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教廷: 梵蒂冈已经做好和中共续约的准备

图片:complicitclergy.com

美国天主教周刊《美国杂志》(America Magazine)9月15日发文称,梵蒂冈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已经批准罗马教廷与中共代表续签临时协议的提议。

9月14日,梵蒂冈国务卿红衣主教彼得罗·帕罗林(Cardinal Pietro Parolin)回答记者提问时确认了梵蒂冈有意再延长和中共的私下交易协议至少2年,该协议可能使中共对中国大陆教会打压而梵蒂冈方面不干预,双方都认为获得了各自的好处和利益。

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美国杂志》说,他们不被允许向记者透露梵蒂冈和中共做交易的事实。在公开场合,梵蒂冈的官员们都强烈支持这个协议,但在私下里,他们显得更加理智的多。在几次对话中,他们承认这个协议存在很多困难和挑战。

从梵蒂冈的视角看来,这个协议很有实用性。这个协议可以开辟一条途径来提名主教以及将中国的天主教教会生活正常化,甚至恢复从1951年开始就中断了的梵蒂冈和中国外交关系。

从中共政府的角度看来,这个协议可以使在中国的天主主教、神父、社区会员和将近500万的地下天主教徒更容易地被编录注册。中共更希望在国际社会上被看作和罗马教廷和教皇方济各有着积极的关系。当前时刻非常特殊敏感,众所周知,由于对香港和维吾尔族的严酷镇压,对冠状病毒全球爆发的信息隐瞒,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对中共政府的不信任和反对情绪正在上升。但值得注意的是,罗马教廷和教皇方济各对中共这些违反人权和国际法的事情保持缄默。

9月10日,中共外交部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答凤凰卫视(一家与中共控制的香港媒体公司)关于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提问时,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说,“目前正在就续签2018年关于任命主教的临时协议进行谈判”,“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自两年前签署以来,中国与梵蒂冈任命主教的临时协议已成功执行。” 他总结说:“双方将继续保持密切沟通与磋商,改善两国关系。”该临时协议于2018年9月在北京签署,并于一个月后生效实施。梵蒂冈称赞其为“循序渐进相互和解的成果”,“一个谨慎讨论的长期过程”,“有可预知的对其实施情况定期审核能力”。

迄今为止,该临时协议的内容一直是个秘密,这使得中国天主教徒非常恼火,他们说,保密使得中共政府宣称主教和神父必须遵循中共政权发布的指令,因为梵蒂冈认同北京。

《美国杂志》获悉,中共政权坚持对该协议保密,并且梵蒂冈默许,也许是因为,“尽管不是一份好协议,但总比没有强,有希望可以改得更好”,一位消息人士如是说。

该协议仅涉及到了主教的提名,它没有解决梵蒂冈期望解决的其他问题,但中方拒绝在签署之前进行讨论。该协议没有解决地下主教和神父的问题,在中国举办的天主主教大会是不被罗马承认的,只有被国家主权承认的主教和教区数量才被认可。

【译者注:和贸易协议谈判一样,中共一贯都使用其流氓的谈判手段,中共在拖钓方面是“绝顶高手”。如此一来,梵蒂冈对中共在大陆的天主教徒的镇压只能三缄其口。中共起家的套路就是绑架要挟获取更多手牌。】

从梵蒂冈的观点来看,最积极的方面之一是罗马教廷与中国之间有了一份事实上的国际协议。这是自1949年共产党执政以来的第一份这样的协议,并且承认教皇在主教提名中拥有最终话语权。

此外,由于签署协议前方济各与8名非法主教达成了和解,所有中国的天主主教与彼得的继任者联合在了一起。【译者注:天主教是耶稣的门徒圣彼得的传承宗派】 根据香港圣神中心统计,2019年底总共有100个天主主教,其中北京认可的有69个,其余31个属于地下主教。

梵蒂冈消息人士称,自协议签署以来,罗马教廷与北京的关系是“诚挚的”,而且更加友好。他们注意到中方的态度正在改变,尽管如此,紧张的局面和问题仍然存在。【译者注:比如中共查封教堂,掠夺教产,烧毁圣经,抓捕教徒。】

协议签署之时,中共已经开始对宗教进行镇压,因为北京要求所有主教和神父都必须在爱国协会正式注册。尽管省与省之间打压宗教的程度不一样,但压力已经传到了地方一级。

梵蒂冈一位消息人士提醒《美国杂志》,“这不仅仅是一个中国的问题”,根据这份协议,省份的政治现实差异会导致教堂和政府的不同关系。有些地方改善了,有些地方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更多地方是呈现了恶化趋势。

例如,自2018年9月以来,十字架就已从中国的许多省(包括安徽,河北,河南,贵州和浙江)许多教区的教堂建筑中拆除。

也许最令人不安的是,北京在过去两年中一直在寻求强行禁令,禁止父母对未满18岁的孩子进行宗教教育,并禁止儿童和年轻人参加任何教堂或宗教相关活动,包括教堂组织的夏令营。梵蒂冈以外交方式向北京提出抗议,但收效甚微。

据中国消息人士称,即使临近续签协议,在某些地方仍在继续施加有关登记的压力。例如,8月初,河北镇定的地下主教贾治国(Julius Jia)因忠于教宗,不加入爱国会,被公安人员再次带走试图让他注册登记。

在另一起案件中,今年9月1日,闽东教区地下神父刘茂春牧师在前往医院探望病人的途中也被带走。直到9月12日,他的下落仍然不明。《美国杂志》获悉,梵蒂冈方面私下抗议此类失踪案,但中共政府根本无视抗议仍然继续实施拘捕压制。

梵蒂冈官员承认,就提名主教而言,该协议的实际成果仍然很少。自协议签署以来,只有两名新的主教被任命,而他们的提名在2018年9月之前就已商定。

《美国杂志》提到,很快将有另外三位主教被任命,但相对于40个教区没有主教的情况下,这是个非常小的数目。无论如何,尽管该协议并未能解决地下主教的困局,但最终有七名主教在过去的两年被中共政府予以承认。

在没有外交关系的情况下,罗马教廷长期以来一直寻求在北京开设一个像越南那样拥有常驻代表的办事处,以促进当地教堂和政府进行交流,但到目前为止,中共政府一直拒绝。

梵蒂冈官员承认,中共在谈判中占上风。在签署协议之前,一位官员说,“他们手中有刀”,这意味着如果罗马教廷没有签署协议,中共政府可以直接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任命和控制40个教区的主教,从而极大地损害了在中国土地上已经存在了数个世纪的教会的未来。

尽管如此,该签约还是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首先,对话将朝更加积极的方向继续进行。中共驻意大利大使馆是可持续沟通的渠道。

其次,双方代表团每年在梵蒂冈或北京举行一次或两次副外长级会议。下一次会议将在罗马举行,预计将正式延长临时协议,但由于CCP病毒的旅行限制,尚未确定日期。

除了这些正式的会面外,还有一个定期举行会议的联合工作组。最近一次是2019年11月在北京的会晤。那时,中共政府允许了梵蒂冈代表团团长克劳迪奥·玛丽亚·切利(Claudio Maria Celli)大主教在北京宣武门天主堂庆祝弥撒,这是自1949年以来第一次允许梵蒂冈主教这样做。

北京的李山主教和其他神父对此欢呼庆祝,随后他邀请梵蒂冈代表团一起晚餐。梵蒂冈代表团在该协议的密切监视下进行了对一些教区的拜访,并会见了当地的一些主教。

消息人士告诉《美国杂志》,虽然教皇方济各公开表示希望访问中国,但共产党当局认为这是“为时过早”的。从外交事务而言,罗马教廷自2019年2月14日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当时梵蒂冈国务卿秘书保罗·加拉格尔(Paul Gallagher)大主教在慕尼黑举行的国际安全会议上会见了中国外交大臣王毅。这是自中共执政以来的第一次高级别会晤。在此之前,会议一直是在外交部副部长的较低级别上进行的。

如果中共政府追求外交递进的方式来和罗马教廷打交道的话,那么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是扮演关键角色的中共国总理李克强和梵蒂冈国务卿红衣主教彼得罗·帕罗林(Cardinal Pietro Parolin)的对话。

这样的会晤可以为外交关系铺平道路,但中共国要求罗马教廷与中共建交的同时必须断掉和台湾的外交关系。梵蒂冈的消息人士说,到目前为止,在双边谈判中都没有提出任何问题。

无论如何,自从圣约翰·保罗二世任职后,罗马教廷就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正如当时的国务卿红衣主教安达洛·索达诺(Angelo Sodano)在1999年对记者说的那样,梵蒂冈准备将其大使馆从台北迁至北京,“不用明天,而是如果中共当局允许,今晚就可以迁移”。

如果临时协议如预期的那样再延长两年,那么许多尚待解决的问题可能会取得一些进展。但是很难预测进展会在哪里或用多长时间。

【译者注:“梵蒂冈协议”成功地让方济各缄默,并对西方世界趁机发起生物战,进展非常成功,既掩盖了中共掠夺世界的野蛮行径,又动摇了西方世界的宗教正义信仰。】

原文链接

翻译:DeJaVu
校对:文投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