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苗布局过后,CCP“梦寐以求”的超限收官之战

作者:但以理

在经过了向全人类投放病毒和全球疫苗布局的前两个阶段后,CCP开始焦急等待这场病毒超限战会尽快进入最后收官阶段:对自由法治的民主社会体系的双向共产主义入侵。


与其说是入侵,其实并不准确,这种共产主义更像是自发而生的恶变。我们都知道,人类社会现在并没什么完美的制度体系,只有相比之下最优秀的社会体系。而CCP所有的超限战,从最初的设计到实施的过程,再到最终目的,都是通过直接攻击现有社会体系的固有缺陷,从而为这种共产主义恶变的产生,创造萌发条件和生长环境。我们将以CCP病毒为一个例证,向大家展示如果人类再不去正视CCP病毒的本质,从源头解决这场超限战争。那么由CCP病毒超限战而引起的,从两个方向同时发展的共产主义恶变,一定会将现有的自由世界带入永远的黑暗。

社会体系的细胞因子风暴——自上而下的共产主义恶变


我们都知道,CCP病毒致死的最普遍方式就是细胞因子风暴。通过对人体器官健康细胞的入侵,在普通免疫细胞防御无效的情况下,导致人体免疫系统派出最大力量的免疫大军,对被感染区域的所有细胞无差别的毁灭性攻击。从而造成器官大面积毁坏并衰竭,最终导致生命体死亡。我们的社会体系,归根结底是由人所构成的。所以我始终坚信一点,一个整体的本身,一定具有构成整体的个体所具有的普遍属性。一个健康的社会体系,在面对CCP病毒超限战的攻击时,如果在一定时效内,危机无法通过常规手段解决,细胞因子风暴也同样会发生。

CCP病毒作为一种生物武器,首先攻击的是医疗系统。在医疗系统的骤然瘫痪下,为了避免社会的全面崩溃,民主社会的民选政府——原本权力被分散,权力的执行又被民意和各种法律层层设卡以防止被滥用的公权力执行者们,被迫开始集中部分权力,简化行政程序,纷纷宣布进入社会紧急状态。在根本没有有效且快速的检测、防御和治疗手段的情况下,只能被动根据被感染的区域范围、病例增长曲线,从而出台强制措施。限制公民的日常社会活动,包括出行目的,活动范围,出行人数以及出行次数等等。而政府出于保护公民生命和社会运转所做出的决策,虽然是按照已有的紧急法令,依法行使政府职责,而且反复强调这是迫不得已,绝不是政府出于本意并希望看到的,但本质上还是一种与民主社会常态和价值对立的行为。


此时我突然有了个疑问,CCP病毒超限战真的是在攻击医疗体系吗?错!CCP病毒在攻击医疗体系,CCP病毒超限战攻击的是民主社会体系从资本主义萌芽,到文艺复兴,直至今日辉煌的一切前提与根基——自由。而最可怕的是,对于社会体系根基的直接攻击,就是社会体系本身!这就是CCP病毒超限战所造成的类似于细胞因子风暴的自我无差别攻击。你可能觉得这种攻击并不是那么的激烈,那请看看在很多国家都在发生的反lockdown游行示威。在lockdown的紧急法规和警方拒绝同意批准的前提下,这些游行示威统统都是非法集会,即使是非常和平的游行示威也要被警方驱散制止。所以大多数的游行示威都是以示威者和警察的肢体冲突和多人被捕而告终。警察打人,暴力驱散的视频在网上疯传。


站在示威者的角度,lockdown法规破坏了公民的基本权力和自由,而且和平的游行集会本身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绝对权力和自由。而警察完全也是依法办事,公正执法,并为了保护大多数公民的健康安全,冒着被传染或被攻击的危险,对这些示威者采取强制措施。你可能觉得示威者都是自私自利的疯子,你可能觉得警察都是暴力的代言。当你陷入这样的思考或者已经选边站并得出自己的结论时,你是否听到CCP共产主义的恶灵在你背后的偷笑和戏谑:
“想要战胜我?请先成为我!”

共产主义的癌细胞滋生——自下而上的共产主义恶变


闫丽梦博士在不同场合多次向全人类疾呼:“没有病毒的最原始的构造信息,我们根本不会有疫苗,更不会有特效药!”,“羟氯喹在前期预防和治疗上有着显著的疗效”,“留给我们人类的时间不多了”。与这些呼喊相对比的,是摆在我们眼前的现实:在领头羊牛津大学暂停疫苗实验的情况下,全球近两百家机构依旧竞相研制疫苗;在中国,CCP的疫苗已经开始了注射并使用;没有一个国家官方正式的把羟氯喹定为全民预防和治疗的普及性药物,更不用说将羟氯喹非处方化:很多国家和政府,科研机构和学术权威,都声称羟氯喹根本无效而且副作用巨大,甚至立法禁用羟氯喹;Lock Down,开放Lock Down,再lock down,在开放,各国政府像无头苍蝇一样,还假装镇定的向本国公民承诺未来几年的复苏大计。

如果自由民主社会的人们再无法看清病毒本质,我们完全可以看到不远的未来会发生什么!CCP通过反复释放病毒,导致社会经济活动无法正常运转,原本的经济循环无法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提供流动资源,从而导致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日常的生产和娱乐活动被lockdown影响,导致民众物质和文化生活得不到正常的满足;政府的反复承诺,却因为根本无法实现,导致民众失去了对这个“Necessary Evil”组织的信任与耐心;面对不断变异的的病毒毒株,原本用来发放福利和维持基本经济活动的社会公共资本积累,用来反复购买疫苗和大量投入到“无回报纯消耗”的医疗资源之中,导致政府的职能因为缺血而无法履行,等等,等等……


这些事都是已经发生或是即将发生的现状与事实。而这些现状与事实又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一个为共产主义癌细胞滋生的温床被打造而成。最适合的温度,土壤,水分条件,迷茫的民意,低迷的社会活动,公众对公权力执行者的不满,越来越多的社会动乱和警民冲突……政治投机者应运而生,谎言和画饼,极端民意催生极端翼政党,大政府和中央集权成为正道,财富的“公有化”伴随着权力的私有化……此刻,你是否听到CCP共产主义的恶灵在你背后的怂恿:
“成为我,是你唯一的选择”

CCP病毒超限战——破局


我们反复在说,“如果人类再不去正视CCP病毒的本质” “留给人类的时间不多了”。那究竟什么是CCP病毒的本质,什么又是CCP超限战的本质?面对这样的史无前例的邪恶侵略战争,自由社会该如何破局并完成自我的救赎?回想开篇的那句话,“CCP所有的超限战,都是直接攻击现有社会体系的固有缺陷”。那么究竟攻击的什么固有的缺陷呢?


在CCP眼中,自由法制的民主社会体制,最大的“缺陷”,就是它不是共产主义社会体制!
而超限战最恶毒之处,就是超限战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只要你迎战并进入由CCP给你规划的战场,你就输了!因为这个战场中,你想抵抗CCP超限战的攻击,唯一的方法,就是使用违背自由法制的民主社会体制的,只有在共产主义体制中才有的制度和方式!而在你选择使用的那一刻,你就自我了断了民主社会体制的根基。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共产主义恶变,就会双管齐下,开始了全面侵蚀的脚步。也许你以为这只是暂时的使用,是迫不得已,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等完成抵抗,就开始疗伤,恢复原有的健康与美好。做梦!在前面等着你的是十个更厉害的病毒,是一百个领域的超限战。你只有不停的饮鸩止渴,直至中毒身亡,直至共产主义完全侵蚀本体,战争结束,转化完成,你也就成为了它……


CCP的超限战,战是输,不战也是输!那该怎么办?
绝对唯一的破局之道,只有四个字,灭掉本体!

链接:《疫苗:文明尽头,邪恶与贪婪最后的“盛宴”》 https://gnews.org/zh-hans/328685/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挺 消灭ccp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it released the virus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pmzy

9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