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博士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中共病毒疫情中扮演何种角色?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坐看云起时

校对 小鸥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9月13日,美国著名自媒体The Gateway Pundit发表了对福奇博士(Dr. Anthony Fauci)、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以下简称NIAID)与中共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关系的质疑,呼吁须对他们展开司法调查。

作者开篇明确指出,目前大量证据毫无疑问地表明了几个事实—中共病毒来自于中共国实验室,中共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勾结隐瞒疫情、掩盖病毒真相。目前人们迫切希望知道,为什么中共国当时切断了武汉与其它中共国城市的航班时,却任由武汉的乘客飞往全世界?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重点质疑的是,福奇博士领导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以下简称NIH)下属部门NIAID,将美国政府资金投入中共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之合作进行的病毒实验,在这次全球大流行中所扮演了何种角色?同时呼吁参议院委员会或司法部必须对此尽快展开司法调查。

作者对NIH的质疑具体如下:

2020年4月17日,川普总统在记者招待会回答记者提出的关于NIH对中共国武汉病毒研究所(以下简称武毒所)合作项目问题时,提及考虑停止NIH在奥巴马时期开始的对武毒所一笔共计为370万美元的拨款。

2020年4月19日,NIH负责校外研究的副主任Michael Lauer主动给长期与中共国合作的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去信,指出因武毒所释放中共病毒的指控,NIH暂停武毒所参与联邦项目的资格,如果生态健康联盟没有资金流向武毒所,那么依旧能获得余下款项。

2020年4月21日,生态健康联盟总裁Peter Daszak邮件回复中称没有资金流向武毒所。

2020年4月24日Lauer通知生态健康联盟,以福奇博士为首的NIAID选择终止拨款资助”研究蝙蝠冠状病毒风险”的项目,因为 “NIH认为目前的项目成果与计划目标和机构优先事项不一致”。

2020年4月27日,NIH 宣布暂停了NIAID对生态健康联盟的369,819美元的拨款。当时这一举动还曾引起了主流媒体和科学界一些代表的愤怒。

2020年6月23日,在回答众议员Marc Veasey 关于取消生态健康联盟资助的原因时,福奇博士却说:”我不知道原因,但我们被告知要取消它”。

2020年7月,Lauer给生态健康联盟去信,要求该机构完成条件即“提供武毒所用于确定其基因序列的中共病毒样本”后方可继续拨款。

安排对武毒所及其记录进行外部检查,”特别注意解决武毒所工作人员在2019年12月之前是否拥有中共病毒的问题”,Lauer写道。

解释武毒所的所谓限制,包括 “2019年10月手机流量减少,以及2019年10月14日至19日期间设施周围可能存在路障的证据”。

提供武毒所对2018年国务院关于安全问题电报的答复。

生态健康联盟认为以上这些是”不可能和不相关的条件“   

2020年8月27日,在条件没有完成、争议没有平息之际,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竟令人惊讶且静悄悄地通过了对生态健康联盟750万美元的一笔拨款。该拨款是8200万美元计划的一部分,用以创建一个由10个新兴传染病研究中心(CREID)组成的全球网络,全面主持这项工作的是福奇博士。

没有人清楚NIH当时取消生态健康联盟拨款的确切依据是什么,也没有人清楚为什么在原有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NIH又向生态健康联盟提供了比之前削减金额多20多倍的新拨款。

作者对生态健康联盟的质疑:

2020年4月21日,生态健康联盟总裁Peter Daszak通过邮件回应Lauer对武毒所的拨款质疑:”我可以明确地声明,没有任何来自2R01 AI110964-06的资金被送到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也没有签署任何合同。”

Daszak在2019年12月9日接受采访的视频,证明了他的这个陈述不实。在这个视频中Daszak表示,生态健康联盟80%以上的资金来自于美国政府。生态健康联盟利用政府资金,通过分包合同,投资于其他国家(如中共国)的基础设施,并在中共国等其他国家进行培训和能力建设。管理方式则是在各国设立项目官员,并经常性地雇佣中共国技术人员和博士生。在采访中他明确指出该机构给在中共国工作的人发工资。在生态健康联盟的10份被列为因NIAID拨款停止而取消的科学论文中,有5篇是与武毒所直接合作的,还有一篇是与中共政府实验室合作进行的。因此,Daszak之后与武毒所没有资金输出及合同签署的说法有理由让人怀疑。

在同一个视频中,Daszak透露他们收集了100多种蝙蝠冠状病毒,这些能感染人类、无疫苗也无法用药物治疗的蝙蝠冠状病毒,目前有极大可能性存放于中共国实验室里。同时Daszak描述了正在进行中的病毒生物工程,他的原话是:

“冠状病毒相当不错”,“在实验室里你可以很容易地操纵它们。S蛋白增加了冠状病毒人畜共患的风险。所以,你可以得到序列,你可以建立蛋白质,我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UNC)的Ralph Baric合作来做这件事,在实验室里研究把它插入另一种病毒的骨干中”。

在文章的结尾,作者强烈地要求作为NIAID负责人福奇博士必须接受质询,回答以上的疑问。

简评:自CCP病毒大流行伊始,美国主流媒体就把福奇博士捧为“美国版的钟南山”,似乎这个坚决反对川普总统一月底实施旅行禁令的福奇博士才是拯救美国的英雄。福奇博士花样追随中共走狗WHO的政策,与川普总统的种种对立成了主流媒体把美国疫情完全甩锅给川普总统的抓手。被中共严重“蓝金黄”的NIH,在2019年就已有140名科研人员因与中共的联系而受到调查。

2020年9月14日,闫丽梦博士和博士团队共同完成的26页科学报告《SARS-CoV-2基因组的异常特征指向实验室改造而不是自然进化以及对其可能的合成路线进行勾画》在ResearchGate,Zenodo等科学网站推出,在世界顶尖学术单位引起核弹级的影响。ResearchGate网站因该论文上传迅速被黑,而在Zenodo,仅仅上传12小时,在网站的80多万份科学刊物中,它的浏览量和下载量就迅速攀升到第三名。

在这份报告中,闫博士指出:

SARS-CoV-2(中共病毒)应该是一种实验室产品,通过使用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作为模板和/或骨架而产生,该病毒拥有者为中共军方病毒研究所。

病毒的S蛋白独特的Furin蛋白酶切位点是基因工程的结果;

SARS-CoV-2(中共病毒)显示出与自然发生的人畜共患病毒不一致的生物学特征;

在已有证据的基础上,证明了实验室可以在大约6个月内合成这种冠状病毒。

在报告中,闫博士也特别质疑了武毒所与美国NIH合作的病毒增强试验与美国NIH370万的拨款情况。

生态健康联盟总裁Daszak在2019年12月9日采访时介绍,他们正在进行中的病毒增强试验,与闫博士论文里中共病毒制造过程惊人地相似。结合闫博士对此提出的质疑,世人更迫切需要福奇博士、NIH及生态健康联盟对自己在此次疫情大流行中所扮演的角色做出回答。

原文链接

参考链接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19933
2 月 之前

目前世界的景況,都是這一群魔鬼的勾兌後果!沒人性又不可取!正義的力量太可憐了,令人辛酸到想哭……….!!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