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共和党金融家被控秘密为中共国游说

新闻来源:Mother Jones《琼斯母亲》;作者:Dan Friedman;发布时间:2020年8月30日

翻译/简评:势不可挡;校对:沐子璐璐;审核: InAHurry;Page:拱卒

简评:

美利坚合众国夏威夷地区法院近期公布了对尼克•卢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起诉的法庭文件。这份文件涉及了美国政客、商人和艺人,从共和党竞选团队筹款人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idy)及其搭档戴维斯(Davis),到说唱歌手普拉斯•米歇尔(Pras Michel)、赌场老板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到川普总统政治顾问和前竞选助理瑞克•盖茨(Rick Gates)和相关白宫高级官员。从法庭文件中足以看出中共利用‘蓝金黄’战略,诱惑腐败的律师,政府官员,所谓的游说者和政治顾问以及贪婪的商人对美国进行了大规模的渗透。受诱惑的美国各方权势不惜以破坏美国利益和美国司法制度为代价与中共勾兑,充当中共的走狗。

此次美国司法部文件主要集中于被告人戴维斯和布罗迪(Broidy)参与的多起违法犯罪活动:一,应中共常委孟建柱私生子,马来西亚‘壹马公司’丑闻的主角刘特佐(Jho Low)要求,布罗迪(Broidy)和戴维斯(Davis)以及歌星米歇尔(Michel)同意帮助游说美国总统及其政府撤销对‘壹马公司’的调查,在他们的成功运作下,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于2017年9月与美国总统进行了会面,并在8月与时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也进行了会晤;二,布罗迪(Broidy)和戴维斯(Davis)在刘特佐(Jho Low)处领取的另一个任务是与时任中共国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合作,游说美国总统及其政府遣返在美居住人士郭文贵先生,并且在孙立军访美期间,布罗迪(Broidy)曾努力游说美国司法部和国家安全部的最高官员与孙立军会面(但这些努力显然都失败了)。

作为前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财政副主席,布罗迪(Broidy)在明知道‘在任何时候充当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都需要向司法部FARA登记注册’的情况下,由于其自私、贪婪的本性,仍然暗中为中共国利益集团进行游说。目前,戴维斯(Davis)案件已经宣判其为非法外国代理人,她也已认罪,相信布罗迪(Broidy)被揭穿真相也指日可待,美国司法部这位声名狼藉的共和党金融家布罗迪(Broidy)的非法商业和政治交易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美国司法部文件证实了中共国几大利益家族倾一国之力,启动其在美国众多的深层力量(Deep State)来运作遣返郭文贵先生,其手段包括贿赂美国高官,操控美国政治,许诺华尔街商人等。中共甚至还愿意以释放美国人质和出卖盟友朝鲜的机密为交换条件来引渡郭文贵先生。尽管此次司法部文件的内容只是中共对美国进行大规模渗透的冰山一角,但它证实了郭先生爆料的真实性,证明了郭先生及其情报对灭共的重要性,也正式打响了在美国用法律全面围剿和中共勾兑的暗势力的第一枪。这是具有重大意义的,当美国利用法律武器时,和中共勾兑的人将无法逃过法律制裁,相信不久会有更多的勾兑内幕等待曝光。同时奉劝美国的中间派、墙头草以及投机主义者们能看清形势,尽早远离中共生态圈,加入到全球自动灭共的行列中来。

原文翻译:

声名狼藉的共和党金融家被控秘密为中共国游说

“我的信息是通过合法的私密渠道获得的。”

2017年5月25日,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idy)向瑞克·盖茨(Rick Gates)发了一条给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信息。作为川普总统(Donald Trump)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最高筹款人的布罗迪(Broidy)表示,如果司法部将居住在纽约,财力雄厚的中共国异议人士郭文贵(Guo Wengui)先生驱逐出境,中共国将愿意与美国执法部门加强合作。

布罗迪(Broidy)写信给盖茨说道,“我的信息是通过合法的私密渠道获得的”。盖茨(Gates)曾是川普总统竞选活动的高级助手,后来被布罗迪(Broidy)聘为政治顾问。布罗迪(Broidy)并未提及他正从一名非正当的马来西亚商人那里获得数百万美元的报酬,而且这个商人让布罗迪(Broidy)去说服美国政府引渡郭文贵先生 。

埃利奥特·布罗迪(Elliott Broidy). David Karp/美联社

这些细节都包含在了8月17日的一份特别法庭文件中,该文件指控共和党的一些政治掮客和筹款人试图说服川普政府将郭文贵先生移交给中共国。联邦检察官在文件中提到:布罗迪(Broidy)违反了一项法律,该法律要求在美国作为外国委托人的代理人必须向美国司法部登记注册。到目前为止,布罗迪(Broidy)还没有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盖茨(Gates)也尚未被指控在此事上有过错。

这些指控可以追溯到华盛顿特区的“狂野西部时刻”:那时,布罗迪(Broidy)和盖茨(Gates)(两人现在各自因涉及各种备受争议的活动而闻名)曾联手合作。2017年初,由于老牌的游说公司与川普总统之间缺乏联系,一些声称与新总统有关系的人竞相介入,兜售其影响力。在川普总统当选之后,布罗迪(Broidy)在罗马尼亚,安哥拉,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其他地方寻求业务,同时帮助那些国家的官员获得访问川普政府的权限。盖茨(Gates)后来告诉联邦检察官:布罗迪(Broidy)聘请他是要他提供接触新政府的建议,并提供“如何与川普总统打交道的技能”。布罗迪(Broidy)至今坚持认为,他没有将他对川普政府的访问渠道出卖给寻求美国政府照顾的外国实体。

关于郭文贵先生何去何从的角逐似乎与一个复杂而诡异的国际丑闻-一个令人震惊的腐败案件连系在了一起。根据联邦检察官的说法,一位名叫刘特佐(Jho Low)的跨国商人聘请了布罗迪(Broidy)来说服司法部停止一项关于涉嫌从马来西亚国有投资基金‘壹马基金’(1MDB)挪用约44亿美元资金的调查。

然后,在布罗迪(Broidy)应刘特佐要求与中共国政府部长会面后,布罗迪(Broidy)和盖茨(Gates)就开始推动了中共国最关心的事情:驱逐郭文贵先生出境。郭先生是一位神秘的,在中共国的房产领域赚了数十亿美元的商人。2014年,当他看到中共国政府正谋划对他进行所谓的金融犯罪指控时,他逃到美国。然后,郭先生从纽约中央公园一处价值6,750万美元的顶层公寓中,对中共领导人展开了‘高调’抨击和有实锤证据的爆料,指控他们腐败。2017年,中共国当局指控郭文贵先生受贿和欺诈(但并无证据)。同年,他的一位前助手起诉他强奸。郭先生否认了所有指控并称这些指控是中共国当局出于政治动机的栽赃陷害。

游说美国政府驱逐郭文贵先生和停止调查1MDB的努力都没有成功。郭文贵先生留在了美国,并继续加大了他的反共力度,并与另一位川普总统的前竞选官员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合作一起灭共。班农(Bannon)本月曾因一起与郭先生无关的洗钱案件在康涅狄格州沿海被捕(并于当天获保释)。但同时,司法部也没有放弃对1MDB的调查。刘特佐(Jho Low)因涉嫌洗钱和欺诈在2018年被起诉,虽然他目前仍然在逃,有消息说他藏匿在中共国,但他同意支付10亿美元的赔偿金。而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在2017年的连任竞选中失败,并因他在1MDB丑闻中所扮演的角色在马来西亚被监禁。

根据法庭文件,司法部检察官指控共和党筹款人尼克•卢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充当了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据知情人士透露,根据一项合作协议,戴维斯(Davis)将于周一(8月31日)在联邦法院的传讯中对一项指控认罪。根据联邦政府的量刑指南,戴维斯(Davis)有可能可以避免入狱。她的律师阿贝•洛厄尔(Abbe Lowell)没有就此案回答任何问题,阿贝(Abbe)是一位著名的辩护律师,其客户包括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

共和党筹款人尼克•卢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

自2018年以来,就一直有报道说比佛利山庄(Beverly Hills)的风险投资家,公共数据情报公司的老板布罗迪(Broidy)正面临着联邦政府对他的调查。但布罗迪(Broidy)的代表说他没有违犯法律,并且将自己的麻烦归咎于黑客的入侵,声称这是由卡塔尔特工精心策划的且指责特工向媒体披露了对他具有破坏性的材料。他指出卡塔尔之所以将他列为袭击目标是因为他支持了2017年6月包括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在内的几个中东邻国实施的对卡塔尔的封锁。2017年底,阿联酋与布罗迪(Broidy)的防务公司签订了一份利润丰厚的合同作为回报。

但是对戴维斯(Davis)的指控表明,布罗迪(Broidy)当时正受到联邦政府的密切审查。联邦法院文件指出,戴维斯(Davis)“协助并教唆”了布罗迪(Broidy)作为未注册外国代理人的行为。该文件还指控了音乐人,前富吉(Fugees)成员普拉斯•米歇尔(Pras Michel)参与了由刘特佐(Jho Low)所资助的秘密游说活动。联邦检察官去年对米歇尔(Michel)提起了单独的相关诉讼。《华尔街日报》最早报导了对布罗迪(Broidy)和米歇尔(Michel)的指控。

川普总统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

盖茨(Gates)曾在2018年与联邦检察官达成一项合作协议, 并在他的长期搭档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川普总统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案件中作为起诉方证人出庭作证。而且,盖茨(Gates)似乎也在为执法部门调查此案提供帮助。根据FBI针对Buzzfeed的信息自由请求发布的会议摘要,盖茨(Gates)曾于2018年3月18日在与执法部门会面时,描述了他与布罗迪(Broidy)在1MDB案件中的有关工作。

盖茨长期搭档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

法院公布的戴维斯(Davis)一案中的法庭文件并没有使用布罗迪(Broody),盖茨(Gates),郭文贵或米歇尔(Michel)等人的真实姓名,而是分别将其称为人物B,人物D,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A和人物A来代替。但是熟悉此案的人指认了他们的身份。

布罗迪(Broidy)的律师没有回答有关控诉的问题,盖茨(Gates)的律师也没有回答提问,米歇尔(Michel)的律师拒绝置评。

检察官陈述的整个故事冗长而复杂。但他们所表述的要点是:2016年,司法部开始调查涉嫌在美国为马来西亚1MDB诈骗洗钱的刘特佐(Jho Low)。刘特佐(Jho Low)的众多投资包括一家参与了几部电影的制作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其作品包括《华尔街之狼》。刘特佐(Jho Low)与包括米歇尔(Michel)在内的一些名人建立了关系。2017年,刘特佐(Jho Low)希望停止司法部对1MDB的调查,并寻求帮助以游说检察官撤诉。米歇尔(Michel)帮助刘特佐(Jho Low)与戴维斯(Davis)取得联系,而戴维斯(Davis)反过来又建议布曾为川普政府成功筹款的罗迪(Broidy),给予刘特佐(Jho Low)接触川普政府,包括直接接触川普总统的途径。

据检察官所述,布罗迪(Broidy)同意以100万美元的价格于2017年5月在曼谷与刘特佐会面。为了获得800万美元的酬金,布罗迪(Broidy)开始努力说服司法部放弃对1MDB的调查。为了与刘特佐(Jho Low)保持适当的距离,据称布罗迪(Broidy)要求这笔酬金需要通过一种看似正常的渠道来支付。付款是从刘特佐(Jho Low)所控制的一家香港实体公司转移到米歇尔(Michel)创立的公司,然后再转到与布罗迪(Broidy)妻子开设的律师事务所有关的一个账户的。布罗迪(Broidy)还起草了一份合同,根据合同,如果司法部在180天内撤销对1MDB的调查,他将获得高达7500万美元的“成功费”。

检察官称,布罗迪(Broidy)于2017年5月给盖茨(Gates)发了短信,请他帮忙安排川普总统和纳吉布的会面。次月,布罗迪(Broidy)开始推动两位世界领袖一起打高尔夫球。法院文件显示,布罗迪(Broidy)相信,这种方式的会面将使马来西亚总理有机会“试图解决1MDB的问题”。布罗迪(Broidy)同时也在寻求与马来西亚签订国防合同,他希望成功安排马拉西亚总理与川普总统的高尔夫球会面,以促进他个人的商业利益。2017年6月下旬,布罗迪(Broidy)开始向盖茨(Gates)和一位“白宫高级官员”施压要求为高尔夫球会面安排时间。布罗迪(Broidy)告诉这位官员,川普总统已经同意与纳吉布在自己的球场打高尔夫球。

当布罗迪(Broidy)为不能确定领导人之间的高尔夫会面日期而苦苦挣扎的时候,他对白宫官员发了火,他写道:“我知道您很忙并且需要走申请程序,但我已经很有耐心了。你非但没有帮到我,反而给我造成了伤害。如果您可以给我一个两位领导人打高尔夫球的确切日期,我将不胜感激。谢谢!”

尽管高尔夫球会面最终未能发生,但纳吉布确实在2017年9月与川普总统见了面,并在8月与时任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会晤。根据法院文件显示,米歇尔(Michel)“代表” 刘特佐(Jho Low)(他当时是1MDB调查的目标)向戴维斯(Davis)提供了谈话要点。这些谈话要点是为蒂勒森(Tillerson)准备的,要点包括了1MDB的调查“引起了美国和马来西亚双边关系不必要的紧张”等内容。检察官认为,戴维斯(Davis)将谈话内容要点交给了布罗迪(Broidy),后者将其发送给了盖茨(Gates),而盖茨(Gates)承诺他将把谈话要点转发给蒂勒森(Tillerson)的办公室。

指控官说,布罗迪(Broidy)并没有就此停手,2017年10月6日,他在白宫与川普总统会面。检方称,布罗迪(Broidy)后来告诉刘特佐,自己已经向川普总统就1MDB的调查提出了看法。

与此同时,布罗迪(Broidy)一直在推动对郭文贵先生的引渡。2017年5月,刘特佐(Jho Low)安排了布罗迪(Broidy)与当时的中共国公安部副部长孙立军在中国深圳的一个酒店套房内举行秘密会议,随后,布罗迪(Broidy)就开始了游说引渡郭先生的任务。法院文件并未提到孙立军的名字,但《华尔街日报》指认了孙立军的身份。消息人士也向《琼斯母亲》确认了他的身份。据报导,目前孙立军正在接受中共国的腐败调查。

5月下旬,布罗迪(Broidy)向盖茨(Gates)发送了一份会议备忘录。备忘录提到,如果郭文贵先生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美国就有机会大大加强与中共国在网络安全和执法方面的合作。检察官说,备忘录的内容来自刘特佐(Jho Low)和孙立军,盖茨(Gates)告诉布罗迪(Broidy)他将备忘录交给了塞申斯(Sessions)。但司法部发言人在2018年表示,塞申斯(Sessions)并没有收到那个备忘录。

布罗迪(Broidy)还尝试用其他方式来帮助中共实现对郭文贵先生的引渡。2017年5月下旬,在孙立军到美国访问期间,布罗迪(Broidy)曾努力为孙立军安排高级别的会谈,其中包括与塞申斯(Sessions)的会面,但这一努力显然失败了。检察官称,同年7月,布罗迪(Broidy)与白宫高级官员就引渡郭文贵先生进行了短信交流。

布罗迪(Broidy)还帮助安排了孙立军与赌场大亨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的通话,韦恩是川普总统的朋友,当时是RNC的财务主席。检察官说,2017年8月19日,布罗迪(Broidy)和韦恩(Wynn)在韦恩(Wynn)的游艇上给川普总统打电话,试图推动郭文贵先生的引渡。

检察官在法律文件中没有使用韦恩(Wynn)的名字;但《华尔街日报》首先指认了他的身份。韦恩(Wynn)的律师里德•温加顿(Reid Weingarten)在一份声明中说,韦恩(Wynn)的行为“不是代表某个外国政府,而是完全为了美国的利益”。温加顿(Weingarten)承认韦恩(Wynn)已配合联邦政府调查此事。

赌场大亨史蒂夫-怀恩(Steve Wynn)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他说:”我们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人们可以提出指控的世界,不管真相如何。”

韦恩(Wynn)在2018年1月已辞去了RNC的职务,原因是涉嫌向赌场公司的雇员施压以进行性行为。韦恩(Wynn)否认了那些指控。布罗迪(Broidy)在承认曾向一名前《花花公子》模特儿支付了160万美元后,在2018年4月也辞去了RNC的职务。该模特表示她曾在与布罗迪(Broidy)的婚外情中怀孕。

在郭文贵先生给《琼斯母亲》的一份声明中,郭先生说道:“中国共产党因为他揭露了中共的秘密而把他列为了攻击的目标。”郭先生还说,戴维斯案“只是中国共产党利用腐败的律师,政府官员以及所谓的说客和政治顾问对美国进行大规模渗透行动的冰山一角,目的是影响美国政府最高层,让其对我采取行动。

郭先生表示,“我与联邦调查局进行了直接合作,我赞扬美国司法部在揭露尼克•卢姆•戴维斯(Nickie Lum Davis),中共间谍以及那些贪婪的美国同谋者中所做的努力,他们放弃了民主理想,支持了中国共产党。”

原文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8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joop12345
8 月 之前

邪恶

0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take down ccp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07日