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土地兼并”如火如荼,农民被上楼的尽头是粮食价格疯涨!

作者:Carlvin Boty

近年来以土地流转为形式的土地兼并运动在农村轰轰烈烈的开展,被剥夺土地使用权的农民被上楼,面临正在到来的粮荒和粮食价格的飞涨,失去土地的农民怎么填饱肚子,新时期大饥荒在中共治下农村又将上演!

2001年中共国入市,随着外循环经济局面的打开,为维持源源不断的低廉劳动力流入城市制造业,中共恶意压低了粮食收购价格,一亩地一年收成不抵一个月的打工收入,农村的劳动力纷纷涌往城市,农田撂荒比比皆是,一栋栋农房空置荒废,农村的留守老人和孩子没法撑起农业经济发展。此时以低廉的价格兼并农村土地上升为中共国策,2004年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提出土地流转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战略。土地流转表面上看是一种闲置资源再利用,实质上是变相的土地兼并,兼并农村的耕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则是兼并农村的宅基地,让老百姓上楼远离耕地。政策总体导向是让农民和土地分开,撤村并居上楼,部分成为农业工人,部分去城市打工,隔离农民和土地关系,剥夺农民维持生计抵御风险的土地资源。

 在剥夺农民土地的总体战略下,接下来的几年内关于推进土地流转和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政策层层加码。2005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颁布,给土地流转披上合法外衣。2014年《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进一步推进了土地流转运动。等等。2005年国土资源部下发《关于规范城镇建设用地增加与农村建设用地减少相挂钩试点工作意见》。2006年4月山东、天津、江苏、湖北、四川五省被列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第一批试点。2008年6月国土资源部颁布《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管理办法》。2010年的《国务院关于严格规范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 切实做好农村土地整治工作的通知》肯定了增减挂政策。在中共政府层层压力下,农村土地兼并大跃进如火如荼,甚至有地方政府一个月内完成70%的土地流转任务,2018年《土地流转市场报告》显示,近三年农村土地55%集中到种植养殖大户手中,32%的土地流转到了专业合作社或者农企,还有13%的土地由其他经营主体获得。以欺骗的手段流转土地经营权是比较容易的,此时期的粮食价格比较低,农民种粮不划算,但兼并农村宅基地让农民撤村并居上楼不容易,有些地方例如山东地市政府因为对中共政策领会太透而强迫农民上楼引起农民的抵制。对此,2019年《土地管理法》修改审议通过,对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打通道路。农村建设用地入市可以带来巨大权力寻租空间,相当于鼓励地方政府积极推进农民被上楼运动,未来农民被上楼将扩展到全国,兼并农村的宅基地又将成为一种运动。

土地流转通过转包、转让、入股等多种形式出让经营权,流转费用一亩地200-1000元不等,按照当地的经济发展情况和粮食价格来定。土地流转后,被上楼的农民生活成本增加,收入来源减少,一定程度上被剥夺了维持生计、扩大生产空间及抵御风险的各种资源。被上楼的农民穷则思变的出路减少,只有出卖廉价的劳动力谋生,或是去农地打工,或是去制造业企业打工。而种养殖大户、合作社和农业企业则是这场土地兼并的赢家,通过低廉的价格兼并了大量土地,而且有政府保护,而且又赶巧粮食短缺。土地兼并虽然形成了规模但没有使农村粮食增产增收,中共向来不重视农业技术,农业还是靠天吃饭。但是通过土地流转兼并,土地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像各地成立的合作社是现政府权力寻租的机构,农业大企业则是红色恶魔权贵的白手套,种养殖业大户则是中共权贵财富代孕者。截至目前,中共对农村土地兼并尤其是耕地兼并已处于收尾阶段,下一步粮食价格就会大涨,即使没有洪涝灾害粮食价格也会在中共权力的蹂躏下节节走高。届时,被上楼的部分农民在自家田地打工,眼看着自家地里的粮食丰收丰产,但自己没有拥有的权力,微薄的打工收入碰上高企的粮价买不到几片面包,饥肠辘辘将是常态。

GNEWS之前文章:
外循环切断房地产泡沫还能维持几日 https://gnews.org/zh-hans/363057/
中共“以房弱民、以房贫民” https://gnews.org/zh-hans/354609/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0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