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机密《13579》:病毒工厂

作者:Gladiator;审核:西川;Page:刀削面面

目录

  • 前言
  • 第一章 2017年以前
  1. 2001年 开张大吉
  2. 2001-2009年 甜头出尝
  3. 2009 – 2011年 请君入瓮
  4. 2011 – 2014年 讲鬼故事
  5. 2015年 路演+招标
  • 第二章 2017年 — 「3」的起始端
  • 第三章 2020 — 准备好了吗?
  • 结尾 而不似结尾

前言

确认了文贵先生哈德逊事件后毁掉的中共天子一号绝密文件内容,13579计划。17年始3年内对美国用生物武器进行毁灭性攻击,具备5年内持续打击的能力!潘多拉盒子、迟浩田主持、习近平亲自批示对美国攻击文件等。—2020年8月22日(路德社)

正常新药物开发大体有五个阶段(Phase):

  • 第一期 Phase I:发现与发展 (Discovery and Development) 在实验室 (in the laboratory);在此阶段,可能有成千上万种“种子选手 (candidates)”。然而,经过早期测试,只有少数“选手”看起来或许有希望,需要进一步研究。
  • 第二期 Phase II:预临床研究 (Preclinical Research) 在实验室进行动物实验;在此阶段,药物会进行药理测试、剂量测试和毒性检测等实验,确保药物的安全性和用药剂量;通常规模不会太大,但需要很精确的数据和信息。
  • 第三期 Phase III:临床研究 (Clinical Trial) 在此阶段,药物开始在人体上进行测试,分四个阶段:
  1. Phase 1: 20-100名志愿者(健康者/患者)参与实验;实验时间约几个月(不包括招募志愿者所需时间);测试药物安全和药物剂量。药物通过率, 约70%。
  2. Phase 2: 100名以上的志愿者(健康者/患者)参与实验;实验时间约几个月到2年(不包括招募志愿者所需时间);测试药物功效和药物副作用。药物通过率约33%。
  3. Phase 3: 300-3000名志愿者(健康者/患者)参与实验;实验时间约1到4年(不包括招募志愿者所需时间);测试药物功效和药物不良反应。药物通过率约25%-30%。
  4. Phase 4: 上千名志愿者(健康者/患者)参与实验;实验时间不定;测试药物安全性和药物功效

「在临床研究开始前需要提交实验设计、数据收集、数据分析逻辑、样本处理等信息,经过伦理委员会的审批;在志愿者的招募中还需进行人种筛选和设定」

  • 第四期 Phase IV:向药监局(美国是FAD; 瑞士是SwissMedic)提交申请和前三阶段的所有数据材料;药监局会做出决定,是否批准新药上市。
  • 第五期 Phase V:药监局会继续监控新药物上市后公众对药物功效和药物安全的反应和报告。

「有些药物的局限性和安全性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有确切结果。在这一阶段的新药物上市后的回召率在90%以上」— 美国药监局FDA[1]

第一章 2017年以前

1. 2001年 开张大吉

2001年12月11日,有中国共产党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通过中国这个平台,中国共产党获得了在这个世界合法贸易的通行证,也可以比喻成为一家公司的合法营业执照或者说一家黑社会正式洗白,然而法人却是对此毫不知情的14亿中国人民。

当时,美国(克林顿总统在任)对中国加入WTO满怀憧憬,据当时参加中国入世前谈判的一位前美国政府官员回忆到:预测“中国顺利的与各国接轨并走向民主”(原文: ‘join the club of nations well along the road to democracy’)。

2. 2001-2009年 甜头初尝

从2003年SARS开始,中国所谓本土生物科研、本土药企、医疗科研发展蓬勃发展,顺带的与生物医药相关的资本市场和研发外包市场(CROs, Contract Research Orgnazitions)极速扩张,对国外的资本和跨国制药大公司形成强大的吸引力。

在2009年4月19日,普华永道发布了一篇《中国医药行业展望》[2] 报告,中英双语版。尽管全篇词藻华丽、前景无量、闪着金山一般的光芒,却让笔者四肢发冷。

在该报告的第四章《研发外包机构:制药企业价值提升的受益者》,对中国的优势进行以下几个总结:

  • 成本和时间优势。主要体现在廉价劳动力,实验室的筹建成本低。总的来说,中国开展临床实验的成本仅为发达国家的30%,节省的点在于质量检查和管理费用。时间上的优势会在接下来的内容中展现。
  • 患者资源优势。中国拥有众多人口基数,也拥有众多对某些疾病尚未或很少获得医疗诊治的人口,这使得在进行临床实验时更容易招募患者,成本也更低。
  • 动物资源优势。美国很大部分用于临床实验的犬类和灵长类动物已经被引进到了中国。发达国家通过把实验转移到中国,可以节省大笔运输和检疫费用,以及应对动物保护主义舆论的公关费用。
  • 经济快速增长优势。随着医药市场的迅速发展,中国逐渐成为未来医药市场的重要基地。主要体现在中国富裕人口的增加,患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人数也在相应增加。这表明“针对中国市场的药物开发具有巨大潜力”。

当时的中国有多少家研发机构?上百个大中小型研发外包机构,主要集中于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和广州。“研发外包机构可提供药物的开发、注册、营销,贯穿整个价值链的’一条龙’服务”。在本土研发外包公司中,以药明康德(07年在纽交所上市)为龙头企业。在09之前,本土研发外包公司开始通过收购并购或者合作方式向外扩张。跨国公司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合作方式,或者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在中国建立自己的研究中心和基地。笔者曾经询问过一位在国内制药领域从业二十多年的药企创办人(也是战友),根据他的描述,一般国内药品的临床报告是直接找医科大学或者医院进行实验,并没有听说过研发外包临床机构或者研发外包业务;虽说这些公司的名字(例如药明康德)耳熟能详,规模很大,背景很深,但确实没有和研发外包联系起来。看来研发外包的业务不是“内需”

3. 2009-2011年 请君入瓮

09-11年,医改是主题。医改,即医疗改革,到底改的是什么?在百度搜索“医疗改革”四个字,总共有35,500,000个相关信息。而各地政府的实施办法和实际中的操作,更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那该如何去理解这个“医改”?真是如它所说,为人民服务?

时隔几年后,笔者离开中国,在海外的某次商业活动中,了解到一家总部位于美国波士顿的波士顿咨询公司(在大中华区设有五家办公室),在医疗咨询方面很有资历,于是上网查看这家公司的信息。这家咨询公司在关于中国医改的商业市场报告给人的感觉很官方,想是一个商业版的外交部,或者大使馆。接下来,在其官网上发现几篇很有趣的“医改成果展示”的文章。笔者猜不中开始和过程,但结果是现实存在的。

2012年12月21日,波士顿咨询公司在其官网发布一篇新闻《制药行业的下一个十亿患者—2009-2011年中国医疗改革的影响》[3](原文<Pharma’s Next-Billion Patients—The Impact of Health Care Reform in China, 2009-2011>)。文章很短,简单介绍医疗改革的目标是“4亿城市失业人口和6.5亿农村人口”,并提到“中国约有96%的人口拥有公共医疗保险”“中国药品市场在未来几年中可能会继续扩大,不足为奇”。在阅读这篇文章时笔者很纳闷,反复阅读了几遍:在文章中并没有找到能解释为什么被覆盖医改的96%人口变成了病人的文字和段落;中间没有任何的逻辑转换、材料支撑或者相关链接。

2013年2月6日,波士顿咨询公司官网的一篇新闻《中国即将打造世界级创新治疗性生物制剂产业》[4](原文<Building a world-class, innovative therapeutic biologics industry in China>)。该新闻开篇介绍在政策的及时发布和实施的情况下,中国有潜力打造世界级一流的生物制剂创新板块。有提到三个问题:1. 是否可从中国发展小分子制药 和早期生物制剂领域 学到什么?2. 在突破创新上,中国需要多长时间 能追赶上其他领先国家? 3. 中国有大量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和中国患者,是否可以转为有意义的市场?这三个问题和关键词都会在本文中找到线索。

2014年1月,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一份关于中国医药市场的市场报告 —《中国医药市场制胜的新规则》[5]。该报告中详细阐述了医改后的中国医药市场的五大改变:

  1. 建立基本药物(基药)目录。药品被医保覆盖,不等于进入基药目录;“在广大基层医疗机构(比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医院)广泛使用”;“通过政策要求二级以上医院更多使用基药”。基药目录自09年建立后,仅更新两次,分别在12年和18年,“将更多的国外的优秀药物品种纳入基药目录”
  2. 通过行政手段严格控制药品总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例;相应的,医院也会调整医生开处方时的药物选择。
  3. “多元化的医保体系”,增加医保类型。通过医疗保险,可以从另一方面调整药品的销售渠道和结构。
  4. “合规的重要性”,中共通过行政手段对医疗行业的“不正当竞争”进行整改。
  5. 中共出台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 Good Management of Product;这是从美国引进的GMP标准,然而在中国认证的GMP是不得到世界上的任何发达国家承认的;如果想出口,必须重新在入境国当地做检验测试),要求所有药企在2015年前全部认证达标。此外,“政府鼓励通过行业整合来建设更大规模的本土龙头药企,尤其是鼓励国有大型制药企业引领中国医药产业的整合重组”

这篇报告让笔者感觉神似曾经发生在北京的“驱逐低端人口”事件。这就是当时医疗行业热烈讨论的“国进民退”,然而从现在看来,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所有在这场医改中壮大的企业,都在现在的CCP Virus中有一定的角色。可以这样理解,医改,是将与主线无关的产业和领域,被像修剪枝桠一样剪掉,也同时给更多的跨国医药大公司画一个更大的饼。这主线当然就是前言中路德先生爆料的「13579」。

另外,该报告中多次提到“政府会在2020年前完成市场整合和产业调整”。

4. 2011 – 2014年 讲鬼故事

2011年上映的美国惊悚灾难电影《传染病》(<Contagion>),剧情是一位到中国出差的外国人,在澳门赌场感染了一种神秘而致命的病毒后不治身亡;之后,病毒在全球流行,世界各地爆发公共卫生系统危机和人道危机。在这部电影的结尾,以倒叙的方式揭示了病毒的来源:一台推土机在位于中国的一片雨林作业(坐标不详),推到了一颗棕榈树,打扰了正在吃香蕉的蝙蝠群; 一只蝙蝠飞到附近的养猪场暂时庇护,并掉下一块吃过的香蕉、被猪圈里的小猪吃掉;小猪被运到澳门的一家赌场、被厨师宰杀;厨师在烹饪过程中被打断,被邀请去和顾客见面并握手。这位顾客就是该片中的零号病人。[6]

值得关注的是,该电影的科学总顾问有两位,其中一位就是哥伦比亚北京中心、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学家、03年中共科技部特聘SARS顾问、16年荣获中国科技部颁发的国际科技合作奖、并受邀请参加中共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享誉世界的最知名“病毒猎手” W.伊恩.利普金W Ian Lipkin。[7]

这位教授在中国抗疫中声誉极高,例如03年的SARS;还有20年新冠状病毒爆发初期,1月28日,与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教授亲切见面、探讨COVID-19疫情[8];于3月1日接受中国知名主持人杨澜女士采访,采访过程很顺利[9]。

2013年7月,英国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贿赂门事件。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关于该事件的介绍有好几个版本,笔者从中挑选两个版本,供各位看官参考:

– 维基百科版:2013年,中国政府宣布,自2007年以来,葛兰素史克通过700多家旅行社和咨询公司向葛兰素史克的经理、医生、医院和其他开药方单位提供38亿港币回扣。中国当局逮捕了四名葛兰素史克的高管作为为期四个月调查的一部分。2014年,中国某法院(坐标不详)裁定该公司贿赂罪,并处罚4.9亿美元的罚款。时任葛兰素史克英国总部的中国区负责人Mark Reilly,经历为期一天的秘密审判后,被判处三年缓刑。据报道,Mark Reilly已从中国被驱逐出境,并被该该公司解聘。

– 百度百科版:2013年7月爆出的一个药品行业的行贿受贿事件。涉及此事件的主要厂家葛兰素史克,利用贿赂手段谋求不正当的竞争环境,导致药品行业价格不断上涨。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犯罪,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简称GSK中国〕部分高管被依法立案侦查。透过已经查明的更多案件细节,一个跨国药企的商业贿赂利益链逐渐清晰,将药价推向虚高的幕后黑手开始浮出水面。2013年10月7日从贵州省遵义市警方处获悉,震惊中国的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一名在逃嫌疑犯在贵州遵义市绥阳县落网,嫌犯将被当地警方移交陕西警方处理。2013年12月18日,原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黄峰平因涉嫌犯罪,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逮捕。黄峰平落马或因牵涉2013年7、8月间被披露的葛兰素史克(GSK)商业贿赂案。2014年5月15日,经历10个多月的侦办,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葛兰素史克)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单位行贿、对单位行贿等案已侦查终结,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14年6月30日,有关葛兰素史克中国行贿丑闻在周日进一步发酵,该公司表示其高管层收到秘密拍摄的性录像带,录像的主角是该公司前中国区主管马克锐(Mark Reilly)。葛兰素史克证实,这段录像是在马克锐位于上海的公寓卧室里拍摄的,主角是马克锐及其中国女友。马克锐对卧室里有秘密摄像头毫不知情。录像带是通过匿名邮件方式到达公司高管的手中,包括首席执行官安伟杰爵士(Sir Andrew Witty)。邮件还称公司向医生和官员支付药品回扣。

虽说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解读,案件也错综复杂,但有一个结果是无法更改的,那就是在贿赂门事件之后,在中国的很多医生不敢开葛兰素史克的药品;“葛兰素史克的医院推广暂停了好多”某公司医药代表;2013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核心业务(处方药和疫苗)在中国区销售暴跌61%。 [10] 贿赂门事件后,葛兰素史克将退出中国市场的传闻不断。

只有葛兰素史克一家吗?

2013年8月9日,环球网报道北京32家医院疑陷“赛诺菲门”。报道中称:世界医药巨头法国赛诺菲公司又被业内“深喉”举报:2007年11月前后,京沪粤杭4地79家医院,503位医生,接受该公司所谓“研究经费”169万。此外赛诺菲还向北京地区的另外5家医院,共43位医生,每月通过现金报销、礼品赠送等方式,输送利益2万多元。不断向外界抛出重磅炸弹的爆料人“培根”,始终回避自己的身份。根据其掌握的核心信息,赛诺菲的前员工认为,“培根”可能是或至少曾是赛诺菲中国公司的高层职员。[11]

2013年前后因贿赂回扣等缘由被调查的、被罚款的、高管被逮捕的,还有被爆性丑闻的和秘密性录像带的跨国医药公司,几乎被中国相关部门“关照”个遍:辉瑞、强生、西门子、诺华、礼来、施贵宝、美赞臣、赛生、阿斯利康等,可谓阵容十分奢华。哪怕案件已结,罚金已交,高管已换,但国内媒体、海外主流媒体中文版和海外智库都会不时的拿出来再研究研究[12-16]

5. 2015年 路演+招标

2015年上半年,比尔盖茨行程紧密的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平台、不同的采访中宣传未来的大流行病和投资医疗行业。其中最出名的就属2015年4月份在TED的那次演讲,如果不是有日期,可以完全错看成发生在今时今日。[17]

在演讲一开始,比尔盖茨是如此开篇的:“如果将来能引起全世界大灾难的,不是核战争,而是这个(背后出现与如今CCPVirus一模一样的病毒模型)”。确实,中共在1980s前都是以研究核武器为主;在1980s之后,核武器就像被抛之脑后一样,转身开始发展经济了。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跨国医药公司集中在1980s(少数是1990s以后)进入中国。

在演讲中,还有很多信息和当今疫情发展的过程高度吻合,比如说病毒来源和经济损失,让人毛骨悚然。

[17]

从该演讲的第5分4秒开始,比尔盖茨介绍到:

“在大流行病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很好的反应系统,利用所有发展至今的科技和科学。我们可以通过手机来收集和发布信息;我们有卫星地图可以看到人们在哪里移动和往哪儿移动。我们在生物学上有很大的进展,可以大幅缩短找到病原的时间,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找出解药和疫苗。我们有很多工具,但需要整合在一个全球健康系统下;而且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那如何做好准备呢?最好的例子来自备战,就像军人一样可以随时随地准备好投入战争。准备的关键项目是什么呢?第一,在贫穷国家建立发达的卫生系统;第二,需要很多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随时准备好去疫区;第三,需要军队来配合医护人员,利用军队移动迅速的特性来进行后勤运输和维持安全;第四,进行情景模拟,方式是病菌游戏,看看防卫漏洞在哪里;曾经在美国做过一次,但效果不太好(笔者认为,这个“病菌游戏”需要好好理解理解,需要查查09年的欧洲大流感、美国猪流感有没有联系);最后,需要在疫苗和病理学上进行更多的研发工作。但我并没有确切的预算做到这些需要多少钱,但比发生疫情后损失三万多亿美元要少的多。如果我们准备的越早越充分,将来我们会损失的越少。谢谢大家!”

在国内炒股的人会经常听到一种说法:你上车了吗?在比尔盖茨的频繁“路演”之后,有人上车吗?有多少人和机构上车?都有哪些人和机构上车?

第二章 2017 年 — 「3」的起始端

2017,竞标开始了。

在2017年10月1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总局令第35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调整进口药品注册管理有关事项的决定》[18]。在此《决定》中,对进口药品注册管理要求进行了调整:

  • 2017年以前的境外药品需要经过临床II期或者III期才能进入中国,此项《决定》之后,允许境外药品在中国进行同步I期临床试验;并且,生物制品有例外(但没注明例外的内容)。(临床试验的各阶段具体试验内容和所需时间,请见前言)
  • 在中国完成临床实验之后,申请人可以直接在中国提出药品上市注册申请。
  • “对于提出进口药品临床试验申请、进口药品上市申请的化学药品新药以及治疗用生物制品穿心要,取消应当获得境外制药厂商所在生产国家或者地区的上市许可的要求” 。 笔者浅见:比如说美国不批准的临床试验,到中国来做,没有限制,一路绿灯。
  • “对于本决定发布前已受理、以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数据提出免做进口药品临床试验的注册申请,符合《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及相关文件要求的,可以直接批准进口” 。 笔者浅见:不用做试验,来中国可以直接卖。

这项决定到底有强?2019年3月26日,在北京举行的2019第二届国际医药创新大会(IPIF)上,时任赛诺菲CEO白理惟(Olivier Brandicourt) 做了主旨演讲,其中有两段原话是这样的:“从2000年到2016年,中国有关部门共批准了约100种新药上市。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48种药物”“更重要的是,这些数字意味着数百万中国患者能用上前沿的创新药物进行治疗,例如肿瘤、罕见病和传染病等疾病领域的药物。”[19]

2017年之后,各大医药公司纷纷在中国市场下重注。比如说:

  • 2017年8月,葛兰素史克与阿里健康联合打造战略合作项目“瑞至——成人疫苗服务系统”(简称“瑞至项目”)正式启动。“作为全球疫苗领域的领导者,GSK始终致力于提高公众对创新疫苗的可及性,通过「瑞至项目」合理地管理疫苗接种咨询需求,提高服务效率,有效降低成本和工作量,达到优化公共卫生机构资源的目的。「瑞至项目」只是双方创新合作的开始,目前提供宫颈癌预防接种信息。今后,GSK中国疫苗与阿里健康还会在儿童疫苗、其它成人疫苗方面进行更多的合作,为用户提供疾病预防知识科普、医生在线解答、预约线下接种咨询等一系列O2O服务”。(关于该新闻的报道很不好找,所幸能找到一张截图)
  • 2018年7月赛诺菲在四川省成都市设立“赛诺菲中国中西部运营与创新中心”,致力于研发数字化探索和大数据分析,并使中国成为继法国和美国之后的全球临床开发及运营的第三大支柱;[20]

第三章 2020 — 准备好了吗 ?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万市民走上街头抗议送中条例,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不知道有没有让中共措手不及。根据「13579」的计划,CCP需在3年之内行成攻击美国的能力,那么2020还没到,中共的「13579」还能照常进行吗?

在2019年6月发生香港运动之后,发生了两件事情:

【一】

赛诺菲前CEO白理惟(Olivier Brandicourt) 在6月宣布辞职,理由是想退休。然而在2015年11月6日,赛诺菲宣布2015-2020战略计划,将其产品组合重塑为3种: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疫苗;预计在2018年会加快销售增长;并预计2020年年研发投资总额达到60亿欧元以上。为支持该战略计划,在2016年5月白理惟宣布进行公司管理层的改组。由此看来,白理惟的“退休”并不在计划中。[21]

在白理惟“退休”之后,接任的CEO 保罗·哈德森于九月一日上任。这位新上任的CEO没有任何医学背景,销售出身,虽然之前也曾是诺华的CEO。然而保罗·哈德森的上任推广是在10月份才有新闻图像放出。不得不说,前任与现任的交接让人感觉有些仓促。那白理惟去哪儿呢?从赛诺菲传出的消息,白理惟并没有离开赛诺菲,而是去了赛诺菲旗下一个专门研究RNAi的实验室。然而笔者没有找到这家实验室,却发现白理惟的名字在2020年2月份,出现在了Alnylam Pharmaceuticals Inc.的董事会名单上;也惊奇的发现他是位于美国纽约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成员(入会时间不详)。

这家Alnylam Pharmaceutical Inc.(以下简称AP)是一家什么公司呢?AP是一家生物制药公司,成立于2002年,总部位于麻省剑桥;致力于研发和商业化用于遗传定义疾病的RNA干扰(RNAi)治疗剂。赛诺菲在2011年全面收购的一家位于麻省剑桥的生物制药公司健赞Genzyme,该公司在2014年收购AP 12%的股权。不知道这算不算印证了那条“内部传言”。

2019年6月,换高管的跨国医药公司不只是赛诺菲一家,还有一些中国本土医药公司。据财经社报道,2019年7月9日由慧正资讯转载,全中国有23家药企宣布高管离职;辞职原因主要包括个人原因、工作变动、已达到退休年龄而离开岗位。[22]

【二】

2019年6月10日,中共国务院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7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23]。按照CCP伪政府网站信息介绍,该条例是在“2019年3月20日国务院第41次常务委员会议通过”,成文于“2019年5月28日”,发布于“2019年6月10日”,然“2019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

整篇《条例》,可以说是措辞极其粗糙,例如原文中:

第一章第十条:禁止买卖人类遗传资源

为科学研究依法提供或者使用人类遗传资源并支付或者收取合理成本费用,不视为买卖。

(意思是都是付钱,但是不是买卖由CCP说了算?)

第二章第十一条:采集我国重要遗传家系、特定地区人类遗传资源或者采集国务院科学技术行政部门规定种类、数量的人类遗传资源的,应当符合下列条件,并经国务院科学技术行政部门批准:(一)具有法人资格;(二)采集目的明确、合法;(三)采集方案合理;(四)通过伦理审查;(五)具有负责人类遗传资源管理的部门和管理制度;(六)具有与采集活动相适应的场所、设施、设备和人员。

(怎么才具有法人资格?哪些有法人资格?)

在这里,笔者想重提09年普华永道《中国医药行业展望》这篇报告。其中提到的研发外包机构可以在这里有了解释。在中共科技技术部政务服务平台的服务事项中,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还有高等级病原微生物实验室建设审查一项,有兴趣的战友可以去看看,在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的服务指南中有项关于《中国人类遗传资源国际合作临床试验备案》[24]。有几个地方引起了笔者的注意:1. 申请遗传资源无数量限制;2. 申请人条件:具有法人资格的中方单位;3. 无需知情同意书文本;无需提交研究方案;4. 附上参与医疗机构名单和项目负责人。笔者猜想,这些所谓的研发外包机构的作用是承接国外的临床试验订单,然后二次或者多次外包给国内各大医院和医疗机构(不得不想起莆田系和数不清的遍布各个二级县市的私立医院和小诊所)。

在国外很多关于抗体治疗的市场报告和市场评估,数据提供来源大部分都注明来自中国,甚至有些直接注明是“China Government(中国政府)”。

结尾而不似结尾

2020年4月14日,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宣布共同开发新冠状病毒疫苗,预计会在2020年下半年开始进入临床试验;如果成功,疫苗将会在2021年下半年(量产)上市(发布在上市之前,如有疑惑,请看前言;药物开发和疫苗稍有不同,会先海量收集“种子”然后从中筛选、缩减到成千或者成百的“种子选手”,在此之后进入临床试验;具体细节请参照美国FDA官网)。[25]

2020年9月3日,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宣布预临床研究完成并效果显著;并宣称当天开始进行临床试验第一期和第二期(在美国执行);预计将在2020年底进入临床第三期(坐标不详);如果数据收集有利于执照申请,计划将在2021上半年获批(坐标不详);如进展顺利,会提前。[26]

进展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这真是科学高度发展的产物,还是按部就班的计划呢?2020年2月8日,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有一项名为“新型充足高效复合干扰素治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的多中心临床随机对照研究”试验。申请注册联系人所在单位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都),研究负责人所在单位不详;但两位的通讯地址都一样: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国学巷37号。更惊奇的是,这两位电子邮箱的后缀都是 @aliyun.com,阿里云。[27]

是哪家机构在成都有研发中心、专注大数据分析?是哪家机构和阿里系合作?是谁2月份去了位于美国麻省剑桥、专注RNAi干扰素研发的生物制药公司AP?该项试验的最近更新日期是2020年5月16日。

若笔者的猜想与郭先生9月5日在班农作战室所提到的「13579」中的「9」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笔者感恩郭先生和爆料革命众位战友们良多。

2020年9月8日

Gladiator

参考资料:

  1. https://www.fda.gov/patients/learn-about-drug-and-device-approvals/drug-development-process
  2. https://www.pwc.com/gx/en/pharma-life-sciences/assets/cn-pharma_03-26-small.pdf
  3. https://www.bcg.com/en-pt/publications/2012/health-care-payers-providers-pharma-next-billion-patients
  4. https://www.bcg.com/en-pt/publications/2013/bipharma-building-a-world-class-innovative-therapeutic-biologics-industry-china
  5. https://image-src.bcg.com/Images/BCG_New_Rules_for_Winning_in_Chinaxs_Pharmaceutical_Market_Jan_2014_CHN_tcm55-127591_tcm9-151060.pdf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1HH1-ozS_A
  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_Ian_Lipkin#Selected_awards_and_honors
  8. http://www.nosta.gov.cn/web/detail1.aspx?menuID=7&contentID=2714&searchKey=%C0%FB%C6%D5%BD%F0
  9.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3/01/c_1125647202.htm
  10.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31025/015917105955.shtml
  11. https://finance.huanqiu.com/article/9CaKrnJBJuq
  12. https://med.sina.cn/article_detail_100_1_78903.html
  13. 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zt/glssk.htm
  14. 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2/0814/c1004-18736413.html
  15.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130823/010016534778.shtml?from=wap
  16.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61102/china-rules-glaxo-bribes-sex-tape-whistleblower-cautionary-tale-1/
  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Af6b_wyiwI
  18. http://www.gov.cn/xinwen/2017-10/10/content_5230906.htm
  19. https://www.prnasia.com/story/241268-1.shtml
  20. http://www.chinadaily.com.cn/cndy/2019-04/09/content_37456192.htm
  21.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821020342/http://mediaroom.sanofi.com/sanofi-sets-out-strategic-roadmap-for-long-term-growth-2/
  22. https://www.hzeyun.com/detail/2444188
  23.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9-06/10/content_5398829.htm
  24. https://fuwu.most.gov.cn/html/zxbl/
  25. https://www.sanofi.com/en/media-room/press-releases/2020/2020-04-14-13-00-00
  26. https://www.sanofi.com/en/media-room/press-releases/2020/2020-09-03-07-00-00
  27. http://www.chictr.org.cn/showproj.aspx?proj=49224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4+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e
Joe
2 月 之前

要让地球都灭亡了

0
枫老赵
2 月 之前

谢谢作者辛勤付出。

0
joop12345
2 月 之前

谢谢

0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ccp must go to hell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油管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imalayaUK2020;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