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CCP病毒死者亲属起诉地方政府隐瞒疫情真相被法院驳回,说明了什么?

图片来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

《法新社》2020年9月17日武汉消息,武汉CCP病毒死者亲属起诉武汉地方政府隐瞒疫情真相渎职,目前至少已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五起诉讼,但是这些案件被法院突然驳回,理由是不符合程序,目前起诉人和律师均面临巨大压力。

武汉退休人员钟汉能(Zhong Hanneng)的儿子在今年二月份死于CCP病毒,承受了作为一个母亲最悲伤的噩梦。她与其他丧命于CCP病毒的死者亲属一起,发起法律诉讼起诉对她儿子死亡负有责任的地方政府。死者亲属指责武汉市和湖北省政府在去年底首次爆发CCP病毒时隐瞒了疫情真相,没有及时向公众发出警报并采取措施控制传播,致使CCP病毒失控大爆发。迄今为止,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CCP病毒已经造成将近3,900武汉人死亡,而全球已经有90多万人丧命。原告要求约人民币200万元(合29.5万美元)的赔偿和公开道歉。

但是,据诉讼人士称,他们的诉讼被法院突然驳回,数十名起诉人面临着当局不许起诉的压力,当局警告律师不要帮助他们。武汉法院驳回诉讼的决定是通过简短的电话通知的,而不是通过法律要求的官方书面解释,这显然是在避免留下书面文字记录。武汉法院的工作人员拒绝了法新社的置评请求。

CCP病毒去年12月在武汉出现,但武汉市政府当局最初隐瞒疫情,并迫使举报医生封口噤声。共产党继续推卸责任,甚至质疑病毒是否起源于中国,同时大肆宣传其后来在抑制家庭感染传播方面的成功。67岁的钟汉能说:“他们说这种病毒来源于自然。但是,现在这样严重的后果是人为造成的,您需要找出谁应该负责”。到今年1月下旬,CCP病毒在武汉迅速蔓延,但官方仍未在全市范围内发出警报。随着中国农历新年长假节日的临近,数以百万计的武汉人到外地度假,将CCP病毒传播到了全球。钟汉能告诉法新社:“我们不知道公共汽车上充满了病毒。所以我们每天都出去。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口罩”。钟汉能和她的儿子彭怡(Peng Yi,39岁的小学老师)在琳琅满目的商店里开心地购物。1月24日,武汉终于开始封城,而她和儿子却生病了。 虽然她很快康复,但她儿子的病情恶化了。在接下来的两个痛苦的星期中,他们在不堪重负的医院里度过了漫长的时光。先是乞求让彭怡入院治疗,但没有取得结果。由于缺少测试剂,彭怡一再被医院拒之门外。彭先生终于在2月6日住院,但两周后,他死在呼吸机上,死亡时没有家人陪伴。

作为武汉病毒受害者家属的代言人和发言人,张海(Zhang Hai)的父亲在治疗与病毒无关的疾病时在武汉一家医院被病毒感染,然后死于CCP病毒。张海指责武汉政府当局正在对他进行污名化,封闭他的社交媒体帐户,并散布谣言称法律诉讼是对参与起诉家庭的一个骗局。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收到了官方的恐吓,许多死者亲属加入了一个聊天群,但是死者亲属聊天群已经被警察渗透,聊天群里的大多数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张海说:“他们知道,如果我能成功提起诉讼,其他许多家庭也会跟着提起诉讼”。武汉市政府对次未回应法新社。

由于在武汉的初审被法院驳回,张海最近向湖北省级法院提起了上诉,钟汉能也有同样的计划。张先生打算不顾个人风险,一路向中共国最高法院上诉,追讨公道。他说:“父亲是我的动力”。

评:中共国的法院就是中共专制统治的工具,武汉的法院就是受到武汉政府的直接领导和控制的,只会维护CCP和武汉政府的统治,根本不会为老百姓主持公道。武汉CCP病毒死者亲属起诉武汉地方政府的诉讼案件被法院驳回,表明中共国根本没有公正的法制体系,所谓的法律是骗人的,本质上是人治而不是法治。法院和政府都是和CCP穿同一条裤子的,对中共的法院和法律都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原文链接:

https://www.france24.com/en/20200917-wuhan-next-of-kin-accuse-china-of-blocking-covid-lawsuits

翻译报道:下里巴人

校对整理:Sarathecat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4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joop12345
4 月 之前

邪恶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