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自由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

作者:三木真黒ホーム

今天西方社会通常说的自由主义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现代自由主义,这个和古典自由主义其实在政治光谱是两个极端,这也是大家怎么理解「自由」这个词的差异产生的。最近因为美国「黑命贵」运动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让不少人重新思考什么是「自由」,我们享受的「自由」是不是理所当然的呢? 「自由」的边界又在哪呢? !这个话题其实我想写了有一段时间,就是抽不出时间好好写一下我的思考,今天终于静下心来写一篇吧。

这里首先开始讲的是「自由」,自由一词西方和东方的理解最早就有很大的歧义,东方尤其是国人理解的「自由」属于一种放任不受控制的行为,宋朝王安石有首白话诗: 「风吹瓦堕屋,正打破我头。瓦亦自破碎,岂但我血流。我终不嗔渠,此瓦不自由」。这首诗说的是风吹屋顶瓦掉下来,砸到我头破流血,但是我不怪责瓦片,因为这块瓦不自由,这里带出了自由的意义就是能自己控制自主的行为,所以不自由就是不能自己控制自己行为的一种表现。 《东周列国志》中宣王斥责臣下曰:“怠弃朕命,行止自繇(由),如此不忠之臣,要他何用!”晋武帝司马炎下诏指责王浚“忽弃明制,专擅自由”。在这两个例子中,“自由”(自繇)都具贬义色彩。秦汉以后,“自由”概念的贬义化日益凸显。自由常常被视为散漫放纵、为所欲为、扰乱秩序等等。这个和现代国人理解自由的定义相差不大,今天很多国人还是认为自由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种概念。可以说东方的自由一直是秉持着差别不大的意义。哪西方对自由的定义又是什么呢?

图:《论自由》约翰·斯图尔特·密尔

西方对自由其实一直有争议,从哲学概念到经济概念,其实有很多不同的争议,比较出名的就是来自英国哲学家约翰·斯图尔特·密尔出版于1859年的一本功利自由主义哲学著作《论自由》其中定义了自由就是基于「最大幸福原则」此外他还提出的基于个人自由之道德准则包括:出版自由、思想自由,以及讨论自由。除此之外,密尔在总结中还提出了还两条针对个人与社会关系的格言,以及在不涉及个人自由情况下,反对政府干涉三条的合乎功利的理由。这个可能曾经是西方最主流的关于自由的定义了。

哪什么是「现代自由主义」什么是「古典自由主义」呢?先说说「古典自由主义」吧,既然称得上古典,就说明这种自由主义的定义存在更久,哪什么是「古典自由主义」呢?简单来说,就是早期的自由主义,从启蒙时代开始直到约翰·斯图尔特·密尔为止的自由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是一种支持个人先于国家存在的政治哲学,强调个人的权利、私有财产,并主张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认为政府存在的目的仅在于保护每个个体的自由,可以说是小政府大社会的概念。哪「现代自由主义」又是什么呢? 「现代自由主义」又有另外一个名称,叫「社会自由主义」顾名思义,「现代自由主义」更偏向社会主义,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的英国,一群被称为「社会自由主义者」的思想家提出反对自由放任的古典自由主义的主张,主张国家干预社会,经济和文化生活,将个人自由视为只​​有在有利的社会环境下才能实现的自由,属于中间偏左的政治思想。在罗斯福新政之后,其新政思想结合更早以前的带社会主义色彩的自由主义,在后来体系化后,即成为社会自由主义。二战后社会自由主义运动常与和工人阶级、工会运动联系在一起,典型的就是女权,平权,工会,都是属于这类。

大致上的介绍说完了,哪这些自由其实体现在哪呢?之前我也写过一篇文章,「我解读的个人自由」是写个人为什么能体会到自由,今天说说今天西方主流社会两种「自由」的差别,从上面的定义来看,古典自由主义崇尚小政府大社会,放任经济,保护个人自由优先于集体,而现代自由主义就推崇大政府小社会,保护弱势集体,那到底在里面价值观的区别又在哪呢? !

在20世纪下半叶,以赛亚·伯林开始用「两种自由」的概念来划分自由:「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我之前文章曾经用「被动自由」和「主动自由」 ),这就是两种自由的价值观区别,哪什么是「消极自由」呢,就是一种被动的行为的自由,像是不喜欢的自由,这里包括表达不喜欢言论的自由,因为不喜欢属于思想自由的层面,那出版自由,言论自由,甚至讨论自由都属于思想的自由,也是「消极自由」,那「积极自由」呢,简单说,就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有支配自己行为的自由。当然这里不应该包括犯法的自由。更准确的说是不伤害他人自由的自由。这两种自由其实正正体现在「古典自由主义」和「现代自由主义」,近代世界有个价值观,就是平权,平权是什么,当然来自权利不公平产生的问题,哪什么引发权利不公平呢?当然是来自结构性的问题,例如法律的不公平,造成弱势群体争取平权,典型就是美国黑人平权,女权平权,同性恋平权和少数族裔平权等等,那平权如果来自制度的不公平,当然需要平权,那如果不是来自制度的不公平,个人有没有权利不喜欢某些族群呢? !那就是一个一直争执不休的问题,就是保护个人自由重要还是保护那些少数族群不被歧视重要的问题了。

今天西方左派思维就是大政府小社会,所以会利用公权力保护少数族群,本来从想达到的结果来看是出于好意,但是往往是事与愿违,首先,维护少数族群的权力,是不是来自公平的制度呢?如果保护某些人的权利而侵犯了其他人的自由,那这种保护优先还是个人自由优先呢? !这里就要说到「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了,因为消极自由并不形成积极的行为,所以消极自由应该全面保护,也就是属于思想自由层面,一个人的思想是不可能也不应该被外部左右的,那「不喜欢」是不是应该也受到保护呢?曾经有一句话说:「没有批评的自由,则赞美毫无意义」那没有不喜欢的自由,喜欢也一样毫无意义了。而且喜欢不喜欢很多包括了个人自由意志,就像美丑一样,很个人的观点,没有一个可以衡量的标准,那喜欢肥的瘦的也是个人喜好,强逼别人不许「不喜欢」算不算是思想控制呢?那如果政府利用公权力保护少数族群不许其他人「不喜欢」这个族群,是不是侵犯人权呢?

真正的保护其实来自维护社会的「公平」,那利用族群的差异产生的矛盾,制定法律保护某些族群,何来体现「公平」呢? !本来平权来自公平,不是来自平等,人本来就不存在平等,除非想实现共产主义,而现实上,共产主义其实也不能实现平等,这个也是西方共产主义走到今天已经被遗弃的原因,但是共产主义虽然被遗弃,但是左派还是换瓶不换酒,利用现代自由主义的马甲重新复活了,因为本来平权是解决结构性的不公平造成的,也就是法律上不公平的问题,但是废除了不公平法律之后,平权就会要求越来越多,也就是说从废除不公平的法律,到制定新的法律保护自己,那就是从一个不公平走向另外一个不公平,这就是左派利用少数族群争取权力,让自己获得更多政治利益而破坏了制度性平衡,造成一个社会不公平产生的不稳定。这就是今天美国为什么会发生「黑命贵」问题的原因。

当年曾经有个苏联冷战时期的笑话,说一个苏联科学家准备移民美国,临走之前领导找他谈话,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他移民美国,领导问他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对国家不满意呢?科学家说,没有,非常满意,领导又问,这么满意为什么还要去美国?科学家答到,因为美国可以让我不满意。这个笑话我经常说,其实就是代表了曾经的美国对自由的价值观,因为这里正正体现了「消极自由」,一个人不能有自己的「消极自由」那还算有自由嘛? !而「古典自由主义」的核心就是出版自由、思想自由,以及讨论自由,其实简单的说,就是保护「消极自由」「被动自由」「不作为的自由」因为这些都是思想自由的一部分。而共产主义其实就是因为消灭了思想自由,所以在西方社会被主流遗弃,但是今天的左派,其实也在慢慢侵蚀「消极自由」,美其名「反对歧视」,其实是把歧视上升到道德层面,剥夺了人的「不喜欢」的自由,纵容社会底层侵蚀「消极自由」最终社会会因为不能表达「不喜欢」而形成逆向淘汰,最终是社会倒退。这也是为什么会发生「黑命贵」这种反智现象,你可能从来不会想象到美国会发生这种事,但是事实上的确发生了。

其实「消极自由」存在积极作用,我们看见的所谓「歧视」其实是来自不同阶级产生的差异,而不喜欢被歧视的感受其实是一种推动自己向上的动力,而这种动力其实也是人类发展的动力,人类依靠自己的努力跨越阶级的界限,本身就是一种原始的动力,而人类出生就不存在平等,甚至起跑线都不一样,但是至少在一个游戏规则公平的环境,这种不平等是可以忽略的,就像一场运动会,黑人白人各自有自己的优势,游戏规则不会因为人种肤色改变,最多是在性别和体重分类,这也是可以维护最公平的游戏规则了,那运动会只有一个胜利者,也是丛林法则,但是你可以因为自己比较弱而要求更多有利自己的规则嘛?试想想一场人人都能赢的比赛能持续下去还是一场公平但是只有一个人能赢的比赛能持续下去呢?就像奥运会,很多人参与都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赢,但是都把参与视为一种荣耀,因为这是靠自己努力争取的,而有机会参与已经是一种光荣,那如果奥运会是人人都能赢的比赛,或者可以用药让自己胜利的比赛,你觉得参与还有荣耀嘛? !

所以除非比赛规则不公平,不然参加者不可能人人平等,但是不影响参加者感觉自卑,因为参与一场公平的竞技比起人人平等的获得奖励更有意义。这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法则,因为一个公平的社会,本身歧视对社会的影响力很小,因为歧视本身就存在在不同阶级之间,超级富豪会歧视普通富豪,普通富豪会歧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也会歧视底层阶级,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有没有法律保护歧视链中间的人呢,你如果是普通富豪,被超级富豪歧视有没有法律保护呢?肯定没有,那为什么歧视链最底层的就需要特别保护呢?一个公平的制度对他们的保护不够嘛? !当然我不赞成歧视,但是纯粹因为肤色性别种族而歧视的人其实在社会占的比例很少,大部分人「不喜欢」是来自个体行为,而一个族群大部分存在这种行为,是很容易被人整体「不喜欢」的,但是最根源的原因也不是源自于肤色种族,最终还是来自整体行为给人的观感。

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西方左右派价值观的文章,「左右价值观的不同」我看来左派是追求结果正义,右派追求的是程序正义,其实维护一个公平的游戏规则本身就是维护程序正义,这里的程序正义是泛指自然法则的程序,所以维护一个社会法律公平也是程序正义的一部分,而结果正义本身就是不惜破坏法律的公平性而追求结果正义,也就是像平权法案这种对于劣势族群的不平等待遇,这种待遇可能是从以前的劣势到现在的优势,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而这种不公平其实还存在,甚至更加激化了歧视问题。我们普遍认为的歧视是政策劣势,其实政策优势同样是歧视,因为最终制度公平的社会,歧视不会造成社会问题激化,因为被歧视或者歧视的人群体其实会自我平衡,甚至超越公平的歧视行为,也不需要歧视法律,因为其他法律也可以保护这些族群,而制度性的不公平才是让社会产生问题,甚至激化社会问题的根源。

今天的现代自由主义,其实就是换了马甲的社会主义,其实本质上是对真正自由的伤害,也就是打着自由反自由,如果真正的自由主义追求者,其实更应该捍卫自己的「消极自由」。当然消极自由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甚至不可能保障达到结果正义,但是如果没有消极自由,那整个西方价值观就不存在了,改革需要符合程序正义,而不是追求结果正义,因为历史证明,任何追求结果正义的人,最终都变成了魔鬼,这个世界本身就会自我平衡,所以当极左横行的时候,这也就是极右的土壤,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川普的右,那就问问谁让极左横行,让右派有这种土壤吧。

要知道极权之下是不可能有「消极自由」的,那追求「积极自由」的时候任由「消极自由」被侵蚀,最终的结果就是连最初争取的「积极自由」也会丧失。因为当你没有说「不」的自由的时候,你就不再可以拥有任何「自由」了。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三木真黒ホーム.blog

http://is.gd/uQ1Jvw

0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joop12345
5 月 之前

谢谢

0
winstonvon
5 月 之前

仍然是胡適所說:多研究問題,少談些主義

0
winstonvon
5 月 之前

社會由人組成,這個社會做出錯誤決定,那就不讓人來做決定就行了,很多文章的理據會推導出這種觀點。問題不是所謂做了什麼,是怎麼做才能讓社會有一個修正自身往更好發展的能力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ccp is evi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