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蒸发 — 恐怖的中共国

新闻来源:Hong Kong Free Press《香港自由新闻》;作者:彼得·达林 Peter Dahlin;发布时间:2020年9月5日

翻译/简评:文晓于Lisa;校对:TCC;审核:InAHurry;Page:拱卒

简评:

在中共国,人间蒸发不是民间的恐怖故事,而是随时可能发生的真实事件。8964消失在天安门坦克下的大学生们,曾经为武汉发声的陈秋实、方斌,还有消失在开往大陆列车里的香港年轻人,香港仅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就有近两万人失踪,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些被消失人士的共同特点,就是勇敢站出来,发表了自己对当权者的意见,或者只是站出来说出真相。政治异见者是真正的爱国者,而真正的爱国者是中共极权者眼里最大的敌人。70年,中共当权派用高压手段统治人民、控制媒体报道方向、篡改历史、用虚假信息集中洗脑,致使大部分国人逐渐淡忘真相,这也使得几代中共国人渐渐习惯了沉默,选择忘却沉默背后的真实,其原因是人们对中共制造的死亡恐惧。但是,人们想要永远摆脱恐惧的唯一出路,只能是灭掉中共,彻底摆脱毁灭人性的中共的体制。灭掉中共曾经像征服喜马拉雅山一样的艰难,但是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爆料革命让中国人终于看到了曙光和希望。灭共要借助西方的力量和支持,更靠中国人自己像全世界展示团结灭共的决心,灭掉中共,让心中永远不会再有恐惧,灭掉中共才可能让子孙后代享受西方世界一样的自由,得到世界的尊重。灭掉中共,就差你一个!

中共国引领世界大规模人口失踪的恐怖景象的回归

上个月的某个时候,澳大利亚记者成蕾被拘留,并迅速消失在中共国令人恐惧但却鲜为人知的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中。8月30日是 “国际失踪者日”,一份新的报告首次曝光了这种关押机制的真实规模和范围。

今年,每天至少有20人会消失在这个关押机制中,这是中共国压制异议者的最主要的工具。其中有些人是外国人,随着中共国正在扩大”人质外交”的使用,还会有更多的外国会失踪。人们消失在中共国的这种关押机制下的情况看起来可能会变得更糟。

成蕾。图片澳大利亚全球校友会,通过YouTube。

曾经被认为是上个世纪南美独裁政权遗留下来的系统性实施的消失事件,现在令人震惊的重现世界。根据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的一份新报告,中共国正在引领这种国家支持的大规模绑架事件的回归。

专为国际失踪者日(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发布的新的研究显示,自习近平上台以来,这一被委婉地命名为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的手段使用量急剧上升,其受害者已有近3万名。报告还显示,该手段不仅使用量逐年扩大,而且还没有放缓的迹象。在看不到变化的情况下,估计到2022年,每一年将会有1万人成为指定居所居住监视这一关押手段的受害者。在新国家安全法下,这对香港人的影响不再是理论上的,而是变得非常真实。

我本人作为此报告背后机构的负责人,在2016年曾在中共国可怕的居住监控(RSDL)关押机制下呆过一段时间。亲身经历了它,也认识了很多消失在其中的朋友、同事、合作伙伴,这个系统的真实存在,历历在目。

王宇被带到演播室录制谴责美国律师协会(ABA)授予她国际人权奖的视频。根据她的描述绘制的插图,来源:保护卫士。

近年来,人们对这个系统的认知虽然有所提高,但还是仅限于少数受害者的证词,如在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出版的《被失踪人民共和国》(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一书中发表的证词。在这之前没有关于此关押手段的范围和规模的权威信息。

利用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警察–或者,在我这个个案中是令人恐怖的国安–可以在没有任何法院命令的情况下,把任何人从街上带走,把他们单独关押在司法系统之外的秘密地点,并把他们关在那里半年。一旦进去,根据法律,你必须被单独监禁。许多被拘留者在自杀式的牢房内待了整整六个月—期间,有些人从未见过阳光,也从未被允许关灯。对中共国的警察来说,这是终极武器,一旦进去就没有监督,也没有任何形式的上诉。事实证明,它对因政治原因而被拘留的外国人一样有效。

即使报告里的估计数字为 – 自2012年以来有近3万名受害者,这个数字肯定是被低估了的,因为中共国政府提供的官方数据是唯一的信息来源,而且只计算了那些最终得法院判决了的案件。它并把那些被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关押过却又在审判前被释放的人计算在内。

联合国, 资料图片: 联合国

联合国机构已经多次呼吁中共国废除这一系统,并称使用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无异于 “强迫或非自愿失踪”。根据联合国相关机构的说法,每一个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的受害者都被强制长期单独监禁,这相当于是酷刑。

通过这份新的,根据中共国的司法系统的数据而写成的报告,我们现在知道:中共国广泛和系统性地使用强迫失踪和酷刑。而且中共国越来越倾向于使用失踪而不是其他形式的拘留手段。

而且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将于今年秋季发布的新研究报告中有证据表明,其它形式的失踪手段也越来越多的在中共国被采用。在中共国,一旦被正式逮捕并被关进拘留中心等待审判,警察就会通过用假名登记的手段,把受害者进一步隐藏起来,这样的受害者数不胜数。一个案例中,在家人和律师被切断了与受害者的联系后,这个人就消失了。在某案件中,例如我的朋友王全璋(Wang Quanzhang)律师,他就这样消失了好几年。

即使是对于那些确实面临审判和监禁的人来说,失踪也还是可能会发生。法学教授、中共国问题专家杰罗姆-科恩(Jerome Cohen)新近发现的,一种被称为 “不释放的释放 “的做法是,当局在人们出狱后开始让他们失踪。对一些人,这种情况会持续几个星期,对另一些人,则会持续几个月,在少数极端的情况下,这甚至会持续几年。他们可能已被释放出狱,但他们仍然在警方的完全控制之下,仍会失踪。

条幅上写着:“ 中共無恥、背信棄義。” 图片:梅·詹姆斯/香港自由新闻 May James / HKFP

综上所述,失踪事件正在渗透到法律体系中,而且范围在不断扩大,这表明中共正在撕毁对公民的最基本的保护,并将权力,不是部分,而是全部移交到了警察手中。在今天的中共国,确保消除所有对中共权力的威胁胜过一切。

对指定居所居住监视(RSDL)这种关押手段和其他新的失踪手段的关注和曝光,未必能阻止共产党推行这种政策。然而,我们必须表明大规模失踪是不可接受的,以回击其他专制政府效仿中共国的行为。

此外,必须终止西方国家与中共国之间签订的数量惊人的引渡协议,并修改其他与中共国的警务合作协议。在中共国停止系统性地使用失踪手段之前,所有的引渡案件都应该被搁置。就像西方国家对香港所做的那样,他们需要站出来,为过去和未来的受害者提供一条移民之路。对于中共国大规模使用失踪手段的责任人,应该根据美国的《马格尼茨基法案》(the US Magnitsky Act)和其他国家的类似法律进行制裁。

曝光和施压是确保失踪不会成为中共国下一个成功的”出口项目”的唯一手段。否则,国际法将受到严重损害,甚至被摧毁。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4 月 之前

邪恶

0
123456l
4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