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社部报告里的“新地摊经济”

2020年9月13日《人社部报告显示,新个体经济已成就业强大蓄水池》一文将网约配送员(即外卖配送员)描述为新业态,吸纳就业的主力军。某种程度承认中共国当前失业问题,需要“新业态”吸纳失业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外卖小哥转变为外卖配送行业个体户。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1-8月,外卖配送行业个体户新增注册6.56万家,而去年同期数据仅为4547家,同比增长率高达1342.7%,政府增加税源。

从前快递小哥的工资、个税、变成个体户服务费用收入,税收按小规模纳税人;如果需缴纳社保、公积金,个体户自己缴纳。美团《2018年外卖骑手就业报告》统计约三成网约配送员收入5000元人民币以上(包括5000元),个体户纳税起征点大于等于5000元人民币。

网络配送员是平台零工,工时没保障,收入不稳定

根据《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间美团骑手就业报告》调查结果显示,时间灵活是网约配送员工作的最显著特征,近六成网约配送员每天配送时间低于四小时。

配送员中不乏高学历人员,美团《2018年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有15%网约配送员拥有大学文凭。

2019年美团平台有收入网约配送员398.7万人,同比2018年增长23.3%,中共病毒疫情影响下,2020年1月20日至3月30日,新增有收入网约配送员45.78万人。

大部分网络配送员高风险,没有保险,缺乏保障。

上海2019年上半年几乎每天一单事故。 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共发生涉及快递、外卖行业各类道路交通事故325起,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伤。

2019年4月1号杭州江城路,饿了么平台外卖骑手老胡被发现死在出租房内,公司出于人道主义向家属提供55,000元的关怀金。

服务业依托的是制造业,现在制造业大量关闭,撤离中共国。制造业的失业用服务业“新业态”来吸收,是无源之水。深圳商业地产大跌,根源是制造业的危机。如果城市人口失业了,全都去做网络配送员,服务谁?自己服务自己,能省点服务费。

综上分析,“新个体经济”依然是经济消费降级的结果,与早前李克强总理提出的地摊经济如出一辙。老百姓已经被淘空,伊朗、朝鲜、古巴都依靠内循环。

内新闻:背靠背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it released the virus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ccp is evil

0
Joe
Joe
5 月 之前

回天乏术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