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外国使团法》: 砸向CCP超限战的法律重锤

作者:战友之家维基百科小组/VOG WIKI GROUP

“超限战”一词由中共解放军上校乔良和王湘穗在1999年出版的《超限战 对全球化时代战争与战法的想定》一书中首次提出。彼时正值血腥镇压八九六四整整十年,CCP高层“目睹了苏共如何特别是在七八十年代进入一场不可能赢的与美国的军备战,并且输了”的事实,民众强烈渴望了解国外思想与真实信息,加之互联网的兴起与普及,CCP恐惧红色非法政权被推翻,提出了“超限战”的概念,作为其颠覆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称霸世界的重要手段。

“超限战”是与传统战争不同的全新战争方式,是运用一切手段,包括并且超越传统战争手段的新型战争形式。超限战立足于现代暴力冲突的演变与现代经济、文化、科技的高速发展上[1],透过不流血手段达到传统战争可以、甚至不能达到的效果,科技在超限战中尤为重要。书中对超限战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在当今世界,没有什么不可能成为武器。我们必须以一种超限的意识来理解武器……一场人工诱发的股市崩盘、一场黑客攻击、一桩传言或丑闻让敌方汇率崩盘或领导在网上出丑,这些都属于新式战争的武器库”。

2016年,乔良和王湘穗推出修订版《超限战与反超限战》,增加了近年来新的战争理论。书中指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网路战、资源战、媒体战、金融战、文化战,这些领域都将是未来激烈白热的战场,战争已经远远超出穿军装的军人和飞机大炮的范围,中国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看待,并接受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与反超限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预做准备[2]。

超限战初,美国反应有些迟缓,但随着CCP病毒的全球大流行,美国人已经意识到战争已悄悄打响,虽无传统战争的硝烟,但残酷程度却远超热战。《华盛顿邮报》认为此书是40年来中共国在西方影响最大的一部兵书[3],美国西点军校和美国海军学院将此书分别列为学员必读书目和正式教材[4]。被称为“美国思想”的前白宫高级顾问班农先生在政论节目“班农作战室:大流行”中也多次提到过此书[5],将人人都在战争中的信号传递给美国人和世界。美国政府综合运用《外国使团法》(Foreign Missions Act)、《共产党管制法》(Communist Control Act of 1954)、二战时对付纳粹德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简称FARA)及相关移民法积极应对,这些法律就像一记记重锤,狠狠砸向CCP!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立法背景

二战期间,尽管战火未涉及美洲大陆,但德国纳粹的间谍活动在美洲仍然比较活跃,加之南美洲的阿根廷、巴西等国已有数十万德国移民居住,形成了一定的纳粹政权基础,美国加强了对外部“纳粹势力”的监管,查明并杜绝纳粹宣传[6]。1938年,第75届美国国会通过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以帮助美国政府和人民对相关人士的言论和活动进行评估。

二战后的“美苏冷战”时期,为了阻止苏联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渗透,及其他国家、利益集团通过“外国代理人”影响美国国会立法及政府政策,国会1966年对FARA进行了修订,将监管对象扩大到所有受外国政府及其利益集团直接或间接委托在美国从事活动的个人或组织[6]。FARA通过对外国代理人的监管,充分保证美国的国家安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内容

FARA规定于美国法典(United States Code, USC)第22编的第§611章到第§621章,要求担任“政治或准政治职务”(political or quasi-political capacity)的以代理人身份行事的人(persons acting as agents)在同意成为代理人后10日内在美国司法部注册,并且每6个月提交一次详细报告,披露他们与外国委托人的关系、活动、以及支持这些活动的单据和支出,除非适用豁免情形。披露义务具体包括定期披露义务、定期补充声明义务、变更登记义务、传播信息备案义务、采访政府官员或出席国会时的身份说明义务、以及会计账簿和活动记录的保存义务等[6]。

§611章规定了定义:

“人”(person),包括个人、合伙、协会、公司、组织或任何其他个人的组合。

“外国委托人”(foreign principal)包括外国政府和政党、美国境外的自然人以及依照外国法组织或营业地点在外国的合伙、协会、公司、组织或其他人的组合。

“外国代理人”(agent of a foreign principal)是指(1)担任代理人、代表、雇工或雇员的任何人;或担任其他职务的任何人受命、受要求、受领导或受控于外国委托人或人,而后者的活动全部或大部分得到外国委托人直接或间接的监督、指导、控制、融资或资助;或该人直接或通过任何其他人(ⅰ)为该外国代理人的利益在美国境内从事政治活动,(ⅱ)为该外国代理人的利益在美国境内担任公关顾问、宣传人员、信息服务雇员或政治顾问,(ⅲ)为该外国代理人的利益在美国境内募集、收集、支付或分发捐款、贷款、货币或其他有价物,(ⅳ)在美国境内、美国政府的任何机构或官员面前代表该外国代理人的利益。(2)同意、允诺、承担或声称以本分款第(1)条所定义的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身份行事,或是或自称是代理人,无论是否依据合同关系。[7]

§611章(d)条规定了不被视为外国代理人的情形。这显示了美国防止外国控制媒体散布假新闻的同时,对言论自由的充分保护。

§612章和§613章规定了外国代理人的登记要求以及可以豁免登记的情形。§614章规定了登记后的信息披露要求。§615章规定了簿记和记录。§616章规定了官方记录的公众查询及记录和信息的传输。§617章规定了外国代理人(机构)负责人的责任,外国代理人(机构)的负责人有义务监督并保证外国代理人(机构)提交必要的登记申请和补充声明,以及遵守本法案的所有要求。即使机构解散,也无法豁免其负责人的上述义务。FARA第618章规定了法律责任:故意违反本法案的规定、在重大事实方面故意错误陈述或故意隐瞒重大事实的,可被判处长达5年的监禁,罚款可高达$10,000。故意违反该法,可被判处长达5年的监禁,罚款可高达25万美元,或并罚。轻罪可被判处长达6个月的监禁,$5,000以下的罚款,或并罚。此外,民事执行条款还赋予检察长根据该法要求注册或修正不足注册文件的权力[8]。外国人违法将面临被递解出境。

美国司法部还要求,充当代理人的外国媒体必须在其网站首页,或在“关于我们”的页面的醒目位置注明外国代理人这个信息,同时在其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网络论坛和博客上也要注明。FARA的精神在于“事前预防”与“事后追惩”,在不违反民主自由的前提下将外国势力的影响“透明化”[9]。

目前美国已有400多个“外国代理人”,代表600多个外国委托人[10]。外国代理人的监管机构是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局反情报和出口管制部门(Counterintelligence and Export Control Section, CES ) 下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部门”(FARA Unit)。

二战后FARA很少被使用,近年来的案例有:美国清查1971年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爱尔兰共和军在美国的筹款机构——北爱尔兰援助委员会(Irish Northern Aid Committee,NORAID)[11]。2010年,对俄罗斯“美女间谍”安娜·查普曼(Anna Chapman)和另外9名俄罗斯人的制裁堪称经典案例[12]。2017年,美国司法部要求俄罗斯媒体“今日俄罗斯”和“俄罗斯卫星网”注册为外国代理人[13]。2018年美国依据FARA规定要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关闭其在美办公室[14]。

随着中共对美国发起超限战,美国政府和民意正在觉醒,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充分意识到CCP的邪恶。2020年7月,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中明确指出了CCP对美国及西方自由世界的威胁。他认为CCP是比苏共更狡猾的敌人,“苏联当时与自由世界是隔绝的,而共产中国已经在我们的境内了”,“如果我们不行动,最终CCP将侵蚀我们的自由,颠覆我们各国社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如果我们现在屈膝,我们的子孙可能会受CCP的摆布,他们(CCP)的行动是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战”。美国开始使用法律武器对CCP 进行反超限战,法律领域的超限战与反超限战标志着战争走向深入,美国在超限战中渐渐由被动变为主动。

2020年8月,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文件震惊世界。文件曝光了包括前司法部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在内的多名政商界名人违反了FARA,其他公众熟悉的名字也赫然在列:普拉斯·麦克(Pras Michel),Robin Rosenzweig(罗宾·罗森茨威格),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idy),史蒂夫·温(Steve Wynn)和夏威夷女商人尼基·戴维斯(Nickelodeon Mali Lum Davis)[15]。他们收受CCP的贿赂,被蓝金黄,游说美国政府高官,意图遣返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已经严重干涉了美国内部政治,干预了美国司法,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威胁,破坏了美国的立国之本——自由民主。大量证据面前,尼基·戴维斯于2020月8月31日在美国地方法官Leslie E. Kobayashi 面前认罪,承认违反了FARA,并上交了从CCP获得的300万美金赃款。该案件牵扯人员之多,涉及范围之广,涉案人员职位之高堪称美国史上之最,该案发酵仍在继续[16]

中共在美的外宣机构

中共在美国的外宣机构很多,中共新闻机构及其在美国办的电视台、报纸等刊物;孔子学院;接受中共国驻美领事馆经费和指令的各大学中共国学生会;“爱国”侨团及其报纸、电台等等。

图片来源:Buzzfeed News

中共在美新闻媒体是“外国代理人”和“外国使团”

1983年,《中国日报》在美国司法部注册为“外国代理人”。2018年9月,美国司法部要求新华通讯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后者的前身是CCTV外语国际频道。2019年2月中国环球电视网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该台申请更新美国国会记者资格的申请遭到拒绝,美国广播和电视记者协会执行委员会称按照规定,“外国代理人”机构不得持有国会记者证 [17]。

美国国务院2020年2月18日宣布,将5家在美的中共媒体机构新华通讯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发行公司,以及《人民日报》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认定为“外国使团”。稍后,国务院6月22日又把4家中国官媒,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中新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在美分支列入外国使团名单。9家机构被认定为“外国使团”,即他们被视作外国政府职能部门,中国政府的一部分,其行为受《外国使团法》的约束。《外国使团法》比FARA更为严厉,如果说外国代理人只是代理外国政府,那么外国使团就是外国政府,因为它们实质上由中共和中共政府所有并控制。被认定为“外国使团”后,上述媒体将不能再伪装成新闻机构,要接受美国政府更严格的监管[18]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规定,被认定为外国使团后,这些媒体机构必须注册他们在美国拥有或租用的房地产位置,要租赁或购买新的房地产时必须获得许可。此外,不论是否美国公民,他们都必须披露在美国工作的雇员身份。这些规定与美国对外国使馆的规定相同[19] 。国务卿蓬佩奥说:“习近平总书记也曾经表示,中国媒体均为CCP工作”,那么“我们将它们视为外国使团是合适的”,“这项行动早该进行了”[17]。

中共战狼外交官耿爽对此的回应套话连篇,苍白无力,“我们对美方错误做法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敦促美方立即停止错误做法,同时也保留对此事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另一位战狼外交官赵立坚在新闻发布会上也叫嚣,“中方敦促美方立即改弦更张、纠正错误,停止对中国媒体的政治打压和无理限制。”口炮打得再响,CCP也不能逾越美国法律,获得采访美国国会的记者证,只好无奈召集包括CGTN北美分台台长在内的十多名员工灰溜溜逃回中共国。中美在媒体超限战中的对抗,已标志着超限战从经济领域蔓延到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美国商务部部长说:“他们手中的子弹也不够”。[19]

新华社、人民日报和CCTV是中共的三大官媒,在2016年2月19日中共党总书记习近平在CCTV调研后发表讲话:“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党媒姓党”是官媒与中国共产党关系的最真实写照。不仅如此,习总书记还曾在多个场合说“军报姓党”、“党史姓党”、“党领导一切”,这意味着党媒赤裸裸的“受制于共产党”,与西媒“受制于事实”形成了鲜明对比。

CCP有恃无恐地在美国本土进行大外宣和渗透,宣扬南中国海争议地区的主权,2016年甚至不惜重金租用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巨幅LED屏幕,两周内播放一个3分钟的视频,每天播放120次[20] 。

2020年6月,注册为 “外国代理人”的《中国日报》首次公示了其支付给《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1,100多万美元,把中共大外宣《中国观察》(China Watch)以夹页方式插入报纸,伪装成知名报纸发行。司法部依据FARA,要求《中国日报》披露中共植入新闻的“特洛伊木马” [21],帮助美国人认识到,这些资讯由中共官方媒体提供,是中共外宣的一部分,而非美国媒体所传播的自由、公开信息。

著名智库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在2018年11月29日发表的213页重量级报告认为:“任何外国或外国控制的媒体(包括印刷媒体),特别是那些推进外国政府路线的媒体,都应该根据FARA进行登记”。[22]

2018年12月,众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参议员帕特里克(Patrick Leahy)援引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报告说,中共国在其国内竖起壁垒,建防火墙,阻挡外界的政治和文化信息真相,而同时利用国外自由制度的开放性,利用这种“明显的不对称”,而宣传CCP的言论和渗透。

越来越多的美国国会议员也投入到这场反超限战大战中,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籍议员迈克·麦考尔(Mike McCaul)明确地说:“这些所谓媒体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国际喉舌,他们受中共控制,兜售中共政权的谎言和宣传。”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吉姆·里施(Jim Risch)也坚定地认为:“在美国,我们相信新闻自由,我们知道这类组织不是自由的——它们受到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控制。”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民主党人罗伯特·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在推特里直言支持国务院的决定,认为把这些机构认定为外国代理人“是正确的行动”,“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对在美国运作的中国媒体管控越来越严格。新型冠状病毒的危机提醒我们维持有关中国的透明度的重要性,我们需要真实的报导才能让这个专制政府承担责任”。[23]

相对于美国对中共媒体的宽松监管,CCP对美国派驻中共国的媒体机构进行刁难式严控,如2013年底,中共政府曾拒绝续签《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报道过敏感新闻记者的签证而迫使其离境;2020年3月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在中国大陆分社的几乎所有美国记者;近期把CNN记者的签证期限从通常的12个月缩短到2个月[24]。

中共大外宣媒体的目的是对美国进行渗透,而非向中国人传递西方世界及美国的真实讯息,其猖狂程度远超当年的纳粹德国和苏联的影响。《外国使团法》、针对纳粹德国设立的FARA,就像是为今天的中共量身定做的一样,合适至极!这些重锤砸得CCP在媒体超限战中节节败退!

孔子学院是“外国使团”

随着中共国经济的崛起,中外交往的增加,许多外国人为中华文明吸引或出于商务目的开始学习汉语,这让CCP意识到文化渗透可以撬动西方意识形态的大门,于是在世界各地广设孔子学院(Confucius Institute)。截止2020年9月,全球已有162国家(地区)设立了541所孔子学院和1170个孔子课堂。其中,亚洲39国(地区),孔子学院135所,孔子课堂115个;非洲46国,孔子学院61所,孔子课堂48个;欧洲43国(地区),孔子学院187所,孔子课堂346个;美洲27国,孔子学院138所,孔子课堂560个;大洋洲7国,孔子学院20所,孔子课堂101个[25]。2004年11月17日,美国马里兰大学与南开大学签署协议在马里兰大学建立北美洲首家孔子学院——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11月21日,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正式挂牌成立。次年,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成立[26]。

孔子学院表面上是负责海外汉语推广的非营利教育机构,与外国大学和教育机构合作运营,促进海外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就像西方的文化推广组织英国文化教育协会,德国的歌德学院进行语言教学、传播历史文化一样,但其实这些都是假象,歌德学院是民间机构,而孔子学院是中共官办,它隶属于北京中国教育部下的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又称“孔子学院总部”或“汉办”),2020年7月,教育部将孔子学院总部更名为“教育部中外语言交流合作中心”,不再对外使用“国家汉办(HANBAN)”的名称。不管如何更名,孔子学院都是中共的正式组织,政治战的一部分[27],它以文化交流为幌子,影响和控制海外留学生、华人和所在学校,还有些是间谍分部,大肆收集西方各界情报。中共国务院下属的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在中共国内选拔“政治合格”的教职人员去世界各地大学的孔子学院监督“教学”。2009年10月22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引用的中共主管意识形态的第十六、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话说明了孔子学院的实质,“孔子学院是中(共)国大外宣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孔子学院就是中共国大外宣的平台,是巩固CCP政权的工具。

每个孔子学院启动费用需要100万美元,每年运营费用超过20万美元[26]。如果是著名大学如斯坦福大学,中共更是不惜代价承诺投资400万美元[26],试图渗透到全球每所主要大学。孔子学院的教学内容是中国语言文化、历史哲学,但实际中共对儒家学说深恶痛绝,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贩卖中共的意识形态,教授的“中国文化”是假国学、假传统,而非真正的历史人文[28]。孔子学院只向学生们介绍天安门城楼,永远不会讲述八九·六四真相,永远不会讨论西藏和达赖喇嘛,也不会涉及台湾及人权问题[29]。孔子学院在各大学内部施加政治影响力,肆无忌惮地灌输威权主义的同时,还以投资要挟所在学校,干涉学术自由、言论自由,搜集情报,孔子学院不可告人的目的早已“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各大学校方和学生越来越看清它的“教学理念”与西方世界言论自由、独立思考、天赋人权的价值观相悖。

芝加哥大学教授马歇尔·萨林斯在《国家》(The Nation)杂志发表的文章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孔子学院以政治敏感为由干预学术的例子。2009年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因孔子学院反对而取消达赖喇嘛的访问。2013年美国雪梨大学也因孔子学院的反对一度考虑取消达赖喇嘛的访问。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孔子学院动员不明真相的学生声援中共国镇压西藏的抗议活动。加拿大的麦克马斯特大学与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大学都因孔子学院的反法轮功活动而遇到法律问题。2017年12月,一篇名为《中国伸向西方的手伸得太长》的文章指出,“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接受来自北京支持的孔子学院的资金,已经带来了失去学术自由的代价。孔子学院资助的语言和文化中心,禁止讨论用批评性眼光看待中国议题,引起人们日益增长的担忧。”2018年得州联邦众议员迈克尔·麦克考尔(Michael  McCaul)和亨利·库埃利亚尔(Henry Cuellar)都称中共国“从事破坏行动,蓄意压制表达自由、言论自由和辩论自由等美国价值”。

孔子学院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许多大学相继关闭或即将关闭孔子学院,将反超限战推向高潮。2013年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宣布关闭孔子学院。2014年芝加哥大学和美国宾州州立大学关闭孔子学院。2015年6月斯德哥尔摩大学关闭了该校的孔子学院。2019年加拿大多伦多也关闭了在中小学开设的“孔子课堂”。2019年3月和4月又相继有15所美国大学宣布关闭孔子学院。截止2019年底美国“十大联盟”(Big Ten Universities)的14所大学中已经有5所关闭了孔子学院。2020年1月20日马里兰大学关闭了该校的孔子学院。2020年4月瑞典关闭了该国最后一家孔子学院。2020年8月15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宣布关闭孔子学院。

 2019年3月18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全球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推出HR1811法案,要求将孔子学院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该法案说,“中共国政府对美国量身定做的项目,等同于试图影响年轻人思想的恶意软件,对于学术审查和自我审查都构成严重且有根据的担忧”[30]。2019年3月21日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众议员乔·威尔逊(Joe Wilson)提交《外国影响力透明法案》,要求孔子学院按照《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进行登记[31] 。2020年8月13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孔子学院美国中心为“外国使团”。蓬佩奥希望2020年底前关闭所有在美国的孔子学院。[32]

“孔子学院不姓孔,姓共”,若不遏制将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动摇西方及美国自由大厦的基石。

中共海外党支部违反FARA、《共产党管制法》和移民法

如果说孔子学院是隐蔽宣传CCP共产主义价值观的机构的话,那么中共国在来美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中设立海外党支部,要求“防止西方思想的腐蚀”,“高举思想旗帜,坚定思想路线”,留学生被要求召开专题讨论会,统一思想,上中共党课,向中共党支部汇报同学违背中共意愿的言论,则赤裸裸暴露了CCP要彻底腐蚀与渗透西方和美国自由世界的野心。这是CCP长期以来处心积虑的安排,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赞美”说,海外党支部的不断扩大与增加,展示了中共国的影响力日增,海外党支部在负责任地推动中共国的政策。

伊利诺伊州、加州、俄亥俄州、康乃狄格州、北达科他州和西维吉尼亚州等州立大学的留学生中成立了中共党支部。少数则已经解散,如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党支部。

CCP在西方世界违反法律,为所欲为,试图约束海外中国人的思想,是徒劳的!海外党支部出现后不久,已有多名美国律师发表声明,这种设立中共党支部的行为,可以依据FARA、《共产党管制法》以及移民法来进行制裁,包括罚款、监禁、“递解程序”将其遣返回中共国等。

2017年以来,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爆料革命为美国和西方世界提供了大量真实可靠的情报,美国运用FARA、《外国使团法》等法律反击CCP的超限战取得阶段性胜利。我们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CCP离灭亡不远了!

                  虔诚鹿儿,wanting.tinny,文明,赫莲,白墙黑瓦,文帐,元元

参考文献:

[1] 超限战: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6%85%E9%99%90%E6%88%98

[2] 维基网站,乔良: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乔良_(军人)

[3] 超限战开打 中国疫情火热 美国打击力道仍不手软,财讯,2020年2月4日,https://www.wealth.com.tw/home/articles/24361

[4] 《超限战》作者新书发布:首次披露美如何反超限战, 2016年7月30日,http://www.mod.gov.cn/jmsd/2016-07/30/content_4704191.htm

[5]War Room: Pandemic EP 152 – The CCP’s Unrestricted Warfare on Americ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b3oLjfhN0U

[6] 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基本规定及要求解读,http://wklaw747.com/newsitem/278194307

[7] 22 U.S. Code § 611.Definitions,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2/611

[8]WHAT ARE THE PENALTIES FOR VIOLATING FARA?,https://www.justice.gov/nsd-fara/frequently-asked-questions#3

[9] 美政府命令新华社和CGTN登记为外国代理人,大纪元,2018年9月19日,

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9/18/n10724265.htm

[10]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March 7, 2019,https://fas.org/sgp/crs/misc/IF10499.pdf

[11]NORAI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AID

[12] STRANGERS AMONG US: THE LEGAL AND ILLEGAL OF SPYING,

https://www.phc.edu/intelligencer/strangers-among-us

[13] 新华社在美成“外国代理人” 中美之争延伸,BBC, 2018年 9月 19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5570571

[14] U.S. plans to close PLO office in D.C., Bolton blasts Int’l Criminal Court, Sept. 10, 2018,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white-house/u-s-plans-close-plo-office-washington-n908181

[15] 美国司法部文件(Case1:20-cr-00068-LEK) 中英文翻译对照版,Gnews,2020年8月25日,https://gnews.org/zh-hans/315826/

[16] Hawaiian Lobbyist Nickie Lum Davies Pleads Guilty Over Back-Channel Campaign for Najib and Jho Low,https://www.sarawakreport.org/2020/09/hawaiian-lobbyist-nickie-lum-davies-pleads-guilty-over-back-channel-campaign-for-najib-and-jho-low/

[17] 美国将五家中国官媒列为「外国使团」加强限制中共在美影响力,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1557712

[18]美国将新华社等中国官媒列为“外国使团”

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219/china-media-trump/

[19] 美列中国官媒为“外国使团” 有什么影响?,德国之声,2020年2月19日,http://suo.im/6hucWe

[20] 南海宣传片亮相时代广场 中国外宣更自信网友叫好, 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6/0729/c40606-28593402.html

[21] 美新指南为《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执法扫清障碍,大纪元,2020年6月22日,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6/22/n12203013.htm

[22] 胡佛报告:哪些美国中文媒体被中共渗透,大纪元,https://www.epochtimes.com/gb/18/12/7/n10896480.htm

[23] 美国务院列五中共媒体为外国使团 获两党支持,大纪元,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02-21/88654362

[24] 中国暂停为多家美媒驻华记者续签记者证,2020年9月7日,https://cn.nytimes.com/china/20200907/china-us-journalists-visas-expulsions/

[25] http://www.hanban.org/confuciousinstitutes/node_10961.htm

[26] 详解美国整顿孔子学院背后的故事,大纪元,2012年6月16日,https://www.epochtimes.com/gb/12/6/3/n3603725.htm

[27] 美国智库曝光解放军总政机密行动计划,大纪元,https://www.epochtimes.com/b5/13/10/25/n3994460.htm

[28] 戴维斯加大也关孔院,中共软实力攻势步步崩溃,VOA,2020年5月2日,https://www.voachinese.com/a/uc-davis-to-close-confucius-institute/5402107.html

[29] 美国学界为何抨击孔子学院,RFI, 2014年6月19日,http://suo.im/5FPQxM

[30]美议员新议案抗衡中国在美政治影响 孔子学院再被点名,VOA,2019年3月19日,https://www.voachinese.com/a/us-congress-bill-to-counter-china-political-influence-20190318/4836580.html

[31] 美议员提案要求孔子学院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德国之声,http://suo.im/5ynBkj

[32] 蓬佩奥希望在美国的孔子学院年底前全部关闭,VOA,2020年9月2日,https://www.voachinese.com/a/pompeo-confucius-institute-20200902/5567386.html

+1
6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maliya
5 月 之前

谢谢整理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trackback

[…] 《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外国使团法》: 砸向CCP超限战的法律重锤 最早出現於 […]

0
eric67167
5 月 之前

写的非常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