

根据路德先生的爆料,中共在中共病毒剧本上的准备异常熟练,媒体、学术、情报整个准备流程可以说是几乎天衣无缝,可以认为,这不是中共的一次演练,更不是中共一次慌不择路的应急措施,而是中共早就实践过的“标准实验过程”。

前一次“实验”是在十七年前的春天,2003年1月底,钟南山就已经在与香港大学管轶、裴伟士所在的小组进行合作寻找SARS病原。

2月初,管轶一行一起去了广州,和钟南山签署了协议,要求双方必须达成共识才能汇报和发布调查结果。

SARS期间,管轶

管轶提到,在签署协议的次日NIH汇的钱就已经到账,作为“没有任何条件”的研究经费。

到账当天,管轶就取得了第一批样本,随后又陆陆续续取得了多份样本。

在得到高层领导的批示后,管轶才被允许带着样本回港大,那时卫生部有了命令,必须在3月3日“两会”召开之前出结果。

管轶表示,“只是觉得很奇怪,科学上的事情,怎么可以这样?”(谁在把科学事情政治化一目了然)

3月22日,港大正式对外宣布确认是冠状病毒,但当时还没有确认中间宿主。

4月12日,管轶和团队表示,他认为果子狸是中间宿主的可能性比较大,结果四天后,袁国勇已经对外宣布认为这个病毒是从果子狸来的。(迫不及待)

香港大学医学部发布的果子狸照片

但直到5月8日,管轶才到深圳去取果子狸的样本,仅仅6个,管轶表示,“我就是很明确的奔着果子狸去的”。(自信哪里来)

三天后,也就是11日,实验结果呈阳性。

18日,管轶在港大做出了两株病毒的基因全序列,不过他的徒弟却怎么拼都拼不出来、都有错误,当时管轶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俩的结论是相反的,他表示是因为病毒的适应能力,他肯定的表示,SARS的病毒宿主就是果子狸。(牵强的解释)

随后,就是一系列的发布会、论文发表。

2004年1月10日,WHO工作人员配合中共视察广州野生动物市场,确认是否还有果子狸售卖

仅仅依靠管轶的自述都能找出百般漏洞,政治干预学术、未取样就确定中间宿主、牵强的解释贯穿在整个SARS事件中,可悲的是学术界的沉默,可怕的是中共深度的蓝金黄,可惜的是没有119

因为有119

路德先生表示,没有119,闫博士就成了管轶,成为第一个找到中间宿主的人。

SARS事件因为有119而没有重蹈覆辙,貉也没有成为果子狸,闫博士也没有成为管轶。

因为闫博士不是管轶,她是天使,因为有香港反送中事件,她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看清了香港的沦陷,因为爆料革命,她选择了发声。

闫丽梦博士第一次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

路德先生曾表示429将成为人类历史上至关重要的一天。

那天闫博士出逃成功,那天,中共已死。

闫博士在媒体掀起的巨浪效应正在发酵,一切都不要忘了119,那是今天没有成为SARS的转折点。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rvelC
2 月 之前

几波疫情几十年,苍天有眼,出了一个闫博士…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之极

0
smartant
2 月 之前

揭開真相,讓Ccp在陽光下徹底暴露㸰的假惡丑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it is evil

0

立武

9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