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部文件告诉你(5)取悦监国-说客出招儿川纳高尔夫,日期难定-后推也未果急煞刘特佐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laotou

校对 不动之光

图片来源:VOG

5月18日各路小丑密谋深圳那天,布罗伊迪为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美一事给瑞克.盖茨(Person D)发短信,“安排一下亚洲国家的来访,日期是7月份。”(参见司法部文件41)

司法部文件没有标注此短信从哪里发出,香港,还是深圳?

在遣返文贵的企图屡做屡挫过程中,邪恶的说客也在布局着干扰对1马案件的调查。

2017年6月5日,布罗伊迪再次就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访问给瑞克.盖茨发短信:“亚洲国家对7月会晤非常积极。希望我们能尽快确认日期等事宜。”

当天,在米歇尔要求下,戴维斯给布罗伊迪发了关于刘特佐短信,信中写到,是米歇尔代表刘特佐传递给她的信息:“如果可能的话,请在在以色列睡觉前打个电话 ……刘特佐不停地打电话来要消息。” 布罗伊迪回答:“是的,给你会打电话。今晚我将前往华盛顿,着手刘特佐和亚洲国家的事。”

6月15日,戴维斯转发了一条来自米歇尔的短信给布罗伊迪,“嘿,他今晚想和你谈谈。你能行吗?”戴维斯补充道,这里“他”指的是刘特佐。同一天,布罗伊迪回答说:“好的。”

6月16日,布罗伊迪和戴维斯互通了短信,关于1马公司以及从和刘特佐相关的一个人手中没收珠宝的事。

6月17日,布罗伊迪和戴维斯讨论了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访美的事。布罗伊迪问总统是否有意在六月份与纳吉布打场高尔夫球。布罗伊迪和戴维斯都相信, 这将取悦刘特佐,也将允许纳吉布尝试解决1马公司的问题。布罗伊迪还希望确保能与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政府有更多的业务往来,并希望通过这样的高尔夫活动安排能进一步提升他的商业利益。

6月19日,戴维斯发短信给布罗伊迪一篇关于马来西亚总理办公室批评在美国对1马公司没收行动的文章的链接。

6月25日,戴维斯发短信给布罗伊迪一个链接,是一篇关于纳吉布和1马公司没收行动的文章,刘特佐也牵涉其中。布罗伊迪回复说,“奇怪的文章。我们能做什么?”戴维斯回答说:“请打电话给我,有消息了。” 戴维斯接着陈述:“她已经给布罗伊迪发了一个App请求。”

6月29日当天,布罗伊迪给白宫的一位高级官员发了一条短信,试图安排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和总统的高尔夫比赛:“嗨,雷恩斯.普里巴斯正如我提到的,POTUS(应该指的是川普总统)同意在7月底或8月初与纳吉布在华盛顿或贝明斯特打一场高尔夫球。非常感谢你能给我回电话告诉我日期。几周前,还有一封要求会面的信寄给国务院。”

6月30日,布罗伊迪又向普里巴斯发送了一条关于高尔夫比赛的短信:“希望我们今天上午能就郭文贵和总统高尔夫日期事宜谈谈。”当天晚些时候,布罗伊迪还说,“普里巴斯,希望我们今天能完成这些项目。请随时给我打电话。”

7月3日,布罗伊迪再次就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和总统的高尔夫球比赛日期事宜给普里巴斯发短信:“早上好,普里巴斯。如果今天你能确认总统打高尔夫球日期,那将对我非常有帮助,总统对我说过,他很高兴在贝明斯特或华盛顿打球。我们谈话后,我向马来西亚总理说了,他会在上周知道日期。非常感谢你!” 那天晚些时候,布罗伊迪又短信催普里巴斯:“普里巴斯,我在跟进。请把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和总统打高尔夫球的日期和时间发给我。谢谢你!”

7月4日,戴维斯给布罗伊迪发短信,“尽快打电话给我”,然后“清除你的手机-删除短信”。

7月5日,布罗伊迪与普里巴斯就高尔夫比赛事宜交换了信息。在其他信息中,布罗伊迪发短信,“普里巴斯,刚刚给你留言。已经一个星期了。你能把日期告知我吗?祝好。”普里巴斯回答说,“这需要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协调和商谈的—我相信这会完成。”

7月11日,戴维斯将米歇尔的短信转发给布罗伊迪,“用Wickr,现在是下午5点……我想我们得行动了,确定日期,否则我们要完蛋。” 这些信息指的是,确认马来西亚总理与总统打高尔夫球的日期,刘特佐的不满是因为日期还没有确定。戴维斯转告了米歇尔的着急,接着说:“请打电话给我,因为我们需要制定战略——我快撑不住了。” 布罗伊迪回答:“看wikr”。第二天,布罗伊迪发短信给戴维斯,“给我发wikr短信。我要起飞了,我要去白宫,起飞了,现在就要。” 戴维斯回答,“成了!” 布罗伊迪回答,“知道了。谢谢,正在尝试让麦克马斯特(Person F)尽快打电话。” 麦克马斯特当时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名高级官员。

7月13日,戴维斯给布罗伊迪发短信,“请在有空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们,这样我们就可以谈了——我们要处理这件事,所以请你去华盛顿坐在白宫,直到你收到为止。如果你担心孤独,我会陪你的!”

当天,布罗伊迪再次给普里巴斯发了一条关于高尔夫日期的短信:“嗨,普里巴斯,已经两周了。再次确认总统与马来西亚总理的打高尔夫球日期。你今天能把日期发给我吗?谢谢您。祝好!” 普里巴斯回答说,“我再查一下,这些东西要经过一个过程”。布罗伊迪回答说:“谢谢!”普里巴斯回答说:“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处理,正在协调。” 布罗伊迪接着问,“我们今天能得到日期吗?”普里巴斯回答说:“他们正直接与马来西亚合作,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协调一个日期。”

7月15日,布罗伊迪给戴维斯发短信,“正在为明天的会议做准备。”

7月17日,戴维斯向布罗伊迪转达了米歇尔表达的急切,实际上是表达刘特佐的急切:“普里巴斯现在需要给你这个日期,并要求他了解其他事情的最新情况。我们看起来无能为力。”这篇短信既提到了总统和马来西亚总理的会晤,也提到了涉及郭文贵的事务。布罗伊迪回答说,“同意。一并搞定。”

7月18日,布罗伊迪和戴维斯互通了几条关于安排总统和马来西亚总理会面的短信。在这些短信中,戴维斯转述了来自米歇尔的信息,“你能查一下Wikr吗?真的真的需要那个日期!我一整天都在疯狂。他很惊慌。” 戴维斯接着说:“今天必须得到这个日期—我们要被灭了。”据米歇尔称,刘特佐很惊慌,是因为还没有安排这个会面。”布罗伊迪回答说,“现在打电话给普里巴斯。”戴维斯强调说,“给所有人打电话,让他们知道你疯了,也给韦斯特浩特打电话。我们今天就需要这个”。韦斯特浩特是总统的行政助理。布罗伊迪回答说:“现在就做。”

7月19,戴维斯发短信给布罗伊迪,提及安排马来西亚总理和总统会面的日期,“其次,我们需要这个日期。”第二天,布罗伊迪回复说,“请担待点,会上得到了一些信息。”

7月21日,布罗伊迪就打高尔夫一事给普里巴斯发短信:“普里巴斯,马来西亚没有收到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任何消息,总统说了,他可以在7月底或8月初与马来西亚总理打高尔夫球,总统表示,他很乐意这样做。你说一两天内就能安排好,这已经是第四周了。我知道你很忙,需要有个程序,而我一直很耐心。这不好,这要害了我。如果你今天能给我个日期,我会非常感激的。谢谢您!”

7 月 24 日,布罗伊迪给瑞克.盖茨发了短信,“终于来了!收到高尔夫会面的日期了,在新泽西州,联合国大会召开前的那个九月份的星期六。我把这件事从任务清单中划掉了!也谢谢你的帮助!” 瑞克.盖茨回答:“让我们跟进,确保国家安全委员会确认日期。他是否告诉过你,谁给了他这个日期?” 布罗伊迪回复:“谢谢!太棒了。是普里巴斯给史蒂夫.温的。”

(参见司法部文件42-62)

+2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liya
5 月 之前

谢谢详细解读

0
joop12345
5 月 之前

谢谢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共匪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0
123456l
5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