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ns】郭文贵2017年4月19日VOA采访详细记录

5
1311

记录:樱桃 茅屎坑 四月天

记者龚小夏: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龚小夏。今天在这里美国之音专门采访中国最近的一个焦点人物,郭文贵先生。郭文贵先生最近不断的出关于中国政坛的爆出一些,应该说是猛料,在政坛上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也成为中国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事件。今天跟我坐在一起的是我的同事,东方。东方曾经是美国之音驻北京分社的记者,他对中国事务非常熟悉。我们今天来欢迎东方,我们也欢迎郭文贵先生。郭先生,您好!

郭文贵先生:      晓夏女士,东方先生您们好。VOA的观众您们好。我是郭文贵,还有我要向我的推友们问好。

记者龚小夏:         先说一句话郭文贵在节目中说的话他的立场和爆的料不代表美国之音。我们也欢迎接在事件中涉及到的任何个人,任何事件的相关人士呢,他们也到美国之音的同一个平台来。我们给予他们同样的平台同样的相关的时间段,来为他们自己的行为和他们所受到的一些指控来进行辩护。非常希望中国官方也能够在我们这个平台上给大家进行一些解释。

记者东方:              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东方,以前是美国之音驻北京分社的记者。那么很高兴这次龚小夏女士邀请我,和她一起来主持这个节目。我们知道龚小夏女士是美国方面的专家,写过多本著作。我又在北京呆了多年,对北京的政坛,政商勾结的情况,北京腐败的情况,北京的民怨,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很高兴能够辅佐龚小夏女士一起做这个众所瞩目的专访。就在在这次专访前夕,我们突然听到,就是昨天夜里中国公安部突然对郭文贵先生发出了红色通缉的红色通报,也简称为红通。外交部也对外国记者提出的问题做出回应。我们先来看看刚从北京收到的外国记者,北京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关于郭文贵事情问答对话的实况:“据我们了解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红色的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具体有关情况你可以向有关部门去了解。”

那么,郭文贵到底犯了什么罪,对他进行红色通缉呢?据南华早报的报道,是他涉嫌行贿,特别是涉嫌向马建,前国公安部的副部长马建行贿6000万元人民币,折合872万美元,872万美元,这个数字是相当的庞大。为什么这个行贿事件发生了很久了,到现在才对他发出这个红色通缉?晓夏您怎么看?

记者龚小夏:         我想可能是不是跟美国之音的直播有关系。因为我们在上个星期五公布了我们要直播对郭文贵先生的采访。之后呢,我们也接到了郭文贵先生,据他自己说他接到了大量,这些上边有关等等来的一些打招呼。星期一,我们根据北京一些官方的渠道,得到消息说大连市公安局已经对郭文贵先生正式签发了拘捕令。这个事情,我们想先听一下文贵先生对这个事情有什么反应。

郭文贵先生:         谢谢龚小夏女士,东方先生。今天坐在美国VOA这个现场直播节目呢,文贵还是非常感慨良多。我首先要向所有支持我的推友们和VOA的观众们问好。我也知道很多人昨天晚上没有休息,一直在关注这个节目能否顺利的播出。今天我们能坐在这里,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胜利。首先我对所有为此努力和关心的人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现在回答晓夏女士和东方先生的问题。之前呢,我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个所谓的红色通缉令,是在2015年1月10号上百个特警进北京,到我抓捕了我270多个员工和8个家人,边控了3000多人的这个情况下一直到今天。已经三年了,这个专案,纪委加公安的专案组在办案过程当中,对我的家人和员工的虐待。可能在明镜一期和二期大家都看到了。那么在三年以后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又恰恰是美国之音公告了我们这个直播节目的三天后,也是我在推特上这个公告的大概是三天后,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据我所了解的所谓的红色通缉令,有三个必须的条件。大家可以到这个红色通缉这个国际网站上。第一他必须和当事人有直接面对面的沟通后,他才可以发红色通缉令。第二是一定在所在国的犯罪和他的真实身份,真实的资料核实后,才能发出红色通缉令。第三个是这个人的犯罪事实必须清楚,它只具备了一个通报的机制。它不是一个国家的执行机关,说白了就像我们中国的农村里边一个播音员而已,他没有执行权力。而恰恰是在美国之音要进行这次直播采访的时候。这几天来我们过得很辛苦,也很兴奋。因为辛苦的事情,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么多朋友都要说服我们不播这个节目?同时也有很多人鼓励我这个节目。另外一方面是很多人威胁我们,各种威胁都有。我在这历不一一细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官方第一次站出来,对郭文贵的案件进行了答复,这个事让我很高兴的。因为过去三年来都是我一个人说,说我是造谣,通过财新杂志、博讯来造谣关于郭文贵的信息。这事终于有了官方的回答了。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还很感谢这一次的所谓的红色通缉。这个所谓的红色通缉当中呢,这个涉及我个人信息,护照我没有,身份信息没有。犯罪的,这个所谓跟马健副部长的这个行贿6000万,这完全是虚造的。因为我现在不方便公布的,就是在2016年12月份的时候,我和中纪委和政法委派来的代表在伦敦有过三次见面,这三次见面当中都谈到了很详细的所谓的马健的案情,必要的时候我会公布这所有的细节。这和他所有说的都是完全不一样的。马建副部长,当他的案情公布之后,你们就明白这是一次完全的,想阻止美国之音的播出,进行的临时的一种威胁和非法的采取的措施,这是让人非常意外的。

记者龚小夏:         在这个红色通缉令上写的是,您是1967年2月2号出生的,您住在北京市大兴区。这个户籍所在地是大兴分局一个派出所这么一个地方。这些事实是这个。第一个,是不是准确的信息?

郭文贵先生:         绝对不准确的。这个身份证的信息,和护照的信息,应该问办证机关去,和郭文贵有什么关系?郭文贵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身份。而且我要向您说的是,郭文贵已经20年近30年没有使用任何中国身份。而且我现在持有的是外国国籍。所以我很惊讶,外交部和大连市公安局所谓的通缉令当中,竟然对我个人信息不加以核实。昨天我也听到了,因为三年来他们一直想做的事情就是想威胁我不去爆料,要回他们所谓的担心的视频、还有腐败官员的资料。同时,他们也想这个红色通缉令,但是经过各种审核,我不具备红色通缉令的所谓条件。

记者龚小夏:        您说您持有外国护照,能不能告诉我们中国观众,是哪国的护照?

郭文贵先生:         我现在能说的是,我现在是美国的居民。我持有中东国家的,其中三个国家的护照。我持有欧洲国家的多个国家护照。我大概有11个国家的护照。而且我大概将近28年没有使用中国护照,中国公民。这个我非常惊讶他发出这个东西来。昨天我看到以后我真的挺开心的,因为我对他们要准备的。所谓红色的通缉呢,我们实际已经两三年了都有心理准备。一直希望他们能发。而且红色通缉令的这个效力,我们都进行研究,我的律师团队。这个中国政府花了6000万美元一年,拿到了这个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的职务,就是为了阻止中国老百姓掌握他们腐败信息人到海外来爆料。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明境第一期说的是,不要把它理解为所谓的网控、信息控制,是为了所谓的意识形态。绝对不是,就是为了掩盖这些贪官污吏还有盗国贼们,拿走了中国老百姓的钱,这些丑闻不被爆出。

记者龚小夏:         现在我有一个问题。完了之后,东方还有问题。我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美国警方有没有跟您联系?您说您跟美国警方报过案,您曾经跟纽约的检察官什么有这个案件。那么红色通缉令发出,美国警方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郭文贵先生:         在这个 2015年1月10号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大概是一月12号?16号到达美国后,FBI和CIA都跟我接触过。 现在当地的警方也都跟我一直保持联系。现在我们门外的这些,这个你看到的保卫人员,很多都是美国的警察。还有退役警察,还有的是他们的官方人员,当然我们一直有联系。其中我们现在这个保卫团队里,就有三个人是跟国际刑警组织有联系的。国际刑警组织是个松散组织,它是中国政府拿来吓唬这些老百姓的。对付我这样的人,这实在是非常的低级和庸俗。任何有知识有常识去问问,什么叫国际刑警组织?我的保安团队,你看那三个人,全都是这个国际组织成员。给钱我就给你工作,他就是个招聘的国际保安。他不具备任何执行能力。为什么在我们这个节目之前搞出这样低级庸俗的动作?这个国家机器已经不为国家服务,不为人民服务了,成了某些人掌控的一个恐怖工具。所以说今天发这个对我来讲真是个很大的鼓励。最起码让很多人看清这件事情的本质。如果没有这个腐败,他不会恐惧,他不会害怕的。他们恐惧害怕就说明他们怕我说实话嘛。所以说美国之音今天顶住各方压力,我对你们必须表示尊敬。谢谢龚小夏女士,谢谢东方先生,谢谢所有的VOA的后台的工作所有人员。

记者龚小夏:(   对着东方)这是您顶的。

记者东方:         郭文贵先生,通过您刚才讲的,我可不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您现在是外国的居民,外国的公民,持有多国的护照,甚至还有外交护照。您已经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了?

郭文贵先生:      百分之百准确。

记者东方:         那么也就是说:中国的有关部门来起诉一个外国公民,用红色通缉令。

郭文贵先生:         还不仅仅是这样。 我那个身份证件,我是被当时国家安全部,已经发公函给注销了的。他今天又拿出来,要拿这个身份再来说。还更重要的事情,未来我讲讲这个护照,这个67年2月2号的护照的来历。这个来历就很有意思,因为当时是国家安全部派我出去,跟有关包括达赖喇嘛先生啊,还有其他的国外的其他一些领导一些国家,联系一些敏感人士给我办理的。我想用的,他都不让我用,后来给我注销了。这是为什么他们这三年来一直想边控我。这个所谓通缉我,还拿不出合法的罪行,也没证据。然后在政界上,他是完全不合法的。这个国际刑警组织,我是一定会告他的。我今天可以告诉你们,我会拿10亿美元,我来去告这个国际性组织。我一定要把这事情搞明白。他完全是犯法的,因为我不是这个身份,而且这个事实也不符合。

记者龚小夏:         刚才郭文贵先生说了很多关于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问题。我现在再说明一句,美国之音目前现在没有办法查证,证明我们正在采访的现场。但是呢,日后我们会去查证。我们会去找国际刑警组织,会去看看那个公布的资料是什么情况。我下边有个问题觉得很有意思。您刚才说到,当年您那个身份证是国安部跟您做的,后来国安部又取消的。那您跟国安部是一个什么关系啊?

郭文贵先生:         在推特上有一位章立凡先生,也曾经美国之音的评论员。他说会很准确的,就是中国安全部,对一些很多有影响力的商人或者可以利用的商人,他们叫做商业挂靠,,就是让你去干啥你干啥。当然不会让你去搞情报杀人去。任何人,把我们这种人说商业挂靠说是特务,这是无知的,因为他们不会相信你的。他只让你拿钱,还有利用你的海外资源给他办办事。像我呢,就是到海外联络一些敏感人士,帮助他们建立一些关系,仅此而已。所以他们为我办的这个身份,这个里边很有意思啊。

记者龚小夏:海外的敏感人事,什么类的敏感人士?

郭文贵:                  像达赖喇嘛,民运人士,这都是敏感人士。

记者龚小夏:         您跟达赖喇嘛联系过吗?

郭文贵先生:      我们多次见面。

记者龚小夏:      这是受国安的委托?

郭文贵先生:         国安,还有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委托。达赖喇嘛本人,我见过很多次面。而且我为这个事情,达赖喇嘛本人写了一封很重要的信。这个信的原件还在我这里,写给孟建柱书记和习近平主席的。这个事情是个历史性的。当然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在VOA呢,把整个这个,包括有视频啊。我们有一个很棒的视频,还有这个写的原件信,我可以在你们这里公布。

记者龚小夏:         郭文贵先生说的这一切非常非常有意思。我们也希望呢,下边能进一步进行求证,那么我也希望您能够哪一天给我们出示您的视频和这些信件。

记者东方:              那么 这个红色通缉令呢。我刚才注意到你说的这个红色通缉令出的这个时间点,这个英语说叫Timeline,很有意思的。我们美国之音的北京分社呢,就在两天以前,北京分社的社长被中国外交部去约谈。然后给他说了,就是专门提到了我们对你这个专访,问问是怎么回事。另外呢,说你是一个涉嫌的犯罪嫌疑人。我们给你一个平台,让你在这个单方面的one sided ,然后说对中国官员进行指控,进行一些毫无根据的指控。这是会影响我们的公正,和这个客观的行为原则。那么中国外交部对你这个case都这么关心,我想到了哈。这其中一定一定是有原因。我们当然也希望你所指控的那些官员能够有同样的时间坐在我们的演播室里,对于你所指控的一些东西进行说明和辩解。但是这个时间点,然后就说你已经在大连被批捕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大连批捕,你不是北京人吗?

郭文贵先生:         我也很奇怪啊。因为这当时纪委加公安的,关于盘古涉嫌黑社会,组织黑社会的罪名,抓捕了我们8个家人、270个员工、3000个员工的边控。封锁了,封闭了,查封了1200亿资产。是北京公安局,还有当时的这个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姜良栋成立的专案组,对我们抓捕和办案。后来在一年后,由于上层领导,其他各方面原因吧,放到了大连市公安局,由副市长刘乐国兼公安局长组成了专案组。那么,这个情况是他们有这个权利的,这个司法上是可以的。但是我跟大连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这次它只是大连管辖地的问题。刚才您说到这个外交部约见你们,包括让你们不去发这个事情,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即将要爆料的人,他有指挥外交部的权力,他是真正的害怕,他贪腐。所以这点上,我觉得你们VOA今天应该感谢郭文贵,你们很荣幸,真正采访到一个有这个爆料价值的,那么符合VOA价值观的这么一个人,郭文贵。同时我也觉得你们应该感谢外交部,因为外交部这样对你们来做呢,考验了你们的意志和你们的价值观取向,这件事情会继续下去,非常有意义的。

记者龚小夏:         这样,在您说到您的爆料之前,能不能先花一点点时间给我们解释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因为您的中国生意做得虽然很大,但是您毕竟是一介平民,而且现在我们知道您是一介外国平民。那么你有什么能力能够拿到这么多,这些猛料?有什么, 为什么你能够跟中国的这么高层的官员有这么多的来往?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您家里的人,你说家里的人很多人被抓进去的,员工被抓进去了,您能不能先谈一下这个情况。

郭文贵先生:         我为了不占用大家的时间,我简单的说好吧。所有我能得到的信息的根本,非常清楚。我认识的一个安全部的副部长马建,他是过去18年来、唯一的、代表共产党、中国政府、查处腐败的技术侦查人,所以他掌握了巨量的信息。后来由于他担心被害。还有,他的行动处长叫高辉,高辉先生。高辉是个警察,安全的人员,已经在专案组被他们给搞死了,已经死了一年多了啊。

龚小夏记者:         这个事情有没有办法验证。

郭文贵:                  对,这些东西呢,这是我得到信息最多的。第二个,由于当时安全部马建副部长和我的关系,后来我也认识更多的中纪委的人员,由于刘志华案,包括国安的人员。在盘古有一个他们的办公室,行动组的办公室,就是查处腐败的。就是今天王岐山书记孟建柱书记干的事儿和傅政华干的事儿,就是他们.……

记者龚小夏:      也就是说,国安部查处腐败的办公室是在您的大楼里头?

郭文贵先生:         有一部分。在我大楼里面。在这个办公室里面,当然了,我得到了很多这样的信息。再一个就是在这几年腐败当中,是以黑反腐、以贪反贪的时候,很多人就把料给了我,因为我在国外吗。另外一个我亲身的经历很多,跟官员打交道……

记者龚小夏:         很多人把料给了你,是国家工作人员很多人把料给了你了吗?

郭文贵:                  他们是国家工作人员。

记者龚小夏:         也就是说他们在您的那个大楼里工作,有办公室,就因为这个关系您跟他们认识,而他们就通过您这个渠道,把很多资料给您,是吗?

郭文贵先生:         是的晓夏女士。还有一个就是,更重要的,这有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而且我亲身经历的。而我现在要爆的料呢,第二个原因就是很清楚的,我的家人。就是说我的家人被抓起来,原因很简单,查了三年都没有罪嘛。第一次抓的时候把我几个哥全抓走啊,然后在一年后放出来,我的4个哥哥被抓走了。这一年后都放回来了,那么2016年12月份初的时候,又把我的四哥和六哥、还有我女儿又给抓回去了。后来我女儿放回来了。我四哥和六哥还在里面,我的员工还都在里面。

记者东方:              还在里边?

郭文贵:                  还在里边。

记者东方:              有没有受到酷刑啊?

郭文贵:                  一会儿我们可以看看照片。我的哥回来的时候啊,这个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变形了。

记者龚小夏:         导播能不能先放一下照片?

郭文贵:                  这个整个人都是,都几十斤吧。头发都没了,抱歉啊。我们的员工一样的,就是女性受到了虐待。男的带着脚镣被在地上,折腾了一星期以后,让他当面,就手淫,叫他们看。女员工呢,被5个警察给按到墙上,让他搜身。然后呢,实行了凌辱。我的哥哥大哥二哥还有四哥六哥。就回来的时候,你可以看照片,整个脸都是变形的,整个人都脱相了,然后回来就是傻的。那么后来,就回来一年后,就在去年,又把四哥六哥又抓过回去了。抓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个我其中的哥,还有我那个赵广东副总啊。副总经理叫赵广东,管保安的。当时就给了傅政华的弟弟和傅政华第一笔钱。他是给钱的人和当事人,他想灭口,就把他给抓起来了。那么我希望今天我的爆料当中会涉及到这些事情。我的六哥郭文纯、四哥郭文平还在里面。我的副总经理赵广东也是当时的当事人。吕副总,吕涛副总,原副总,他当时是取钱的和拿钱的人。所以他们只为的办案呢,不是要查这个行贿和反贪,是要查当时给他们钱的,要灭口。这是我今天爆料的主要原因。

记者龚小夏:         我就总结一下您刚才说的是:原来您跟国安关系是非常近的,您手里掌握了很多材料,他们也找您要钱,之后呢,完了。为什么忽然之间变了脸,把你全家,都关了进去呢?

郭文贵先生:      这不是这样子的,这个逻辑不是这样的。因为他们很简单,他不抓你家人,你就不听他话嘛。他怕你不听他话,他怕你跑了。还有一个,他最重要的是要灭口。就是说我把你家人抓了,我要让你去替我去办事儿,把钱给我。接下来呢,因为这人被抓了就是个绑票行为,你必须听我指示。今天接下来,我爆料当中,就是傅政华先生。是在他通知我,我才离开的。而且他告诉我,我是在马建被抓之前一年就离开了,8个月就离开了,他说要抓马建副部长的。

记者龚小夏:      你离开的时间是2015年?

郭文贵先生:         2014年我离开的。14年6月份我就离开了啊。

记者龚小夏:      马健什么时候被抓的?

郭文贵先生:         马健是2015年一月份,一月10号左右被抓,1月15号被抓的吧。

记者东方:         马建是 ,2016年12月30号中纪委的网站说,前中国国家安全部……

郭文贵:                  2015年1月份被抓的。

记者东方:                 他这个挺有意思的。他的罪名是:审查转移藏匿涉案的财物、不按规定报道自己的房地产、违规为家属办理证件。有一个可能与你有关系,说到:利用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而且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现在外交部说就是你和马建有关系,说是你和马建……

郭文贵先生:         这完全是栽赃陷害。这件事很好。他不说,我告他都没法告。他说了我特别开心。我昨晚看完以后,我最近没那么睡好觉过,昨天我看了之后倒了就睡着了,特别开心。因为他不说,我告他是没有办法的。现在这个很多外国关注的政府呢,对这个事情一直在关注,因为中国政府没有发声。他这个说法给我留下了证据。马建副部长还活着呢,我有没有行贿,是要通过证据和法律事实的。这个,我们在这不必讨论,我们会用事实说话。我接着刚才跟您说这个,就是安全部,掌握这信息啊,就是他为什么又这样,又突然改变呢?很简单,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要灭口,要我手中掌握的证据。包括今天我要展示给你们的,我和傅政华先生的这个通话。我想你们要看到,傅政华先生作为一个全国的反贪的专案组组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他让我干什么了?而且是干了什么?我觉得你们应该看到这个,这是我今天谈的主题,接下来我们再谈其他的这些背景故事。

记者龚小夏:         我先想就谈两个。因为昨天我们也是预先采访过您,谈两个。第一个问题,您是说到,他收受了您5000万美元,您有证据,有跟他对话的证据。

郭文贵先生:      哦,是这样的。严格的这么说:他让我给他5000万美元。我也答应给了,但是必须合法地给。在有这个讨论的这个过程。他在我这没能拿到5000万美金,他在国内拿走了150万这是事实。就在一星期以前,我们酒店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这个,一个人说:“我跟你们正在关押在赵广东副总,”三年了已经,当时送钱是他参与者。说:“我跟他签了个合同,需要给你150万美元,我给你打过去,你给我个账号。”我们的财务就给我发信息,说:“郭先生,这个怎么办?” 我说:“你千万不要收这个钱,赵广东已经被关押三年,怎么可能150万美元呢?” 这说明就是,傅政华和他弟弟想把钱给退回来,你看他们这个所谓查反贪的人,多么欲盖弥彰,你把钱退回来掩盖不了你的犯罪事实。但是他还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要这么做,为什么?他有恃无恐。他要向中央的领导保证我没有收这个钱,我退回去了,但是这符合法律吗?这当然不符合,所以说今天我的爆料当中会提到:他威胁我、敲诈我5000万美元,已拿走了150万美元。我不知道是美元还是人民币哦。

记者龚小夏:      他敲诈了你这5000万,咱不管是美元人民币。他是用什么名义来敲诈,怎么说的?怎么……

郭文贵先生:         这里会谈到,只要我给他5000万美元,他就保证我家人安全、把我员工放出来、把我家人放出来、把我哥放出来、把我妻子女儿放出来、还有个就保证我的资产安全;另外一个就是我要帮他查一些资料,特别是要查,其中一会儿我们会谈到这个背景资料当中呢。因为今天我们17个小时的这个语音剪辑当中,剪辑去42分钟,由于你们美国之音不接受,这42分钟太长了,时间问题。后来我们就是做了一个剪辑版,短一点的。我先说下这个背景,就刚才您谈到的。

记者龚小夏:         我想先问。一下,这个背景整个是:时间、地点、人物。就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什么地点发生的?什么人物参与了前后情况?怎么回事?您的证据是什么?

郭文贵先生:         是这样的小夏女士。首先呢,是2015年1月10号是他们进行抓捕的啊,在这个抓捕之前,就2014年,大概在8月份的时候,傅政华的老弟就开始跟我的六哥,还有我的那个副总叫赵广东开始接触。通过一个大屯的派出所前所长,姓赵的,全名我都不知道。就说马建要被抓,然后你们老郭家肯定完了,我可以帮你摆平。然后呢,你就得给我钱。当时还没有说那么细啊,后来在逐渐来往当中发现他说的是事实。后来就是我们跟李友发生了纠纷,北大证券。在发生纠纷的时候他说:“我能帮助你把李友的事情给摆平,然后你给我5000万美元。” 然后我就答应了,我说要用捐助的方式,就在这个时候他拿走了150万,是美元人民币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没问。我只知道给他钱了。那我给他钱以后呢,后来就真的是1月10号,不是马建副部长也被抓了,我们全家员工都被抓了嘛。然后呢,这时候抓完以后就提个条件:我不但能帮你把李友的事能摆平,我还可以把你家人给你放回来。但是你必须要帮助我办事,查人的资料。因为我在安全部就是挂靠的,商靠的时候,其中有个,就是他们老给我任务,在海外找那些私人调查公司,查阅海外的反贪官的这些资料。我有这个角色,而且做过很多贡献,未来我们也可以谈这方面啊。

记者龚小夏:         再进入那个题目之前,我们先再把这个事情澄清一遍,我这个逻辑对不对:您原来,您的靠山是马建副部长。

郭文贵先生:      应该是他是我的领导。不叫靠山,是领导。

记者龚小夏:         他是国安委,您又不是国家工作人员,怎么能是领导呢?

郭文贵先生:         中国有这个体制,就是你只要是商人,任何人,只要是安全部选定了你,你必须是听他的指示。

记者龚小夏:         我们可以合法的,合理的,您原来是中国安全部的工作人员?

郭文贵先生:         这个绝对不是,这个晓夏,你可千万不要误导。我一不在编,二不拿工资,我只是一个商业挂号关系。未来我会出具安全部曾经为我们出具的函。安全部的函明确地说:这是我们社会的工作关系。

记者龚小夏:您等于是一个社会关系。他们给了您什么方便?有什么样,比如说生意上给了什么方便吗?

郭文贵先生:         安全部出过函,就是协调单位啊,帮助你办事。但事实上,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安全部的函,在国内没人理。没有任何帮助,包括说到马建副部长,这个6000万,说有个银行,16年的时候。他根本不顾事实。我那是2010年发生的事情。我认识,那是2001年发生的事情,我跟马建副部长认识是2006年。

记者龚小夏:         我现在要问清楚的是这个事情前后的关系,就是如果您跟安全部,安全部是您的保护伞呢?还是您是安全部的敲诈对象?

郭文贵先生:         不是。完全敲诈对象。因为我认识安全部是在当初查刘志华案的时候,我是举报人。他是领导我去查找证据的举报人。举报完以后,我是当时还做了一个叫做诫勉训令,给了我法律处罚。然后说从现在起你的安全各方面我必须监控你,我是被监控对象和被敲诈对象,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记者龚小夏:         那我们就回到刘志华案,这也是一个很重要。跟刚切入,刚才您要说的这个各种爆料的问题。那么刘志华,我们都知道他有一些视频,是嫖娼的视频。他现在这个人还在牢里,那么您是举报人。您为什么会是举报人,谁让你举报的?您为什么要举报?

郭文贵先生:         我当时盘古大观的项目已经建了一半了。他以建奥运村建设的这个所谓的规划,不合乎规定为名把这个楼强行,没跟我谈过一次,拿走了,然后就给了他女朋友了。大家从案情都看的出来。然后他贪官腐败了,我就到处告状啊。在告状当中纪委和公安说:那 你提供证据吧。我提供了文字资料照片他们不要,他要视频。后来就是两年的时间,公安纪委天天跟着我带着我录这个刘志华的视频,是安全部录的,是纪委录的,最后让我戴了这个帽子,就把刘志华给抓了。从那以后我也就被他们给控制了,我也被他们敲诈了。这是为什么用我办公室也不付钱。让我到海外调查,我光见达赖喇嘛飞机费用,我就花了3个多亿,他从没给过我一分钱。如果我是安全部的工作人员,应该给我办公经费啊。我从没拿过国家安全部一分钱,所以说我是被敲诈被勒索被监管的关系。所以回头来说我们今天的爆料当中,就跟这事有关系的,因为这个事情的延续。他就说那你郭文贵有这个能力在海外,国际上继续帮助我们调查有关人,海外调查公司。所以他要求我,付振华说:“你帮我调查这个资料。” 其实很重要,我希望一会儿我给你们出示证据和语音。他说是他代表习近平主席。我当时很,我两次向他确认,你代表的老板是不是习近平主席?他没否认,啊。但是呢,他就给我下达命令,说这个先让我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王岐山书记的他家里边姚家,就是他太太的这个家族。整个姚家就剩一个男性,就叫姚庆。王岐山家里边没有男性遗传了。他家唯一的男性。王岐山的夫人叫姚明珊,还有姚明端,她的妹妹。让我查王岐山书记和海南航空的这个事情,而且说王岐山书记的外甥持有海南,是股份。

记者龚小夏:         郭文贵先生爆的料,是他自己的料。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查证,美国之音也不为这些材料的真实性负责。我们非常希望,所有的当事人,那个他提到的当事人都出面,跟我们澄清状况情况。如果你个人不能出面,用书面的方式也可以,或者用其他的方式也可以。请跟美国之音联系,美国之音的地址是330 Independence Avenue Washington D.C.,330独立大道,非常容易找。希望大家,特别是被提到的当事人,能够跟我们联系。我们会给你提供同样的平台,谢谢大家。我们现在回到啊,郭文贵先生采访了。东方先生,有不少的这个问题。

记者东方:              郭文贵先生,我们大家都很渴望,您的核爆级的爆料。刚才我听你说,您要爆的是傅政华先生收受贿赂,敲诈您的一些证据。大家都很渴望啊。这个到底会牵扯到什么样的人?这个证据是什么样的?但是在之前呢,我还是想问一下红通的问题,因为对你发出红通的是在昨天深夜里发出的,中国大陆发出的,是在美国时间深夜。我们夜里一看吓一跳。我们明天就要去采访郭文贵,本来是个中国的神秘商人,是这个这个,中国大陆给你冠了一个这个啊,这个名号,外号叫神秘商人。

郭文贵先生:      我不喜欢这个词。这是胡叔立诬陷我的结果。

记者东方:              当然我们说你是个新闻人物,我们做采访新闻人物是天经地义。那么今天你突然的变成了一个中国政府在全球通缉的一个罪犯了,那么也印证了……

郭文贵先生:         我不是罪犯,您也不能这么说。他们也没这么说,我是涉嫌、配合。它叫红色通报,你这个词儿也得搞明白,东方先生。这个,你可真的不能这样说,以讹传讹很可怕的。

记者东方:         所以我们这个,就像外交部说的:你们采访一个嫌犯,他说话负责不负责。那么,我们想知道他们在发出红色通缉令的昨天的深夜里,发生过什么事情?你有没有听到过?他有没有事先跟您联系过?

郭文贵先生:         很多联系。这几天联系太多了,我也不能出卖朋友吧,大多数还是好意的。但是我也很惊讶的事情,就我很保密这个信息,要爆的这个资料,竟然有些人基本知道了。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就不要报王岐山书记的家族,还有海航的事情。这是他们最担心这个事情。因为这个姚庆,是江湖上都知道的,是王岐山书记和姚家家族最核心的人物,而且他是海航的股东这个事情大家好像都知道。我这是觉得很惊讶的。因为海航涉及到的这个财富,过去这两三年大家看到并购,涉及到万亿了都快啊。

记者龚小夏:      您说的是海南航空,是不是?

郭文贵先生:      海南航空啊。

记者龚小夏:         在这里我插一句,我们没有办法去查证所有这些资料,我们目前涉及,我们也跟郭文贵先生说过,所有私人,就是不是公众人物,在公众上没有名声的人我们都不会涉及。我们也希望他不要涉及,如果涉及的话我们会马上切断直播。但是呢,目前来说他提到的人都是公众人物,这些公众人物都有机会,特别是美国基金会给他们机会来为自己进行辩解,和为自己进行辩护或者反驳郭文贵先生的说法,所以我也非常期望他们能够上我们的节目,我们给予他们同样的平台和同样的时间(45:38)

郭文贵先生:         所以说呢,我接着说吧晓夏女士。所以当时让我查,我是绝对不愿意查的啊。后来找了调查公司开始核查,确实很多资料。可以一会儿可以放开我跟他的通话录音当中,我把很多资料已经给了付振华的老弟,通过了email挂在了收件箱里给了他。通过手机传给了他,那么他也收到了。那么在2016年12月份的时候,我见北京政法委,还有安全部派的领导见面当中,我已经将今天的爆料的部分信息给了他们,他们也报告了孟建柱书记和王岐山书记。就这个事情,我今天所谓的爆料是叫公众知道,他们是应该知道的。所以昨天我回答你的问题,很多领导来给我打电话,有的真的是常委的领导啊。这个大领导都是非常慌张紧张啊,说这个事情你不要爆,这个如何如何的。后来我很纳闷,很多人就说国家的名义、国家形象、党的形象。我必须要先给晓夏女士和东方先生要说的事情:我不反中、不反共、不反政府。我要爆的料:他是贪污腐败分子,贪污腐败分子不能代表中国政府、不能代表中国人民。所以说我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这是一。第二个,他们说文贵你,证明了你是好人,你就不要再爆料了。我爆料,爆反贪和腐败分子,包括我是不是罪犯,跟他们贪不贪污,腐不腐败就完全没关系。今天东方先生你杀人了,我去举报你,我是杀人犯,我也有权举报你。所以说我们要把这两个问题搞清楚。我反的不是中国政府,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他们代表不了中国政府,代表不了中国人民。我恰恰的是爱中国,爱人民。我检举的这些贪官,他们这些盗国贼。所以说这个傅政华让我查这个事情的时候呢,其中涉及到孟建柱书记,说孟建柱书记跟他的外甥,他的姐姐的孩子涉及到华润的,当时的宋林,涉及到几千亿的资产。包括孟建柱书记过去的几个情人,这都是他给我提供的信息呀。然后这个消息我也爆给孟建柱书记了。我要跟你们今天美国之音说的事情是,我刚才说的事情,我已经报给了中国政府。所以你们说外交部来找你们来阻止这个,我是很惊讶的。因为我是先报给他们的。我说这个事情,而且我把这东西都给了他们了。他们也都知道,跟我还有通话,有谈到这个事情,当然就不需要我就爆料了。可是你没有给我回复。因为是傅政华逼迫我做事情,绑架了我的所有的家人、虐待我的员工和几千个员工的边控、查封了我1200亿资产的情况下,我给你们,告诉这个原因是因为他威胁我,我没有犯罪。那么今天就在我们这个节目要爆出之前,突然外交部说你们,我要红色,这个红色通报了。外交部语言叫红色通报。红色通报,这显然就是要阻止我们这个爆料的目的。那么说明这个爆料是对他们是有威胁的。那我本来爆的是说傅政华威胁我的过程,可今天看来不是傅政华本人要威胁我了。是很多涉及人士在威胁我,是要灭我这个口,那么我是很希望呢,你们可以说从语音上听一听,第一次,就傅政华打给我,傅老三打电话,他说我大哥就跟你通话,就把我号,我是用卫星通话的。我先说说背景啊,我是用卫星电话通的,录音的时候呢,是把这个外音,我拿着手机录的,所以不是很清楚。这是为什么我们整理了一个语音版,那个文字版。但是现在挂不出来。稍后呢,我希望大家上我的推,郭文贵的Twitter。我会挂在推特上,中英版的文字版。那么经过剪辑以后,大家可以看到傅老三的大哥,我不说叫傅政华。因为他说他大哥我不知道是谁,给我通过了语音,还变音。他说我的语音已经被监控了,他在通话当中还变音,我很惊讶。然后就给我下达的命令,就说要查王岐山书记的外甥姚庆在海航持有的股份、吴明山和姚明端和王健和陈峰的关系、然后利用王岐山书记他们家里边人协调了这个上万亿的贷款、在海外以并购的名义向海外洗钱、然后包括这些男女关系、而涉及到几个投资公司的基金的事情。所以说我可以从语音,大家可以看一看,我的作为是傅政华绑架了我的家人的情况下逼迫我这么做的。 

记者龚小夏:         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个,这个语音,我是我没有办法证明他是谁。但是我知道您的声音我听得很清楚这一个。但是对方是谁?凭我们直觉判断这不是像,很像是一个确实是两方面的通话,但是我们没有办法确证通话对象,他的身份。所以呢,我们也是就是,我们也是比较谨慎的,是不是?那么另外一个,您说的很多目前这些人的状况我知道,纽约时报也好,那CNN也好,都在找您谈有关的这个情况。那么我们也希望呢,完了就是直播完了之后我们能跟您继续谈。这些情况,我们回去,我们也会找相关的公司相关的个人去进行,相当就是一定程度的深入调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呢,我刚想您一再提到说他们控制您的家人,他们对您的家人就是进行,这等于是您出来以后您的整个家庭都还被扣在中国,包括你女儿曾经坐过牢。那么现在呢,他们用这控制的办法就是他们,怎么,他们过去有没有利用您控制过别人?那么他们现在控制您之后,除了您手上有的那个资料,有的东西之外呢,他们还需要什么?比如说您在1200亿的资产谁拿走了?钱到哪里去了?谁把您的钱拿走了?前后这个情况,我们也很想了解一下。

郭文贵先生:         这个您问的问题,小夏非常好。这个1200亿资产其中是一个他们很大的动机啊,这个傅政华的弟弟傅老三也跟我们讨论过,希望未来我们的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这个合并以后这个处理当中的,股权呢,包括他可能要拿走一部分那个股权。这个其他,也有领导提出来,可以帮我解决问题,也可以拿一部分股权,包括要一部分盘古的房产了。那么这1200亿是这些贪官啊,当初想把我这个灭口之后,中间人诞生的另外的一个利益的诉求,这是肯定的。而且他们,我们在这个2014年有一个,发了个信托10个亿,叫中泰信托,这个10个亿的债务。就是中泰信托卖给了,就是可以把债务转让的,转让了一个香港的叫嘉年华,嘉年华吧,这个上市公司。这个上市公司的股东,是原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淮的女儿叫曾宝宝的。这个10个亿的贷款拿走以后呢,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用盘古42套工艺的房产做的担保,这42套的房产值多少钱呢?在三周前做的评估价值是58个亿。也就是说有人想拿10个亿的债务想拿走你将近60个亿的资产,这个已经在走法院程序了。就在我上你这个节目之前,专案组进行了新的一批行动。法院,把我们的人找去,然后亮了一个红头文件,说你看看这个政治文件,上头命令你也别说话,马上拍卖你的资产。包括对我的,其他资产威胁,包括找我女儿谈话威胁啊。意思告诉你,你敢上这节目,那我就找什么理由可以抓你。包括各种领导找了我们其他员工的威胁,给其他家人的威胁。这就很简单,他们对这个资产很感兴趣,不希望你讲出来。这也证明了,江湖上传说我和曾庆红有关系,这是不可能的。我要跟他有关系,曾宝宝就不继续拿我这个资产去了。那么更重要的事情,就你刚才说1200亿资产,这个动力呢,他是想把我家人能灭口了。我现在就是,我不再天真,我跟他们谈判和妥协的结果,把我骗回去、把我灭口、把我家人员工都得灭口,这也是为什么我站出来爆料的原因。

记者龚小夏:         这个说起来就是,昨天跟您谈的时候,你也说过其实您是外国公民。中国的资产并不是您的资产,而是您这个家族企业的资产。

郭文贵先生:         对,跟我所有半点……,因为我持有外国护照,我持有中国的资产就变成了外资企业了吗。全都是家族基金,和我相关的投资机构和基金有关系的。

记者龚小夏:         现在等于扣掉您家族这么多员工和这么多人,已经把您的财产扣起来了,对不对? 

郭文贵先生:         对,他们一直查封,2015年1月10号一直查封到现在。

记者龚小夏:         查封到现在。那么这个资产,资产本身是要,钱是生钱的。这个您比我清楚。

郭文贵先生:         我每天现在损失1200万人民币吗。也就是一年我就损失到了大概6亿美元吧,5亿多美元。就是每天现在我跟你在采访,我已经输掉1200万了。所以说这是他们让我破产,让你就跪下来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一定要强调,希望中国依法治国。因为中国所有的老板,就是下一个郭文贵。因为这些人利用,他们绑架了国家机器,他们绑架了习总书记真正的这个良好的初衷,依法治国。我在中国,我是绝对,我是非常敬重习主席的。他这个依法治国是对的。坦白的讲,中国在我出来之前,我认为中国不搞这个腐败治理啊,不反贪,中国这个国家就完了。但是有些人已经绑架了这个,这个所谓的反腐的这些事情,所以说导致了今天这样的情况。你看看傅政华是反腐当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啊,这个最重要的人,那么他就在敲诈我,而且他弟弟还拿着钱,而且他竟然让我去查王岐山书记的家人,还有孟建柱书记。如果王岐山书记的这些资料和孟建柱,我们提供给他的资料,他们就应该核实啊,你傅政华你有没有这资料啊。再一个,我现在给你们提供的这个,刚才傅政华的弟弟的录音,那是他的原音。你可以听一听他,你可以去核实啊。我已经几个月前半年前就给你们了,你们完全可以核实的。不核实,你就是以贪反贪以庇护巨贪,你查那些贪官都是没有权力的,不受庇护的。所以说中国现在这个法律已经完全被绑架,所以说我希望您放下这个录音大家听一听。

记者东方:         刚才你说他们有录音,另外他们还变声,这个录音我们可不可以,听一下吗?

郭文贵先生:         听一下,请您听一下啊

播放录音:         和郭文贵先生的录音:         

“啊,那个5000万美元的事儿,就是那个50大哥那个,我说你抓紧的在海外给我签个,就是捐款的东西。我这得,得干净。要不钱出不去。然后呢,上次那个三哥也拿了。这块儿呢,我尽快给你办,啊,好不好?”

“行,我已经看好你了”

“嗯,我知道。”

                   “  ……”

 “嗯”

“打电话给你……”

记者东方:              确实是很不清楚,他大概是说:那个5000万美元的事,就是50那个要抓紧,在海外给我签个捐款的东西,我这得干净。这什么意思呀您说这个话?

郭文贵先生:         因为他向我要钱的时候,我说我不能直接给你钱,那不是我犯罪吗,我行贿了吗。我说你找一个捐款基金,我给这个基金,捐给你,捐给公益事业。他说他可以找一个见义勇为基金来收我这钱在海外账号,所以说他老催我。同时呢催他要的这个调查资料,而且你可以从其它,我提供录音看到我就把资料传给他了。然后他要这个钱,我说你给我签了捐款协议,我再给你钱。

记者龚小夏:         对不起,我们现在电视时间已经到了。这一小时的卫星时间,这是第一个小时。现在我们把时间交还给华盛顿演播室。然后呢,往下我们继续跟郭文贵先生进行访谈,但现在时间先交到华盛顿徐波。

记者东方:              各位听众,各位观众,请稍微休息一下。我们对郭文贵先生的3个小时的直播,马上回来。

记者东方:         您好,您好郭先生。

郭文贵先生:         您好东方先生。

这个傅老三的他大哥啊,跟我通过多次电话。这个是剪辑版,主要是谈到有关的这个情况吧,比如说钱呐,还有查的资料。这个都是给我卫星电话上的。然后,我用卫星电话的外音录的。他采取了变音,他说我这个语音已经为国内控制了,他喜欢装神弄鬼的。所以说呢,你可以从是傅老三,他是原音,跟傅老三的这个语音里面可以兑出来,傅老三就是接收钱,然后我跟他讲怎么付钱捐款协议,他这都是有的。包括我告诉他你拿的那个钱,这个当时找你的赵所长,我的赵副总,我哥还有其他人都在场说,你这个事情是不是一审就审出来了,人都抓起来了。那么这个傅政华,傅老三的大哥原话说“这个姜良栋是我的人,就是行,一种是他原来的工作的地方,那他我都能控制,没事啊,你继续给我去查资料去。”所以你从这个语音当中完全可以把这事情,就是能证明了他兄弟两个完全这个是呼应的啊。虽然他变音了,他弟弟没有变音啊。

记者东方:         那你刚才说的5000万美金,

郭文贵先生:         那就是他家老三就叫做三哥。这老三是傅政华的三哥,就在第一次拿钱不是拿走了150万吧。说是三哥在那里拿走了150万,说的是这个意思。用它这个录音材料,录音材料是有,录音材料就变音的。他没有变音的啊,那咱们放一放好,谢谢。

录音内容:

“那这样的话三哥,你说是不给大哥打个电话呀,给他说一声。就说他上回,让弄的那个老王的,就是岐山书记那个事,因为在当时你说那说话的声音,你都是那个变音我也听不太清楚。然后呢,就是那个那个东西啊。这个我在外面了解了一下还真挺难不好办。嗯,而且呢,你给大哥说一下,就包括那个孟的那个。嗯,他说的情况在香港了解了一下,新加坡了解一下,没什么太新的信息。但有说另外几个人的身份却查了有问题啊。但是呢,应该是跟孙的事儿,你看我该咋办呢?嗯,是现在发给你呀,还是说到时候说?是怎么怎么弄呢?”

“我发给你发给你明白,明白”

“现在的国内什么情况?这几天这个抓了又挺惨的,是不你给大哥说一下,应该让着该回来都回来几个,大哥不说了吗,上次那东西帮他弄了,就把人弄回来吗?”       

 “……………….”                        

  “没出来呀?谁跟你说的呀。这这,谁跟你说的呀,没有啊,昨天那个谁,大哥那边跟我通话的时候还说这个就是就是弄钱的吗?就是就说那个,是嘛啊,那50个的是吗?我说这个这个,他说你出来吗?会跟我联系,我等你给我联系。但是三哥你知道的,家里都这种情况了。你说我不是说不兑现,知道吗?一个得叫大哥合法,这是一。一个都没出来啊,嗨呀,其实我也不好意思说的事儿,就是我的这个心情,我确定你了解了。”

“………..”

郭文贵先生:      查的到这个当中啊,这个很明确。是他向我提供了,就是王岐山书记他太太的,就是姚家唯一的一个男士吧,就是这个姚庆。(1:08:37)。提供了姚庆的各种证件证明啊,傅政华让傅老三给我的。然后这个证明,当初他的证件;还有姚明珊女士,就王岐山书记的太太的各种证件;还有姚明珊的妹妹的证件;姚明端的各种证件;包括了姚庆的夫人,叫赵荣的证件;还有姚庆先生的孩子的证件啊。还给我提供了一些东西让我去查,并且很明确就是查和海航。你可以,我也一会听的录音,查海航和这些年来的贷款和海外买飞机和不动产银行信息。这是他很明确的啊,包括了姚庆先生在海外,在外面的一些社交啊,跟紧他们就用的私人飞机,而且那个时候就告诉我说他们有几架飞机,给我提供了飞机的编号。然后呢,我们就对这些飞机啊这个去向,乘坐情况都进行了调查,我都提供给他了。那么同时呢就是他非常关注的是,甚至海外的存款,海外资金的活动,海航的吃的回扣,和这个王建总裁和陈峰,显然他是上市公司属于公众人物,所有这些情况那么我都查了。我都已经给他了。这个时候他应该把我家人给放回来了,但是他没有放啊。这是我一会我也看到,就是说一年后才放出来。

记者东方:              你是说傅政华以放你家人的名义来调查王岐山,是不是这样子的啊?

郭文贵先生:         是这样子的。所以说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哦这个当中,您东方先生也关注一下,一会儿我也希望给你们放一段录音,他很明确地说查王岐山书记和孟建柱书记是习主席让查的。他原话是习主席不信他只,只用他,就不信王和孟啊。这有这么一句话以后可以可以放一下,可以看一看。那么这句话然后说呢,他要查的。我还专门给他说,你代不代表这个习老板,我查完以后我是犯罪啊,那谁来保护我的家人。他说你只要把这事查清楚了,你什么都能给你解决:家人可以回家;员工可以回家;资产也没问题;还会扶持你继续帮助你。他是有这个条件呢,当然我把资料给了他。以后呢,他并没有做到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我出来爆料的原因,

记者东方:              那么,现在就说这个,跟傅老三的这个。你跟他的通话是没有变音的,你跟他那个傅老三大哥的通话是有变音的。那么我们刚才已经听了一点这个带变音的。我们能不能继续听听你和他大哥的对话?因为这直接牵涉到你所说的傅老三的大哥,就是傅老大对不对?还有他的录音吗?我们再放一点好不好。

录音:

 “…………….”

“你呀,我不知道,我不是你说的,我真的不明白他俩对我啥意见呢,我怎么啦?”我惹她啥了呀?”

“……………..”

为啥呀?这什么意思啊?”

“………..”

“不是他要搞我,我是不是就因为刘振华的事,大哥。这个,我怎么找他呢?我这是,我跟他什么仇啊?”

“………………”

“嗯,嗯,嗯我明白。”

“……”

“嗯”

“你呀,盯住他们……”

记者东方:              听这个,傅老三大哥的声音电话这变音里头,很难很难听清楚。其实啊,他非常生气,要求两边一定要查,孟老板对你也很有意见,那么还说必须搞掉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郭文贵先生:         他当时跟我说的时候呢,我为什么要听他的呢,因为他一直说,这是这个习老板,王书记孟书记要查你。专案组啊,到我那去抓人的时候,每个人都说你们完了你们死定了。这是这个岐山书记亲抓的案子,孟建柱亲抓的案子,是习主席亲批的。后来我们通过多个渠道核实,习主席肯定没有批,但是他对我说这是王岐山书记要把你全家给灭了,而且把你儿子也弄回来,把你的资产全部没收啊。你只有配合我去查这些资料,听我的,我才能让这大老板习主席帮你说话,然后呢我替岐山体,替你说话,保你全家的安全,资产的安全。这就是他整个的过程。说你要不查,啊岐山书记已经说了,让我弄死你全家,灭了你,把你儿子都弄回来,把资产全部没收。这是就是这个事情的开始啊。

记者东方:              换句话说就是他让你去查王岐山,去查孟建柱书记。那么,你肯定会得罪王岐山和孟建柱了。

郭文贵先生:         那肯定是了。但是啊,我认为我是在执行,傅政华和习主席的命令,我就查呀。我在通信当中这个语音当中,你看我就告诉他,我说东西我给他。傅老三就说你发给我,我给他信息都挂在一个email的邮件箱里面,那个收件箱,他拿走。不发通过这种方式,还有发到手机上,那我就把资料给他了。他应该是放了我家人的。他不放,不但不放还抓得更多,而且不断抓,打得更厉害。就把我的这个,后来发生了,就是我的连董事会的权利也给拿走了。然后呢,就更帮李友了。所以我才说在明镜电视,这个爆料当中,我说傅政华是吃了原告吃被告。不是他跟李友又好了,一起了,后来各种信息证明,他帮李友,而且李友还脱罪了,无罪释放。而我的人没有罪,还关到了今天,已经三年多了,已经超过了中国所有的司法的这个关押期限。不但如此,我很多员工消失了,找不着。更可怕的事情,还对我的其他家人进行了各种威胁,他完全是背信弃义。后来我就发现他是想把我们全家真的给灭了,后来在骗我,他是要灭口。那我当初我认为,他真的是代表国家和代表习的。现在我,我后来发现他不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必须得站出来说话。是在这之前,我把资料先给了北京政法委和安全部的高层领导,我已经把傅政华说给他们了,可他们来给我来见面的时候呢,要求我相向而行低调处理这个案子,可以帮我解决。但不能再爆料,那我认为这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傅政华绑架我全家,侮辱我员工违法办案绑票查封资产,而且这个传统的财新给我造谣,完全不是事实。而且重点是有这个,他和这个傅政华,他这个跟他弟弟收钱的事实,你们不去查去?你不是这个有贪必查吗?习主席、王书记、孟一再讲的嘛,打铁还要自身硬吗?过去这五年的反腐,主要在于你们几个人开始吧?那么现在你,既然打铁还需自身硬,我已经举报他拿钱了,那你为啥不查他呢?更可怕的事情,我拿的是铁证啊,我有录音啊,我有证据啊你可以核实啊。傅老三有没有拿这个钱呢?傅老三有没有这个?这个这个是不是他的?录音核实就行了。那个傅政华的声音是不是他?那你去核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傅老三的老大,我不知道叫不叫傅政华,你去核实就行了。没有,就后来,我们开始在明镜电视上爆料以后,在我的个人工作推特上,多次推迟以后。一再的,只是威胁我不允许再说话啊,相向而行。可是我的员工继续消失,我的家人继续受到威胁。这是不可以容忍的啊。所以我必须站起来爆料。那么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要把王岐山这个数据,这个事情直接给说出来的原因吗。

记者龚小夏:       对不起我们时间到了该停止了。

记者东方:              各位听众,各位观众,这得非常对不起,由于各种原因,我们的直播必须停止,很抱歉大家。我们美国之音将来会一如既往的给大家带来客观公正的新闻。

视频链接

本文为Gwins文字整理的一部分,原文链接

5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maliya
19 天 之前

谢谢回顾,从温历史

0
trackback

[…] 【Gwins】郭文贵2017年4月19日VOA采访详细记录 最早出現於 […]

0
joop12345
19 天 之前

谢谢

0
123456l
19 天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