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萨姆:中共病毒已蔓延近一年,而“砖家”们还没搞清它到底从何而来

喜马拉雅联盟 天使在人间

校对 文锦

9月9日,卡萨姆(Raheem Kassam)在美国之声下午3点播出的National Pulse节目中谈到,根据剑桥大学遗传学家彼得·福斯特(Peter Foster)的说法, 中共病毒的首次异常爆发可能始于2019年9月。 这意味着我们即将迎来将整个世界的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等各个领域推入深渊的中共病毒的周年纪念。


尽管人们更倾向认为第一例中共病毒病例发生于2019年11月, 但我们也知道有关这次疫情的许多共识往往是错误的。 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团队中的天才科学家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已经被证明是滑稽的。 例如, 一会儿说你不需要口罩, 一会儿又说你需要口罩。 一会儿说你应该呆在家里,一会儿又说你可以用Tinder(一种社交应用软件)进行约会。 还说我们需要把全世界所有的呼吸机都买过来, 而且要马上!然而现在他们又在批评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博士准备了太多呼吸机,天哪, 这是在开玩笑吗?


与此同时,却没有多少人愿意谈论一个显而易见的话题—-这凶残的病毒到底从何而来?我们似乎没过多久就忘记了这个问题,任由中共官方把主流观点引导向喝了蝙蝠汤或者是近距离接触穿山甲的人。我不是阴谋论者,但是当理由如此牵强时,我们有权力提出质疑。国务卿彭培奥也清楚这一点。 他从一开始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而且也讨论了理论上的可能,即病毒是人造的,而不是某人乱吃东西导致的结果。当然,中共不想让原始的病毒基因序列公布与众。

彭培奥先生指出,“目前为止,中共仍未把国内发现的病毒样本通报给世界其他国家。 这让研究病毒的进化过程几乎不可能“。他特别指出”国际卫生条约2005(IHR)中规定了分享病毒样本和的义务和规范. 其中提到,每个缔约国应该对本国境内发生的卫生事件进行评估。根据决议文本, 缔约方应在24小时内对其境内发生的可能导致国际性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的所有公共卫生事件进行评估,并用最及时有效的方法通知国际卫生组织(WHO), 并且通报为应对这些事件采取的措施“。

他还说“如果有证据显示,缔约国境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异常的公共卫生事件,无论源自哪里, 只要有可能引发全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缔约方都应该向WHO提供相关的公共卫生信息。

而中共没能做到以上任何一条, 但不知什么原因, 媒体界没有人关心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为什么呢?如果病毒源自俄罗斯,我们或许早就蜂拥而至了,至少华盛顿邮报会希望那样。


“川普总统并不是一个对战争狂热的总统。 事实上,他今天还被一个挪威议会的议员提名了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川普是39年来第一个没有挑起战争或者让美国卷入国际武装冲突的美国总统,而上一位做到这件事的是因此获得诺贝尔奖的吉米卡特总统“。虽然川普总统不像媒体希望的那样是个战争狂热分子,比如他宣布了要进一步从中东地区撤军,但他对中国,或者更准确的说,对中共却是不折不扣的鹰派。

毫无疑问, 中共是当今历史上最邪恶的势力。国务院今天在网站上发布有关暴政对人权侵犯的文件验证了彭培奥国务卿和川普总统在道义上的正确性。而对这样的事, 拜登和他的民主党同僚们却闭口不谈而且是串通好了保持沉默。 我还以为左派会更关心人权呢,对了,只在对他们有利的时候。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joop12345
5 月 之前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