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CCP体制假大空、邪恶本质

图片来源:zhuanlan.zhihu.com

任何一个机构,都有自己的架构和相应管理规则。CCP作为一个庞大的组织,它的主要管理形式,也就是它常常所说自己的组织制度,主要的来自《党章》规定,而核心是所谓的“民主集中制”。我们加上所谓,其实就是说,没有民主只有集中,民主只是用来糊弄群众和基层党员的幌子。本文笔者通过自身党内外两个维度的观察和切身体验来说明此点;同时,作者比照CCP自己的规定来逐条考察,也可以得到非常明确的如上结论。

CCP《党章》第二章就是讲的“组织制度”,其中明确规定“民主集中制”的六条具体要求。第一条中有是“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我们认为,从表面上看,这些似乎是有道理的,现实中,你看来好像也是这样在体现的。可是具体操作起来,这些名词常常处在随意转换,相互替代,彼此混淆的状态。比如“少数”和“多数”。到底什么是“少数”,什么是“多数”?谁是少数,谁是多数?它想让你成为“少数”,你就是“少数”;它要你成为“多数”就是“多数”。

就拿香港问题来说,如果你是党员,你对《国安法》提出异议,你就是少数;它用大量的数字堆砌来压服你,逼迫你承认你要服从“多数”。如果反对的声音大了,多了,它有两种方法:一个就是制造更大的假数字,让你成为“少数”;二是把你变成“下级”,用“上级”的权威来压服你。你只要仔细观察一下,目前CCP治下的所有社会问题,就能很容易发现这样的随意转换,极端混乱。一旦你稍有逻辑不清或识别力不够,马上就掉入它的连环套。

我们还可以用正在发生的蒙古语问题来做示范。CCP推行削弱蒙古语教育的措施,被蒙古族同胞抵制。那么它首先会把抵制的党内有正义感的人,标示为“少数”;用蒙古自治区党组织内的“多数”来压迫这些人。如果你认为这些“多数”不是蒙古族,它会马上各种动员加上作假,来给你一个所谓的“多数”。其次,它会用个人服从集体,下级服从上级的路子继续来给你安嵌套和循环的陷阱。它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解释自己。蒙语区相对整个全国来说是少数,相对中央来说,是下级。每个家庭和个人都是必须服从集体。以这个方法,不要说它在党内绝对是权威,它在全国和党外也是统统没有推行阻力。

你在这里看到民主,体会到民主了吗?规矩已经给你定好,帮规已经就立在那里,可是老百姓和一般党员来看时,你是真的不能从文字本身推知这些背后的名堂和可能的操作。一句话,什么都是这个CCP说了算。每个规定和概念其实没有严格的界定。内涵极少,外延极大。稍加更改,立马就可以变通。这是人治的一个显著特点,而非法治。至少从它自己对党员的规定就可以看到。它既可以依此随意整治党员,它也当然更加可以自由地奴役百姓。

CCP的组织制度规定“党的各级领导机关,除它们派出的代表机关和在非党组织中的党组外,都由选举产生”。“选举”这个词,以我们在体制内常年的生活体验和工作观察,根本就不是一个现实存在。选举都是走形式,基层党员和相关群众,涉及到跟党的事务有关联的,都是做个过场,举手表个态,做个样子而已。我们不论是作为曾经的党员还是作为群众,从未真正体会过投票选举过谁,或者被谁有过严肃庄严的投票和选举。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地配合做做秀而已。

有关组织制度的第三条是“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党的地方各级领导机关,是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和它们所产生的委员会。党的各级委员会向同级的代表大会负责并报告工作”。过往的最高机关的选举,我们就不用说了。一是没有多少人能够直接参与其中,各级党员也都是被通报一个结果,知道结果,接受结果,就行了。你没有质疑的权利。下面的声音,上面听不到也不想听到,因此,各级的“举手派”,“同意派”占据所有高位,哪里会有反对声音。党内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党外了。

有关组织制度的第四条,“党的上级组织要经常听取下级组织和党员群众的意见,及时解决他们提出的问题。党的下级组织既要向上级组织请示和报告工作,又要独立负责地解决自己职责范围内的问题。上下级组织之间要互通情报、互相支持和互相监督。党的各级组织要按规定实行党务公开,使党员对党内事务有更多的了解和参与。”这一条其实我们认为是“赘语”。为什么呢?这一条写出来,只是做样子,告诉百姓和一般党员CCP还是有空间让你发表意见的。可是,事实真是这样吗?

这里面的很多字眼,全是做秀级别的,如“经常”、“及时”。这种事情哪里有过?我们在党内外多年,自己没有见到,也更加没有听过。你不去给领导找事,不去麻烦领导和上级就是起码的党员修养。即使上级要做做样子,过问你的冷暖,你也要昧着良心地说,“请组织放心,我能克服”。CCP这些规章制度是它党内奴化和压制的工具。党员虽然是经过挑选的群众,已经更加符合它的制度建设需要,奴化和使用已经更加适合需要,可是,还是不够的。制度依然要不断强化,而且是冠冕堂皇地强化。就正如文贵先生先生的比喻,CCP对人对管制就是“强奸了你,还要你承认你享受,你还有高潮”。

在这一条中,下级请示是必须,这是明规则;有了请示,上头心里有底,即使再大的祸害,也可以免除,这是潜规则。如果你没有请示,就算作出再大的成绩,也讨不到上级的欢心。这样一旦工作上有差错,上级就可用它的权力如拂尘一般轻轻减免罪责。至于“独立负责”地解决问题,就是要做到不给上级捅娄子,不给上级带来麻烦,任何事情能自己职权范围控制和压制,就不要被越级给暴露到上层。这次武汉疫情,武汉市长就用到这两个方面规则下的处理方式。一是请示了;二是尽力自己解决。可惜两者都未能得到上方的满意。至于这一条中的“互通情报、互相支持和互相监督”,常常演化成彼此勾搭包庇。

CCP组织制度第五条内容,“党的各级委员会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制度。凡属重大问题都要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由党的委员会集体讨论,作出决定;委员会成员要根据集体的决定和分工,切实履行自己的职责。”大家读过,也可以体会到,这些内容重复更迭,无非是换个字句讲差不多的意思。这些真的是空洞冗长的文字其实就是CCP玩弄党员和群众的游戏。让你读来好似有道理,但是真的与现实一对照,马上就被照出其妖精怪相,遮也遮不了,挡也挡不住。

党内的人士,因为被框在这些所谓的条例中,其实是动弹不得。这些制度文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最后以哪个版本为准,是谁更有权谁说了算。你怎么较真过CCP?正因为这样,有识之士,要么见好就收,适可而止,当个听话懂事的人;要么就决绝一点,自己勇敢走出体制,作出可能的利益牺牲。我们自己无论是在党内还是在党外,心里怎么明白,都能对CCP的邪恶狡猾识别到今天的程度。这一切都得益于爆料革命。

CCP组织制度的最后一条,我们现在读来都是当笑话看:“党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要保证党的领导人的活动处于党和人民的监督之下,同时维护一切代表党和人民利益的领导人的威信。” 我们认为,在维护其威信上,CCP绝对做到了;在确定无疑地维护其个人崇拜上,CCP百分之百地做到了。这里的每一个方面,CCP都是完全反向地做到了,而且超出了党内众多人的想象,当然也超出了党外群众的想象。是爆料革命让我们了解了CCP。即使作为有幸在这场世纪之战中开智的少数人,我们还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重新整理、思考,才能纠正很多过往的既成观念。

本文仅就CCP号称的建党立党根本组织原则的指导性文本,就能找出很多的漏洞和虚假。可是,整个CCP体系都在全面的作假和共同构建出一个假大空的华丽表面,人身在其中时间长了,就很难跳出来看,也就很难做到理智地思考,并且道德地做人。此邪恶不除,世界就没有真理和正义。而中共被灭之后,彻底清除人们长时期形成的思维定势和行为模式,还任重道远。

作者:喜妈 三只松鼠

编辑:期待光明 校对:思乡油饼  审核:Giselle

3+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

0
poul_h
2 月 之前

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ccp is evil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