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闫博士重磅报告驳斥纽约客倾向穿山甲是中共病毒中间宿主的文章

8月24日,纽约客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为“穿山甲贩运是否引起冠状病毒大流行”,这篇文章受到了中共鼓吹穿山甲是中共病毒中间宿主的影响,倾向于自然重组而非实验室制造,这种观点已经在闫博士发布的重磅报告里被给予驳斥。

在文章的开篇,先是有声有色地描绘穿山甲在非洲的现状,在描述穿山甲特点的时候,作者表示,穿山甲“易受冠状病毒感染”,“从死穿山甲的组织中取样显示,一些携带的病毒与SARS-CoV-2非常相似”(中共的证据)。

接着,画面转到亚洲,鉴于穿山甲在2000年前是国际市场上合法交易的商品,从马来西亚、印度、泰国等南亚东南亚地区大量出口穿山甲,这些出口的穿山甲大量流入中国、北美地区。

随着东南亚、中国地区穿山甲数量急剧减少,非洲穿山甲开始大量向东方流动,通过尼日利亚和喀麦隆的港口和机场运往亚洲。

2016年底,野生穿山甲的所有国际贸易被定为非法后,贩运仍在持续。

作者在文中提到了穿山甲在中国流行的三大原因:野味、药材与金钱。

作者表示,随着穿山甲进入中国,某些病毒的流入也引起了新的关注,作者以此来引出他所谓的“去年一个没有引起注意的信号”,即2019年3月24日,广东省野生动物救助中心保管了21只被海关警察扣押的活体马来穿山甲。

接着,作者陈述陈金平领导的研究小组从其中十一只穿山甲的组织样本进行取样,并发现了一些冠状病毒的片段,陈金平小组在2019年10月24日发布报告后,并没有引起重视。(事实上陈金平小组在今年发表的另一篇文章表明不支持中共病毒直接从穿山甲冠状病毒中产生)

陈金平2019年10月24日发表的文章“病毒基因组揭示马来穿山甲的仙台病毒和冠状病毒感染”

接着作者进一步讲到中共病毒的大流行,在注意力转向蝙蝠后,作者表示中共病毒与RaTG13基因组之间有4%的差异,并非完美匹配,因此需要有另一个中间宿主(先不论RaTG13是假序列,本身这种逻辑就非常牵强)。

为了找到这个中间宿主,作者引用了来自中共官方的假报道将目标引向本文的主角穿山甲,并引用中共的研究表明穿山甲携带的冠状病毒修饰了蝙蝠冠状病毒的一个基因组部分,即受体结合结构域(RBD)。

至此,作者想给出穿山甲是中间宿主的逻辑已经平铺于此,后面是作者引用了包括中共的一些研究进行补充说明。

这篇文章大致的逻辑基本是那些认为穿山甲是中间宿主的人的逻辑,而且如果没有专业背景知识,读者很容易接受这样的说法。

但是事实上,通篇文章并没有任何值得学术推敲的内容,更多的是一种逻辑的推演。

基于穿山甲中间宿主论,闫博士在重磅报告里给予了反驳:

一些实验室报告表示,一些从马来西亚走私到中国的马来穿山甲携带有冠状病毒,其(这些冠状病毒的)受体结合结构域(RBD)与SARS-CoV-2(中共病毒)的RBD几乎相同,他们接着暗示穿山甲可能是SARS-CoV-2的中间宿主。但是,最近一些独立报告发现该数据存在重大缺陷。此外,与这些报道相反,在2009年至2019年间,十年来在马来西亚和沙巴州收集的马来穿山甲样品中并未检测到冠状病毒。最近的一项研究还表明,SARS-CoV-2与报道中的穿山甲冠状病毒所共有的RBD,与hACE2的结合强度是与穿山甲ACE2结合强度的十倍,进一步排除了穿山甲作为中间宿主的可能性。最后,一项计算机模拟分析不仅呼应了穿山甲不可能成为中间宿主的观点,同时也表明他们所研究的所有动物ACE2蛋白都没有表现出比hACE2更有利于与SARS-CoV-2 S蛋白结合的潜力。

也就是说,中共声称马来穿山甲中存在的冠状病毒,其上传的基因组数据质量很差,闫博士在报告中引用了三篇文章来证实这一结论。

而且,十年来在马来西亚和沙巴州收集的马来穿山甲都没有检测到这一冠状病毒,因此我们可以大胆推出自然情况下,不可能出现这些与中共病毒有类似RBD的冠状病毒,它们都是中共伪造的,正如中共伪造RaTG13一样,目的都是为了转移实验室人工设计的视线。

因此,纽约客这篇文章引用的“事实”(即自然存在的马来穿山甲存在与中共病毒类似的冠状病毒)是错误的,由此可能得出的结论(即中共病毒来源于马来穿山甲体内冠状病毒的自然重组)也是错误的。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立武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