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8:1984进行时

1984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13.《1984》

学期就要结束,温斯顿收到学校的一封电子邮件,让他解释为什么有一门课一直缺席。温斯顿没有被吓住,他倒是很冷静,绝对是学校的网路系统出了问题,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学校的网经常莫名其妙登录不上,输入十次都显示学号或密码不对。说不定是学校里另一个温斯顿经常跷课,邮件误发到他这里了。

B国的网路很弱智。不仅学校的,市政府的、银行的、邮局的、网购的、航空公司和铁路公司网站的都会突然出问题。温斯顿刚来时,简直要被气疯了,他在网上买过几次东西,第一次被重复扣了两次钱,商家竟然还按照付款连续发了两次货给他。温斯顿花了一个周末和网站沟通,才要回了自己的钱,然后还跑到邮局把多寄给他的东西退回去。

第二次购物时他的账号直接被封掉了。那个月的电话费增加了一倍,因为他给网站打了无数次电话。每次网站工作人员把他的账号恢复,但他只要一登录就又被封了。最终,温斯顿发誓不再这家网站买东西。

温斯顿不明白B国人怎么受得了。显然B国人受得了,快两年了,完全没有任何改进。

温斯顿也由气愤变成无奈。渐渐习惯就好了,就像茱莉娅说的。这个国家没有着急的事,人人都慢吞吞,文绉绉,不急不慌,优哉游哉。也对啊,有什么可着急的呢。日子一天天过就行了。别人不催你,你也不要催别人,大家互相理解,都保持好心情。不是很好吗?温斯顿其实挺羡慕的。

问题是,麻烦事轮到自己头上就很难保持好心情了。温斯顿一早去学校行政楼,从一层跑到三层都没找到接受他解释的人。见到开着门的办公室,他就进入问。第一个人说不是他负责,第二个人说他不知道这件事谁管,第三个人说是另外一个部门,第四个人说是他的同事负责的,但他不在。

温斯顿下午又跑去一趟,找到了应该负责的S先生,但他说他要向授课老师核实,让温斯顿回去等消息。温斯顿等了一周,其他同学的成绩都出来了,他没有收到任何邮件。温斯顿只好又跑去。

这次直接找到了S先生。 S说他已经确认是个误会,但他不明白为什么系统还没有改正过来。温斯顿点点头,但不肯走,他想要更明确的答复。 S让他等一下,解释说自己不熟悉系统,他去问问同事。 “问同事”也是B国工作人员常有的答复。难道没有上岗培训之类的吗?感觉每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和新手一样。但其实S年纪一大把,头顶都秃了,还在“问同事”。

说实话,温斯顿并不是特别烦。一来,确实是习惯了B国的拖沓。二来,行政楼的工作人员都很有礼貌,有人还对他表示同情,让他不好意思流露出不高兴。一来二去,倒好像,他是去给他们添麻烦的。第三趟去再见到工作人员,对方主动和他打招呼,好像他们已经是熟人了。

可是问题还没得到解决啊。学校下周要放假了,总不能拖到下个学期吧,那会让他整个假期都不踏实。他想起B国的一个笑话,总统把核弹头的钥匙搞丢了。以前觉得纯粹是笑话,现在他还真担心。

茱莉娅听到他的担心,笑得不行。 “怎么会呢?你太小瞧我们了!”

“我是想高看你们啊……”温斯顿也笑了,觉得自己确实太过分了。

回A国的机票早就预定了。温斯顿决定不管问题是否解决都飞回去。幸好两天后他收到S的邮件,说问题解决了。他也没有解释什么原因,只是代表校方用特别客气的语气对这个错误给他带来的困惑表示遗憾。

好吧,在这种环境里待久了,谁都会变得慢吞吞无所谓了。

茱莉娅在假期要实习,不能和温斯顿一起去A国。她已经说了好几次要去A国。温斯顿发愁,觉得带她回去真是个麻烦。茱莉娅张口就是A国历史悠久,有灿烂的古文明。 A国可不是桃花源,茱莉娅的腔调完全是鹦鹉学舌。温斯顿不知道该让她继续把自己想像成一个远古来的仙人,还是打破她的幻境。

上次见到安妮之后,温斯顿一直隐隐不安。自己是不是应该改个名字?温斯顿上大学的B国语老师给他这个名字显然是有用意的,只是他当时没明白。这位老师是个牛人,年轻时在B国上学又回到A国。但是A国一直怀疑他是B国间谍,曾经把他送到劳改营。他回到学校教温斯顿时已经头发花白了。虽然没有任何罪证,但他被关押了二十多年,也没有说是被冤枉的。不知怎么回事,老师跑到B国出了一本书,回忆他二十多年的委屈。温斯顿亲眼看到学校的保安用大斧头把老师的家门劈开,把他的东西都扔了出来。因为这是学校的房子,不能给一个叛徒住。

有一个B国作家写了一本书。很多人在A国传看。温斯顿自然也看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名字和书里的主人公一致。他想起老师,老师那时很喜欢他,不仅帮助他的学业,还常和他多聊几句。老师鼓励他好好学B国语,将来到B国学习。这本书叫《1984》,写的是一个叫大洋国的地方,人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被控制,天天对他们进行仇恨教育,让他们完全忘记以前正常的国家、正常的生活是什么样。国家控制每个人的思想,一旦发现“思想罪”就会受到惩罚。温斯顿想,老师就是犯了思想罪。

这本书虽然是以B国为背景,设想B国的未来,但在B国几乎没有人知道。茱莉娅家没有人听过这本书。当然了,他们也不会对这种事有兴趣。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些设想在A国早就是现实,只是在面纱之下。

14.K城

A国要发生饥荒似乎只是传闻,除了物价涨得很快,大部分人好像过的挺好,依然热衷于五花八门的厨艺。既然不必帮妈妈囤粮食,温斯顿便要给每一个他能想到的亲友买了礼物。每次回家,他总是在一个多月前就开始准备,首先要列出长长的购物清单。他想让每个见到他的人都高兴。温斯顿喜欢分析自己。自己这样做是出于取悦人的习惯,还是他天生就对所有人怀有善意?

在A国,很普通的一些生活需求都有相当难度,需要准确地找到适当的人,一个掌管这件事的人。和这个人搞好关系就能把问题解决。搞好关系是生存所需。温斯顿从小诸事很顺,从上幼稚园到小学、中学,他一直以为是自己能力强,又运气好。后来妈妈告诉他,所有事都是她去艰难运作的结果。

有一次,她甚至说很后悔生下温斯顿,实在太麻烦了,他耗光了她所有的生命力,让她从一个有激情有野心的人,变成没有生气只有厌倦的人。妈妈可能都忘了她这样说过,但温斯顿一直记着。这倒没有让他感到内疚。他知道妈妈不是在抱怨他。妈妈也很清楚,即便没有温斯顿,她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她没有机会成为她自己。

凭什么B国人活得这么轻松,生下来什么都被安排的妥妥的?像奥布兰这样的人把天赋人权挂在嘴边,意思是B国人理所应当享受的,都是老天爷给的。所谓老天爷,温斯顿想,其实是B国历史上的先贤,他们为子孙建立了这个巨大的温室,把危险都挡在外面,让他们觉得全世界就是一个花房,人生就是赏花品蜜。

他是不是嫉妒呢?不是,温斯顿觉得世界就应当是这样。天堂不就是人人过的好,天天开心吗?茱莉娅每天都挺开心的,没啥烦心事,温斯顿希望她永远这样。茱莉娅清澈、善良、天真、优雅,她只能生活在花房。 A国随便什么事都能把她压垮。

所以温斯顿没有告诉茱莉娅。他连续三个周末都是一早出门。他本想拎着旅行箱去超市,但觉得太夸张,出门前放弃了,最后只背了个大书包。因为早上超市里人少,他不想让人看到一个A国人在每个货架前挑三拣四。

他不能买太贵的,但也不能买太便宜的,因为他不能花妈妈太多钱,但也不能让亲友觉得自己太寒酸。他不能买包装太大、分量太重的,也不能买简易包装、分量太轻的,因为行李是有限制的,而A国的习惯是特别看重礼物的外表。和上次一样,温斯顿很快厌烦了,最终胡乱挑了些东西了事。

完全是巧合,温斯顿订的航班在B国国庆日起飞。全国都放假,茱莉娅前一天便和家人度假去了。温斯顿决定提前出门,因为晚上有嘉年华之类的庆祝活动,也许会堵车。

出乎意外,机场空荡荡的,不像平时那么热闹。温斯顿办好登机牌,看看表,还要等将近四个小时。他找了个舒服的长椅坐下来。对面是工作人员休息室,一群机组人员正从一扇磨砂玻璃大门中走出来。温斯顿的心一阵狂跳。他们穿的K城航空公司的制服。

K城在A国和B国之间,是重要的金融中心。它原来属于B国,通过协议变成了A国的一部分,但协议规定要执行B国原来的法律。在B国,抓捕一个人要经过法律程式。在A国不用。

一个女机组人员随意向温斯顿这边撇了一眼。也许只有四分之一秒,他们都看到了对方。温斯顿知道她认出了自己是A国人,也知道温斯顿认出她来自K。温斯顿一股热血涌到脸上,他多想上去拥抱她。

K当局突然计画实施A国的法律。 K城一多半居民都上街参加了反对游行,他们只拿着一把雨伞和平抗议。 A国军队化装成K城的警察,向他们喷射化学毒气,用器械凶猛地殴打他们。很多年轻的抗议者消失了。他们的尸体被发现漂在河中,那些女孩子甚至赤身裸体。但K城人发誓绝不放弃。那些年轻人在参加游行前都写了遗书。

亲爱的,我的遗书在口袋里了,

如果心被射穿,如果殴到牙落,

请别救我!

去读这片土地上的血汗

我和山川融为一体……

亲爱的,我的遗书在口袋里了,

无路可退的人

没办法保证是否还有明天。

但能骄傲地说,一路上即使被捕也要面对血盆大口!

亲爱的,我的城,愿荣光归于你……

在遥远的地球那一边,和他一样的年轻人挺身献出自己,为了自由为了他们的家他们的城不被蹂躏,温斯顿偶然在网路上看到有人转发他们的遗书,顿时泪流满面。在温斯顿的生活中从没有这样一腔热血的时刻,从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让他觉得值得用生命去换。因为他从来不知道自由是什么,也没有想过自己能站出来保护他的家他的亲人。

A国控制所有的媒体,只允许宣传说K城的游行者都是暴徒。大部分A国人对他们说的任何话都深信不疑。那些敢于说出真相的人立即就会消失。所以温斯顿不敢告诉任何人,他多敬佩K城。想到他们的遗书,他的热血就在奔涌。几十年前A国曾用坦克镇压游行的人,今天也随时可以。

然而四目相视之后,温斯顿还坐在原地,那群机组人员已经走远。

A国还派了很多特殊人员混在K城。温斯顿无法确定这些机组人员中有没有专门监视汇报的。即便他不顾一切跑过去告诉他们,他支持K城,他们也未必相信他,因为他是A国人。这是A国的成就,让人互相猜疑,更大的成就则是让人恐惧。温斯顿知道如果他是K城人,他一定会加入游行队伍,为了自己和家人不被随意逮捕凌虐,只能殊死一搏。但他会非常恐惧,会做恐怖的噩梦。恐惧是A国散在他们血液里的毒药,日夜不停地毒化每个人的生活。

(未完待续……)

作者: 文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4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