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对安全警告反应会如此之慢?

作者:Xingfffooo

众所周知,2017年10月5日,郭文贵先生在华盛顿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出安全警告:中共盗国贼们有着2个隐蔽攻击美国的计划,BGY计划和3F计划,目的是弱化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而且,郭先生还以生命保证:这两个计划现在正在进行中,进行的非常之成功和快速,一定将对美国人民的经济和生命造成巨大的危害,这种多方位、丧心病狂袭击的危害程度可能远远超出美国历史上任何一次的被袭记录。

然而,美国的“性冷淡”似乎很严重,不仅对郭先生的四处大声疾呼至若惘然,而且在一系列的端倪和经过验证的爆料面前显得无动于衷。难道是郭先生“表错情”了?

若要说是情报收集和分析能力出了问题,这显然是低估了美国的科技实力和情报系统的成熟度,斯诺登当年的爆料就是个反证;若要说是美国人在安逸生活中自我麻痹,丧失警觉性,这显然是无知的说辞,纳瓦罗先生(Peter Navarro)、格茨先生(Bill Gertz)、斯伯丁将军(Robert Spalding)等有识之士都在他们的书中清晰表达出警觉性和洞察力,也不遗余力地对中共的威胁向美国政府和人民发出警告。

当前,中共病毒引起的瘟疫继续在全球肆虐,灾害不仅尚未看不到尽头,而且衍生的灾难仍在蔓延和加剧。封城、失业、骚乱、精神疾病等随之出现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给世界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害。中共在大选年对美国的渗透和进攻更加疯狂,通过极权同盟及其附属国对美国进行多点攻击,通过BGY控制的沉默力量加速开展从内部瓦解美国的行动。

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落下,一场前所未有的全球危机预示着人类正处于演化道路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美国并非是坚不可摧的,保护这座自由、民主、法治和自治的灯塔,是良知的本能反应,是匡扶正义的需要。中共也不是无坚不摧的,当它处心积虑的伪装被郭先生揭开,它自己也自负地暴露出狼子野心于世人面前时,就注定很快会被向往自由而重新聚集的自然力量所摧毁。不灭掉中共就会被中共灭,人类一定会在此关头做出正确的选择。

既然灭共是天注定且在爆料革命计划之中的事情,那么稳步推进灭共计划,准备好纽伦堡式的世纪大审判,不留个中共任何反扑和卷土重来的机会,就显得非常重要。这时,为了唤醒更多的民众、推动更强的民意、聚集更大的力量,首先得解答第一个问题:

为什么正义总是姗姗来迟?

人类历史上的每一场正邪之战,虽然正义和善良最终都能取胜,但个体对善恶的感知和社会对善恶的感知往往存在着时间差,对恶果的反应也随之不同。

经历过中共极权统治又具有独立思考的中国人,都亲眼目睹或亲身感受到中共的邪恶思想和行为。郭先生的爆料以及中共极力游说遣返郭先生的事实,更加深了我们对中共邪恶本质的认识,唤起更大的愤慨和正义之心,更明白了灭共的必要性,无不积极行动起来,迎接正义胜利时刻的到来。

而美国人对邪恶中共的感知则完全不一样。虽然中共的BGY计划和3F计划一直在实施,对各个领域的渗透也有长足的进展,但冥冥之中有天意照应着美国,宪法、法律系统、对自由的态度和自治的传统天然组成一层无形的、超级强大的保护膜,使得中共在计划实施中一直有所忌惮,也难以下手,更难找到一击即溃的攻击手段。

那么,这层保护膜究竟有什么特点?它是如何保护着美国的国家安全的?

政府的权力极为分散

美国不是表面上的三权分立,而是在N权分立。除了行政、立法和司法的职能权力分立外,行政和立法权力的层次还分散于联邦、州、市、县和乡镇,权力之间相互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又相互制衡,没有清晰的权力边界,任何一名当权者都不可能有集中而广泛的权力。在大小选举期间,权力结构重新分配,真正的权力回归每一个选民。因此,中共数十年的渗透,依然在找不到腐化整个权力结构的决定性的借力点。

司法系统既分散又相互独立

美国各州法院系统,是根据本州的法律设立的,与美国联邦法院平行并相互独立。联邦法官在任命后终身任职,地方法官则有选举、有任期任命、终身制任命、任命与选举的结合等多种方式任职。陪审团制度又将定罪权交于不固定的合格市民。联邦和地方的执法系统也是平行并相互独立,各地的警察局相互自我协调,完全没有统一的指挥链。中共的BGY计划若要渗透到司法系统,造成腐败成风,难上加难。

新闻自由,媒体无门槛

美国宪法保护了人民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媒体几乎是市场化的独立运作,不仅不受权力的任何限制,反过来还以批评权力为荣。只要存在着一定的受众和商业机会,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美国的媒体市场。虽然传统媒体形成了主流媒体,但美国繁荣的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降低了进入门槛,打破了话语权被主流媒体控制的局面。主流媒体也并非一成不变,如果运作不当就会被竞争者超越或打败。中共的大外宣计划正式运作十几年,投入的巨额资金也仅仅是充当遮羞布的作用,根本无法主导美国的言论。

个体独立和坚实的美国梦

美国社会是西方文化的典型代表,个体彼此独立,几乎不存在裙带关系。无论是公民还是新移民,不管经济和文化如何变迁,美国梦依旧扎根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小政府、大社会这样的美国立国理念并没有消散,大部分的民众坚定地依靠自己的勤劳、创新和自治,遵循神的旨意追求着自己的幸福。在这样的社会中,企图控制一切的中共几乎不可能找到一劳永逸的抓手。

在《论美国的民主》书中所阐述的美国价值观及其对应的社会系统,时过境迁经过了近200年,遭受过各种冲击,也发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演变,但核心部分依然深扎在这片土地上,既是美国保持强大的基础,也是美国最可靠的保护膜。

不可否认,这层保护膜并不是没有漏洞,坚不可摧的。中共对美国的敌意、渗透和有计划的攻击是前所未有的,以奴化人类为目标的极权思想实现攻陷美国,只是个时间问题。《终极解读》中有一句话:“人在本质上既是行善者,又是作恶者。”中共政权是人类亲自培养起来的已经发生变异的新撒旦,它更擅长于挖掘和操纵社会中人性的恶,转化出更多的恶魔,它更擅长伪装和转嫁恶果,降低人对危险的感知,甚至使人在无意中成为可怜的帮凶。

二十年来,中共政权已经蜕变成了极权霸主,中共的反民主本性必然对美国这个最大的天敌深入研究。深知中共思维和运作的郭先生曾提到,中共利用美国大选中的钟摆效应进行深耕细作,深度BGY,顺势操纵美国对中共的政策。中共的这个策略屡屡得手,以至于美国对中共的绥靖政策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若不是保护膜机制的作用导致川普总统的“意外”当选,打乱魔王撒旦和小魔鬼们的计划和即将到手的成果,中共的蚕食策略将对这层保护膜产生不可逆转的破坏,出现破口乃至完全破裂是很可能的事。中共明白单纯利用钟摆效应不能彻底改变美国社会的根基,也明白若要把天敌逆转为乖巧的宠物,必须要另辟蹊径,从种族、文化、法律、教育、商业等多角度、多层次去放大矛盾,混淆视听,直至达到分化美国、瓦解美国的目的。

中共的蚕食策略在中共党史中可见一斑。仔细观察和分析中共成立到夺取政权这段时间所使用的套路,你就会发现与近三十年对西方使用的套路几乎如出一辙。当然,中共也根据美国社会矛盾的特点和科技大潮的背景进行一定的变通,使策略的实施更加行之有效。政治的钟摆效应本质上是在极权和民主并存的人类社会中,社会信任缺乏牢靠的根基,这也是民主制度天生脆弱的一种表现。

中共吸取纳粹德国、前苏联和基地组织的失败经验,避开激烈的直接冲突,针对美国社会的信任根基,韬光养晦,从长计议,有计划、有步骤、有策略地蚕食美国。这种蚕食犹如温水煮青蛙,将美国国家安全置于极度危险之下而又让人难以察觉。

扶持进步主义演员

中共从成立一开始就扮演社会进步的角色,文化解放、妇女解放、自由恋爱、阶级解放、民族解放等口号,一直是中共获取和提高影响力的道具。随着苏共支持下表演的舞台越来越大,中共的演技越来越炉火纯青,台上道貌岸然,台下丧尽天良,成功地欺骗了当时中国和美国对共产主义抱有幻想的伪精英。

在中共的眼里哪有真正的社会进步!其实,文化解放就是引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妇女解放就是征召妇女为革命牺牲品;自由恋爱就是中共高层的频繁娶新妻的借口;阶级解放就是取得救世主的地位和财富;民族解放就是剽窃抗战的功劳。如今,中共扶持亲共势力在美国故技重施,空谈进步理念,在婚姻、性取向、晚期堕胎等话题上玩弄政治正确,以进步、正确的名义压制言论自由,同时还培养出一批愚蠢的道德自恋狂。

从校园和年轻人入手

当年,中共借助五四运动的影响力,极力在校园中宣传过度抽象化、空洞的理念,利用年轻人叛逆和个性张扬的特点为中共制造混乱的目的冲锋,利用知识界精英改造世界的幻想为中共的野心背书。中共从易于发动的学生运动入手,通过发动学生,在海内外积极发展党员,促其到工人和农民群体中宣传并帮助建立地下组织,从而达到广泛动员的目的。

如今,中共又把这个足以影响未来数十年的策略应用在美国校园当中。中共通过中间人捐款联合办学、孔子学院赞助、学术交流等多种名义向象牙塔渗透,支持反美亲共的言论和活动,压制中共作恶真相的研究,培养学术上自我审查的习惯。长此以往,越来越向往社会主义的校园成为中共实施本土化渗透的温床。此外,中共还在双方的留学生中发展合适的代理人,借助暗中控制的科技企业对美国年轻人进行洗脑。

操纵种族和阶层矛盾

共产党是建立在马克思阶级理论上的政党,在操纵阶层矛盾上个个都得心应手。中共对此更是玩得炉火纯青,不仅把群体矛盾之火烧到雇员和雇主之间,而且还烧到了佃农和农场主之间。中共放大每一次的冲突和矛盾中的群体规模,并且不断强调群体矛盾是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加剧社交焦虑和阶级对立,为中共在暴力对抗中渔利、武装夺权制造借口。

生物个体或群体之间存在矛盾是不可避免的,人类社会规模越大,矛盾越复杂和明显,冲突比较集中之处,就是机会主义者捕食和繁衍的胜地。“种族主义”是人类创造出来极其荒唐的词汇之一,根本没有事实证明哪两个种族之间百分之百都歧视和对立,这完全是政治操作的噱头。美国的种族矛盾被利益集团操纵由来已久,在与中共勾结之后,更是如虎添翼,更有组织地制造和操纵种族和阶层对立,推动冲突和暴力的升级。

媒体控制和宣传

中共在宣传上与纳粹相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中共第一份媒体《新华日报》早在1938年就向全国发行,而后陆续主办或控制数十种媒体和版本,包括地下党主办的《上海人民》、《东北日报》、《云南人民日报》等,这就是中共媒体战的雏形。中共为了达到夺权目的,竭尽欺骗之能事,向当时的中国和美国人民吹捧西方的代议制民主,把自己打扮成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主要推动者。

夺取政权后的中共,在中文媒体上的控制和宣传力度达到毛细血管级。而在对美的宣传上则配合美国的亲共势力,抓大放小,花费难以统计的巨资在美国的主流媒体、好莱坞、智库、社交媒体和核心学术刊物。如果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中共还通过受控制的国际组织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曲线渗透、间接控制。媒体合作、广告投放、市场准入条件和新闻喂料等是中共实施大外宣战略的手段,以达到社会分裂、煽动仇美情绪、转移公众对中共威胁的关注的目的。

感染、侵蚀和转化美国的价值观

极权思想是一种追求绝对的权力和权利的邪恶思想,在某种角度上说,它是一种能够侵蚀和转化人的灵魂的社会瘟疫,比生物瘟疫还可怕。任何与中共有密切来往的美国人,若没有坚定的信仰或与生俱来的源源不绝的正义感,在绝对的权力和巨大的利益的诱惑面前,根本无法抵挡得住内心贪念的膨胀、对邪恶的迷恋和不由自主的模仿。

价值观的感染、侵蚀和转化是在潜移默化中进行,在BGY的攻势下,感染者先是对恶行产生麻木,然后是尝试作恶,再是亢奋,最后是失控。我估计很多与中共深度合作的政治、文化、商业和学术上的伪精英已被中共这个撒旦成功转化为小魔鬼。这我们可以从行事风格上看出来,不是与极权统治者如出一辙,就是带有明显的极权痕迹,比如,只会扩权不会放权,只讲理念不顾事实,夸大政府的作用,有意地纵容中共作恶。

啃噬美国的法治和自治基础

共产党人崇尚的是暴力革命,而暴力永远都是与法治不相容的。事实上,共产党政权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法治,只有人治,所谓的依法治国其实是个装饰品,本质上是依法治人民。没有法治,中共极权体制下的民族自治也是个谎言。而美国是法治和自治相结合得比较成功的典范,两者一起构成了美国保护膜中的骨架。

在中共这个幕后黑手的支持下,美国反美亲共势力首先是破坏自治的基础,即思考和经济的独立性。他们用政治正确的舆论压力扼杀思考的独立性,用改头换面的社会主义击碎美国梦,用经济全球化和非法移民政策削弱劳动人民的独立生存能力,以诱人的福利许诺使更多人失去工作意愿从而依附于权力之下,用宽松的毒品政策摧毁生活的意义感。

他们对法治基础的啃噬主要体现在操纵种族矛盾和对轻罪的无条件宽容上。他们通过操纵BLM运动实施暴力、抢掠和纵火犯罪,怂恿嫌疑人反抗警察的抓捕,用各种借口和手段释放暴徒和犯人。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在社会上制造犯罪有理的常态,不断挑战社会对犯罪的容忍底线,慢慢地使更多的美国人丧失反抗的勇气和对法治公正的信任。

最近美国多个城市连续数月的骚乱,正是中共加快法律战的表现,继生物战之后的第二波超限战。中共在党派斗争的掩护下,凭借着数十年渗透的沉默力量,有计划、全方位地干涉美国大选,自认为可以实现破坏川普的连任及其对中共的反制。估计中共给了亲共势力赢得大选和更多利益勾兑的承诺,以至于他们豪赌政治前途,失去理智地支持以中共为模板的野蛮封城、污名白人的认同、街头暴力、封禁硫酸羟氯喹和給中共留下作弊机会的邮寄选票。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共匪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0
joop12345
5 月 之前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