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得瑟

新闻来源:《Formiche.net》;作者:Francesco Bechis

翻译/简评:Beicy-数学老师;校对:leftgun;审核:海阔天空 ;Page:拱卒

简评:

最近,“战狼外交”一词引起了全世界政策制定者们的注意。 在国际政治领域,“战狼”指的是中共国外交官,他们盛气凌人,发动进攻,尤其在冠状病毒爆发后,战狼外交现象越发突出。

中共用冠状病毒作为生化武器,偷袭世界,给各国特别是西方国家以重创。中共以为得手。在王毅访问法国期间,虽然表面上马克龙给王毅以’像帝国般’的迎接礼仪,可法国的政治精英已经觉醒,就像这篇新闻记者指出的–法国人深刻地体会到了”被’战狼’咬伤的感觉”。

在9月2日的中共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华春莹声称王毅访问的意、荷、挪、法、德欧洲五国,“都希望”、“都愿意”同中共交往合作(http://www.gov.cn/xinwen/2020-09/02/content_5539611.htm) 。而事实上,王毅的访问在每个国家都受到了当地政治团体的抗议。意大利总理甚至都没有给中共代表王毅见面的机会。

就在王毅出访欧洲同期,捷克参议院议长率领89人的代表团访问台湾,表明欧洲大陆一些国家对中共这条凶残“战狼”的打击也明面化。不论是王毅出访还是接下来的“杨娘娘” 出访 ,都将是中共临终前的最后得瑟。

爱丽舍宫的丝绸手套,早晚将变成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绳。

爱丽舍宫递给王毅的丝绸手套

中共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法国受到马克龙总统的亲自欢迎。巴黎(与罗马不同)选择了柔和的态度:没有正式提及香港(问题)。到目前为止,只有爱丽舍的声音(没有新闻发布会或官方声明,您永远不会知道),甚至没有正式提及法国情报机构建议要非常谨慎的5G问题…

一个帝国般的欢迎。中共国外交部长王毅欧洲访问的第四站是在巴黎。习近平主席的外交部长抵达爱丽舍宫,受到法国总统马克龙亲自迎接。在奥赛码头(Qu’D’Orsay),这不是普通礼仪所具有的。并且这不是第一次。自2017年以来,王先生已四次访问法国首都,每次都会与总统先生见面。在他首站访问的罗马,北京高级官员与意大利外交大臣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面对面(交谈),但只与总理朱塞佩·孔戴(Giuseppe Conte)打了个电话(有传言说在梵蒂冈短暂停留)。

罗马和巴黎之间的差异

在去年对“一带一路”倡议做出高调承诺之后,意大利似乎选择了更受关注的道路。外交大臣迪·马约(Luigi Di Maio)在马达玛(Madama) 别墅中提出香港话题,重申了与中共国的经济伙伴关系与美国和北约的战略联盟之间的区别。

别忘了民主党的立场,在双边会议前夕,民主党重申了对北京5G的保留意见。大家都以为习近平的特使会在我国受到红地毯的欢迎,但我们必须承认,事情并非如此。爱丽舍宫的场景就是证据。

马克龙接待了王,并允许他不举行新闻发布会(对于那些不习惯新闻自由的人来说,(新闻发布会)总是很尴尬)。

正如预期的那样,虽然没有提到5G,但更令人惊讶的是,甚至没有正式提到香港。法国也没有重申其加入北约的身份。仅在几个月前,马克龙描述北约为“脑死亡”。

最后,为了避免当面(批评)中共人权问题,爱丽舍宫的工作人员在给路透社的一封信中,声称法国总统对香港问题以及针对维吾尔族的拘留和“再教育”计划的丑闻持“强硬”立场。显然,中文媒体上没有(有关这一点) 的公开声明或会议记录。

主要问题

在王毅、马克龙和他的外交顾问伊曼纽尔·博讷(Emmanuel Bonne)之间的讨论肯定围绕几个问题展开。据中共国国家机构新华社报道,双方在疫苗研发方面开展了新的双边合作,以“预防未来的大流行”;更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在“公共卫生、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领域寻求更紧密的合作。但最重要的是,从执行“在G20框架内中止债务的倡议”开始,就“非洲问题”做出新的双边承诺。相互承认法国和中共国分别在北非和中东部非洲的势力范围。这是一警告意大利的讯号。

破坏控制

一部分国际媒体将王毅的欧洲之旅定义为“控制损坏”的演习。中美之间在欧洲土地上的冷战,(两位)竞争者数了数(自己的支持者),并测试了他们的忠诚度。中共国媒体不断呼吁“捍卫多边主义,反对川普的单边主义”,听起来像是通过布鲁塞尔对华盛顿的挑战。

5G,法国会禁止华为吗?

但是毫无疑问,议程中最重要的是5G问题上的较量。美国要求其盟友加入“清洁网络”计划,该计划是将中共国(公司)排除在超宽带发展之外的路线图。到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人对此呼吁做出了积极回应。马克龙在与王毅面对面(会议时)打破了沉默。

巴黎不会禁止中共国公司。但是,将尽全力寻找“欧洲制造” 来替代。 “由于通讯安全的重要性,我们通常希望一个欧洲解决方案,”马克龙在会议间隙告诉记者。他向王毅重申对习近平的私下话语:在5G网络上,“您会像我一样做”。

就如法国情报部门协调员皮埃尔·德·布斯凯特·德·弗洛里安(Pierre de Bousquet de Florian)去年2月已经告诉福米切网站(Formiche.net) 的,在(5G网络)议程上没有直接的禁令。最近几周,这由内部服务机构(ANNSI)确认。然而,在幕后,就像意大利奇吉宫(Palazzo Chigi)(的官员们)一样,爱丽舍的技术人员正在努力使中共国供应商陷入困境。政府实际上对华为已拉下了在公共管理领域的帷幕。法国运营商可以与深圳巨人签订合同,但期限为八年。简而言之,与中共国公司合作的成本大大增加了。

香港呼叫

人权篇:震耳欲聋的沉默。据说这是马克龙与王毅之间双边会晤的议程,但法国媒体没有提及。政府回避谈论香港,这被新的《中共国国家安全法》所窒息的前英国殖民地。民主抗议运动的领导人之一,香港众志(Demosisto)创始人罗冠聪(Nathan Law)向总统致了一封信(据总统随行人员的消息来源,他已读过),要求总统向王毅提出这一问题。

罗冠聪在罗马向迪·迈奥(Di Maio)提出同样要求。在新闻发布会上,Maio严厉地说(中共) 需要(做的是)尊重“香港”的基本自由。在王的欧洲之行中,一群活跃分子一直在追逐他。在意大利首都法尼西纳(Farnesina)前面,(抗议者)与一个议会代表团和全球法治委员会“马可·潘内拉(Marco Pannella)”的代表静坐。在荷兰,有一个维吾尔族代表团(在新疆遭受迫害的穆斯林少数民族)(抗议王毅访问)。挪威的情况也一样,王毅被一记者问到对香港民主派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看法,据报道这激怒了王毅。

前进党的加托林参议员(而且是马克龙的一位朋友)

前进党参议员、各国中国问题议会联盟(IPAC)的法方联合主席安德烈•加托林(André Gattolin) 与总统关系非常亲近,他说,“我相信总统会和王先生谈谈香港。奥朗德在人权问题上大声疾呼,但是当他与习近平会面时,他一言不发。马克龙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做的。”

哈继续说:“法国在争取人权的斗争中可能不是领先者,但在与中共国的关系方面正在发生变化。” “我们没有禁止华为,但(华为)实际上是被排除在外的。马克龙已经就香港事件发表了明确声明。爱丽舍宫(Elysée)和奎伊·奥赛(Quai D’Orsay)向中共国外交官发出的呼吁数量增加了。”参议员解释说,从这个意义上说,王毅的访问巴黎是真正的“修复”。

巴黎与“战狼”

在那里,在艾菲尔铁塔的阴影下,被“战狼”咬伤的感觉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多。这个词是在大瘟疫期间如何定义在欧洲的中共国外交官的,因为他们(不仅是)在言语冲突中大大提高了语调。去年四月,(中共驻法)大使馆在社交媒体否认该病毒的起源(自中共国) 并且指称可能“西方” 是大流行发生背后的(原因),从而使卢沙野大使获得了法国外交大臣勒·德里安的传唤。

加托林说,现在(中共)的语气已经改变。 “我本人在谴责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台湾的方式后,被中共国大使馆指责是对总干事谭得赛·吉布里亚苏斯(Tedros Ghebreyesus) 有种族主义。今天,像这样对国会议员的攻击已经停止,王毅的访问显然是在弥补损失。”

这次(王毅)的法国行程尚未结束。与德里安(Le Drian)会晤后,王毅计划与中国共产党的朋友,长期对话者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林(Jean-Pierre Raffarin)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欧洲之行将在柏林结束,王毅将在那里会见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除非有不可预见的情况出现,(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将会有其他的安排(不会见王毅)。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3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op12345
5 月 之前

邪恶

0
123456l
5 月 之前

take down ccp

0
maliya
5 月 之前

小丑跳不了几天啦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