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1日 班农先生战斗室中文摘要 (上)

A. 回顾911:

a. 2001年9月11日伊斯兰恐怖组织袭击美国世贸双塔:

i. 主持班农:班农作战室纪念9.11 特别节目。视频中是2001 年9月11日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对美国世贸双塔袭击的画面。这是美国历史上血腥的一天:飞机从蓝天白云中穿过世贸双塔。这个画面我们应该天天播放,警示世人。这一天,纽约人民的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已载入史册。

ii. 今天的嘉宾有前纽约市长朱立安尼、纽约消防局人员,和前纽约警察总署长伯纳德等英雄。10点03分,我们默哀了1分钟,因为那天的此时UA93航班被劫持后坠落在宾州Shanksville小镇。11点川普总统将在位于Shanksville的911纪念馆发表演讲。

iii. 我们今天的节目也要报道美国目前被中共病毒袭击的情况。首先采访英雄前纽约警察总署长伯纳德,那天都发生了什么?

iv. 嘉宾(前纽约警察总署长伯纳德):1号塔被击中的时候我在我的办公室。一个警员告诉我,飞机撞上了1号塔。我从会议室窗口看过去,大楼被损。我马上给市长打电话,告诉他我7~8分钟后会到达我们的紧急指挥中心,这个中心正好在1号塔的对面,到达后,我们进不了指挥中心,因为有人从高楼上跳下来,落在1号塔和2号塔之间。3 分钟后市长到,此时第2架飞机斜穿过2号塔,天空碎片和残骸如雨落下。

v. 主持班农:你和市长那个时候是怎么决定的?

vi. 嘉宾(前纽约警察总署长伯纳德):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们是被袭击了,直到第2架飞机击中2号塔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恐怖袭击。从1996年开始,市长就曾制定了紧急情况应对方案,我们设计了无数可以想象的紧急计划方案,但从没想象到会有一个巨大的飞机作为导弹发动袭击。但是我们的警察局、消防局,和其他相关部门启动应急措施,1分钟内全部到位。那时,我们有两个计划,第一,要保证整个城市安全,因为我们不知道是否会有更多的袭击;第二,是抢救现场的幸存者,遗憾的是很少人能够幸存。

b. 五角大楼亦成当年恐袭目标:

i. 主持班农:在你到达指挥中心后,看到2号楼被击中时,你们有人是否意识到双塔会倒塌?

ii. 嘉宾伯纳德:市长是在第2架飞机击中2号塔后的3分钟到达的,我和他一起去和消防局见面。10分钟后,我们离开,市长给白宫打电话,这时候不幸的事发生了:2号楼爆炸,人和物顷刻化为尘埃,里面有我们的许多救护人员。我们有全国最有经验的消防专家,我们都知道在被击中的大楼以上的部分会全部损失,里面的全部人也将不能生还,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想到,整个大楼都会全部倒塌,我们低估了这几架装有5万多加仑油的飞机。它们撞击大楼后产生了高达1500~2000度的热能,可以把大楼的钢筋水泥全部融化,幸好大楼是直线下塌,否则会有更多人死亡。 

iii. 主持班农:你是否想到这是你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天?

iv. 嘉宾伯纳德:说实话,一开始我没有想这个问题。我和市长在一起,他给白宫打完电话后说,五角大楼也被击中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所在的楼也开始晃动,我们被困在楼中25~30分钟。回顾我警察生涯的一幕幕,那时我感到呼吸困难,但是相信我们最终能够离开大楼。

c. 无关肤色信仰,太多人为和平牺牲奉献:

i. 主持班农:你们意识到大楼会倒塌时,你们的指挥行动有什么变化?

ii. 嘉宾伯纳德:地面指挥部呼叫1号楼里面全部人员疏散离开,我一直在重复。我们失去的很多人,他们听到了疏散的指令,看着2号楼爆炸,他们知道楼都会倒塌。救援人员本来都可以离开,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又冲到楼里和周围,继续寻找可能生还的人,同时,帮助市民疏散。很多我们穿制服的兄弟姐妹都是在2号楼倒塌的时候牺牲的。

iii. 班农: 伯尔尼.凯里克,911那天的纽约警察局长,是朱利安尼市长的合作伙伴,处理当天的危机及随后的问题。伯尔尼是一位真英雄。一会儿后,我们将为19年前北塔倒下静默一分钟。我想很多人有同样疑问,那些冲向危险的纽约警察和消防员的勇气来自何处?大多人意识不到这是他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某些危险地段的纽约警察每天面对着枪击。当人们遇到袭击或遇刺时,打电话叫警察,警察就得马上过去。警察们不在乎受害者的肤色、宗教信仰、他们做着大多数人没勇气做的事。

iv. 伯尔尼:19年前的今天,你看着眼下发生的事而不得不严肃地质疑你是否会活着出来。很不幸我失去了23位手下、37位港口管理局警察,和343位消防员。自那以后我们失去了几百人。但你知道吗,没有人质疑命令,没有人逃跑,他们做着该做的事,做得比整个国家其他人都好,他们对这个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拯救行动形成了积极的影响。

B. 抗争充满代价,美国需要当年的觉醒和团结:

a. 美国需要从历史学会真正的教训:

i. 班农:伯尔尼,你是否认为我们这个国家从总体上来说容易遗忘911,不仅是阿富汗还有伊拉克战争?我们要用正确的方式来纪念它。你是否认为我们足够重视过?你知道整个国家随后会很快凝聚到一起。这个国家,尤其是经历了这些之后,现在有人提出要解散警察之类的要求,你认为国家真的明白其中的教训吗? 不仅是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我们的教训,更是与之抗争你必须要有坚毅之心的教训。

ii. 伯尔尼:你知道我想的最多的是什么?我认为这个国家有80%~85%的人支持警察,我认为他们感激急救人员,懂得他们在做什么。但眼下这个国家有个重大运动在被推动。你一直在谈论的,激进马克思主义分子正在消减这个社会,共产主义正在推进。他们想看到我们和我所知道的国家消亡,他们想取消我们的宪法,他们想要的就是制造真正引起其他国家灭亡的事物。因此,就有了这个大推动:减少公共服务,恶化警察,将暴徒变成受害人。 这就是当今我们所看见的,但我认为大部分美国公众,80%~85%仍然感激公务员所做的,感激他们为美国人民所付出的。

iii. 班农:伯尔尼,你和纽约警察每天为这个城市付出。劳动节过后我回到这里有一两天了,我绝对惊呆了,纽约如同僵尸乐园。自从20世纪80年代加入海军,我时不时会在纽约呆一段时间,从未见过如此景象。事实上比911更糟糕。911后人们有勇气回来重建,急救人员、警察都还在。请告诉我,今天纽约是怎么回事?那会儿遭遇极其可怕的袭击,人们担心不知过两天会发生什么,但城市的确复活了,你的确能看见勇气和决心,这些能量震惊世界。但现在有什么不对劲,我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想听听你的想法,毕竟你将一生都奉献给了这座城市。

b. 美国今天没有当年的团结:

i. 伯尔尼: 斯蒂芬,我告诉你一个真实故事,9月14日,市长和我见了布什总统。我们跳进他的车队一起去贾维茨会议中心。从车窗往外看,我们看见成千上万民众举着写着“乔治·布什”“天佑美国”的牌子,这一切团结的行动,布什总统从车窗里看见了。他说这个太棒了,他们支持我们。朱利安尼市长看着他,笑说,总统先生,这有点奇怪啊,因为这里没一个人投你的票。我们是在曼哈顿西区,每个人都笑了。但你知道他说的没错,那种团结是我从未见到过的,之后也再没见到过。

ii. 今天我们没法得到那种团结来挽救我们的性命,为什么呢?因为如今我们的市长、州长、社区中的市议会议员,他们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是左翼、激进好斗分子支持者,他们想要灭掉这个国家,他们弄到这些位置,成为政治领袖,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执政的城市,如西雅图、波特兰、亚特兰大、明尼阿波利斯有这么高的暴力、谋杀、犯罪率,就是这么回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不见民众的支持。

iii. 班农:伯尔尼,在你离开之前,离静默还有一两分钟,如果你有机会跟美国人民说一说911给我们的教训,纽约警察和消防部门紧急救援的英雄主义,今天是什么教训,美国人应该从911悲剧中吸取到什么?

iv. 伯尔尼:永远不要把生命视为理所当然,永远不要把日常生活当作理所当然,因为你可能今天还在这里,明日就不见了。那天有3000人死亡,而他们在前一晚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世界即将结束。爱你的孩子,爱你的国家,支持那些在外面干着没人想干的活的男男女女,这个国家就会更好。谢谢。

C. 911改变很多人的一生,左派思潮成新敌人:

a. 911改变诸多美国人的一生:

i. 班农:巴克.塞克斯顿,你是位纽约客,在纽约警察情报部门工作过,之前在中央情报局CIA,有种类繁多的职业,知道方方面面的事情,想听听你的911故事。

ii. 巴克:你知道, 911改变了我的生活,就像改变许多人一样。大学毕业我进了CIA反恐中心,这全因为911发生在我上大二的时候,那天我发誓要在某种程度上参加战斗,当初就觉得CIA最适合我,我在那里可以有所贡献。接着去看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后去了纽约警察局情报部门。要不是911,我可能会在华尔街工作,但是他们袭击了我的城市,我的心放不下。

iii. 班农:19年前,大约10秒钟后,北塔倒下,那天的第二个重大悲剧,完全出乎意料, 就像伯尔尼前面说过的。 现在让我静默一分钟(电视画面:911双塔被袭击)。你可以听见教堂钟声,我们在曼哈顿中城,你可以听见教堂的钟声,从圣.帕特里克教堂传来,19年前就在这个时刻,北楼开始倒下。

iv. 巴克.塞克斯顿,作为一名年轻大学生,受激励进入CIA工作,参加战斗,听到枪声, 之后几十年在纽约警察局情报队,保卫城市安全, 做着非凡的工作。

b. 除去外部敌人,还有国内左派思潮:

i. 班农:19年前,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天。纽约市,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最极端的伊斯兰教圣战组织袭击了曼哈顿下城。现在法庭还在处理他们的案件,昨天沙特人还在出庭作证,因为牵涉到19前的受害人。巴克,能否告诉我是什么力量促使你参加CIA,以及到后来去了纽约警察局情报部门?

ii. 巴克: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发生的事情。当天我不在纽约,我在麻省的大学。我家人、我父母、我的兄弟姐妹在纽约市。我记得当我和同龄人走进课堂时,我们的教授在课堂上谈论的话题就是那架飞机,事实比这严重。其实,当时我看了电视,目睹了第二架飞机撞楼的视频。我有一位叔叔在纽约安然公司,他失去了秘书和他所有的同事,那是灾难性的处境。但他后来挺过来了。另外我想透露给你们的是自从那天我才意识到除了外部敌人,还有国内左派思潮。

iii. Steve及 Raheem,我记得在当时麻省中部有一个大学集会,那时本应该是一个疗伤的时刻,也许某些学生已失去家长或兄弟姐妹。 有个教授说:现在你看看当你让人家愤怒时会发生什么。但他不是在强调美国至上政策,他说的是我们没有给那些不同的观点足够的空间,还指责了美国至上政策。这是政治上的觉醒,也是国家安全的觉醒。

iv. 班农: 这是你个人的觉醒。 我想知道19年前那天就是开战了。你决心要参加战斗,你想为我们的国家服务。你可以梳理一下,想象 19年后你仍然在阿富汗和恐怖分子作战吗? 

v. 巴克:我想到CIA,因为911 之前我对阿拉伯中东政治感兴趣,我学的是阿拉伯语专业。所以我马上跳到了CIA, 智库政策机构。我决定进入情报机构而不是去军队,对我是个捷径。 但是Steve,如果我不赶快行动,我们会失去机会。我们不可能六个月抓到本·拉登。我还有两年学要上。伊朗、阿富汗这些地区仍然动荡。我们的同盟仍在受伤。现在是该结束战争的时候了。 这绝不是打败本·拉登的事。 2010年我说让我们撤离这里,这样下去不行。 我每天都定期向四星上级递简报。他们还在执行与12个月前同样的任务,这已经行不通了。 

vi. 班农: 现在我们邀请默默无闻的精英:朱利安尼,雷·凯利(纽约前警察局长),请你能说说无名英雄——纽约警察局精英们。

巴克: 这是一个很棒的团队,都是肩负使命的人。这是他们的城镇。我幸运地和4万个纽约警察、纽约消防局联合,保护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袭击目标:纽约五大区,对我来说这是个很棒的经历。 他们都是英雄。 每天都激励着我。 我不会忘记。 

vii. 班农:谢谢。 我们现在邀请到一位世界级人物,纽约市长朱利安尼。 

D. 纽约之王、反恐之王朱利安尼回顾911经历:

a. 一个错误的决定就可以让我们下地狱:

i. 朱利安尼:非常荣幸上你的节目。

班农:能否谈谈你第一次听到纽约市警察署长Bernard Kerik向你报告时的反应? 

ii. 朱利安尼:我当时在酒店早餐,突然之间,一架飞机撞入了北塔,我们感到这是恐怖袭击,报复性袭击。然后我们迅速赶赴现场,那是一个爆炸事件。后来第二架飞机也撞了,我们马上关闭了桥梁和隧道。 我来到了那里的消防局分局,看到第一栋大楼倒塌了。 我们困在那里半个小时。 最后我们还是出来了。州长帕塔基当时做了个非常重要决定:我们所有政府要携手一起度过难关。我们开了一整天会议确保没有分歧没有耽搁。 这很关键,否则不可能快速恢复。 只要当时有一个错误决定,就会让我们下地狱。 我们当时是完美地执行各项政策。

iii. 班农:你那天是否觉得某个时刻你完了会死在那里? 

iv. 朱利安尼: 是的,当我们困在大楼里时。当时我们有40个人出来,如果大楼倒塌,我们全部会丧生。幸运的是,我们都挺过来了。 

v. 班农:你是美国英雄,纽约市长,世界市长,全世界享有盛誉的英雄。不论在中国还是拉丁美洲。 非常感谢你百忙之中参与我们的节目。

E. 与恐怖组织作战,美军情报决定迅速,作战效率极高:

a. 美特种部队有极高的能力应对恐怖主义:

i. 班农先生在海军服役时的很多战友,911时都在五角大楼工作,事后告诉他说那真是非常恐怖的一天。班农先生称赞嘉宾是美国的英雄、骑士,并问道,911事发当天,嘉宾在哪里?第一反应如何?

ii. 嘉宾:斯科特 尼尔(Scott Nile),美国特种部队军士长,911后被派往阿富汗与塔利班恐怖组织作战。嘉宾回答:911当天他们在肯塔基的基地训练,训练的内容恰好是假定美国遇到袭击,他们要在10月份赶往中东地区作战。7点半左右的时候,情报官进来在黑板上写下了世贸中心被袭击的信息,大家都以为是训练的一部分,便继续工作了。但之后一两个小时感觉情况越来越不对,最终大家知道了这是真的。

iii. 其实当时特种部队已经培养了良好的应对恐怖主义的心态,大家都很想知道谁有能力和欲望来攻击美国。所以在10月14号时他们就做好了所有准备和恐怖分子战斗了。

iv. 班农先生说,坎贝尔堡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特种部队基地,他的女儿被派往伊拉克服役前也是在那里训练的,能去的战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然后提问嘉宾,在被派往阿富汗和塔利班作战之前,他们是怎么准备和训练的?

v. 嘉宾说,之前就已经有去中东的计划了,因为911,推进计划的速度被大幅提升。特种部队由8组,每组12名战士组成,目的是在敌后制造暴动。在正规军、大部队调动的同时,布什总统希望加快反应速度,在CIA了解到圣战者组织(塔利班的对手)的情报后,我们就仅靠着一些地理信息便进入敌后行动了。

b. 现代战争周期短,美军作战效率高:

i. 班农先生提到,嘉宾所在的特种部队仅用了很短的时间便夺回了阿富汗首都,如何做到的?

ii. 嘉宾说,深入敌后的首要任务是活下来,并坚持到大部队的到来。当到达圣战者组织控制区不到一周半后,我们就已经在当地组织了几万名阿富汗骑兵战士,并对塔利班进行了打击。在盟军的空中火力加持下,我们很快就消灭了北部的敌人,有几个组还夺回了位于首都的美国大使馆。12月中旬我们就击败了塔利班的守军,拿下了整个坎大哈。没有人会想到我们会如此神速,并取得如此成就,没有人能理解现代战争的速度,整个战争周期太短了。

F. 不记得911,我们就将失去这个国家:

a. 9·11 永远是一个庄严的日子:

i. Raheem Kassam(战斗室常驻主持人):15岁的我在大洋彼岸看到了这一幕,我好几天几乎被粘在电视前面。很难想象,美国这样强大的国家作为欧洲的保护伞会在本土遭受如此袭击。我很快就献出了二十岁的年华,针对极端穆斯林,曝光他们在欧洲和整个西方的圣战布局。所以对我来说,今天也是一个庄严的日子。

ii. 班农:如果我们不记得自9·11那天起人们展现的勇气,我们将失去这个国家,所以我们要了解、知道它是缘何而来。

iii. 班农:Scott,在那个多事之秋,你的战功让人们惊诧,有点像珍珠港事件后的东京空袭,你们的行动太迅猛了。那不是一支人数众多的军队,尽管我很喜欢大海军陆战队,而且我自己还是个海军军官。当相关图片曝光的时候,人们都惊呆了,你们居然有陆军军官和中情局的特种兵以及阿富汗北部联军–那些绝望的自由卫士–并肩作战,不仅仅抓了坏人,还占了首都,某种意义上开始让国家稳定下来。整个关于骑马的构思并将其编制为战斗单位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iv. Scott:圣战者被迫从山里的村落出逃,就像当时的印第安人一样,他们必须面对生存问题,利用地形。阿富汗的马有蒙古的血统,瘦长的像驴,他们用一条毯子和一片木块就能做鞍,但他们无惧,相信正义在他们那边。正如“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我们去了那里,告诉他们我们应该复仇。由于非常有部族情节,他们团结在我们周围,从来都是冲锋在第一线,无所畏惧。后来变得很有趣的一点是,想象一下:在战区汇报工作时要的第一批物资是马饲料和马鞍,有时候信号太弱导致交流很少,现在变成了训练、装备、指导反叛军所需的后勤。塔利班占有城市,有来自俄罗斯的坦克和大炮,所有该有的装甲,而我们拥有的是求胜的渴望。

v. 幸运的是,我们的指挥Mark,他深度学习了骑兵战术,我们由此开始在战术上压制敌人,并展开持续而无情的追杀,最终那些领头的人开始逃窜,而那些所谓的塔利班–很多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开始以为他们是懦夫,也开始了叛逃。我们的心理战取得了成效,可以说是在气势上赢得了那场胜利。

vi. 班农:我相信当完成任务以后,你和你的同事有迸发的自豪感,当圣诞节坎大哈被你们攻陷,而且你们获得了该地区的控制权时是否能想到,19年后上节目的今天,作战部队依然在阿富汗交战。

vii. Scott:我的儿子刚从阿富汗回归,我的长官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儿子也曾驻军阿富汗,可以说我们把我们那个年代的战争交给了我们的后代。2010~2011年,我当了反游击指战员,在战场和圣战军的领导、军阀、政客、塔利班领导身上花了点时间。对于这些人,战争伴随着他们一生,而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和他们共享这一场斗争。你快要说“真是到了撤出的时候了”。塔利班可以说是阿富汗的一部分。以阿富汗所拥有的财富,它本可以是一个闪亮光辉的典范,但它不是。

b. 捍卫真正的美国梦:

i. 班农:你的战友们,现在都怎么样了,是否还很近?美国人是否真的了解当时的英勇事迹?

ii. Scott: 我不认为他们了解。当你离开部队的时候需要有个过渡,我和我的战友都经历了,我们是第一批去到伊拉克的。我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是反恐高级顾问, 很多时间在纽约和华盛顿,但一夜之间我变得什么都不是了,而且我的社区没人知道我的事迹。这倒没什么,我们是绿色贝雷帽,这是我们的职业素养。问题是,你如何活出你所捍卫的美国梦?

iii. 我们都做起了小生意,增长还挺快。我们酿波本威士忌,叫马波本。这是在任何媒体关注我们以前。我们内心里知道,只要聚集我们的才干,保持朋友关系,我们能做很大的生意。我们的生意很红火,跨州,在肯塔基州的坎伯兰建厂,911的时候我们在那里完成了水上训练。

iv. 可以说我们经历了一次轮回——我们回归了社会,而我们的儿女又继续为国家效力。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翻译组 雪莲、Cosmo(七层小宇宙)、GM2020、文明世界、立文LeeWen、任意东西、GBWater、伞兵、月球小飞象

编辑:木白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2020年9月11日 班农先生战斗室中文摘要 (上) 最早出現於 […]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谢谢

0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