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扒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的上位史

作者:美东香草山农场弹指灭共组 文荷

近日,两则与钟南山院士有关的新闻刷爆网络。一则是中共在北京举行万人表彰大会,习近平亲自授予钟南山“共和国勋章”。另一则是世卫组织(WHO)重启对新冠疫情调查,专家组名单中钟南山赫然在列。小编今天来扒一扒这个被中共和世卫捧成香饽饽的防疫专家的上位史,看看中共是如何操控世卫和钟南山这些所谓专家,躲避舆论追责,行欺世盗名之实的。

靠疫情危机为中共洗地上位的“专家”

2003年对钟南山来说是个神奇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的职业履历并不起眼。除了成名后收获的一堆光鲜的荣誉博士头衔,他的最高学历只是北京医学院学士学位,曾在英国爱丁堡大学访问两年,期间也没有十分重量级的论文发表。回国后,主要在广州医学院担任教学科研工作,直到1996年被选为中共国工程院院士。这期间,钟南山没有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学术成果发表,所获得过的最高奖项也仅仅是中国卫生部重大科技成果三等奖。难怪钟南山多次强调“看一个医生的水平不能看他发表过多少论文”来回应外界对其评上工程院院士资质的质疑。

直到2003年,一场席卷全国的非典(SARS)疫情把钟南山推上了神坛。这里不得不提另一个与“非典”有关的名字—–蒋彦永。后者在非典爆发后率先向国际媒体披露中共隐瞒疫情的严重性,正因为他的及时爆料,引起了国际舆论关注,中共才开始对非典采取措施,从而没有引起更大面积的爆发。但蒋本人也因此触怒中共,加上他长期呼吁平反六四事件和揭露活摘器官真相而被中共严厉打压和监控。钟南山也正是在这个契机下被官方选中,一来为成功转移国际舆论对蒋的关注,二来为挽救政府防疫不力的负面形象找一个代言人。在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中,钟南山被包装成了敢说真话的专家,成了“抗击非典第一功臣”,而事实证明钟只是中共危机公关的一枚棋子,而他也绝非媒体说的那样正直敢言,至少在两个关键问题上他对世人撒了弥天大谎。一是在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下宣布SARS的中间宿主是果子狸,连世卫组织都对此存疑。二是为自己用大剂量激素治疗非典患者带来的股骨头坏死问题狡辩称是非典本身的后遗症,也因其他类似SARS的冠状病毒治疗案例没有出现股骨头坏死案例而被打脸。

2019年新冠疫情从中国爆发,和当年SARS疫情一模一样的桥段又一次上演。因为李文亮医生的吹哨,中共再次陷入掩盖疫情的舆论漩涡。尽管从香港大学P3实验室逃到美国爆料的闫丽梦博士,用证据证明中共早在12月底就有充分渠道获得新冠病毒人传人的消息,却对各方下令封口,可通过媒体的报道可见,直到1月18号钟南山才“姗姗来迟”。美其名曰调查,却对病毒的源头问题只字不提,还对媒体表示看到有医护人员感染感到吃惊。虽然他最早以官方名义说出了人传人的事实并给出封城的建议,但与此时正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李文亮有天壤之别,他的这番表态完全是得到中共默许的。靠这样的亲民秀又一次赚到群众信任之后,他又开始了和当年把SARS甩锅果子狸一样的表演,为中共洗地说“新冠疫情最早在中国爆发,但源头不一定在中国”。17年过去,不变的套路却依然管用,可悲的是一次次被欺骗又一次次选择遗忘的国人。

靠名人效应为企业站台发国难财

钟南山为中共洗地,使其逃避追责,自然获得力捧,名利双收。但这也为他将来和中共一起走上审判席、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埋下了伏笔。天眼查上显示钟南山名下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叫广州呼研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钟南山任董事长,而通过这家公司的高管层与钟有交集的企业竟达90多家,遍布医药科技行业。钟南山敛财的另一个途径是通过自己名下的基金会接受大额捐赠,然后再以投资为名把钱注入和自己有关的企业中。以广东省钟南山医学基金会为例,这家公司2020年上半年仅来自长隆集团,马云基金会、伊利集团的大笔捐赠就多达4000多万元,而该基金会财务报表显示,这些钱很多投到了钟南山自己名下的企业。

钟南山还被多次曝光利用自己的名人效应,为企业站台,做广告代言人。比如带着印有厂商品牌的口罩视察防疫工作,或是在工作场合一边喝着伊利牛奶一边说露骨的广告语。最令外界诟病的,是他与同为院士的吴以岭和其创立的以岭药业间不可告人的利益关联。今年3月以来,钟南山三次公开为“连花清瘟胶囊”背书,使该药的唯一厂商以岭药业股价一度飙升至200%,在韭菜们欢呼雀跃地跟随进场时,却发现该公司高管高位密集减持套现3亿多元。媒体质疑钟南山推荐该药动机不纯,因为早在2015年钟南山就与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签订了有关连花清瘟系列产品研究的战略合作项目,还于2019年合作成立了“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和在国内被热捧成神药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该药在多国受到冷遇:新加坡、加拿大卫生部质疑其疗效被夸大;瑞典研究机构直言其对新冠无效,当局更明确禁止进口;美国海关也查扣了大批即将流入美国市场的连花清瘟。截止到目前,对该药治疗新冠疗效的研究,仅限于一份5月底发表在《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上的一篇“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的论文。且不论该研究的设计和数据来源是否存在局限,从其仅提到“改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临床症状与临床结局,但在降低重症病例转化率和提升病毒检测转阴率方面没有明显差异”这一结论就和此前的“神药”宣传存在巨大出入。而这项研究的参与方,是钟南山、李兰娟、张伯礼这些名下有医药企业的专家团队,这种“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研究,实在无法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巨大利益动机。

钟南山的危害为何远胜胡锡进

中共自知自己的危权统治,容易激起民愤,多年的假大空和制度性贪腐难以再取信于民,于是便想出了在官民之间找一些看上去有点棱角的人,充当这两个阶层间的润滑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小骂大帮忙。钟南山之流就是典型的在无关痛痒的小问题上挑点刺,博取民众的信任,但在关键问题上,和中共一个鼻孔出气的最佳代言人。这种所谓的人民专家派比胡锡进之类的跪舔党更有市场,也更有危害性。如今,这种御用专家不仅在国内搅动风云,还打着正义的旗号到世界上替中共洗地。近日,世卫组织号称重启新冠病毒来源调查,却毫不避嫌启用最大嫌疑犯中共推荐的专家,令人大跌眼镜。也注定这轮调查不会有真相,而终将沦为又一场“专家走秀”。卷入其中的学术大牛们,在中共蓝金黄的强大攻势下,也难以避免将像钟南山那样,用模棱两可的学术用语为中共洗地,这背后牵着他们的是一条条像共和国勋章那样的金灿灿的狗链。

有中共存在一天,科学界就永无宁日!

资料来源:

http://phtv.ifeng.com/program/shnjd/detail_2012_02/28/12837132_0.shtml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44838700102w22p.html
2+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2 月 之前

邪恶

0
123456l
2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guomin2018
2 月 之前

新时代的雷锋 为宣传树立的形象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