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脑方程式: 抹杀历史, 噤声老师, 修改课本

Source: Education Policy Talk

《洛杉矶时报》9月11日的一篇文章中提及了中共怎样在香港开始洗脑式的教育。文章提到一位高中视觉艺术教师黄老师(音译),由于不能到前线抗争,于是他利用独特的卡通方式来讽刺时弊及表达抗争者为他带来的启示。

中共疯狂管控言论 黑手伸向香港校园

黄老师绘画了一幅讽刺香港警察手持扫把,将流着血的抗争者扫进印有中(共)国旗的地毡下。而在另一幅为 “午餐时间”的绘画中,一罐催泪弹竟然和受欢迎的蛋挞、西多士等同框出镜。并且他捕捉到的香港抗争者每一次游行之后, 晚上在睡床中仍然痛哭的感受也体现在绘画中。
黄老师更加看到香港自由正受到限制, 犹如一个毫无掩饰的玻璃高墙内的一个城市,无论在政治及商业上都在极速改变。他也自己所失去的东西详细地体现在绘画中,并在社交媒体上以@vawongsir的笔名进行分享。他本以使用为这身份是很安全,但是随后教育局就收到他的匿名投诉,称其“在网上刊登不合适的插图”,从而导致他失去工作,黄老师此表示, “我深感无力。”由于中共通过了国家安全法,香港的民主人士、政治家、传媒记者及持不同政见者面临着来自中共更加严厉的管控。而最大的威胁就是中共加强施压学校及教师,下一代灌输中共国思想。无论是抗议者或是官员都相信,一个国家的灵魂可以在课堂里塑造。然而老师的沉默,教科书的改写会导致历史被抹杀。香港教师工会副主席、立法会叶建源议员表示: “ 他们变相教育打造成控制香港思想的工具。现在已经有很多老师被冤枉, 正面夸大其词的指控.,我想其形容为政治迫害。”

香港在全世界面前已经彻底改变。中共利用国家经济力量和全球应对冠状病毒分身乏术之际, 来实现其统治香港的野心。即使面临外交落差,尤其是来自川普政府的外交改变,中共仍想不顾一切的香港纳入其统治。在当下充满高科技监控、供应链转移和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地位下降的情况下,川普政府和中共的关系已完全跌入冷战时代 。中(共)国是明白的, 但又害怕失去和太平洋周边国家的关系。所以就从这七百万人居住及拥有强大竞争力的香港下手。而这关系到黄老师等人的命运, 他们害怕被报复而不敢公开姓名。随着中共专制集权要从根部开始改造香港教育, 很多老师觉得已无其容身之所.。

现在还是不清楚究竟有多少老师因为其政治观点而受到纪律处分。香港教育局提到在截至6月的12个月内,共收到222宗关于老师行为不检的投诉,其中117宗投诉属实, 并且过半数教师受到警告,而另一半数还在审查中,但是教育局拒绝透露这些投诉的性质。

中共校园管控之下 香港教师举步艰难

黄老师只是其中一个案例,他所任教的学校在城中是一所著名中学。在他于网上发布卡通漫画数月后, 学校要求王老师交代他是否有帐号,学校直接指责他的政治立场。由于当时黄老师寻求法律意见, 学校唯有打退堂鼓。由于数月后问题还未解决,黄老师继续给他的十位学生上课,虽然这些学生知道他背后继续绘画, 但是他们从来会提及。直至6月最后一天, 国家安全法实行前数个小时候, 黄老师被召去校长办公室,并被告知学校已经没有资源再跟他续约了。 黄老师感到沮丧易,回家后再刊登一幅老师被人用手闭嘴的卡通,并在背后的黑板上写上”各位同学再见”。

黄老师说, “ 最大的遗憾是失去我的学生,他们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黄老师为他没有和他的学生一起抗争感到非常内疚, 其中一位学生在游行时候还被捕的。黄老师表示, “为什么他们要背上这个包袱,他们本应可以打篮球、打电玩、吃美食,却要因为说出不公的事情而受到压制呢?作为老师,我感到非常羞愧并没有和他们一起抗争。”黄老师至今处于失业状态,为了支付患病母亲的医疗费,他急于保住自己的工作,他提出只收取他本来$46,000薪酬一半,但遭校方拒绝。黄老师并非特例,在6月时, 一位中学音乐老师并未得到续约, 原因是这位老师没有阻止学生在期中考试时演奏《愿荣光归香港》。 著名的拔萃女书院的另一老师因在民主运动中担任职务被调查, 同样被拒绝续约。据报道,该讲师在去年抗争运动中被警察用子弹打中眼部, 引致视力局部失明。

教育工作者正在恐怖笼罩的环境下工作, 并且还会受到会受到监视教室的偷窥者的任意投诉。有一位立法者曾经提议在每一个学校安装监控摄像, 以监控老师们是否有颠覆国家的言论。 占中九子中的戴耀廷和邵家臻表示, 他们所在的校方出于压力在7月解雇了他们。而中共驻港办事处 则赞扬这次解聘是“ 净化教学环境”。

另外,萧老师(音译)是一位被浸会大学开除的老师,以往一些和他工作的同事因为害怕政府,已经避免和他接触。其中一位旧同事邀请萧老师吃午饭,但坚决要在一间远离学校的餐厅,避免给其他人看见。萧老师因为2014 年香港“雨伞运动”而入狱六个月,萧老师以往的同事,现在被打击成为共犯。萧老师说, “尽管有来自中共政府的威胁, 但大学不能再其在知识道德上的失败找借口。当你见到同事们一个又一个的让步, 这不仅是让人感到孤独,更是痛心疾首。”据报道,由于政府官方收到家长的投诉, 学校召见一位谭老师(音译)有关问题并且要求给家长写道歉信。谭老师说,“如果他们删除所有他们认定的敏感消息,只能报道官方讯息的话, 那么他们洗脑工作做得非常成功。”

另外有一名23岁的陈老师(音译),已经通识教育产生疑虑, 而改课程旨在培养学生批判性的课程,被中共和香港政府攻击为煽动学生抗议。陈老师希望能够自由地教导他的学生来了解真相,尤其是当下网络上充斥着太多虚假消息。而最令他担心的事, 就是牵涉到中共国及香港近代史时,学生可能会被灌输一个被改变过的版本。陈老师刚刚开始他第一年全职教学工作, 但由于疫情, 学校已经关闭。 “我会珍惜教书的时光,但是我会做好最坏的打算,学术自由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此外,还有一位姓谭(音译)的小学教师, 由于害怕受到惩罚,她愿意透露他的姓名。由于家长投诉他讯问学生对国家安全法的见解而因此受到审查。当谭老师提及她的学生时说,“我要令学生明白什么是政治。当我仍然能够尽量让他们在政治题目上进行辩论时,我要提供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因为可能以后再没有这个机会了。”谭老师也总是教室营造成为学生的”第二个家”。她布置教室, 准备了一些 棋盘游戏.,这样她就可以在休息时候和学生一起互动了。而后由于中共病毒大流行,学校被迫在一月关闭。谭老师转成在线授课。每一天她都会发布故事、游戏和新的报道。她会分享广播公司制作的记录片, 其中有一部纪录片将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与波兰团结运动进行了对比。

随后由于抗议活动加剧, 学校重复地提醒老师和谭老师的同事, 要分外小心他们所说的话。但谭老师毫不担忧地继续推广, 讨论近期最敏感的事件, 包括国家安全法。谭老师的在线授课内容已经被删除,并且她也被停课 直至另行通知。

国安恶法、言论管控扼杀香港自由

香港教育自由声誉受到极速的损害,因此学术专业团体香港排除在未来的会议及研讨会之外。 香港由一个自由社会,迅速演变成一个受到严控的中共国大陆城市。然而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中提出的“一国两制”,自1997年回归香港仍有权享有高度自治, 50年不变直至2047年,而今这已经提前发生了。根据《国家安全法》,任何人有分裂、颠覆、恐怖主义和勾结外国势力的行为会被判处终身监禁。之前就已有著名媒体人黎智英先生和他的儿子因此被捕, 并且反派人士也被取消进入立法选举。由此引发的寒蝉效应导致本地天主教团体取消了为民主派的祈祷运动。随即自我审查的事情比比皆是,更严重是有批判性思想的人被迫转入地下,一年前引发全世界关注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也沉寂下来。

中共多年来试图用经济增长和爱国主义来说服香港人,让他们认为在中共统治下会生活得更好,但是中共镇压式的管治是注定失败的。 而中共则学校抵抗中共言论归咎于受到外国影响, 尤其是城市学校及大学, 被指责因为受到西方思想影响, 因而在政治上更加激进。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表示,“政府相信,年轻人是由于受到煽动而政府不满, 但是政府需要证实其说法的合理性。 所以他们大部分年轻人的被捕归咎于教育系统、老师, 教材,课程, 甚至是公开考试。老师实质上成了代罪羔羊。” 

而另一方面,香港亲中特首林郑月娥在教育座谈会上加强声明。林郑曾说去年7500 被捕者之中, 其中有3000人都是学生在进行不合法的游行。而其中有过半数都是18岁以下的。林郑说: “这些对抗政府,抗国家的思想都令人极度忧心。因为这些都已经埋藏在年轻人的心中。我们不禁要问,“香港教育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 ”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曾锐生说, “北京政府香港教育体制有意见,就证明英国并没有遗留下殖民地式的教育遗产。相反, 英国留下了开放式教育, 一种鼓励自由及批判性思维的教育。”这种教育因而引发了年轻人的政治思维,导致2012所谓爱国教育计划的抗争,  2014年的雨伞运动,以及去年民主游行大爆发。学生们站在大学校园前方,在中场形成人链,并且摆设路障来进行抗议。而中共独裁政权为了免同样事件发生,迅速采取了行动,香港教育局表示对抗政府意见, 并且参与抗争活动抗争者将会受到惩罚。

与此同时, 老师需要参加强制性培训, 来确保国家安全法纳入课程。而教科书则被修改,不再提及“三权分立”或由相关活动人士成立的政治团体。关于压制言论自由的描述已被中共为香港提供经济机会的内容所取代。相关政治敏感书籍, 包括民主派领袖黄之锋所写的书, 以及和天安门大屠杀 或文化大革命有关的书籍都全部从图书馆下架。

而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却在接受亲共媒体《大公报》采访时说, “ 很多年轻人的思想已经被腐蚀多年。 但是现在国家安全法会容许香港政府在监督、控制、管理下, 从不同的渠道来推广该法案。” 李家超还要求学校清除内部的” 害群之马”。报道指出,Help Out Next Generation组织的负责人柯先生(音译)表示, “我们要求更多学校举报者提供证据,并向学校核实。” 他还说,“ 如果孩子们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来对抗政府, 老师难道不应该受到惩罚吗?”然而,在新的限制性环境下开始职业生涯的教师则表示,他们早已说错话的忧虑感到麻木。 

评论:

中(共)国的洗脑教育,都是抑压老师言论, 修改书本, 课程. 如果不合作, 便开除教席, 由于很多老师都要依靠工资生活, 唯有服从, 但是仍然有很多有良知的老师, 认为学生应该有自己思想, 明白事实真相, 不应盲目服从, 而被洗脑. 英国殖民地留下的通识教育, 并不符合中(共)国总之思想. 所以直到希望小孩子洗脑.但是自由思想, 教育已经在香港有100年以上的历史. 中(共)国要改变的话, 亦不是那么容易.

原文链接

翻译:叮噹

校对:瑞安平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