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1 班农战斗室总结(下)

整理:美东香草山翻译组  GB Water、雪莲、任意东西、月球小飞象

编辑:木白

911前美国内部已有预警

“即使职业生涯受到影响,还是会去说”

班农:邀请Sam Faddis, 他很有才华也很有争议性。他是前中情局官员,也是《Beyond Repair》(无法修复)的作者。19年前的今天,你在哪里?

Sam Faddis:我刚结束海外服役回到总部,很讨厌华盛顿的生活。我听到办公室外面的人谈论飞机撞上世贸大厦,我马上去看电视,目睹了第二架飞机的撞击。我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这不是事故。我立刻对自己说这是基地组织做的。

班农:说说911前后的反恐工作?

Sam Faddis:我在911前就从事多年反恐工作。和很多人一样,我已经说过很久了,这即将到来。这不是特别指911,我是说基地组织言出必行,我们就是在战争中。但总部不想听,华盛顿也不听。 在911威胁之前,我们建议一连串的运作,包括最有名的行动:进入阿富汗并在Tarnak Farm杀死或捕获本拉登。每个计划由于各种原因而取消,要么风险太大,要么在政治上不可接受。

班农:中情局其实掌握了一切但是没有政治意愿去拉动扳机。我知道Tarnak行动都准备就绪了,还有中东王子们的资助,但是被高阶政治人物叫停了。这是中情局的错,还是我们没有政治意愿去了解我们的敌人?

Sam Faddis:是的,都有错。中情局没有尽责,一旦进入这种模式,要求我们不要冒险,团队上下就不会继续前进,不会继续提出各种全面的方案。结果,为了不承担风险,一切都停滞不前。有些建议确实传达到了上头。那些提建议的人知道上头不愿听,但是这是正确的事,即使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受到影响,还是要去说。

班农当我们意识到激进的伊斯兰圣战分子要杀死我们,中情局改变了吗?

Sam Faddis:肯定会发生巨变。但是这样够吗?还不够。911之前如果有人提议行动,他是会被嘲笑的。911前的24小时,有人找我,希望我帮助他们重新联系在基地组织内部的线人。三年前,他们以风险大为由,要求我切断这个消息来源。我不得不解释,我与他们不保持联系了,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可能正在计划对美国的行动。

“我们花了过多时间在阿富汗、伊拉克及伊斯兰极端组织上,忽略了中共军方才是生物武器计划的最大生存威胁。”

班农19年了,为什么我们无法解决这个政治意愿问题?

Sam Faddis:阿富汗的问题,在伊拉克同样存在,那就是“任务蠕变”,忘了我们当初为什么要行动。我们不是要把阿富汗变成中亚的瑞士。我们是去阻止它成为打击美国的发射台,而且我们做得很漂亮,几乎是秒杀。当时唯一的目标是让阿富汗有一个对美国友好的政府,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然而,我们又去做了其他各种各样与最初的目标无关的事。差不多二十年后,牺牲掉的全部的鲜血和财力让我们直面这样的事实:承认我们(在阿富汗)所做的是错误的行动。与伊拉克一样,萨达姆消失后剩下的唯一工作就是建立一个对美国友好的政府,结束伊拉克社会1500年的仇恨。

班农我想谈下中情局在中国的工作。我相信这是一个生物武器计划。我们是不是花了过多时间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以及伊斯兰极端组织问题上, 错过了应对中共军方生物武器这个最大的生存威胁?

Sam Faddis:是的,毫无疑问,我们错过了。我们在阿富汗太忙了,或因为中情局总部的政治原因,那是另一个话题。但是我们应该全面监控那个实验室,我们应该要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不是事发六个月之后的此刻才开始猜测那里发生了什么。

美国革命共产党已悄然浮现

正在发生的是毛泽东式叛乱运动

班农:你在《Revolver》发表文章,你很担心今天在美国街头发生的事。

Sam Faddis:文章的论点是,这不是和平抗议,不是帮助美国走上逐渐进步的运动。这完全是一场马克思主义叛乱运动,背后指挥这场运动的力量已运作了几十年。我们需要面对并做出适当回应。

班农:你是说在我们美国的大街上上演的是一场“马克思主义叛乱运动”。

Sam Faddis:我不是随便用这个词,或者套用战斗的术语。这是很精准的用词。美国的革命共产党是涉及这场运动的团体之。他们起草过《美国新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它读起来象是从苏联那里直接搬过来的,白字黑字写着专政,无产阶级没有私有财产等等。这个词没有歧义,这个词完全符合我的本意。

Jack:当您描述正在发生的毛式派叛乱运动,我们的情报机构,比如联邦调查局有没有尽到职责?

Sam Faddis:我尊重他们,联邦调查局的人试图在做上帝的工作。但是,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做得不够。显然你不能让巨大的共产主义叛乱运动在我们的土地上运作,并不断发展。显然我们被打得措手不及,城市起火了,我们才发现。结论是我们的情报机构没有提前得到风声。我们应该在运动中有一些线人。

美国为了国家自身安全,必须排干沼泽

Jack:那么您对此有什么解决方案?

Sam Faddis:我们有个国家安全分局,联邦调查局的部门,本质上是我们的MI5(英国的对内情报机构)。我怀疑他们每次想收集国内恐怖主义和叛乱分子信息的时候,就被阻止了。司法部总检察长巴尔需要做出改变,他要发出任何需要发出的指示和命令,解雇任何需要解雇的人。联邦调查局的人需要走出去,他们应该不必等批准就能去做他们应该做的工作。这才是正确的方式。

嘉宾:Sam Faddies是前中情局官员。2003年他带领先遣团队在伊拉克执行9个月的任务。随后,他在中东,南亚和欧洲主管中情局的反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工作。

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在摧毁美国

纽约已不再安全

班农:今天是美国历史上最血腥9.11事件 的19周年的纪念活动,参加的有在那天的英雄和奉献者如朱利安尼、伯尼·卡里克、巴克·塞克斯顿、军士长斯科特·尼尔,CIA的萨姆·法多斯。我们现在有请获得表彰嘉奖的其中一位,他是曾经的纽约警官,也曾在双子星大楼的建设中做过铁架工人。他是纽约人,在纽约出生并长大, 他就是博迪特尔。我们的节目最自豪的是能发出信号而不是噪音。我们用两小时来做这期纪念节目是为了看看我们走了多远,我不知道是不是都是正面积极的。我现在回到了纽约市做直播。让我非常震惊的是这个城市变成了僵尸之地,现在比9.11那时还要更停滞,象科幻电影的场景。而从劳动节到现在,纽约什么也没有改变。我认为国内的其他地方也不会对这次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冲击无动于衷。我知道你对纽约比任何人都了解。和我们谈谈吧。

博迪特尔:我们现在麻烦是我们有个无用的,蛮干的市长在毁灭我的城市。我在1 penn plaza有间办公室,就在Madison Square Garden 对面。三星期前,我们在两边角落遇到了两杀人犯。现在5% 的犯罪集团人员不断地被警察逮捕再被自动释放,进进出出警局多次。有乔治·索罗斯在背后支持的地区检察官,还有他们自己带来的地区检察官。

现在这种犯罪状况只因背后有一个力量在支持,那就是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他们想毁掉我们的国家。他们隐藏在那个黑命贵的后面。他们在做的是在全面的毁灭我们的国家和城市。真正让我不安的因素是,今天,9/11后的19周年纪念日,居然纽约学校里都没有人教导这件事,没人提及。他们要把这件事从我们的社会中抹去。

学校里教的是 1642年,美国的第一个奴隶。他们把我们的孩子引导歪了。我说的是小学学生,不是中学和大学的。他们现在在用他们喜欢的想要的东西来毒害我们的孩子,让孩子相信社会主义才是我们应该走的方向。对所有的为这个国家捐躯的男人和女人来说,这是非常恐怖的事。当体育场上出现不愿向我们国歌致敬的体育明星时,我就不再想观看篮球赛,橄榄球赛了,因为这是耻辱的事。9/11让我失去了那么多的朋友,我非常愤怒。

纽约为何在乞求安全?

班农:让我们聊聊那些在节目开始时伯尼·卡里克说的勇者和英雄。那些勇气是哪来的?他们怎么会那么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并不顾危险为同伴服务? 你认为我们正在失去这些勇气和情感吗?

博迪特尔:现在的问题是纽约市警察局已经没有灵魂了。因为那个白痴州长安德鲁·库莫的存在,警局没有后援的支持。绝对州长通过了保释改革。初始是某些案件没有保释金,然后扩展到对枪击、抢劫、武器等。现在对任何事情都不需要任何保释金。因此,那5%的罪犯不断进出。

现在市议会通过了在逮捕时,不能碰触胸部和后背,在和罪犯搏斗时不能锁头这样的法律。大概就是想要你悬浮六英尺高,然后将手铐扔下。他们还威胁警察,如果确认使用了过度武力,会被逮捕并失去养老金。如今警察不会管事了,因为他们得不到警察委员会、白痴库莫和他的白痴老婆的支持。这就是城市的现状。

昨天有160个纽约大公司的CEO 在乞求纽约市长采取行动改变现在的犯罪现状。我们不得不乞求这个市长去履行他的职责,真让人恶心。纽约现在比底特律还要糟糕,令人恐怖。房地产的价值下降了一半。商业房地产市场的用户每个人都在离开。如果人们都走了以后税收从哪里来? 太吓人了。

纽约因中共病毒恍若一个僵尸城

班农:在9/11袭击后的几个星期,你可以感到纽约市的精神回归了,那些勇气和决心,非常快。我这个星期回到纽约,与郭文贵共同制作反中共的节目。我绝对是被曼哈顿中城震惊了。这里没有人,像僵尸科幻电影。美国主流媒体没有报道我所看见的这些。

博迪特尔:纽约就象“行尸走肉”的那僵尸电视剧。你可以走到34街到处转,看到有人在街上性交。走下地铁站,看到无家客可归的人在一起乱来。满是污垢的人拦住路人要求给钱。当我外出吃饭时,有人过来向你的食物吐吐沫,扔你的眼镜。很明显他们在摧毁我热爱的我的城市,我的家。

当我是纽约侦探时,我进医院30次,我热爱我的城市。在一个如今天的日子,对这个白思豪,我是如此的气愤。我记得在那天,我们会后面谈谈那天的事。在9/11时,我们惊愕了,但是现在比那时还要惊愕。这个市长对纽约干的事,太让我气愤了。我们从恐怖分子最大的袭击中恢复过来,我们坚强的在一起战斗。我们在Yankee 体育场,在上帝保佑美国声中,不论是黑人白人亚洲人西语人都手臂跨手臂联合在一起。而现在这个情况是就黑命贵。

当然黑人的命是宝贵的,但是所有人的命都是宝贵的。而现在被社会主义者绑架了。你可以看到非洲人新组建的社会主义团体,其实里面基本上是白人,甚至都没有美国黑人。他们想做的就是毁灭,毁灭。他们隐藏在黑命贵运动的背后,到处放火、抢劫、害人,引发骚乱。

美国如何解决这些社会问题?

班农:只有几分钟了。19年前,你一定没有想到在那样的袭击后,纽约市能那么快的恢复。19年后,纽约市变成了僵尸城。我们怎么才能改变这些?你是纽约人,曾是世贸大厦的铁架工人,曾是纽约警局被最多表彰的成员之一。你有什么建议和解决方法?

博迪特尔:首先最大的的解决方案是,不论你是否喜欢川普,我认识他45年了。他可能是个自恋者,可能是难相处,可能会说小瞎话,但是你必须知道他能做事,解决事情。如果你不喜欢他,请捏住鼻子也要投他的票。如果他没有再次当选,我们会越来越糟糕。

有个叫乔治·索罗斯的人拿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控制着这些,包括那些社会主义地区的检察官、民主党们,索罗斯为这些人提供资金。索罗斯就只想一件事:毁灭美国。我所有民主党的朋友们,现在我们必须让川普再次当选。这是你们的生活,你们孩子和孩子的孩子的将来。当年9/11时,我和我的同伴在那里呆了好几天,看到英雄们进入建筑救人,而很多人跑出来,很多人死在那里。人们怎么能如此快的忘记这件事。这些社会主义者怎么竟敢在学校里不教孩子这些事,而是说一些其他的胡扯的东西如你因为生为白人就必须觉得愧疚。这太荒谬了。我们从哪里能停止这些鬼话呢?我们必须投票,我不关心你是否喜欢这个人,你要投票给共和党。我们必须保持住参议院,我们也必须拿回众议院。最重要的是必须要让川普再次当选。

班农:你已经点亮了我们,让你走之前,告诉我们人们怎么能能改变纽约。总统并不能真正的干涉每个洲具体的事。

博迪特尔:Steve你知道我怎么想吗?如果你在想我想的,可能最好的事就是会发生。现实中,人们必须要政府反转这个保释法案,这是第一点。政府必须让这个法案只适用于轻微犯罪。然后要求市政府必须支持警察局。

现在我正看好一个对管理企业很有想法的美国黑人, 曾是花旗银行副主席。他支持执法要保护纽约人,他的名字是雷蒙德·麦奎尔。他就是我想要的纽约黑人市长,要法治,带回我们的力量,带回我们的价值观,带回我们对纽约警察局的支持。

班农:人们怎么能在社交媒体上找到联系你?

博迪特尔:bo 在 investigations.com。我们拥有这个网站。你知道我在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是,果任何人想联系我,我名字是bo dietl,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我。你知道吗 Steve, 我非常高兴能和你交谈,愿上帝保佑你。你要坚持斗争,我支持你,只要你能消灭中共,因为中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和索罗斯一样。

中共是最大的敌人

班农:Raheem,对于博迪特尔说的纽约现状, 你有什么想法?

Raheem:这有中国,索罗斯的交易,让我们叫这个过渡性整合项目。你想谈论怎么干掉这个,我们在后面几天会有独家报道,会把这个项目和人们能想象的最高层的人联系起来,请关注。我现在想高喊博迪特尔,他的热情是如此明显。如果大多数人能有他10%的热情,我们的现状会完全不同。

Jack:是的,我听了博迪特尔的话,感觉他为正感到沮丧的美国人发声。看看他,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为这个国家服务,为这个城市服务,他会继续服务下去。他说出了我和千百万美国的的心声,因为我们正为这个共和国奋斗。

911当天纽约取消美国空军飞行表演

Jack:纽约市政府紧急事件对应部门刚刚宣布美国空军F-18战斗机原订于今天下午在纽约上空做飞行表演一事将被取消,进一步信息还未公布。但昨天白思豪市长宣称他认为举行这样的活动非常不合适,说此次活动会让纽约感到不舒适并且是一种对纽约的冒犯等等。由此可见,这些遍布美国的蓝色城市(民主党控制的城市)存在问题的严重性。

Raheem: 我来补充一下,左翼的Max Rose(纽约民主党政治家),白思豪市长的支持者,刚刚投放了广告,质问白思豪市长:你是不是疯了,竟然想取消这次活动?我想很多人会希望知道Max Rose对此事的进一步的态度。

班农:Max Rose曾是海军陆战队作战部队的一员,我们会追踪此事,他是为国效力的退伍军人。 通过此事就能反映出国家的走向。

中共病毒证据即将发布

中共病毒是再一次的珍珠港袭击

明天,我们将和郭文贵先生一起讨论中国的新文化变革,我们想向人们展示:美国在911后开始了战争,并成功解决了问题。这一次,在中共病毒发生后,我们正在经历又一次生物武器形式的切尔诺贝利“珍珠港袭击”,然而,却没有人牵头去谴责中共。明天,我们会将来自武汉实验室的中共病毒的更多证据进行讨论。

911事件后续影响

19年后,美国仍驻军阿富汗

现在请出今天的两位嘉宾,第一位是海军上校Maureen Bannon。曾作为美军101空降师(美国陆军的空中突击部队)的一员前往阿富汗参加战斗。Bannon上校,911事件给你带来了哪些影响?

Maureen Bannon:各位早晨好。感谢今天所有来参加节目的911英雄们。911发生时我13岁,妈妈叫醒我,告诉我双子塔其中的一个塔被飞机撞毁,那一刻我就知道整个世界将从此改变,并意识到参军是我的使命,我将为此而努力。此后我加入了西点军校,前往伊拉克,实际上,我被派往伊拉克的第一天,正是本拉登被抓住并处决的那一天。

班农:是911事件激励你参军进入西点军校并前往中共地区为国效力的吗?

Maureen Bannon:大部分是的,我的参军动力部分源于我来自一个军人家庭,但大部分来自于911。911事件对我影响巨大,虽然那时我还年幼,也意识到了世界将发生巨变,并决定为之努力,确保那些因此而失去生命的人们的牺牲不会毫无意义。我的一个上司的先生在911发生时正在五角大楼,因此丧生。bn

班农:911事件十年后你前往阿富汗,又一个十年过去了,现在川普总统准备撤回在阿富汗的驻军,因为我们还有军队在阿富汗。你们在西点军校时是否预测到 ,你们在911事件十年后离开了阿富汗,然而又一个十年后,这场战争仍在继续?

Maureen Bannon:坦率地说,我没有想到。美军在2001年从阿富汗撤军,我所在的部队就是从阿富汗撤回的最后几支部队之一。想不到,美军会在几年后再次回到伊拉克,更想不到911事件后19年的今天,我们美军仍然在阿富汗驻军。

班农:谢谢Bannon上校分享你令人鼓舞的对911事件的回忆以及在西点军校的故事。

Raheem:第二位嘉宾是Evi Angelaki,“移民们支持川普”的组织者。你们今天将在哈德逊河举行游艇大游行,请问为什么今天对你如此重要?为什么要举行这次活动?

Evi Angelakis:911后两年我来到纽约,无论你们是否相信,那一天我就爱上了纽约。直到那时,作为一名移民,我一直很想回家,我想咱们这些移民都明白。比如Raheem你也来自英国,你也想回英国的家。911事件,让我爱上了纽约,爱上了纽约人。911对所有纽约人来说,就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于是我协助组织了“移民们支持川普”活动,人们都很积极参与,加上有个很棒的平台,才促成了这次活动。

Raheem:请分享一下今天的活动,比如预计出席人数、活动进程等。

Evi Angelakis:今天参加的活动会有二百多条游艇,1500至2000人,主船上有约25人,游行从Norfork Marina开始,在起点处会举行小型的悼念仪式 ,并在9:59 AM和10:28 AM进行默哀,有歌手演唱国歌,我们也邀请了一些遇难者的家属,那没有回应。我们组织这次活动的初衷是为了支持川普总统,但后来我们决定为全体纽约人而举行这次活动。

Raheem:请问大家该如何联系你并进一步了解你的有关工作?

Evi Angelakis:推特和Instagram都是@EviAngelakis,接下来我们“Immigrant for Trump”还会为支持川普总统组织很多活动。

Raheem:非常感谢你所做的一切和你今天的分享,随后我会把Evi Angelakis的联系方式公布出来。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GtmIP_gqTk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ccp is evil

0
maliya
5 月 之前

谢谢整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