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9/12 班农战斗室 郭文贵专场 中文摘要 EP383&384

整理:美东香草山翻译组

校对:Kathy(文艺)

摘要:爆料革命掀起了文化灭共的新浪潮。中共的存在就是美国的威胁。闫博士是上天派来揭露病毒真相的。

1.《东方红》的意义

班农先生:郭文贵先生在这三年内,一直在提醒美国,他不仅仅在今年一月疫情爆发之初,就向美国和全世界发出警告,同时他还爆料,中共一直在全世界证明自己政治体制的优越性。

让我们回到疫情之初。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由于CCP病毒的影响,整个夏天美国社会陷入了游行、暴力活动等改革浪潮里,而这一切正是中国式文革的翻版,他们致力于摧毁一切传统。我将向美国听众们播放一首歌曲,名字叫做《东方红》,让大家见识一下中共的宣传方式和其文革模式。

这首歌在中国流行了数十年,大街小巷随处可闻。你们去看歌词,这首歌要表达的是,中共的统治为人民带来了和平和富足。但在这数十年中美的文化交流中,美国人民并不认同这首歌里所表达的内容,是中国人生活的真实反应。

《东方红》是中共洗脑的最成功范例

郭文贵:班农先生,我们坐在这里,希望将更多的真相传递到西方社会,传递到美国,这个行动对于美国来说尤其重要。《东方红》这首歌要表达的是,共产党和毛主席要为人民服务,这首歌说 “要让中国人幸福。”17年,这首歌以2000亿的播放量荣居世界歌单榜首。

在我孩童时期,我的全家没吃没喝,我饿着肚子还要唱这首歌,不唱就违法。这不单是洗脑,更是强迫。CCP在1930年开始了首次文化运动,他们声称要效仿英美国家自由民主的政治体系,而实际上不过是在效仿前苏联。李大钊、胡适等知识分子曾对老百姓说,我们要给老百姓一个像美国一样的民主制度,让百姓得到自由。那会儿的青年学生被这种蛊惑性的宣言给骗了。二十年后,中共掌权,他们创作了这首歌——《东方红》。那个时期除了这首歌之外,不容许老百姓听任何其他歌曲。

习近平修改《东方红》,妄想取代毛

班农:你给我看了这首歌的最新的版本,发现毛泽东的名字已被习近平的名字给替代了。整首歌除了改动两个名字外没有其他变动。习近平对西方社会发出挑衅,声称共产党体制是最好的,他自己是最好的领导人。原因竟是,他自认为在病毒控制层面,做得比西方好。这种自大的感觉,比毛泽东更可怕。

郭文贵:是的,先生。中国没有任何一届领导人改动过《东方红》,无论歌词或旋律。只有习近平干了这事儿,他亲自把自己给神化了。

2. 郭文贵的两首新歌

班农:战斗室节目,首播文贵先生的Take Down The CCP这首歌,就创造了奇迹。在苹果iTunes全球下载排名第一,同时在美国、斐济、澳洲、加拿大、新西兰等地区登上音乐榜榜首。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看到新中国联邦反中共全球游行,郭先生带领的爆料革命,其规模超乎我们想像。郭先生现在又发起了新文化运动,在传递什么呢?我们60天前在Lady May 游艇讨论过,你想写这首歌,歌名就叫“灭掉中共”, 直白,毫不隐晦,犹如一首追讨中共习王团伙的军歌,中共惧怕到为此成立了网络音乐巡警。请郭先生告诉我们,你创作这首歌的思路和它登上全球榜首的传奇。

郭文贵:目前我发表了两首歌,其中一首Take Down The CCP, 是和美国好莱坞合作的,这首是西洋风格的乐曲。历史上,非美国人的摇滚歌曲,登上全球音乐榜榜首,我是第一次,这是个奇迹。第二首歌,是另一种风格,歌名叫《沧海一声啸》(A Roar of the Vast Sea ), 原曲是流行于香港的一首非常有名的歌曲,曾经风靡中国大陆30年。30年前的香港是有法治的,而那个时候的中国大陆,只有《东方红》一首歌曲,中共甚至把这首洗脑的歌曲送上了月球,中共永远不会把产生于香港、表达个人情感的歌曲送上月球,它一直控制着歌曲的创作与发行。现在,我把这首来自香港的歌曲,重新填词演唱,新歌词讲述爆料革命,和全球疫情的现况。歌词唱道:“中共撒谎,人民死亡”。这首歌已成为大陆下载最多的歌曲,这首表达个人情感的老歌曲打动了大陆老百姓的心。

美国文化导致了苏共的解体

班农:回顾美国对抗前苏联冷战时期,美国有强大的军备和经济。但是我们的摇滚乐和牛仔裤等文化,最终使前苏联解体。在专制体制下生活的人民,要自由,要人性的自我表达。你今天突然出现在音乐世界,要传递什么信息?你要用时装和音乐来表达个人自由精神,在你发誓灭掉中共这场战斗的概念里,你是否下一步要借鉴前苏联被解体的历史经验?

郭文贵:是的,美国文化有着巨大的力量。美国40年代、50年代出现的摇滚乐,融合了爵士音乐、布鲁斯音乐和宗教音乐,是白人和黑人音乐的结合,如Elvis Presley猫王的歌曲就是其代表。美国的爵士音乐代表着美国的个人自由精神,人民可以自由地用任何音乐来表达个性。而当时的苏联,只有被苏联共产党控制的红歌。而就在那个时候,美国的音乐、美国的牛仔裤、美国的可口可乐传到了苏联。这个力量是巨大的,最终导致了前苏联解体。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美国的摇滚乐和时装所代表的个人主义和自由精神传送到中国。

个人主义和共产主义水火不容

班农:文贵,如果你想像美国推翻前苏联那样,也从文化方面着手来推翻CCP,那先要从中学一些教训。我们就来谈时装、音乐、理想的生活方式,和你想达到什么目的,好吗?

郭文贵:我不是想用这首歌来攻击CCP,而是想通过它向中国人传递真相。美国人生活得太幸福,有自由、法制、健康的美食、蓝天白云,而中国人什么都没有,但中共还要污染人民的思想。这是文化,是歌曲,我想通过它来净化中国人的思想。你们的摇滚、好莱坞,是个性主义的表现。前有苏联,现在轮到CCP,其信奉的共产主义是很大的敌人。共产主义对抗个性主义,摇滚歌曲强调个性,CCP的歌曲却是为党服务,党又为独裁者服务。共产主义夺走你的自由和尊严,用商鞅五法,让你软弱,没有自信。文革时期的服装颜色只有两种,蓝色和灰色,6亿人只穿两种颜色,一种款式,别无选择。

班农:这就是剥夺你的个性,让你变得像机器人一样。

郭文贵:美国当时就告诉苏联人,在美国,你可以唱自己的歌,欣赏自己喜欢的歌曲,享受自己的身体,你不需要把妻子送给领导睡觉。但你们现在,领导来你家敲你家门,进来要睡你妻子、母亲、姐妹,这就是共产党做的事,我当时听到这些极为震惊。还有,美国人如果喜欢共产主义,你去北京、中国、香港看看,13个小时就飞到了。那儿所有人都要臣服唯一的政党CCP,它的哲学就是,它要控制一切,包括你妻子、你父亲、你的兄弟姐妹,甚至你的服装也受CCP控制。你属于党,一切要听党的。你看香港老百姓,要听党的, 不听党的就把你杀了,或把你关进监狱——这就是《遣返法》《国安法》,是独裁者的法制。这就是我想让中美两国人民知道的真相,什么是个人主义,什么是共产党主义?什么是平民主义?共产主义会让你失去灵魂、尊严、个人的一切。

郭文贵的成长归功于个人主义

Jack:有一条很有意思的留言:我们在努力打倒中共,解放防火墙背后的中国人。很多观众觉得,文贵先生令他们联想起同样是妇女杀手的戴维·哈塞尔霍夫(David Hasselhoff),在1989年元旦,他在柏林墙上高歌《寻找自由》,震撼了苏联。回头看,那就是一个触发点,使苏联人民张开了双眼。真不错!

班农:这个周末我一直在提醒文贵,有人把他跟戴维·哈塞尔霍夫相提并论了。现在让我们回到那个问题,你说你八九个月以来,把很多人介绍给我们周末的特别节目,宣讲关于CCP如何洗脑、去除精神、剥夺个性等,你们将如何用现代文化来冲击到个人?是通过音乐还是时尚?你郭文贵是行动者,会如何恢复个人主义?

郭文贵:我来自中国,我的家人有当解放军的,当警察的,有教师,有很多还是农民。我们的生活几乎从零开始,没吃没穿的。我的老家是共产主义的老区,但我从出生起就反共。我开始工作六个月后,就做起了个体生意,因我喜欢香港商品、台湾商品、美国商品,渐渐就开始卖起了这些商品。天安门事件发生后,我因支持六四,就被共产党抓进了监狱。被释放后,我就开始做中外合资企业(你知道,我做的那个五星级宾馆,是中国第一个五星级宾馆),还有房地产生意。我的成长经历就见证了个人主义,我听西方的歌,穿西式服装,自己选择一切,我从来没有按照共产党要求的方式生活过。我是一个百分百的个人主义样本,习近平和王岐山之流是百分百的共产主义的样本。但是在中国国内,共产党不愿看到每个人的个性本色,不想看到个体站出来,只想平均分配,所以到现在,看我家乡的视频,每个东西还都是党给的,党控制的,爹娘都不如党重要。

《沧海一声啸》老歌新唱,传播真相

班农:《沧海一声啸》这首歌曲,大陆下载排名第一,好像一首国歌一般,讲的是正道主义。它是一首战歌,激发了更多年轻的中国人对抗中共。这首歌是如何穿越防火墙,让人们竟然可以听到而不至于被逮捕的呢?

郭文贵:三十年来,这首老歌一直是大陆排前十的,很出名。这首歌曲也来自香港,歌词很浪漫。

班农:编曲来自香港,但新歌歌词并不浪漫,这绝对是首战歌。

郭文贵:这首歌曲本是一部电影的插曲,我们只是改动了歌词,讲述爆料革命和灭共的。中国人一直都很喜欢这首歌曲,而且都会唱。现在再听到熟悉的乐曲,人们一定会问,香港出什么事了?三十年前,香港人就能创作这么好的歌曲,但现在的香港人,已经无法写出这样的歌曲了,为什么?因为写这种歌曲者会被抓去坐牢,被消失。我感恩美国,它保护我的安全,让我能自由创作歌曲。《沧海一声啸》在大陆更受欢迎,而Take Down the CCP,在西方更流行。

班农:为什么中国人都被这首歌吸引?

郭文贵:中国人和我一样,三十五年了,都很熟悉这首歌。现在出了个郭文贵,他改了歌词,而郭文贵是灭共的,特别是在新冠大流行的时候,这首歌讲述了真相,可以唤醒中国的男女老少一起灭共。中共的警察马上设立了音乐综合执勤岗,来阻止歌曲传播。《沧海一声啸》在大陆的传颂,可能比Take Down the CCP要大十倍百倍。所以中共愿意出价10亿美元,买下Take Down the CCP,更愿意出更高的价钱,买下《沧海一声啸》,不让老百姓传颂这两首歌曲。

郭文贵:Take Down the CCP是好莱坞制作的,《沧海一声啸》的制作人是加拿大华人唐平。她很棒,是来自大陆的摇滚明星。她不收分毫报酬,只想灭共。全世界的战友一起集思广益,参与创作新歌词。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直面中共,用歌曲讲述病毒真相,讲出中共说谎、人类死亡的道理,指出中共是魔鬼。歌词里的“啦啦啦啦啦”和美国的“Boom Boom Boom”一样有魔力。一开始我是没有信心唱歌的,班农一直在鼓励我,但我看见你有时也用手把耳朵盖住。现在我更有信心了,我们有超级的团队,唐平,齐先生,还有其他很多朋友。

班农:你还会有更多的音乐吗?和时尚一样?你一直说,至少要有两手准备。

郭文贵:时尚包括歌曲、电影等。时尚可以影响人们的思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这个新文化运动。我们会有更多的歌曲,这叫个人主义,没有洗脑,只讲真相。我们不是为了利润,我们要用时尚去讲述中国和病毒真相,讲述法制和个人主义。

3.撒谎是共产党的本性

Jack: 今天早上刚出来的,中国国家粮食和战略储备管理部门的公告说(我认为是来自幽默部门),“这是历史上小麦和大米储藏最为丰盛的时期,合理的供应是绝对安全有保障的”。 很多中国人却评论说:这正如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即上一次大饥荒之前告诉人民的一样,是同一种谎言;并张贴出了那个时期的宣传画,来揭露中共现在的谎言。

普通老百姓为中共的谎言埋单

台风过境北韩,到达北京北部的粮食种植区,据报道说,台风击倒了玉米杆,根本无法恢复,非常糟糕。另外,很多农业耕地在夏季早期 (七月中旬)时被水淹没过,这些农业耕地目前还浸泡在水中。1998年发生过同样的水灾,经过3个月水才消退。中国内部的问题只是刚刚开始,所有这些代价,最终都只会由普通老百姓来买单。中共宣传说,他们比世界各国都做得更好,中共散布在全球的大外宣也声称,在病毒的处理上,中共每件事都做得比其他国家更好,等等。每当他们说做得更好时,都会说,是由于中共的领导。在中国,有上百万的人被中共抛弃,他们没有交通工具,没有健康保险等。在对水灾的处理中,中共又一次牺牲普通老百姓的利益,来换取城市的安全秩序,如武汉市。

班农:两个月前,文贵说过《环球时报》的报道。当中国没有丰收的时候,他们竟会跳出来,一直说:丰收,大丰收。 对于病毒、洪灾和饥荒,中共掌控着一切信息,但他们却制造虚假的真相,迷惑被中共洗脑的人。正如Jack所说,他们不关心小人物与老百姓,人死了,可以再生。一两千万人死亡,就像是自然死亡的一样。两个月前你曾告诉我,对于此次的水灾和饥荒,他们会一如20世纪60年代一样,会宣传说,又是一个大丰收。这就是你正在尝试的,对中共发动文化战的原因吗?

相信中共的谎言是美国问题的根源

郭文贵:是的。看看闫丽梦博士,她代表着新一代美丽的,优雅的中国人。她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英文很好,对人很尊重,很谦虚,说出了事实真相,而且非常自信。这是新一代的中国人,一个真实的个人。你再看看中共,你听听中共的讲话和公告,没有任何真实的信息,全都是弄虚作假的。如发生在香港的事情,中国的经济,以及曾经的大饥荒,文化大革命,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还有长征,中共宣传说,20世纪30年代,在9个月内,他们走过了从中国到纽约,再从纽约回到中国的距离,这完全就是谎言。将饥荒年说成大丰收,他们一直都在撒谎,把他们说的事情反着听往往就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的50年里,美国没有一次赢过中共。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需要我们揭露中共的谎言,中共和美国在过去的70年里,签署了13000个协议,没有一个协议中共兑现过。

班农:自从美国和中共政府接触以来,我们之间签订了超过13000个协议,中共从没有履行过任何一个,中共一直都是受益方,而美国成为受害方。

郭文贵:不要听我所说的,你们可以去验证,我没法改变历史。你们可以不相信我说的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你们可以验证过去的事情,如长征,相当于中共在30年代的9个月内,走完从中国到纽约,再从纽约走回中国的距离,还带着很多女人一起同行,可能吗?中共宣传说,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中,没有人死亡;仅在香港就有80万人走上街头支持中共,支持《遣返法》,这些完全是谎言。走上街头的200万香港人,就是对抗中共的。在大饥荒中饿死了一亿人口,官方却说只有4500万人死亡。关于武汉冠状病毒,在9个月前,中共告诉川普总统,不必担心,这只是感冒而已。到了今年4月份,病毒就会消失的。后来,中共告诉川普总统,不需要戴口罩。但其实在2019年12月时,中共就买光了世界上所有的个人防护装备。中共说病毒不会人传人,病毒来自动物。现在看看美国,5百万人感染了中共病毒,差不多2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回顾过往,中共所说的都是谎言。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有法治,不会姑息骗子;美国不能和中共合作,听信中共,因为来自中共的一切都是假的,美国现在之所以有麻烦,就是因为轻信了中共。

4.中共的存在就是美国的威胁

郭先生2017年10月5号在华盛顿DC新闻发布会的部分演讲内容:

我想告诉所有美国朋友们,中共盗国贼们,有两个会使美国人必然走入极度失败的计划。第一个计划就是刚才说的BGY,第二个计划是 3F。3F是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这个计划不是虚幻的,是真实存在的,美国CIA和FBI部门多次听到并感觉到了,现正在调查了解。今天我以我的生命向美国朋友保证,现在,盗国贼这个计划在美国实行得非常成功,非常快速,而且对美国和美国人民的资产和生命,一定会造成巨大的危害。这个危害不是一个911能代表的,可能是一百倍一千倍的911。我不希望美国人再像1993年一样, 一个小的炸弹发生了,大家都在等待一个大炸弹来。像这个当年大家说日本是威胁,最后发生珍珠港事件。

班农:郭先生,你预先告诉了将会有百倍于911的事情发生,现在看就是这个生物武器计划。最近习出来讲话,说中共的制度是最好的,中共要控制权,美国说什么民主选举的,做事都没有行动,而中共总是在行动。那中共习王这些人是真的从心里觉得他们必须干掉美国吗?

P4实验室就叫“潘多拉盒子”

郭文贵:现在,您知道我认识王岐山大概30年了,认识习近平大概27年了。所以我了解这两个人和他们的家庭。我也很了解中共。在1989,中共逮捕我入狱。很可笑的流氓罪。然后每天,即使睡觉时我都没有忘记我的使命是干掉中共。所以每天我都观察他们,我想了解他们,想找到合适的机会合适的方法解决他们。这也是为什么我有很多朋友来自中共和解放军的情报机构。中共高层的人基本都是我的朋友,如果能称为朋友的话。我就是想接近了解他们。所以我能知道中共内部真正他们想做什么,想怎么做。我了解过去30年中共情报部门所有的前一、二、三名官员。中共控制着整个中国,他们只相信洗脑、暴力、枪杆子。这就是他们的解决方案。过去三年我说的不是我自己想的,都是有内部情报来源的,都是事实。在三年前那个发布会前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因为20小时前中共在华尔街的游说者就有行动并最后成功破坏了哈德逊发布会。在后来的发布会上我不断地警告美国人。现在这个生物化学武器,中共就是想用它杀掉美国人,3F美国,蓝金黄美国。

班农:您使用了“潘多拉盒子”这个词,而中共最近也多次使用这个词。在2017年,您就是警告了这方面的事情。

郭文贵:是的,P4实验室的名字就是“潘多拉盒子”。

5.闫博士是上天派来戳穿中共谎言的

班农:闫丽梦博士最近有一篇文章出来。闫博士是医学博士,来自著名的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世界著名的学术学者Dr. Gabriel Leung,还有病毒专家 Dr. Malik Peiris,他们成功地阻止了之前的第一次冠状病毒(SARS-1)。闫丽梦博士工作于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香港P3实验室,并监管中国的哈尔滨P4、武汉P4实验室,中共不允许人定期地去这些实验室。现在她发表的这篇文章说,中共关于冠状病毒的所有说词都是谎言,这个病毒不是来自自然界,也不是来自蝙蝠洞穴,不是来自广州,也不是来自海鲜市场(中共马上就关闭了这个华南海鲜市场)。闫博士说她是与北京疾控中心的联络人,从2019年12月开始,她当时立马就参与并获得了这些信息,没有人能够从闫博士的所述中找出漏洞。中共从一开始就在病毒的事情上撒谎,文贵,你认为中共做这些是有目的性的?还是由于实验室泄露,他们感到蒙羞尴尬?或者实际上是中共的生物武器项目的一部分?

郭文贵:这个肯定是生物武器,中共想搞垮美国,控制世界。你见过闫丽梦博士很多次,我还没有见过她。一周以前,中共以前的一个军方将军告诉我,闫丽梦博士可以告诉西方、美国这整个冠状病毒的真相。我问他,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信息?闫博士是来美国的仅有的一个在香港P3实验室工作过的专家;Malik 是研究冠状病毒的第一人;闫博士的丈夫也在这个实验室工作,是一位顶级的传染病专家。这3个人中,只有闫丽梦博士通晓这三个研究领域。闫博士也和武汉的P4实验室有联系和接触,所以从冠状病毒爆发第一天开始,她就知道武汉的P4实验室发生了什么。仅仅只有闫博士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代表,负责联系中国大陆军方的P4实验室。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将军告诉我,只有闫博士可以告诉我们整个冠状病毒的全貌,告诉我们冠状病毒来自哪里,闫博士是上天派来告诉我们真相的。

闫博士的个人遭遇、人品以及特殊身份

班农:自从闫博士在深夜逃离香港后,中共政府没有放过她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们。关于闫博士如何逃离香港的有关细节很快会被解密。本周闫博士会带着正式报告在公众面前进一步谈论病毒, 而西方国家和世界卫生组织竟然还在就如何能够进入武汉实验室(和中共政府)进行谈判,真让人感到荒谬和难堪。

Jack:我希望观众们能牢记闫博士正受到各方面,尤其是来自中共的攻击,比如攻击说闫博士只是实验室普通技术人员等。 我和闫博士沟通很频繁,她言语中透出的真诚很打动我。最重要的是,我们为什么应该相信闫博士,是因为在她的众多同事中,她被选中,被指派对中共国那个疑似SARS的流行病病毒进行秘密调查。为什么选闫博士? 因为闫博士就来自中共大陆,是她所工作的实验室中唯一一个在去往香港大学攻读博士之前,一直在中共大陆接受教育的人。因此,他们认为闫博士值得信赖,并相信在需要闫博士时,她会站在中共国那一边。 然而,品格高尚的闫博士,不会和中共站在一边,她决定向全世界公布真相。 我非常敬重闫博士,参与其中最棒的事之一就是很荣幸能够亲自见到这位英雄,这位中国英雄,人类历史会铭记她,就像铭记我们的国父等功臣一样,闫博士将是被人类历史铭记的功臣之一。

班农:更重要的是,闫博士手握大量证据,她本人就在香港大学实验室工作,那是亚洲的顶级实验室。 让我们回顾一下,2019年12月31日,大家知道这种病毒被命名为COVID-19,是因为时间线证明病毒产生于2019年。2019年12月,三名台湾人与世界卫生组织联系,告知在中共大陆湖北省武汉市有人传人的病毒正在社区间传播。李文亮医生,那位后来死于这种病毒的武汉医生也在微信中发出预警,这些都已经是公开的事实。 可世界卫生组织慑于中共的淫威,不敢和台湾医务工作者进行交流,他们马上让香港大学和北京疾病控制中心联系。 闫博士掌握所有有关信息和记录,她本人就是被指定和北京疾病控制中心进行联络的那个人,她手中的纪录片表明北京疾病控制中心那时就掌握病毒的有关信息。

2020年1月2日,就在这个房间里,郭先生告诉大家:中共国的中部地区有SARS大爆发,中共却在撒谎。 唯一的疑问是,是因为中共掩盖真相和它们的一系列谎言,才造成了后来所有这些死亡和破坏。或者,如郭文贵先生、闫博士以及那些在西方世界勇敢发声的中国人所说,这是生物武器计划,一切都是中共故意的。

视频链接:https://gnews.org/356383/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1+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0
Namoamtb
2 月 之前

佛家有“慈悲生祸害”的说法,这个很好理解,就是我们俗话“好心办坏事”,这是智慧欠缺的结果,具有儒释道真实智慧者不会干出来。那么马列毛左派是否属于“好心办坏事”类?否!马列毛主义、唯物、无神论者均是伪装慈善的真实恶魔(里面有被欺骗利用的份子勉强可以算,但实际是糊涂蛋,与“好心办坏事”者还差得远)!这就涉及中共亡了之后的中国该如何对待它们的遗属(这个也是全世界即将面对的问题,比如美国人经过中共这次生化袭击后今后怎么看待左派?西方也一样),如果中国人民给予大赦,以后就什么事都没了,那早晚还要生祸害!俄罗斯压根病就没好,德国是从纳粹警醒又被共产迷倒,这都是中国人民的样板!必须斩草除根!全面、彻底清除马列毛的遗毒,对被大赦者做好心理辅导(马列毛主义成员均有精神分裂基因),对其后代更应该教育注意和防范其流毒的再生和被感染。这一切的前提,首要复兴中华传统文化,这是“解毒、排毒剂”还是“疫苗”,真正掌握儒释道精髓绝不会感染“共产主义”病毒。西方人只认过程是否正确、是否合逻辑,疏忽前提是否真伪,也没能力辨别前提真伪,故而西方思辨的东西多假,制造出了马列主义及共产主义理论祸害世界。“法令滋彰,盗贼多有”,“讼棍”堂而皇之地以“律师”再现,西方的“民主、自由”反手也害了他自己(中国民众在被中共西化的这几十年来绝大多数也基本丧失了辨别力,与西方人几无差别,包括爆料革命战友里还有大脑被中共遗毒和西方文明相左右的,西方文明一直是左占上风,这是因为右的里真金白银不多的结果,中国唯一可学的是“一人一票”,但也不是现在美国西方那种性质,中国要在人人都具备中华传统文明素质及相关环境支撑下的“一人一票”),所以,今后的中国也绝对不能再唯西方 “马首是瞻”。大德们都说:拯救世界唯有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人民将携手全世界人民一道去实现“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走真正孔老夫子大同世界的路子。

0
Namoamtb
2 月 之前
Reply to  Namoamtb

 

0
initpisjy56ntu_副本.jpg
Namoamtb
2 月 之前
Reply to  Namoamtb

 

0
360截图2020091610422468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