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6:1984进行时

1984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10.蜘蛛

温斯顿和茱莉娅在回家的路上已经开始计画下一次出游。他们就像去新婚旅行的夫妇一样兴奋又默契。所以听说茱莉娅家又要办个聚会迎接他们,温斯顿没有了任何负担。

他们听从奥布兰的建议,特意去了一个以当代艺术馆知名的小镇。那里最出名的就是一个巨大玻璃建筑。据说从空中看,它像一只奇幻的蜘蛛。有些人为此前往,蜘蛛成了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小镇居民也很自豪,感激那位设计师为他们创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建筑奇迹。奥布兰说他曾参与论证这个专案,还帮助做媒体策划。因为这个专案太绝妙了,获得全世界的认可,重要的是小镇居民最终收回了为此做的投资。

当时奥布兰说起这事两眼发光,温斯顿被他的热情感染,答应去看看。回来的聚会上,温斯顿有意避开奥布兰,唯恐他问起。奥布兰在忙着打电话,好像在说服一个客户。温斯顿隐约听到一串串的形容词,知道他在描述艺术品。奥布兰总是口吐莲花,他要出卖的作品全都是世间绝品,顾客不要说买下来,就是能亲眼看到,也是此生最大的幸福。但是温斯顿认为他夸赞的东西,绝对丑的一塌糊涂。温斯顿一直不知道奥布兰是真的被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感动了,还是他演技太高超。

温斯顿在房间另一头看着奥布兰丰富的表情,忍不住要笑。奥布兰戴着耳机,面对墙,双手激动地比划着。一个古人,不知道有手机这东西,从墙里穿越出来,撞上奥布会吓一跳:一个疯子对着空气自我陶醉、手舞足蹈。

奥布兰的表情变成愤怒。他扯下耳机,几乎把它摔到墙上。转移目光已经来不及了,奥布兰和温斯顿四目相视。温斯顿知道大事不妙。奥布兰回身从桌上抓了一杯酒,向温斯顿走过来,确切地说是扑过来。

“蠢货!”奥布兰骂道。

如果能从墙上穿越,温斯顿宁可逃到恐龙时代。

“怎么了?”温斯顿听到自己的声音不仅平静而且还有关切。他想,自己的演技可能胜于奥布兰。

“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打七折给他,这家伙还在犹豫!”奥布兰一把抓起自己头顶上的头发,好像揪着客户的衣领。

幸好客户不在眼前,温斯顿想。不过如果客户真在这里,奥布兰会控制情绪,一味殷勤一味讨好。他很讲职业精神。

“他们根本不懂艺术!他们就想买莫奈、梵高!他们不懂,时代发展,那些古董没有冲击力。现在需要打烂一切规则!没有规则就是规则!”

“美就是规则,艺术唯一规则。打破了就没了……”温斯顿在心里说,但他绝对不会直接顶撞奥布兰。不仅因为奥布兰是茱莉娅的哥哥——他本能地会和女友的亲戚搞好关系——还因为他不想和任何人发生不愉快。这是他一贯的处事方式。

这趟旅行很奇特,好像走在路上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寄居在他身体里的一个气团漂荡出来。是它让温斯顿真正看到了什么是美,让他突然对艺术有了自己的看法。他本人其实很糊涂,从不认真分辨好坏,有道理的和没道理的对他似乎从来无所谓。他的大脑一直在睡觉,一直昏昏沉沉,不肯费力把事情想清楚。

“这简直绝了,你看看!”奥布兰把画册举到温斯顿眼前晃悠着,好像温斯顿不表态,他就不放下来。

“哪一个?”温斯顿知道他逃不掉了,必须耐心应付奥布兰。

奥布兰的那堆画册他以前就见过。温斯顿真佩服奥布兰,他能一眼就看中那些最丑、最没价值的所谓艺术品,而且满腔热情地夸它们,号称要把它们送到最有鉴赏力的顾客手里。

“我知道什么是潮流,我在这方面有天赋,就像猎犬能嗅到气味。”奥布兰微微仰起头,像是对着所有人郑重宣布,可惜听众只有温斯顿一人。

“潮流不等于价值。”温斯顿心里回应道。

“其实是我们创造了潮流,我们告诉他们什么是艺术。”奥布兰的自我夸耀渐入佳境。

“就是你们这帮人天天叫喊,给普通人灌迷魂汤,让大家不承认自己的真实感受。”温斯顿知道自己就曾是被洗脑的,觉得自己看不懂当代艺术,要相信专家的,结果被奥布兰这种自封为专家的人给忽悠了。

温斯顿和茱莉娅用了两天时间跑到奥布兰推荐的小镇,只为了看一眼那个大蜘蛛。门票很贵,加上车票和住宿费,温斯顿想想就心疼。这不能怪奥布兰,是他自己要去的,是他自己不动脑子,竟然相信奥布兰。

他和茱莉娅满怀期待地进大蜘蛛,简直不敢相信:空旷的展厅一角摆着一团东西,走进一看,是用铁废水管和布片、塑胶瓶子之类的搅和在一起的,看不出任何规律和形状,地板上有小字说明,必须要蹲到地上抻着头才能看清,上面说它代表了都市人的生活状态,表达了人的孤独和尊严。温斯顿觉得他们远道而来,煞有介事地在一堆不知什么东西前趴下来,确实够有尊严的。说明还说,这是这位著名艺术家都市系列的第21号作品,其他的作品都被B国的各大当代艺术馆购买、珍藏了。不知道在各大艺术馆是不是都要趴在地板上才能知道都市人的孤独。

茱莉娅很直接:“看不懂,我真的是外行。奥布兰说我不开窍。”

温斯顿回头看了看,大厅里只有他们两个和一个工作人员。那位女士百无聊赖地原地转着圈。也许天天守着这东西也算一份不错的工作呢,虽然不如奥布兰赚的钱多,好歹可以有份收入。

茱莉娅不甘心,走过去问工作人员是不是还有别的展览。

“展览是定期轮换的。这个月就只有这个,二层在布展。如果你们下个月再来,还有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对了,可以去影视厅,现在放映的影片有博物馆的介绍。晚上博物馆外面会有灯光,特别好看。”

晚上他们真的又去了。因为温斯顿想起D城一些教堂外面安装着角灯。建筑上的一些雕像和带弧线的凸起部分被灯光一照,显出与白日的不同情调。被照亮的部分漂浮在黑暗中,好像来自遥远的夜空,特别静谧,又有点神秘。

温斯顿感到失望,现代艺术馆使用的是艳丽的粉色和黄绿色灯光。大蜘蛛就是一个俗气的怪物,甚至远不如一只自然界的蜘蛛。在B国传统艺术中从不使用这样的颜色,大街上的普通人都不会穿戴这种颜色。温斯顿觉得B国所以有独特的情调,所以被称为雅致也正因为完全没有这种颜色。

温斯顿想起来了,奥布兰工作的那个画廊就经常摆放这种颜色的画作和雕像,而且还用强光打在上面,特别刺眼。奥布兰说这是他们的特色,颠覆传统就是在制造潮流。

以前,温斯顿只觉得奥布兰这一套很可笑,就像叛逆期的孩子非要跟成年人的世界对着干。现在,他感到愤怒。奥布兰用那些乌七八糟的烂玩意糟蹋B国的艺术。他根本不知道它的价值,还煽动其他人跟他一样失去对美和丑的基本判别。创造美需要几代人、几百年,破坏它,制造丑只要一夜。

就像美很脆弱,抵御不住丑,B国其实也很脆弱。奥布兰不是它的敌人,温斯顿觉得他只是蠢,只是平庸。如果真的有人要灭掉B国,他们有力量捍卫吗?

不知哪来的豪情,温斯顿想,他应该,他有责任捍卫。他捍卫的不是B国,是让他热爱的,是全人类几千年积累下来的财富。

但,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他做不了任何事,无论在A国还是B国。

(未完待续……)

作者:文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joop12345
4 月 之前

谢谢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