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4: 《1984进行时》

1984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7.奥布兰

温斯顿计画利用假期在B国走走看看。他一直没有告诉茱莉娅。他怕她也要去。两个人在一起当然好。但是温斯顿想省钱,两个人出去费用会很高。茱莉娅是个懂事的姑娘。她不会让温斯顿负担她的旅费。但她毕竟是B国体面人家的孩子,还时不时讲求点小情调。情调不是免费的。用妈妈在A国辛苦攒下的钱为一个B国女孩子的情调付费,温斯顿想一想就会感到内疚。如果只是他自己,他可以像流浪汉一样只维持最低的生活需求。

严格说起来,温斯顿从小也没有吃过苦。妈妈说她小学时为了省几分钱不坐公车。温斯顿说他也能做到。妈妈问他省下钱做什么?温斯顿想了想,即便省下这点钱,他妈妈也还是要去上班。他最希望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是让妈妈有更多的时间休息、看书、听音乐,干她自己想干的事。他知道妈妈痛恨她的工作。

但是去旅行就要花妈妈的钱。妈妈一口答应,而且她听上去还特别高兴,立即查了地图,“第一站就去B国最好的地方,费用高没关系,别怕花钱!”这让温斯顿产生了错觉,好像妈妈也要和他一起去。他知道妈妈最想周游世界。他虽然也很愿意走走看看,但从来没有妈妈那么强烈的冲动,越是做不了的事,她就越渴望。

总不能躲着不见茱莉娅。离放假还有两周,茱莉娅终于问到他。他狡猾地反问她有什么打算。没有,她说。她听他的。他知道最终会是这样,他不可能扔下她。他心软,或者说软弱。虽然他们只是情侣关系,他不是茱莉娅的家长,没有照顾她的责任。但他做不到让她失望。

茱莉娅说她最喜欢的就是温斯顿的责任感。这是B国男子缺乏的。他们首先对自己负责,自己要开心,然后才想到其他人,无论多么亲近的人都要排在第二位。

茱莉娅的父亲曾被他的父亲抛弃。后来他的母亲也嫁人走了。父亲在上中学时就要打工养活自己。有一次,他实在缺钱,就去找父亲。父亲说他没钱给他,因为他要养活他的女朋友的孩子。父亲永远都不原谅他的父亲。每次提起都恨恨地说:“那个自私的老东西……”老东西可能又和女友分手了,也许后来又有过几个女友,但最后只剩他一个人。他生了重病,可能觉得日子不长了,想见见茱莉娅的父亲。父亲拒绝了。他不承认这个父亲。

温斯顿觉得,如果是他,肯定做不到。即便心里怨恨,也会去和解。为什么呢?是自己软弱,还是迫于周围的压力?在A国,血缘和家庭是个比自己更强大的东西,责任也是:对亲人,对和自己相关的所有人的责任。

他的理解是,就像船要有锚,责任会让人心里踏实。比如他知道,妈妈不会突然抛弃他,因为她对她有责任。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但他也在想,如果他出生在B国,他是不是可以不这么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出发前,茱莉娅的父母要给他们搞个欢送聚会。温斯顿听到消息心里一紧。这意味着,他要见到茱莉娅的至少半个家族。他发现自己的第一反应是尽量获得他们的好感,让他们接受自己。紧张是可以理解的,他连茱莉娅的哥哥都很难搞定。

奥布兰比茱莉娅大七八岁,据说事业有成,很能挣钱。奥布兰似乎觉得自己没有阻止茱莉娅和温斯顿交往,体现了他们家的美德。在一种世界大同的理想感召下,他们接受了温斯顿。奥布兰喜欢强调他们不介意温斯顿来自A国,他希望他们平等相处。茱莉娅听了点头称是。温斯顿也附和着点点头。

但温斯顿并不接受奥布兰的美意。奥布兰总把自己是B国人挂在嘴边,他说自己以此为荣,B国创造的艺术代表了人类的最高成就。温斯顿觉得他说得很对。 B国确实是个伟大的国家,这也是他学习B国的语言,特别愿意来上学的原因。

温斯顿讨厌(对,讨厌)奥布兰的理由是他的狭隘。虽然他对A国一无所知,但语气中透露出高人一等,好像A国就是一个野蛮落后的地方。他对温斯顿说话有意拖长腔调,故意显现出耐心。在礼貌友好,甚至殷勤周到之下,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宽容。在奥布兰面前,温斯顿显得像个傻瓜,像小孩一样必须仰仗成年人的教导和恩惠。

B国的伟大并不等同于奥布兰伟大,并不等同于所有住在B国的人就高人一等。温斯顿感到特别恼火,真不知他们哪来的自信。更让他受不了的是,茱莉娅从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茱莉娅好像还特别感激奥布兰对温斯顿平等相待,多次夸赞说奥布兰是个大度的人,从不斤斤计较。

“计较什么?他有什么可计较的?”温斯顿有一次差点脱口而出。他想起一句老话:贫穷抑制想像力。精神上的贫穷也是。奥布兰的矮视是因为他只知道自己的鼻子尖前那点东西。也许那点东西碰巧确实了不得,但毕竟不是全部。

温斯顿想到自己,如果他一直待在A国,他也会认为自己鼻子尖前的是最好的。绝大多数A国人其实和奥布兰一样,莫名其妙的自以为是。如果这是人的通病,温斯顿想,那就是可以原谅的吧。奥布兰没有恶意,他只是个普通人。

但他还是很招人厌啊。温斯顿想到要去应付奥布兰,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他知道和茱莉娅是说不清楚的。她一定觉得他过于敏感,甚至是心理自卑。不,茱莉娅不会这么认为的,她只是会觉得为难。她虽然搞不懂温斯顿到底怎么回事,但如果发现他不喜欢自己的家人,她肯定会为双方调解。茱莉娅就是这么好个女孩,她不想看到任何人不高兴。

如果奥布兰听茱莉娅说温斯顿觉得他烦,一定惊住了。什么?他这么风度翩翩,是无论在哪都大受欢迎的社交王子。一个A国冒出来的傻小子竟然指责他无知!温斯顿想像了一下奥布兰气得脸色发白,感到很爽。

算了,忍着吧。温斯顿相信自己的掩饰能力。 A国人从小就知道如何迎合别人的期望。否则就不可能生存。因为没人关心你的真实感情,而只要求人人一致。不一致的就会成为靶子,受到排挤。

想到A国,温斯顿也在问,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或自卑呢?多少有点吧。 A国的烙印是很深的。把问题归于自己,就不用责怪别人了。但温斯顿想这样,也做不到。他知道这不全是自己的问题,也不全是A国的问题。

B国在战后有几十年的安逸,几代人都享受着物质上的富裕和精神上的优越感。他们以为天堂是静止的,是可以永远持续下去的。 A国的黑暗离他们太远了,只要A国为他们提供廉价的商品,他们就不会去问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聚会上真的有人问到A国。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温斯顿当然不想谈。他发现,在他心里,A国变得越来越沉重,越来越不能轻易提起。

出乎意外地,奥布兰态度很友好,还热情地推荐了几家他曾住过的旅馆。茱莉娅的几个姑妈、姑父和表姐妹们对他也特别亲切。他们坐在院子里。夜色温柔,可以看到大朵白云挂在暗蓝色的天空上。轻风吹来青草的气味。大家变得很嗨,最后还一起唱起来。温斯顿没想到,这个晚上过得这么愉快。他喝了一点玫瑰色的葡萄酒,才知道这酒这么好喝。每个人在他眼里都那么可爱。他忽然觉得他爱他们每一个人。他希望能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8.最美的城市

温斯顿和茱莉娅的第一站是L城。它两千多年来一直是B国的首都,号称B国最美的城市。但没有想到这地方这么乱。天气很干,到处尘土飞扬。走在主要大街上,突然会被施工的临时挡板拦住去路,只好尴尬地拐进机动车道。行人躲车,车也躲行人。小贩拎着小商品在人们周围晃来晃去,一听同伴的警告撒腿就跑。还有人大喊说自己丢了东西。

温斯顿觉得他们像两只进城的乡下老鼠,无所适从。他们所在的D城生活节奏平稳,人都不慌不忙、互相礼让。 L城却让人心绪烦乱,每个人都一脸不耐烦,都好像憋着无名火。

可第二天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走进博物馆的大门就惊住了,迎接他们的是高大的、散发着肌肤一样柔和光泽的大理石像,排在大厅两侧,一眼望不到头。他们在D城也见过大理石雕像。但这里的都是两千年前的原作,已经成熟得无法超越。 B国到处可见的仿制品只是模仿了外形而已。很快,他们又发现,那些让他们惊呆的作品是博物馆中比较一般的。在里面布置好灯光的小房间里藏着极品。

看到它们的时候,他们已经累了。前面那些让他们又惊又喜的雕像耗去他们太多的体力。他们在长椅上坐下来,仰起头,一点一点地看。温斯顿想起他们事先看过博物馆介绍,眼前的这尊雕像被提到过。但他们都没有在意,以为就像在D城街头看到的那些一样。那些已经很漂亮了,他们觉得能在博物馆看到更多就很满足了。

人不可能真正明白世界,直到站在这些雕像前。而且要静静的和它们待一会儿,什么也不想,只努力把每个部分每个细节都记到脑子里。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实在太多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像梦游一样,看到的不仅是两千年前的大理石雕像,还有几百年前的大师创造的,还有铺在地板上的马赛克,还有绘画。他们曾从书上知道的,人所能创造的最美的东西,突然就展现在眼前,而且太多太多。每天都有被淹没的感觉,直到他们拖着自己的腿,累的快站不住,扑倒在床上,瞬间就睡过去。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他们兴奋地走在空气清新的晨曦里,期待着不知道又会被什么镇住,被什么感动。

最后一天晚上,他们去一个教堂听音乐会,是当地音乐爱好者团体的免费演出。他们以为不会有很多人,所以不着急。但是教堂前排了很长的队。轮到他们进入时只有最后几排可以坐。演奏的水准非常之高,第一个音弹奏出来,他就暗暗吃了一惊,和他手里著名的CD录音不相上下,或许有点差别,但不重要,重要的是演奏者和合唱队都是业余的,但绝不是业余水准的。

这不是L城著名的教堂,外表看上去也不起眼。他们白天只是路过,茱莉娅看到教堂门边贴着演出预告,他们就决定来听听。音响竟然特别好。中间休息的时候,茱莉娅凑过来,挽住他。他们一起抬头欣赏着教堂高耸的天花板。温斯顿想,他会记住这个晚上,此时此刻他们在一起,不仅仅是靠在一起的两个人,而且是他们一起拥有的感受。能感受到和对方融合在一起,而且是在纯净的音乐中,在安宁的圣所中,一定是天赐的。温斯顿觉得自己无所回报。

“在想什么?”茱莉娅问。

温斯顿有点不好意思,他直接说出来会很肉麻,所以引开了话题:“你知道,音乐是一种测试剂。”

“什么意思?测试什么?”

“测试一个人的生活状态。只有处于特别好的状态,才能真的听进去,好像自己也夹在不同声部的旋律中,一起向前流动。尤其像巴赫这种特别清澈的作品,心里要特别干净,才能体会到悲悯、哀伤、博大、深沉、渴望救赎等等情绪。它们让你忘了自己的存在,但同时又特别清醒地感到自己的存在,虽然本质是很卑微的,但却能被伟大的力量感召,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温斯顿想起有人搞了一个调查,问大家如果遇到外星人,应该送什么礼物给他们?有什么东西可以代表地球人的最高成就?有个音乐家回答:送一套巴赫全集。温斯顿突然理解了这个提议。是的,确定无疑。

“我好喜欢L城啊,可惜明天要走了,以后我们找机会再来吧。”

“对,必须再来。我以前也看过一些很好的作品,但从没像这次这样,好像一下子明白了,都看懂了。你知道,A国也有艺术展,还会展出B国送去的展品。但是我没什么感觉,也许是那时候太小了吧。”

也许不是。温斯顿想。他去年假期回家时还和同学一起去看了画展,是在A国一个顶级博物馆。他没想到展厅里的灯光那么强,完全不顾及作品的需要,打在画面上一片白光,以致什么也看不清。他当时挺震惊的,想不到在这么豪华的博物馆建筑里面会做的这么糟糕,连常识都可以不在乎吗?

他还记得看展览的人很多,看完的人坐在展厅外的长椅上,更多人坐在台阶上。有人在啃黄瓜,有人啃番茄,有人啃玉米,有人啃胡萝卜。他想起小时候爸爸带自己出去玩,也要带上吃的,因为当时穷,觉得景点的商店卖的东西太贵,所以要从家里带,当然也绝对不可能去餐馆吃饭。但是现在,在大理石铺地的豪华博物馆里,看到人们坐在那里毫不顾及地啃什么的都有,他觉得可悲。

是不是将来有一天,A国的博物馆,即便不这么华丽气派,但有和作品相应的柔和的灯光,人们能举止端庄地坐在餐厅里,或者在供人休息的草坪上,从容地吃东西。有了有尊严的人,才会有受尊重的艺术……

“想起来了,我查过资料,L城本打算修第三条地铁,但是挖了一些路段之后,必须考虑放弃。因为地层里都是遗迹,一层就是一个时代,有十几层呢。要保护它们,就不能发展城市交通。”茱莉娅突然说。

“所以L城到处乱哄哄的,是为了保存咱们的财富!”温斯顿说。他说的是“咱们”。是啊,B国不仅仅是B国人的,也属于他这样热爱它的人。

(未完待续……)

作者: 文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cliff.z
2 月 之前

正好今天要看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e8gVpm。🌹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9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