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7:1984进行时

1984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11.命案

温斯顿担心表情会泄露他的想法。他的不屑可不能显露到脸上。要甩掉奥布兰,温斯顿只能说自己要去卫生间。茱莉娅的姨妈开了间酒吧,每次家庭聚会都是在这里。今天姨妈歇业一天,专门接待他们。为了不引起奥布兰怀疑,温斯顿向酒吧院子后面的卫生间走去。

茱莉娅的妈妈和姨妈正站在院子说着什么。她们似乎是有意压低声音。温斯顿觉得奇怪。两位夫人都是很豁达的那类人,平时快言快语的。他不想让她们尴尬,打算从她们背后绕过去,却听到了不该听的。

“维舍尔带着两个不认识的警察和A国人一起来,把监视器的硬碟拿走了。他们送回来后,我发现三个月的录影记录被删掉了。”

“天啊!”茱莉娅的妈妈几乎惊叫出来。

温斯顿也在心里惊叫了一声。和A国有关的事总是很诡异,但通常只是在A国。

“维舍尔之后又来过,跟我说,任何人问起这件事都不能说,一个字也不能说。你知道维舍尔是我们的常客,他在消防局工作了二十年,从来没对我这样说话。这简直是威胁。我知道他也威胁了对面的餐馆,是不是威胁了所有人我不知道……”

“你说A国来的人?”

“维舍尔说是A国国防部还是秘密警察之类的,我没记住。”

温斯顿觉得一股血呼一下涌到脑袋里。他必须溜走,绝不能让她们看到他。

温斯顿快速转回酒吧,躲到吧台后的角落里。他心跳很快,如果有人看到他会以为他生病了。他必须让自己尽快冷静下来。他想不出会是什么事让A国警察出现在酒吧。不会和他有关,他想,他太无足轻重,不值得动用这么大的力量。 B国警察会心甘情愿帮助A国毁掉记录?温斯顿觉得完全不可能。 B国的法律和A国完全不同。 A国警察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随时让任何人消失,拿走他的钱,逮捕他的家人。但B国是不可以的,除非被买通。温斯顿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温斯顿站起来,躲着被人看到反而会生疑。他去找茱莉娅,看到她正和她的表兄帕森斯聊天。帕森斯是姨妈的大儿子,在一家很大的新闻机构任职。温斯顿看着他们,不知为什么心里不太舒服。两个人显得太亲了,如果是其他男人,温斯顿不会在意,但是帕森斯让他不放心。帕森斯身上有种公子哥儿的轻浮气,他喜欢用眼角瞟着女性,而且毫不掩饰他是有意图的。

温斯顿走过去,听他们居然在说一个女人。

“温斯顿,帕森斯交了一个A国女友。”茱莉娅一向心直口快。

“真的?你原来那个女友呢?”温斯顿也不知怎么竟然冒出这么一句,他并不想显出不友好。

幸好帕森斯不在意。他立即发出邀请,下个周末一起聚聚,他带上新女友。 “她是学生?还是已经工作了?”温斯顿其实并不关心。他和本地其他A国人联系不多,除了比较熟识的几个朋友。

“她在A国联谊会,他们经常办活动,你没去参加过?”

“以前去过一次。”温斯顿含混地说。他没说自己曾经想去那里业余授课教语言。但是去了一次就没有再去。今天和A国有关系的事怎么这么多?温斯顿又想起刚才的事,心里有点烦。

他很快就把这些事忘了。但是有一天夜里他突然醒了。就在睁开眼的一瞬间,他想起看到的一条新闻,一个A国富豪在墙上拍照时摔死了,地点好像就在姨妈家的酒吧附近。温斯顿心里一惊,再也睡不着了。他爬起来拿出手机搜了一下。

他知道这富豪不是一般人,有传闻说他帮助A国领导人的家族转移资产。报导很短,只说富豪来旅游,看到景色漂亮,就要登上墙头去拍照片,不幸坠落。温斯顿前些天看到新闻没有留意旁边有张图片。图上是离姨妈家不远的一个教堂。温斯顿心里又是一惊,他去过那里,这段墙并不高,摔下去,几乎不可能立刻致死。

更让他吃惊的是,就在他要退出网页时,他看到报导下面的署名,竟然是帕森斯。

12.联谊会

A国联谊会在周六下午举办活动,帕森斯给茱莉娅他们报了名,说好在那里见面。不知是为让温斯顿高兴,还是她真有兴趣,茱莉娅说一直很想多了解A国文化。她抱怨温斯顿对她的好奇心漠不关心,从不主动向她介绍。

温斯顿对茱莉娅的批评不置可否。他觉得茱莉娅和她哥哥奥布兰是两个极端。奥布兰认为A国就像蛮夷之地,不值得去了解,他认定B国远甚于A国。茱莉娅从出生落地就被精美的B国文化环顾,难免审美疲劳。她对远方异域的好奇只不过是给平淡的生活添加佐料,或者为餐桌上添一道小菜。 A国是温斯顿的月之暗面,是无法启齿的痛处,是无法与人在餐桌上分享的。

茱莉娅收到A国联谊会的邀请便开始做准备。穿什么合适?给帕森斯的A国女友带一瓶香水还是一束花作礼物?温斯顿一律回答:都可以。但他自己却找出最好的一件上衣。他刚到B国,曾去联谊会应聘兼职教授A国语。试讲前他拿到课本,发现根本没法教,上面只是把一些A国的洗脑文章翻译成了B国语。显然,联谊会并不在乎B国人是否真的能在那里学好语言。温斯顿觉得这是在耽误学生时间,人家很真诚地来学习,却发现学不到东西,这简直有欺骗的嫌疑。这种事在A国很常见。温斯顿真不愿意B国也成为这样。他再没去过联谊会。

温斯顿找不到理由推脱,只好答应和茱莉娅一起去。他平常穿着随意,只要和B国普通人穿的差不多就行。但他现在却找出最好的衣服。很可笑的,他想,他的潜意识是要让同乡看到他在B国过的不错,好像能为B国人增添颜面。

他知道很多A国人暗自嘲笑B国人,觉得他们特别傻。 A国人稍微研究一下B国的规章制度,就会发现有很多漏洞,因为他们相信人是诚实的,不会故意欺骗人。所以B国人特别容易上当。 A国人觉得自己是世上最聪明的民族,很容易利用B国人的这个弱点,无论是自己做生意还是国家间的贸易,A国能占不少便宜。

温斯顿却暗自以此为耻。 B国人的善良和真诚在他看来是最宝贵的。历史上,B国的教会曾帮助A国建立医院、孤儿院和学校。但后来都被A国赶出来。还有B国教士被虐杀。 A国此后也不允许年轻一代知道这些事。他们告诉年轻人,B国历史上一直欺负A国,抢夺他们的资源。所以A国人除了瞧不起B国人,还恨他们。小时候,温斯顿的妈妈偷偷告诉他这些都不是真的。长大后,他偷偷找到一些书看,证明妈妈是对的。但他不敢告诉其他A国人,害怕他们说他是卖国贼。

联谊会设在一幢很大的古典建筑里,门口钉有小牌子,上面说这是历史遗迹,曾是当地巨贾的宅院。院子里还保留了一口井,井上有雕花的护栏和一尊雕像。虽然都是复制品,但很漂亮。几棵高大的椴树在微风中婆娑。进入主楼大门就是一个宽阔的大理石台阶,铺着地毯。温斯顿上一次是在旁边的小楼授课,没有到主楼来,想不到这么气派。

台阶下是这次活动的接待处,给每位来宾分发礼物。茱莉娅发现礼物是B国产的钢笔,和她上次送给奥布兰的生日礼物一样。温斯顿和茱莉娅一起去买的,他知道价格,钢笔虽然算不上名贵,但也不便宜。温斯顿有点脸热。 B国人之间通常不会送贵重礼物,赠送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就很奇怪,甚至会被看作是行贿。

“嗨,还好吗?”杰里米出现了,“介绍一下,这是安妮。”

帕森斯的新女友安妮相当漂亮。温斯顿猜她一定受过礼仪训练,可不是A国街头可以见到的普通女人,而是生存在香车宝马、大理石建筑、高档地毯、手工家具之间的。安妮着装精致,容颜娇嫩,但温斯顿觉得她比帕森斯年龄大,颇有阅历的样子。她看上帕森斯哪点呢?这样的鲜花级女人要配水晶容器。帕森斯却不过是个民窑的粗瓷大碗。

事实证明,温斯顿小看了帕森斯。活动结束后,帕森斯请茱莉娅他们一起吃晚餐,居然是在一家价格不菲的餐厅。通常温斯顿从餐馆门口路过都不会看一眼,因为太贵了,跟自己的生活完全没关系。不过这家餐厅的气派很适合安妮。温斯顿想像了一下,安妮和自己一起去吃街头的土耳其烤肉,卖肉的大叔都会不好意思吧。

安妮看上去像是穿了件隐形的塑身衣,身子总是直挺挺的,一颦一笑都控制着脸上的肌肉处于不变形的范围内,很有职业感。温斯顿和她说话时,觉得自己也不自觉地提着嗓子,听上去假惺惺的。

“你为什么叫温斯顿?”安妮没话找话,还是真有所指?温斯顿本来就不自然,这下更词不达意了,“随意吧,上学时老师随意给我找的名字。”温斯顿一阵紧张,怕她问自己在哪个学校上学。安妮没有再问。即便她问了,其实也并不关心答案。她正忙着回应帕森斯的殷勤。

温斯顿其实有点怕她。他觉得安妮和联谊会都很奇怪。联谊会花费大把的钱,那个大宅院、发放那些礼物,都需要A国的钱。

联谊会为什么要对B国人这么好?温斯顿问茱莉娅。

“宣传A国文化啊,促进两国了解。” 茱莉娅回答。

A国的一些住在山区的农民非常贫困。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四个孩子杀死了,自己也自杀了,因为他们太穷,没有钱活下去。温斯顿想,傻姑娘,你怎么可能了解A国啊。

(未完待续……)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4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ccp is evil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