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文学原创】连载001: 1984进行时

图片来源:澳喜农场

【引子】七十多年前,乔治·奥威尔在他的代表作《1984》中描述了一个完全处于极权政府监视、控制和奴役下的绝望世界……今天世界已经行走在绝望深渊的边缘,如果没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人类文明早已被邪恶碾碎,就像这部小说《1984进行时》中描述的那样。

本书献给文贵先生、班农先生、爆料革命和我们的圣城香港,以及所有和新中国联邦站在一起的正义力量。

第一部人间

1·妈妈

妈妈非要和温斯顿一起去学校,为此很早就起来煮鸡蛋。她要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饭,或者说经久耐饿的早饭,因为温斯顿有一整天的课要上。不过她不熟悉厨房里的东西,一定会来问温斯顿。

温斯顿已经醒了,但继续闭着眼。他不想说话。他一动不动地躺着,发现自己不希望从一早上就开始和妈妈太亲近。他怕她在去学校的路上和他说个没完,更怕她到学校后显得太兴奋。妈妈总是情绪过于饱满。

他当然理解妈妈。温斯顿能到这个学校上学,妈妈高兴得不得了。但是,在这个学校里上学的人不会觉得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对他们来说,每一天都很普通。一个老太太满脸幸福地跑来跑去,在这种普通中显得有些荒唐。至少显得不和谐。

沉浸在欢快中的妈妈没有时间去理解这些。所以也没必要解释。温斯顿并不会为妈妈感到难堪。他早过了二十岁,心理没那么脆弱。他经常觉得自己比妈妈成熟,比周围所有人都成熟。这是很悲哀的,他觉得。他也想什么都感受不到,什么都不去考虑。但是,他退不回去了,他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曾经和妈妈这样动不动就情绪饱满。

不,他记得。他记得到达B国的第一天,是个晴朗的早上,他一下子就有点晕,因为呼吸到的空气是甜的。直到今天,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他还是能感觉到空气中清新的甜味。每天晚上入睡前,他都要打开窗户深深地吸一大口。他有时候不相信他能呼吸到这样的空气。这是空气本来的味道,上千年,上亿年都是这样的。他心里经常这样感叹。

他知道他的同学都不会有这种感觉。生活在B国的人都不会明白他的感受。女友茱莉娅当然也不会明白。

但妈妈是知道的。她和他一样感叹这里的空气。所以他和妈妈是一伙儿的。在内心里,他们的手指是扣在一起的。他们都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因为B国的空气是甜的、胡萝卜是甜的,人这么温和友好,博物馆里还有无数美丽的雕像。他俩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幸福。

但是妈妈总是表现出来,让他有点烦。他习惯于默默地、悄悄地、静静地。他习惯于所有的感受都属于自己。妈妈当然也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不想告诉她,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在第一次,他需要她的时候找到了她,向她求助,他们之间可能会一直保持密切的关系。但是每一次都是他自己熬过来的,事后再说会让她担心。所以他就没有再提及。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越来越没有倾诉的愿望。他知道自己和妈妈,和那个曾经熟悉的环境越来越远了。

有一天夜里,他梦见自己站在楼顶上。他被吓醒了,一身汗,一条小腿还抽筋似的疼。幸好茱莉娅没有留下过夜。否则他又要和她解释。他们最终会不会分手,因为他什么也不想跟她解释?

如果告诉她,他曾经想自杀,一定把她吓坏了。但是对他来说,自杀只是所有事情中的一件,是长长的链条中的一环,可能是最吓人的一环,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她会问。是这个链条本身,是他所有的经历和他周围所有的东西。是它们让他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它们是什么?这个傻姑娘会问。他有时候看着茱莉娅,会被她的好奇的样子感动。她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那么诚恳,那么由衷。但是接下来就麻烦了。跟她解释需要极大的耐心。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耐心地跟她解释一篇论文,但没办法解释他自己。论文和他不相关,他可以心平气和、不带感情。但是关于他自己,关于他生活过的A国,他一张嘴就特别急。没说两句就已经气急败坏了。那口气就好像茱莉娅欠了他什么。如果她不是一下子就能明白,他就要跳起来。为了抑制自己的情绪,他只能赶快闭嘴。

身上的汗变凉,他裹紧被子,再也睡不着了。他忽然明白自己的急躁是因为百口难辩,因为他觉得根本不需要解释,如果是妈妈,一下子就可以明白。但是茱莉娅,她似乎怎么也不可能明白。她就是那么傻,什么也不能明白。

当然不是她的问题。如果是她生活在A国,她也会发现B国的空气是甜的。她其实是个很聪明,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如果是他一直生活在B国,他也会傻乎乎地觉得天空就应当是蓝的。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样的,下课后晒晒太阳,或者去咖啡馆坐一会儿,聊几句,一天就舒舒服服地过去了。这是天赋人权啊,人不是生下来就可以过尊严体面的生活吗?

天赋是个奇怪的词。造物主把人造成这样,其实只有吃喝拉撒、做爱生育的本能是真正被赋予的。他从来就不明白天“赋”是什么意思。人的权利,过得舒舒服服、不被欺辱的生活是上天给的吗?这是人自己说的。更准确地说,是B国人自己说的。他们觉得可以没完没了享受舒舒服服的生活就是人的权利。虽然他在A国时也听说过,但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到了B 国,他还是不明白。

2.茱莉娅

茱莉娅很疲惫。他要陪她回家休息。但是她不肯,要和他一起去逛街。她眼里的兴奋劲就像快要熄灭的火苗,但茱莉娅还非要让它继续燃烧。她至少48小时没有睡觉了。小可怜儿,他想,她长这么大还没有熬过这么长时间。

她挽住他的胳膊,像一条青藤似地缠住他,整个身子都摽着他,让他拖着往前走。他觉得有点可笑,但忍住没有流露出来。他觉得整个事情都很可笑,这当然更不能流露出来。只要被她发现一点点,她会非常生气,他们的关系就会结束。

他们沿着步行街慢慢走着。和A国的商家不同,这里的商店比较安静,似乎不急于把货物兜售给顾客。在A国,卖东西要交很高的税,商店里的货还可能随时被戴红袖章的人拿走,所以开商店的人都心急火燎的。他们会在店里安装高音喇叭,声嘶力竭地对着大街上喊,甚至拦住过路的人,告诉他们商店正在亏本甩卖。

温斯顿用手搂住茱莉娅的腰,轻轻推着她往前走,以便更省力气。他享受着安静。虽然在A国,他已经习惯了高音喇叭,从没感到难受。但是在B国,他暗自珍惜着每一分钟的安静。他告诉过茱莉娅他的感受。他记得她点了点头,表示听见了,然后就说起学校里的事。

他知道自己是记仇的。他不会再和她说第二次了。她听见了但没有反应,不仅让他失望,简直让他气愤。她不理解这对他多么重要。但是就在同时,他意识到,自己这种过度反应有些病态。他把细枝末节看得那么重要,是不是很不正常?而且还要求其他人跟自己一样? !

但,茱莉娅不是其他人,她是他所爱。他又反驳自己。什么是重要的呢?对生活的感受不是我们的存在里最重要的吗?活着除了感受,还有什么呢?不能理解对方的感受,怎么能说是相爱的呢?

就在他飘忽不定不断否定自己时,茱莉娅停下来。他发现她眼里的火苗简直要熄灭了。在她睡着之前,最好要让她吃点东西。他把她拉进路边一家甜品店,点了她最爱吃的蛋糕。茱莉娅不仅没有睡着,喝了杯咖啡吃了点东西又活过来了,话突然多起来。他一直是她的“垃圾桶”,此时更是责无旁贷,耐心聆听。

“媒体把我们围在中间。所有媒体都来了。有的陪我们待了两天。”听得出来,茱莉娅很自豪。她通常在学校里不爱出风头。但这次却跳出来成为骨干。温斯顿不知道这件事中哪一点刺激了茱莉娅,让她这么投入。

五个女孩子在一条人流很密集的街道中间堆了些沙土,宣布要在那里待两天两夜不睡觉。学校里很多支持者,没有人反对。大街上也没人反对。每天穿行那条街的公车改道从旁边的街上绕过去。警员把街两头拦上了,以免机动车把女孩子们的沙堆压坏了。媒体报导采用的标题是:不需要理由,让我们改变生活!

依据茱莉娅的解释,她们的这次行动没有任何动机,不是为了抗议,也不是为了支持。仅仅是尝试。尝试什么?温斯顿问。尝试没有目的,没有政治目的,不去支持任何组织、任何人,仅仅是一次纯粹的行动。

第一次听到茱莉娅打算干这个,温斯顿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茱莉娅脑子坏掉了。难道没别的事可干了吗?温斯顿想了想,确实,没有别的事可干。茱莉娅是个好学生,会顺利毕业。现在,除了和他在一起逛街买东西,她确实不需要干什么。但她总需要干点什么吧。所以温斯顿表示支持。

B国的媒体这两天很热闹,都在报导五个女孩子不睡觉这件事,很多接受采访的市民认为她们的做法很有意义。她们通过改变自己的生活,让人们重新看待习以为常的生活。人们需要别人做一些事,由此感到自己活着的意义?温斯顿看到报导更加吃惊,想不到这么多人支持茱莉娅。

温斯顿想起书里写过,在战争中,两天两夜不能好好睡一觉,是很经常的事。那些被迫自卫抵抗侵略的战士,不就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能好好吃饭睡觉才去拼杀吗?他们绝对想不到,在他们的梦想实现之后,有些人会主动不睡觉,有的人还能在其中看到意义。

街对面是一家服装店。橱窗里展示着一个引人注目的Logo,上面有一行字: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温斯顿想起茱莉娅在里面买过不少衣服。好像很便宜,因为是A国生产的。 A国的工人工资低,每周只能休息一天。不像在B国,不仅周末可以休息两天,到周五中午很多办事机构已经没人了。 A国的工厂让工人加班,没人敢拒绝,老板还说这是因为工人热爱工厂。而且,A国的企业排放污染只交很少的钱。 B国便把工厂转到A国生产。所以A国再也没有甜的空气、甜的胡萝卜。

妈妈曾经说起一个什么人,她的同事的亲戚吧。有一天早上,突然来了几十个人,都是小伙子,把她拉到院子里,然后站成一圈,把她围在中间。推土机随后把她的房子铲倒了。她拿着他们丢下的一叠钱坐车离开村子。等钱用完了,她就在桥洞底下住了一阵,后来找到在城里工作的侄子。她说自己运气好,早早离开了。有的人不干,去拦推土机,被压死了。还有全家都被杀掉的。

温斯顿失神地看着Logo上的那行字,忽然心里一阵烦。推土机推倒房子会不会是要盖工厂?他清晰地记起妈妈说这事的语气。当时她只是在和他聊家里的事。她很快又说其他事情了。让他不舒服的是她听上去轻描淡写。妈妈是很有同情心的一个人,她当时一定是太匆忙了,他相信。

茱莉娅说媒体采访她。她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胆怯。她觉得自己可以做很多事,让人们重新看待自己的生活。温斯顿转过头看着她,让她突然对自己的夸耀有点不好意思。

“你觉得同一个世界是什么意思?”好像是为了转移话题,温斯顿问茱莉娅。

茱莉娅摇摇头,说自己困了,必须再要一杯咖啡。他们约好第二天和温斯顿的妈妈一起吃午饭。妈妈明天下午就要回A国了。

(未完待续……)

作者:文 石
编辑:期待光明
审核:Giselle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1984进行时》篇章:【连载001】【连载002】 […]

0
maliya
4 月 之前

期待,喜欢

0
joop12345
4 月 之前

谢谢

0
123456l
4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ccp must go to hell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