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香港已逝,灭共后的香港将再创辉煌

编撰:peacelv、文肯尼

2019年夏,香港爆发了多达两百万人的反送中大游行运动,自此,香港民主抗争运动正式开启。如果我们仔细去研究,会发现这并不是一个突发事件,而是香港人民的民主诉求长期被压制的必然结果。我们需要重新了解香港从开始成为英属殖民地一直到1997年回归中共统治以来,香港民主制度的历史变迁,以史明鉴,才能真正了解中共红色政权的邪恶本质。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民此时此刻的抗争与遭受的苦难在回归中共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1.香港民主制度徒有虚表,中共从背后走向前台

香港主权移交23年来,香港并未真正实施特首普选,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是由来自不同界别的12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的。对于香港立法会议员选举来讲,半数席位由一般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另外一半席位称作「功能组别」选民,需为商界、金融界等各行业代表,令人唏嘘的是,许多组别常年被亲北京的建制派所控制。不论是选出行政长官的选举委员会,还是「功能界别」立法会议员,香港泛民阵营均认为,这些席位都缺乏全体香港选民的直接参与,不能广泛代表香港的民意。

现时选举委员会共有委员1200名,是由2012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通过确定的;分别代表香港社会的38个”界别分组”。其中,300人来自工商、金融界,300人来自专业界,300人来自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其余300人来自政界,包括立法会议员、区域组织代表、港区全国人大代表以及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代表。选举委员会一般于行政长官选举前约三个月产生,再由选举委员会提名和投票产生行政长官人选,然后提交中央政府任命。不过全港五百多万名符合资格的选民当中,只有20多万人可以在选举委员会选举中投票选出他们的代表。由于选举委员会本身欠缺代表性,所以整个行政长官选举也被认为是毫无代表性的,甚至被认定为是假选举,即名义上的选举。

而立法会议员选举半数席位为一般选民选举直接选举产生,另外一半席位称作「功能组别」,尽管通常泛民选派通常在直接选举中占有优势,但通常功能组别是由建制派把控的。

香港司法独立在《基本法》中只是名义上得到了确立。我们不妨来看看《基本法》中的一些条款,《基本法》第二条规定香港有权依照《基本法》的规定,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第十九条规定,香港享有独立的司法权;第八十五条规定,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但是香港自回归以来,中共对香港的行政、司法、立法进行秘密全面渗透,名义上还维护着香港的司法独立,但自去年香港拟通过《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到血腥镇压由修例风波引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再到2020年7月开始对实行的港版国安法,中共已经俨然撕掉伪装的面具。

更甚者,2020年9月7日中共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发言人直接提出”三权分立”作为一种政治体制模式是有特定含义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地位决定了其政治体制不应当与一个主权国家简单模拟,也不可能实行建立在主权国家完整权力基础上的”三权分立”。”三权分立”在香港也从未存在过。

所以说,中共对香港《基本法》的破坏已经从背后走向了前台。

2.不平凡的民主抗争,香港成就中华耶路撒冷

2014年8月31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为2017年特首普选方法设下框架。提名委员会要必须按照第4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规定组成,维持1200人,特首候选人规定是2至3人,每名候选人更须获得提委会过半数提名,才可以成为正式候选人,门槛为原先1/8选委会委员的4倍;至于提委会各界别的划分,以及每个界别内由哪些组织可以产生提委会委员,可在本地立法层面处理。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亦规定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办法不准修改,必须沿用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模式,意味一直被泛民主派要求废除的功能组别议席不但无减少,而且将全数保留。[此决议激发泛民政党及争取民主的香港市民强烈不满。

2014年9月26日爆发了雨伞运动,至12月15日结束,这是在香港发生的一系列争取真普选公民抗命运动。

2015年10月至12月期间,以贩卖政治书籍闻名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员工陆续失踪,最后皆证实被拘留于中国境内。香港人担忧,中国政府此举是破坏一国两制下香港享有的言论自由及人身自由。

2016年1月,支联会发起游行至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要求中国政府交代5人下落,支联会表示参加者超过6000人。

2016年初,铜锣湾书店创办人林荣基在2016年6月由香港民主派议员陪同公开现身,推翻先前说法,讲述被拘留、被刑讯的实况,并获得民主派、支联会等组织发起游行声援。2019年香港政府提出《逃犯条例》修订,林荣基担心自己会再度被遣送中国,来到台湾,希望能在台湾定居。

2019年2月,香港政府提出对《逃犯条例》、《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修法建议,当中删除原有条文订明引渡法例不适用于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的限制,修法源自于一起2018年发生在台湾的凶杀案,由于台港台两地没有司法互助或引渡协议,无法将在台湾杀害女友的香港籍嫌犯引渡至台湾审判,香港政府认为法律有漏洞,存在修法必要。若修例获得通过,香港特首将可以用单一案件提交的方式移交被告(不限香港人,在香港的外籍人士亦能被移送),不再经立法会或法院监督。虽然移送须经正当程序,且罪名不包含政治犯罪,但不信任中国法治的反对者们担心,修例后将动摇香港《基本法》保障的香港司法独立性。香港政府可能在中国政府的影响下,以其他名目将政治犯引渡至中国大陆受审。修例被香港人称为送中条例。

政治团体在3月首先发声,举办「反送中」游行。「反送中」民意在一次次游行中升高,香港政府的态度从敷衍漠视到动用武力,最终演变成多次百万人次游行、香港各地示威者与警方冲突不断的大规模社会运动。”光复HK,时代革命”成为2019年响彻世界的口号。

3.消灭中共政权,还自由民主法治的香港

香港自1997年回归中共政权后,香港的立法、司法、行政的透明度和独立性得到极大的破坏,每况愈下,在香港人民主述求多次得不到响应,民生也日益凋敝的情况下,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也从来不会想着站在民众的角度去解决问题,反而通过国家机器疯狂打压香港人民的民主诉求,直至造成今天的局面,所有这一切都是中共独裁专制皇权思维下造成的结果。中共当权者永远只想着利用香港特殊的自贸区地位以及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为盗国贼家族窃取更多利益,为中共渗透及蓝金黄西方国家提供帮助,对民众诉求一贯置若罔闻,打压杀戮。

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告诉我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民主自由法治成为世界主流的背景下,在香港人民奋起反抗、爆料革命的坚定行动下,在全球正义灭共力量的联合下,CCP红色政权如今可谓是摇摇欲坠。编者最想讲的一句话,只有消灭CCP,香港人民才能得到真正的民主和自由。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消灭ccp

0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GM77

9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