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生活中的黑镜

4
603

新闻来源:MAILONLINE《每日邮报》;作者:Emilia Jiang;发布时间: 2020年9月8日

翻译/简评:沐子璐璐;校对/审核: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本文描述了中共国苏州当局引进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利用这款APP, 苏州当局可以给市民的行为打分。当局冠冕堂皇地称这一系统是为了让市民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如分类垃圾、 遵守交通规则、用餐礼仪等,其实质则是当局意图监控市民的一举一动和所有日常生活。 他们美其名曰通过这一系统要将其市民塑造成 “政府眼中的模范公民“,言外之意是他们要控制所有人的言行,并用打分给人们贴上标签,这样市民就会变成只听政府的、只按政府的意愿和要求做事的,没有自己思想和灵魂的木偶。

这款打分系统在苏州的试用,可以看出中共加快加强了对中国人的管控。此时是在苏州试用,一旦有经验和把握,便可以向全中国推广。中共日益加强对中国14亿人的监控力度,苏州的这款智能手机打分系统就是一个明证。除此之外,中共国还一直在建设大规模的监视网络,根据“ 一项调研表示,最快今年内中共国的居民将被6.26亿个街道监控器严密的监控,一个摄像头大概可以监控两个人。”。

中共处心积虑的就是要中国人民都生活在摄像头的监视下,没有隐私,同时被打分系统贴上标签,被塑造成 “政府眼中的模范公民“。 这与 奥威尔(George Orwell )的小说《1984》里描述的生活极为相似,那位 “老大哥”(Big Brother)的眼睛时刻盯着你,监控着你,让你不能成为你自己。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你想被时刻监控吗?如果不灭掉中共,你和你的子孙后代有的选择吗?

“现实生活中的黑镜”:中共国城市试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对居民行为进行评分—志愿服务者将被奖励,闯红灯者将受到惩罚

  • 中共国东部城市苏州引入了一个监控人们生活的评分系统
  • 这个新应用程序对市民的行为进行评分,行为包括道路礼仪和志愿服务
  • 苏州的这一计划在网上激起了网民的愤怒且有很多人称之为“现实生活中的黑镜”
  • 官员们称人们对此试用版应用程序持有“某些误解”

中共国东部城市苏州当局打算对当地市民的行为进行评分。 评分是通过一个可以监控人们日常生活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进行。苏州当局的这一评分计划激起了苏州市民的愤怒。 据中共媒体报告,苏州当局官员们引进这一评分系统,简称为‘文明码’,旨在鼓励人们变成政府眼中的模范公民。

根据这个应用程序,每个居民最开始都获得1000分,然后根据居民行为进行加或减分。如居民做了志愿服务则可加分,若闯红灯则减分。

该市这一新计划遭到中共国社交媒体用户的广泛批评。 很多人称之是 “令人窒息” 和“无意义“的,也有人将此计划与很流行的英国电视连续剧”黑镜“相提并论。

中共国一个城市当局计划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监控市民的日常生活然后给市民评分,激起市民愤怒。本图片摄于8月19日,拍摄了一位中国男士正在北京火车站外使用他的手机
根据苏州官员引进的应用程序,每一位市民最开始都有1000分,然后根据市民行为进行加减分。 如做了志愿服务则可加分,若闯红灯则减分。图摄于8月18日,记录一位女子在北京购物大厦外正在使用她的手机

中共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使用人工智能监控中国公民,这已经引起了广泛的质疑和批评。

成千上万的中国居民在病毒爆发期间被命令使用一个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此程序可以评估他们的健康状况并可以追踪他们的出行历史。

数以百万的摄像机遍布中国主要的大城市和小城镇的大街小巷。网络审查员监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的活动。中共国国有电信运营商们可以跟踪其所有手机用户的行踪。

根据全球时报(Global Times)报道,苏州这一新评分系统是由一个”出行指数” 和一个 “志愿服务指数” 以及其他指数组成。 出行指数与人们的道路礼仪和交通违章记录相关,而志愿服务指数由个人参与志愿活动程度来衡量。

据报道,当局在一个声明中说,该系统旨在为每位居民建立一份 ‘个人形象’,力图帮助他们养成良好的日常习惯,例如垃圾分类,文明用餐,礼貌社交和良好在线行为。

在中国东部城市苏州,当地官员引进评分系统,简称 ’文明码‘,以鼓励市民变成政府眼中的文明公民

在上周的简短试用期间,该智能手机应用程序遭到公众的强烈反对。 很多网页用户攻击此系统“让人窒息” 并且是 “现实版黑镜”。

很流行的英国电视连续剧‘黑镜’中名为 《下冲》( Nosedive) 的一集描述了一个反乌托邦世界,人们在每次互动后都用智能手机互相评分,这种评分会影响他们的社会等级排名。

一位评论员者评道:“我的老天啊,我感觉我们正生活在《黑镜》那集《下冲》描述的世界里。“

另一位回复:“请给普通人一些生存和呼吸的空间。”

第三位网民说:“大数据将让我们 ”全裸“,这是我们失去自由的标志。”

在新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中共国使用人工智能监控其公民,这让中共国面对广泛的质疑和批评。摄于4月1日,图为一位乘客在武汉一个地铁站正在扫描二维码以便得到绿色通行证
图为5月3日一个工人正在一位记者家门口调测一个监控摄像头,这位记者刚从武汉返回到北京隔离在家中。 根据环球时报 (The Global Times)报道,安装这样的安全监控器 “仅是为了抗疫“工作。

官员们在周日针对公众的批评做出了回应,告诉记者们说这个系统仍在试用阶段,等全部开发后会再次引进给公众使用。

澎湃新闻(The Paper)的记者们报道,这些官员们还称公众对此系统 “有些误解“,这个系统是公众自愿使用。据说政府在公众强烈反对后已经停止测试这个智能手机公共应用程序。

撰写了有关全球受监控程度最高的城市的报告的安全分析师保罗·比绍夫(Paul Bischoff)认为,中共国已利用健康危机来加快实施国家监控的速度。

比绍夫(Bischoff)先生对邮报在线(MailOnline)表示:“这正是自引入联系人跟踪应用程序以来,隐私倡导者一直警告要提防的那种监视蠕变。”

他继续说道:“一直以来联系人跟踪应用程序存在一个风险,那就是其使用会超出预期用途,尤其可能被用于监视。 不难想象当局会利用对联系人跟踪数据的访问权,用以限制活动和集会的自由。”

“不论实际上这是否会发生,只要当局有监视用户的能力就会导致他们采取不同的行动,这对活动和集会等自由造成令人不寒而栗的影响。“

据比绍夫(Bischoff)先生表示,官员们已经使用了各种监视方法,包括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通过人们的手机增加位置跟踪, 在公共场合增加脸部识别的使用。

中共国还一直在建设大规模的监视网络,自诩安装了上亿个街道摄像头。

在中国湖北省中心的武汉市,一名乘客在一个轻轨上手持通过手机显示的一张绿色通行证。 绿色是表示用户无症状的“健康代码”,搭乘地铁,入住酒店或进入武汉市都要持有这张通行证
撰写了有关全球受监控程度最高的城市的报告的安全分析师保罗·比绍夫(Paul Bischoff)认为,中共国已利用健康危机来加快实施国家监控的速度。图为在6月22日一位男子进入北京一家超市前,被要求通过其手机里的一个应用程序扫描一个QR 码以显示他的健康状况和出行状态。

中共建立的这个监视网络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脸识别系统,旨在3秒内识别处14亿中国人中的任何一人。

一项调研表示,最快今年内中共国的居民将被6.26亿个街道监控器严密的监控,一个摄像头大概可以监控两个人。中共国有5个全球监控最严的城市。其中受监控最严格的是重庆市,那里安装有250万个街道摄像头,相当于一个摄像头监控6个人。

评论家对此计划特别警惕。很多人将之类比为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 )的小说《1984》里描述的反乌托邦体系。故事中此体系被一个名为 “老大哥”(Big Brother)的虚构的国家领导人监管着。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liya
1 月 之前

流氓,恐怖集团

0
123456l
1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joop12345
1 月 之前

邪恶

0
Security
1 月 之前

弄死 共产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